黃文勳:解除五禁

【新唐人2013年3月2日訊】當我正欲旁聽王登朝先生的二審時候,深圳當局在1月31日非法搶劫了我的電腦、錢包、證件等物品,又在2月1日從深圳紅嶺中路老中級法院門口將正要合法旁聽的我非法綁架,進而又進行非法的毆打與關押8小時,第二日又公然違法不受理報警程式,甚至至今沒有給我一系列的說法與歸還我的私人物品。他們給我的唯一理由是涉嫌違反取保候審規定而傳喚,但對整個過程的程式違法、知法違法以及犯法卻不承擔任何的過錯。

在我向深圳當局進一步追究這些的時候,我必須先抗議廣州當局在2012年3月31日的「3.31事件」給我們以「涉嫌非法集會示威」拘留致使我們坐牢一月的做法。在此,我公開表示對廣州當局無視與違反上位法的憲法,並以違憲的下位法使合法公民失去人身自由一月而深感失望,並保留追究廣州當局的責任。

為了抗議我們廣州當局與中共政府的假政改,2013年2月27日晚上8時多,我和民主同仁歐榮貴帶著製作好的「解除五禁」牌子和數百份相關傳單,再次來到廣州天河區的「3.31事件」始發地龍洞步行街。

當我們揭開牌子,在去年的同一個舊址步高高舉起,短短幾分鐘內從沒有人圍觀到數百遊客紛紛駐足觀看並詢問,我向遊人高喊:「打倒獨裁,結束一黨專政,即立民主憲政,中國才有希望!」並向遊人詳細解釋解除五禁的意義:「解除黨禁,就是結束一黨專政,多黨選舉執政,避免一黨獨裁才能還權於民,使一人一票;解除報禁,就是結束中共對報紙輿論的控制與愚民,這樣能夠使媒體以獨立的視角去傳播資訊;當人們不再因為在網路、現實生活中因言憂慮甚至獲罪,這就是解除言禁;解除台禁就是要中共當局對電視臺、電臺解除控制,公民社會不需要陰謀家通過控制這些媒體隱瞞事實、愚民教化;解除網禁,就是中共放棄對互聯網的審查與封禁,開放資訊流的傳播,民眾自有其思想,以往的愚民式的控制意識形態已經很難維持。

同胞們,我們都是納稅人,我們才是國家的主人,是我們養活了政府,而他們不僅貪污腐敗,還企圖將我們踩在腳下踐踏和奴役,現在我們大家擔心地溝油、毒奶粉、毒大米、毒空氣,就是這個邪惡的獨裁體制使社會道德敗壞、法治掃地,唯有結束一黨專政,一人一票,建立民主的中國,中國才有希望!謝謝大家!」

隨後,我們將印製的數百份傳單和卡片發給遊人,人們從接受派發,到蜂擁前來索取,眾多的觀眾取出手機、相機拍照留念,還幫我們拍下許多照片。

我和歐榮貴同仁重遊舊地抗議就是為了向大家表示:這裏曾經是我們支持政府政治改革的地方,一年來,我們當中的五人除了做過一個月的牢獄,還有的被他們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而勞教;當政府一邊喊著要政改的時候,他們卻一邊將和平、理性支持他們的公民以堂而皇之的罪名抓去坐牢,這是否無視大眾的智慧,亦或者是公然告訴人們唱的是一出「引蛇出洞」假政改戲呢?現在,答案能說了麽?一周年將到,我們來此再次向世人驗證我們還否會坐牢?他們的牢獄已經困不住我們的信仰,可他們所謂的政改做了哪些呢?!前幾天,我們的同仁僅僅因為抗議朝鮮核爆,為了維護朝鮮獨裁家族的臉面,他們居然關了我們自己的同胞!這是何等喪國辱權(民權)、欺騙世人欺騙世界的政改?!

2013-2-27晚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