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奶粉摧毀的大國自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3月03日訊】 (美国之音電)當國內媒體正苦思冥想如何挖掘“兩會”的新聞點之時,中國的奶粉再次成了海外中文媒體的熱議話題:3月1日是香港奶粉限帶出境新法例實施的第一日,新例規定,除非獲發許可證,不可攜帶多於總淨重量1.8公斤、相當於兩罐嬰兒奶粉的數量出境。就在這一天,有十人因違規而被拘捕。3月2日,中國政協發言人呂新華在全國政協新聞發佈會上稱中國內地奶粉99%合格。

這兩條新聞真是讓人雷倒:要怎樣曠日持持久的搶購狂潮,才能讓港府罔顧香港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出臺一部這樣傷害大陸人民感情的法例?這事件要大到甚麼程度,才能讓中國政府竟然在全國政協會議的新聞發佈會上鄭重聲明本國奶粉質量安全可靠?中國消費者要有怎樣的驅動力,才會為了幾罐奶粉甘冒坐牢之險?

且莫笑話,小小奶粉問題實乃折射了當今中國面臨的許多大問題,諸如政府信用、廠商信譽、環境污染形成的食物鏈等等盡囊括其中。以下是我對搶購奶粉事件的追蹤分析。

悲催的答案:中國生產合格奶粉比生產導彈還難

2008年三鹿奶粉殆害結石寶寶一案被揭露出來之後,舉國同憤。有人提出一個問題:今天我們中國衛星、航天飛機都上了天,為何就生產不出合格的奶粉?

在環環追索之下,奶粉生產商指出牛奶不合格是奶農在原料裡摻假所致﹔奶農呼冤,說絕對沒摻假,都是飼料惹的禍﹔飼料問題就引出一個中國政府最不願意的話題,即土地污染問題。這一怪罪遊戲就到此為止。我記得當時有組漫畫,畫的就是這一怪罪遊戲全過程。只是當時全國土地污染之嚴重還未被揭示,民眾怨憤所向,主要還是廠商。

中國政府當然不想再沿著這個話題追索下去,因為污染土地(尤其是重金屬污染土地)上產出的農產品會形成各種致癌物質,政府不想造成民心恐慌。可憐的中國奶牛,從出生之日始,就被這種飼料餵養大,哪有可能產出合格的奶?我還注意到,在那一波毒奶粉的密集報導中,雀巢等外國品牌凡在中國就地生產,由於奶源與中國廠商相同,奶粉也有質量問題。

據查,中國牧草也進口,比如在美國加州進口紫苜蓿(Parched in the West but Shipping Water to China, Bale by Bale),但那肯定不是給普通奶牛吃的,是特供奶牛享用的特供牧草。

或許有人會問:我們不是有內蒙古大草原嗎?答案是,目前內蒙古退化草地面積已達3867萬公頃,佔可利用草原的60%以上,鄂爾多斯草原的退化面積更是高達68%以上。只要看看巴西的情況,就知道中國奶牛的可憐了:號稱“世界糧倉”的巴西有草原面積 2.25億公頃,草地畜牧業比較發達,以養牛、養雞、養豬為主。1965年聯邦政府制訂了《環境保護法》,規定農牧場20%的土地不能開發,必須用於環境保護,因此,巴西的牛存欄量在2億頭左右,幾乎是一公頃地的牧草供養一頭牛的標準。

這就是中國生產合格奶粉比生產導彈要困難得多的原因。

中國奶粉廠商的尷尬與困境

國內有兩篇報導談到中國奶粉生產業的情況,一是“國產奶粉規模挑戰全球第一,難撼洋品牌高端壟斷”,二是“國產奶粉高出進口30%多 出路何在?”。

這兩篇報導談了幾個要點:一,中國廠商的奶源問題。文章沒談國內土地污染造成的農作物污染食物鏈,但談到國外牧場基本都有大片的天然草原,遠離工業污染,人也少,空氣和水源都相對比較有保證,乳牛患病率較低,生產監管嚴格,產品質量有保證﹔二、中國奶粉生產規模挑戰全球第一,但奶農規模小、餵養成本高出國外同行30%,導致鮮奶價格高。因此,國產奶粉成本高,售價卻比洋品牌低,還不受歡迎。

對於“生產規模挑戰全球第一”的奶粉製造業,中國政府當然要扶持。問題是經過了三聚氰胺風波之後,消費者已經對國產奶粉喪失信心。儘管乳製品工業協會不斷藉助媒體宣稱:“當前國產奶粉質量歷史上最好”,但還是導致一個世界奇觀:在國產奶粉銷售困難之際,香港等地出現了奶粉搶購潮。近幾年,大陸人到香港搶購奶粉不斷成為港媒報導的重要新聞,不但在海外催生了一個為中國人代購奶粉的新行業,還在香港催生出了這麼一部奇異的法例。

香港自開埠以來,大概還未出現過這種奇觀,即由於大陸人搶購奶粉而造成奶粉短缺,有人做了兩幅圖,“大陸人搶購奶粉囤積晒冷大圖鑒”,“大陸水貨犯全球侵略搶奶粉地圖”。香港人在三年大飢荒時曾經慷慨幫助大陸同胞,此時為了奶粉不惜立法限購,於此可見搶購奶粉引發的矛盾之激烈。

香港為甚麼要出臺這部限購奶粉的法例?

香港在修訂《進出口(一般)條例》(第60章,附屬法例A)之前,曾徵求公眾意見。一共收到團體遞交的意見書15份(諮詢期間收到的意見書),這些團體除了貿易公司之外,還有公益性團體,基本都是反對這一立法的。最後這部堪稱荒誕的法例還是出臺了,為甚麼?

如果說是香港市民抱怨大陸水貨客搶購奶粉,港府為了保護本地居民利益而立法,這似乎不太像港府作為,因為香港居民對大陸的意見絕對不止此一端,比如反對大陸孕婦赴港產子佔用醫療資源比反對搶購奶粉更激烈,但香港醫院管理局(醫管局)大會只是通過決議,2013年香港公立醫院將停止接受非本地孕婦預約分娩,並建議將未經預約分娩個案的收費由48000港元調高至90000港元。非關宏旨的搶購奶粉竟然成了立法緣由,實在讓人想不通。

還有人說是由於歐盟實行牛奶配額制度,2012年10月奧地利、愛爾蘭、荷蘭、德國、塞浦路斯和盧森堡六國在2011/2012年度的牛奶產量超過其配額,被罰7900萬歐元,因而香港進口奶粉有限,故此實行限帶奶粉出境法例。但香港的貿易商應該知道市場供求關係,為何陳情港府希望不要立法?

通盤考慮之後,我猜想只有一個理由可解釋得通,即北京為了保住大陸奶業(世界第一,投入不少),向港府施壓,希望其通過立法限制大陸人赴港搶購奶粉,逼迫可憐的大陸人不得不購買他們不信任的國產奶粉。近十餘年來,中國利益集團俘獲國家(即大型工商業集團通過遊說政府改變產業政策)的現象已經非常明顯,香港對北京言聽計從,在北京施壓之下滿足中央政府意願並非沒有可能。

早已榮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竟然無法滿足本國母親對奶粉的安全需求,實屬盛世荒誕之事。不管從哪個角度觀察,這都是中國的悲劇,是無數中國政治鬧劇疊加演化的結果。連一罐小小的嬰兒奶粉都無法讓本國的母親們放心,北京的“大國崛起”之夢還能成真麼?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