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日【中國禁聞 】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3月05日訊】3月3日【中國禁聞 】完整版

提要
中共軍費再攀升 軍隊腐敗加速
重慶被通緝商人李俊 起訴公安局
英媒數據庫曝光中共官員派系網絡

兩會維穩升級 貼身警戒

中共的「兩會」3月3號在北京開幕,大陸警方對維權異議人士的警戒控制也全面鋪開。有維權人士表示,這次受到的監控,比之前的敏感日有所升級。

北京知名社會活動人士胡佳3號在推特上說,這次人大、政協兩會的警戒和騷擾升級了,便衣們不僅守在他家樓下院門口,還直接待在四層的家門口,一開門就與便衣面對面。這種方式前所未有。

據互聯網最近幾天傳出的消息,很多大陸維權異議人士兩會前被控制。如北京的江天勇律師3號下午被一群國保控制、上海知名網友李化平同一天被派出所帶走,上海民運人士楊勤恆2號被警察無辜毆打等等。

第二批聯署 呼籲人大通過人權公約

中共「兩會」召開前,第二批大陸學者、前官員、律師以及活動人士簽署聯名信,呼籲中共「人大」儘快批准加入《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報導,第二批簽名者約百人,包括前官員鮑彤、前新聞出版署署長杜導正、律師滕彪、學者高瑜、楊繼繩和女性活動人士葉海燕等。

聯名信指出,這個國際公約代表人類對權利、自由和尊嚴的普遍訴求,大陸當局應當儘快批准。

在此之前,已有120多知名學者、律師等簽署了這封聯名信。

王薄案小說法國脫銷

法國最近出版的一本關於王立軍、薄熙來案的法文小說,引起法國社會關注,小說一度在法國一些大書店脫銷。

這本名為《淺灘之虎》的小說,利用各類角色對白,揭出了薄熙來的「黑打」真相、巨貪黑幕,以及薄夥同周永康、曾慶紅、江澤民針對習近平的「政變」篡權陰謀,還揭出了王、薄、周、江等殘酷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特別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

小說作者、法國教授菲力普•德賽定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這部小說的核心觀點是﹕「王立軍事件引發出的一切都與法輪功話題有關聯」,而且,「對世界歷史進程產生了決定性影響」。

中共自爆軍方攻擊海外法輪功網站

在中共軍方的網絡間諜活動引起全球關注,中美兩國互相指責,輿論沸沸揚揚的時候,中共自己的媒體卻自行洩露了中共軍隊網絡攻擊系統的秘密。

香港《鳳凰網》3月2號轉載了《湖北衛視》前一天的節目「長江新聞號」內容,其中有關「網路黑客」的節目單元裡,一名社科院軍控中心人員介紹網絡黑客攻擊方法時,螢幕顯示「攻擊目標」為海外「法輪功網站」列表,其中包括:法輪大法在北美、阿拉巴馬地區法輪大法、法輪大法網、明慧網、法輪功見證站點(一)等。

編輯/周玉林

中共軍費再攀升 軍隊腐敗加速

兩會前,中共軍方人士向外界釋放增加軍費的訊息,預計今年中共的軍費將高達7500億元人民幣,比30年前增加30倍。評論認為,中共每年增加龐大的軍費開支,不僅不能達到維穩保政權的目地,反而會直接加速軍隊的腐敗,更給人民帶來沉重的經濟負擔,社會矛盾也將進一步激化。接下來請看報導。

中共國防專家3月1號表示,由於中國與鄰國爆發連串領土爭議,軍方今年提出,希望「兩會」能批准中國軍費增長11%到12%。也就是,今年的軍費將達到7500億元人民幣,約1200億美元。

時政評論家藍述認為,中共增加軍費,不是因為中國受到了多邊國家的威脅,或釣魚島等領土爭端問題,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共要收買軍隊,鞏固自身政權。

藍述:「中共作為共產極權專政,槍桿子裡出政權, 槍桿子,是維持它政權穩定的一個基本要素。 第五代(中共領導人)剛剛取得中共的最高領導權,他們首先要穩定在軍隊中的權威,所以軍費保持兩位數增長是不奇怪的。」

軍方為了造勢宣傳,官方《人民網》在兩會前還公布了一項民調,聲稱﹕中國九成網民認為軍費增長合理。

針對這項民調的可靠性,藍述表示質疑。

藍述:「中共的民調是在沒有媒體自由的情況下,在中共一面倒的官方宣傳下,做進行的民調,老百姓並沒有足夠的知情權,所以老百姓的回答,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中共官方媒體宣傳的影響。」

近三十年來,中共在具有重要戰略意義和豐富資源的東海、南海海域上,態度日益強硬。去年中共宣佈軍費開支增幅為11.2%,相當於1060億美元。但據美國五角大樓估計,去年中共軍事實際支出在1200億到1800億美元之間。

據報導,中共軍委主席習近平已經批准了新規定,支持將軍事開支更多的用到發展高科技武器裝備和開展軍事訓練上。

前大陸史學教授劉因全認為,中共增加軍費不能從根本上解決中國軍力落後的問題。

劉因全﹕「中國從俄羅斯購買二流武器,這樣的軍費你增加得再多有甚麼用處呢﹖從長遠看,只能是增加一些是破銅爛鐵,沒有用處。購買二流武器,充不了門面,反而會增加國內極大的財政負擔。」

《德國之聲》評論說,中共增加軍費的同時,也面臨著預算難題——腐敗蔓延。就在中共中央召開兩會前夕,解放軍四總部還聯合印發了厲行節約嚴格經費管理的規定。

藍述:「軍費的增加不會解決中國軍隊的腐敗,只能加速它的腐敗,中共最大的問題,就是共產黨它必須依賴軍隊去鞏固中共的統治,這種情況下,軍隊就成了一個特權階層,所以你給軍隊再多錢,實際上它也就腐敗得越厲害。」

相對於逐年遞增的巨額軍費支出,很多迫在眉睫的民生問題,卻因資金投入過少而不能解決,甚至被忽視。最近北京等多地的霧霾污染問題,當局幾乎束手無策。

中國權利運動網站負責人胡軍:「北京人都不能呼吸了,他們還會維持這個政府嗎?會支持這個政府嗎?」

中國權利運動網站負責人胡軍分析認為,軍費的增加,也是維穩費的增加,將會加劇社會矛盾的激化。同時,增加軍費的每一分,都是苛捐中國老百姓的雜稅,這個沉重的負擔,嚴重傷害底層和中產階層。胡軍擔憂,中國社會的裂變,隨時都會爆發。

採訪/易如 編輯/許旻 後製/蕭宇

三位女性映出人大制度真面目

大陸官方最近公布了新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名單。名單的變化凸顯出三位女性分別入局、出局和連任的不同境遇。外界分析指出,這三位女性在「人大」中的沉浮,表明「人大代表」資格只是中共內定的政治犒賞,從中折射出大陸「人大」制度的真實一面。

大陸當局對外公布的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名單,總共2987名,其中,中共官員有1042人,約佔35%。女性代表699人,佔總數的23.4%。

3月2號《法國國際廣播電臺》中文網發表文章指出,這一名單反映出三位女性的特殊際遇。她們分別是:剛入局的年輕「90後」代表鐵飛燕,和被出局的著名女律師遲夙生,以及高齡連任、從未投過反對票、被網民稱為「化石級人大代表」的申紀蘭。

文章認為,這三名女人在「人大」制度中的浮沉,折射出大陸「人大」制度運行規則的真實一面,表明「人大代表」這一稱號,「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種私相授受的政治犒賞」。

中國公民監政會發起人郭永豐:「兩會就是一個橡皮圖章,只是一個樣板工程。中共做一些事情也規定一些程序,也規定了一些必經之路,但是程序就是個形式和做樣子。」

大約三年前,時年18歲的鐵飛燕曾在四川綿陽救助4名落水工人,並收養棄嬰。如今,剛剛步入社會、對參政議政頗感陌生的鐵飛燕,突然成為「全國人大代表」,這不僅讓鐵飛燕自己覺得「非常驚訝」,也讓外界更加質疑:「人大代表究竟是不是選出來的?」

江西獨立參選人劉萍:「如果僅僅是憑見義勇為就能當選人大代表的話,這是一個籠統的概念。更何況是全國人大,寄託了全國人民對她的期望。如果她都感覺意外的話,說明她根本沒有當選人大代表的願望。」

與鐵飛燕遭遇相反的是,曾經連任3屆全國人大代表、積極參政的女律師遲夙生,她這次被淘汰出局,未能進入全國人大。

報導說,現年57歲的遲夙生作為著名女律師,因為在辦案過程中敢於挑戰當權者、追求法治化,而被當局視為「異類」。近年來,她曾深度參與了一些重要案件,包括:廣西北海四律師被誣陷案、李莊律師申訴案、貴陽小河黎慶洪案等。

遲夙生是「黑龍江夙生律師事務所」主任,「中國政法大學」博士。她在貴陽小河案中,因抗議法院違法而被逐出法庭,遲夙生氣得當庭昏倒。網上分析說,這三個案件促使遲夙生最終被全國人大「逆向淘汰」。

「黑龍江夙生律師事務所」主任 遲夙生:「因為我是做律師的,我會一如既往的為推動法制建設繼續工作。我現在正在工作著,倒無所謂拿不拿掉(全國人大資格)的。網上說的那些是屬實的,沒有問題。」

而另外一位女性是,現年83歲高齡的申紀蘭,她再次「當選」全國人大代表,成為連任12屆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活化石」。

申紀蘭在幾十年的人大任期中,只要是「黨的決定」她統統舉手贊成。

中國公民監政會發起人郭永豐:「共產黨執政,共產黨說的話永遠都是對的。不管執政時犯下多大的錯誤,都是對的。她永遠都是贊成政府、支持政府的。只要這個政府不垮臺、她永遠得到重用,直到她死亡的那一天。」

《德國之聲》中文網的報導也指出,中共牢牢掌控著「人大」這個所謂的「民主代表制度」,也就是,所有代表人選都由中共組織部門圈定,而被選出來的所謂人大代表,也沒有參政議政能力,只是按照執政黨的意思舉舉手、鼓鼓掌。

採訪/易如 編輯/李謙 後製/陳建銘

重慶被通緝商人李俊 起訴公安局

被重慶市前市委書記薄熙來打成黑社會老大的重慶商人李俊,日前,在他名下的置業公司向重慶法院起訴「重慶沙坪壩分局」,指控公安局扣押公司公章的行為違法,並要求公安局返還沒收的財產,以及賠償損失。李俊目前流亡國外,他被通緝的命令還沒有取消。而李俊的親戚和公司員工三十多人,在2010年被重慶當局打成黑社會,還遭到判刑。

2月28號,「重慶俊峰置業有限公司」法人羅皓,代表李俊起訴重慶市公安局沙坪壩分局,北京律師李莊以委託代理人和公司副總經理的身份介入,他派出的兩名律師已先後到達重慶高院和一中院,但高院沒有接受申訴狀,而中院人員只是留下了文字材料,他們說,需要等待上級指示,才能決定是否受理此案。

根據起訴書,李俊請求撤銷沙坪壩公安分局的兩份追繳決定書,並確認扣押公章的行為違法、判令公安局返還李俊財產6,680.38萬元、賠償損失6,957.66萬元。

重慶俊峰置業有限公司法人羅皓:「也就是還在取證偵查階段,就毫無道理的從公司賬上把6680萬劃走了。當時既沒有法院判決書,甚麼都沒有,就是那個專案組搞的。第二,法院後來的判決書上,判決李修武放高利貸違法所得6680萬,但是那個是一個擔保公司,他直接劃走錢的公司是置業公司,跟這個案子沒有任何關係。」

羅皓表示,當時薄熙來「唱紅打黑」,花了很多錢,地方政府和重慶政府不堪重負。他認為,薄熙來就是通過打擊民營企業,沒收企業資產來搞錢。他說,薄熙來並不滿足於僅僅掠奪「俊峰公司」的6680萬,而是圖謀吞併整個「俊峰置業公司」。

羅皓:「最最主要的,他們一直在做這麼一件事。就是想把俊峰置業公司完全據為己有。就想把俊峰置業公司以及俊峰置業名下幾百畝土地給賣了。比方說他賣20個億,30個億,這個錢直接就是他的了。他們是這樣想的。」

2009年12月4號李俊被警方逮捕。重慶當局以「涉嫌行賄」等罪名羈押李俊,並要求他承認是黑社會老大,犯下行賄、販賣槍支、組織賣淫、放高利貸以及支持非法宗教組織等罪行。李俊遭到殘酷的刑訊逼供。

據了解,專案組在李俊被刑訊逼供幾週後告訴他,如果他所購買的某個地塊,願意補償軍方四千多萬元人民幣,就可免受皮肉之苦。2010年3月,李俊繳交所謂「罰款」後獲釋。而跟他有關的警方審訊人員,則拿到軍方單位給的10萬元獎金。

李俊目前流亡國外。他的妻子、家族成員、員工都被逮捕。接手他資產的哥哥和外甥,分別被判18年和13年徒刑,其他人則被判幾個月到幾年不等的刑期。羅皓指出,薄熙來構陷李俊公司為「黑社會」,就是為了方便沒收資產。

羅皓:「黑社會不可能就是一、兩個人就成為黑社會。他得有組織架構,他們就是拼湊人頭,把公司副總啊,財務總監啊,都給變成黑社會成員,把公司保安,也變成黑社會成員,就這樣拼湊了二、三十個人。這樣看起來才像一個團夥。他搞涉黑,最重要的一條,為甚麼要讓你涉黑呢?只有你涉黑之後,他才能夠很方便的沒收資產。」

羅皓還表示,薄熙來謀劃通過「託管」的方式,達到侵吞的目地。後來由於發生王立軍夜奔美領館事件,「俊峰」的事才緩下來。「十八大」之後,情況發生變化。去年9月30號,公章歸還公司﹔11月底,解凍公司賬戶。

李俊曾經是重慶最富有的商人之一。投資領域廣泛,包括房地產、加油站、夜總會、金融業和酒店管理,年收入約10億元人民幣。他估計,當時的總資產約有45億元人民幣。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周天

英媒數據庫曝光中共官員派系網絡

「兩會」召開前夕,有英國媒體在網上公開了一個籌備1年多,有關中共權力高層的人事、組織、社會關係和派系關係的數據庫,以網路頁面的形式揭開了中共官場的種種關係糾葛。讓我們一起來看看。

日前,英國《路透社》公布了一個名為「鏈接中國」的數據庫(網路鏈接為connectedchina.reuters.com)。這個數據庫採用了網絡技術的新概念,以大量互動式的圖表和鏈接,系統化的呈現出中共官場的真實面貌。

《路透社》宣稱,數據庫經過一年半左右的時間研發,包含成千上萬個項目,收錄的中共官場人物、組織和活動等,構成超過三萬種關係網絡。

香港《動向》雜誌主編張偉國:「雖然過去二、三十年裡面,陸陸續續已經有一些參與原來共產黨政治運作的一些官員、秘書、研究人員出了一些介紹內幕的情況,但是由於各種各樣的條件限制,所以整體上系統性的、全面的對這種問題的揭示還是一個空白。《路透社》這個東西出來,應該在這方面有拋磚引玉的作用。」

數據庫收錄的人物資料,包括從中共最高層核心,到市級地方官員,清晰展示了官場內誰和誰關係良好、官員獲誰的提拔擢升、派系身份、家庭成員、親屬任職等情況。甚至連官員的秘書、曾經表揚過何人、社會關係等底細、狀況,也加以整理並——呈現。

比如,對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權力來源,數據庫是這樣描述的:江澤民在周永康的政治生涯中扮演了關鍵角色,兩人也是重要的盟友。周永康由曾慶紅推薦給江澤民,並在1999年鎮壓法輪功時取得了江的信任,成為江的「左右手」……

張偉國:「中共原來的那種愚民政策,要想繼續用封閉的那種手段去壟斷新聞資源,繼續搞內幕的交易,變得代價越來越大。這也是中國政治機制與現代文明發展潮流相碰撞的結果。」

加拿大時事評論員劉淇昆認為,在正常的社會,媒體是「三權分立」之外的第四權力,但是中國大陸的媒體在中共的操控下,無法發揮這種作用。

加拿大時事評論員劉淇昆:「結果出現一個很耐人尋味也頗為可笑的情況,就是外國的媒體充當起中國的第四權力來了。他揭露中國官場的情況,他對中國的官場起到了某種監督作用。或者由於他的揭露,中國老百姓能夠了解到官場的一些運作情況。」

劉淇昆還表示,《路透社》的數據庫有助於外界進一步了解中共的政治黑幕,不過對於中共當前的權力結構不會有重大的影響。

劉淇昆:「即將召開的兩會,我覺得並不是太重要,因為政協就不用說了,政協不過是個政治花瓶而已﹔就是人大,法律上說是國家最高權力機構,而誰都知道它不過是個橡皮圖章,真正重大的人事任命,在十八大召開之前就解決了。」

數據庫的發佈也引來了網民的議論。有不少人稱讚數據庫的資料全面深入,可能成為新一輪反腐利器,揭發更多的中共貪官。目前,《新浪》微博已經將數據庫名稱列為敏感詞,不予顯示相關內容。

採訪/常春 編輯/李明飛 後製/李智遠

【禁言博客】春晚 俗文化之集大成者

無地權 不納稅

最近,中共政府決定出臺新的“國五條”樓市調控政策。其中提到,要擴大個人住房房產稅改革試點範圍。對此,網上有篇署名韓青的文章評論說:房產稅,被認為是替代限購政策的有力工具,可以使地方政府,擺脫對土地財政的依賴,同時遏制房價連年上漲的趨勢。但要想讓房產稅登場,還需要先解決法理上的正當性問題。首先,無地權,不納稅。徵收房產稅的國家,土地持有人,多數有永久產權,徵收時也是房、地合一,可中國城市的土地,都是國有土地,業主只有70年的使用權,相當於交了70年的土地租金,而“租的房子”不需要繳納住房保有稅。不然民眾會質疑,為甚麼只在徵房產稅上與國際接軌,而不在房屋產權上和其它國家看齊呢?

其次,無代表,不納稅。政府要從民眾口袋中掏錢,先得告訴民眾,準備提供甚麼樣的公共產品或公共服務,徵得民眾同意後才能徵稅。稅收應由法律決定,這就要求,徵稅要經人大審議,而不能由政府自行摸索。如果說,從前,稅種、稅率由政府制定,還有一些歷史合理因素的話,在納稅人意識甦醒的時候,政府發個文件就收稅的路,已然不通了。

再次,有重復徵稅之嫌。民眾的商品房房價中,已包含了不菲的土地出讓金,房價中有將近四成都是地價,地方政府已經從土地開發中獲得了大量收益,甚至六成以上財政收入,來自於土地出讓金,此時再收房產稅是否算重復徵稅?這是想穩、控房價,還是想擴大財源?最後,從重慶、上海的試點來看,由於當前徵收對像有限、稅率不高等多方面原因,並沒看到對穩控房價起到多大作用,反倒由於政策的粗糙,誤傷了一些普通民眾,在這種情況下,不應貿然擴大試點範圍。文章最後說,房產稅不能由政府想徵就徵,而是要先說服民眾,同時保證稅收的正當性、合法性和必要性。

春晚——俗文化之集大成者

網上有篇署名張澤佳的文章,對2013年的央視春晚評論說,我一直覺得,春晚主持人報幕詞,只需要小學六年級的文化水平就足以寫出來,陳詞濫調的說辭,簡直就是要把老祖宗傳下來的古老文字糟蹋到底的感覺。雖然是直播,但幾位主持人在此之前,經過了十幾次綵排,所以在臺上無須任何臨時應變能力,只需要保證讓自己像一臺機器正常運行就可以了。

春晚的導演的水平更不用說,由於導演的後面,還有基本沒啥文化的領導把關,所以選擇導演唯一的標準,也是能像一臺機器一樣正常運行。文章說,年年的春晚,都在加固我的一個觀點:小品上了春晚,小品被踐踏了﹔相聲上了春晚,相聲被踐踏了﹔舞蹈上了春晚,舞蹈被踐踏了﹔美聲上了春晚,美聲被踐踏了。其中,最大的受害者是美聲,在很多國人的印象中,美聲已然成了一種,為官場、為政治歌功頌德的欽定藝術形式,每年的春晚,都會出現幾個穿著軍服顯然是文工團的歌手,唱著嘹亮的美聲,歌曲的內容不是歌頌黨就是歌頌政府,總之,多半都是把一年中取得的所謂“成就”好好歌頌一番,自己誇自己,最讓人反感。

我懇請央視領導,千萬別把春晚的節目拿到國外給外國人看,中國人丟不起這個臉,作為一個中國人,我羞於被外國人誤認為,中國人都是一群莫名其妙、滑稽的無趣人種,請別剝奪我作為中國人的最後一點自豪。文章最後說,我在想,怎麼能用一個字,來淋漓盡致的概括今年的春晚,我搜腸刮肚都想不出,哪個字能有此功效,因為春晚,怎一個“俗”字能了得。

觀眾朋友,感謝收看本期的中國禁聞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