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4日【中國禁聞 】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3月25日訊】3月24日【中國禁聞完整版

提要

投行:中國金融危機在即 窮人買單
公審江澤民 人權組織籲立新罪名
習近平「鞋子合腳論」遭質疑

德媒曝中共活摘器官下單訂購心臟

德國《時代週刊》,3月7號在顯著版面刊登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文章,報導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等進行活體器官摘除,以及一直獲得西方默認合作的事實。消息令德國社會震驚。

這篇題為《下單訂購心臟》(Herz auf Bestellung)的文章,用一名死刑犯的遭遇,引出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事實,並對歐洲部分與此有關的醫院和醫藥公司提出道德指問。

文章介紹,加拿大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前加拿大檢察官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收集到大量信息,有力的證明中國大陸醫院和勞教所,以及監獄系統運作,專門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

文章揭露,西方醫院和醫生對中國器官移植中心提供技術支持,卻從來不提出問題。文章說,「中國醫師得到德國醫療技術,允許他們在中國移植死刑犯的器官,實施踐踏人權的醫療技術。」

文章還透露,中共活體摘取犯人的器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貴州警民衝突 村民砸車 千警圍村

據《中國茉莉花革命》網站報導,貴州省臺江縣革一鄉後哨村村民,因不滿政府低價徵地,集會抗議近一個月。 3月21號,村民與地方當局發生激烈衝突,多輛政府徵地車輛被砸。隨後當局派出上千特警包圍村莊,並毆打、抓捕抗議村民,數十人被抓捕,大批村民被打傷。

目前,當地網絡通訊已全部被切斷。

中國每10分鐘有一人死於結核病

3月24號是「世界防治結核病日」,中國的結核病是全球蔓延情況最嚴重的國家之一。

據《法國國際廣播電臺》報導,中國現在已有42%的人口感染結核桿菌,每十分鐘就有一人死於肺結核病。

報導說,據世界衛生組織估算,中國大陸每年新發的結核病人有100萬,僅次於印度,而位居全球第二位。

報導引述大陸疾控中心「結核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陳明亭的話說,中國感染結核桿菌的人口比例,遠遠超過世界人口感染水平的三分之一。目前有5.5億人感染,其中約有一成人會發病。

編輯/周玉林

公審江澤民 人權組織籲立新罪名

86歲的危地馬拉前獨裁者里奧斯•蒙特,被控「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連日來出庭受審。巧合的是,中共前國家主席江澤民,與里奧斯生於同一年,也被指控相同的罪名。國際人權組織認為,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遠遠超出了「肉體上的消滅」,是對人類良知和人性的毀滅,除了「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之外,國際司法應該增加一項前所未有的「迫害良知罪」,對江澤民進行全球公審。

據「人權觀察」消息,正在危地馬拉法庭受審的里奧斯•蒙特涉及15次大屠殺,導致1771名伊西爾土著死亡。

國際關注里奧斯案的同時,也注意到另一個極為相似的案例——江澤民案。

江澤民一手發動鎮壓法輪功政策,導致至少3645人被迫害致死,是里奧斯案死亡人數的兩倍,且「活摘盜賣人體器官」罪行前所未有,他的殘暴遠遠在里奧斯之上。

從2000年至今,江澤民及主要迫害法輪功的犯罪同夥,已經被控以「酷刑罪」、「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在海外30多個國家和地區被起訴。

香港《捍衛法輪功大聯盟》創始人熊立:「鎮壓法輪功不是一個一般的刑事罪行,而是反人性,反人類,滔天血債啊,這一定要清算的,是違反地球上人類的一個普遍的人性,普遍的價值觀。公審江澤民意義非常大。」

中國大陸東北居民李靜:「江澤民犯下的罪行是罄竹難書的,所以說在全世界範圍內公審,讓老百姓都知道。有一個天理,人不治天治,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全世界人民都來公審他。」

法輪功人權組織發言人陳師眾認為,現有的「反人類罪」和「種族滅絕罪」,都不足以來描述江澤民和中共對法輪功的邪惡迫害。

法輪功人權組織發言人陳師眾:「所有的迫害的藉口和證據,都是造謠、造假、謊言編造出來的。它(中共)想改變人的良知,那就是用酷刑、用折磨,消滅是他的目地。而這場迫害他要消滅人的良知。」

2006年3月起,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不斷曝光,震驚國際社會。2012年8月,「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公布調查錄音,再次證實中共軍隊、警察、政府機構相互勾結,與各地勞教所、監獄、醫院,合夥盜賣活體法輪功學員器官。

陳師眾指出,活摘移植器官是整個迫害中,最為邪惡的罪行,然而對於所有參與執行迫害的每個個人,他們都是在江澤民和中共的脅迫下,泯滅著自己的良知與人性。

法輪功人權組織發言人陳師眾:「他明明知道這些法輪功學員是因為煉了功身體是好的,也是法輪功本身是好的。中共為惡的目地,就是強迫人們放棄良知,它是一種迫害良知罪,沒有比迫害良知罪更嚴重的罪行了,因為他要抹殺的、要毀滅的是人性最根本的東西,他這個犯罪不是針對全人類的嗎?」

危地馬拉前獨裁者里奧斯•蒙特公開受審期間,受害民眾指證控訴,法庭當場主持公道,伸張正義。而對於中共前獨裁者江澤民的暴政,近年來「全球公審江澤民」的呼聲也不斷高漲。

法輪功人權組織發言人陳師眾:「將來不僅僅是中國人民要審判江澤民和中共犯下的罪行,而是全人類都得在這場審判中認真的認識這場邪惡,中共和江澤民它利用了經濟,引誘別的國家對這場邪惡視若無睹,不表示反對,不表示譴責,這個也是他『迫害良知罪』的一部分。是用經濟來收買了別的國家和政府他們的良知,他這場罪惡是全球性的,是最邪惡的。

陳師眾奉勸現任中共領導人以及還在行惡的人,迫害法輪功這麼大的罪責,誰也沒有辦法逃脫。唯有趕快拋棄中共,找回良知,才是做人的唯一出路。

採訪/易如 編輯/許旻 後製/陳建銘

習近平「鞋子合腳論」遭質疑

23號,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俄羅斯發表演講宣稱:鞋子合不合腳,自己穿著才知道,一個國家的發展道路,只有這個國家的人民才知道。這被外界認為,是習近平在為中共一黨專製作辯護。很多大陸網民質疑這一「鞋子合腳論」,反過來說:「不合腳的鞋子,還要堅持穿,這才是最痛苦的!」

3月22號,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抵達俄羅斯首都莫斯科,開始了他新任國家主席之後的首次對外國事訪問。23號,習近平來到俄羅斯最富盛名的高等學府之一——「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發表演講。

在演講中,習近平闡述了中共的外交方針,和發展中俄關係的主張,也談到了自己對當前國際形勢的看法。

習近平說:鞋子合不合腳,自己穿著才知道,一個國家的發展道路,只有這個國家的人民才知道。

美國中文雜誌《北京之春》主編胡平向《新唐人》表示,「鞋子合不合腳,穿著才知道。」這句話本來是西方的諺語,常常被引用來論證「主權在民」。

《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現在中共專制的問題是,它一貫冒充人民、代表人民,在那裏發號施令。所以習近平舉這句話,完全是牛頭不對馬嘴。他不知道從哪聽來一些東西,這句話本身是為民主辯護、是反對專制的。」

胡平認為,一個代表人民的政府,最起碼得允許人民有批評政府、要求政府下臺的權利。而中共政府恰恰相反,根本沒有執政合法性。

胡平:「他(習近平)的意思就是說:自由民主好不好,西方制度好不好,那要看我們中國人來決定好壞。那誰是中國人呢?他就是中國人,他覺得不好,那就是不好。他根本沒有資格代表中國人,他這個主席都不是人民選出來的。」

時事評論員司馬泰表示,習近平有時會使用一些俗語,而不是用官方套話來表達看法。但這些話傳達出來的真實想法往往讓人失望。

時事評論員司馬泰:「你會感覺到,他是在真心的說一些話。他個人可能不貪污,很清廉,這都沒問題。但是他骨子裡對西方民主自由這個理念有牴觸。他不認可。」

習近平的「鞋子合腳論」,引來了大陸網民熱烈的議論。「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整理網友的留言,其中有人質疑,「一國人民連說話都缺乏自由,談鞋子合腳,是不是過於奢侈了。」

另一名網友留言說:某男子腳下的鞋子不合腳,準備換,它們說你一個人不能代表人民,人民覺得這個鞋子很合適。他說,「那全民公決一下吧」看看大家對鞋子有甚麼感受。但是,因為這句話,他被判刑了。

而網友「鄭現莉」表示:既然如此,就應該讓所有的腳站出來,公開自由的發表對鞋子的感言。不能只讓一部分覺得合適的腳說話,而壓制屏蔽另一些腳的發言權。

也有網友直接表示:「不合腳的鞋子,還要堅持穿,這才是最痛苦的。」

另外,習近平在演講中再次提到「中國夢」,並聲稱:中國發展壯大,不對任何國家構成威脅。他也多次強調:不應干涉它國內政。

司馬泰:「民主國家之間從來沒打過仗,所有的戰爭都發生在民主和極權國家之間。如果中國這麼一個大國,非要走獨裁的道路,這對西方纔是威脅。並不是中國經濟強大了,對世界是個威脅。」

胡平也指出,一個專制政權越強大,對本國人民、和世界的威脅就越大。目前,中共實力有限,主要精力用於內部「維穩」。如果哪一天中共真的強大了,它一定會把自身的侵略性、壓迫性擴張到國外,像對待本國人民一樣,壓迫其他國家和人民。

採訪/常春 編輯/李謙 後製/周天

投行:中國金融危機在即 窮人買單

日前,有國際知名投行機構發佈報告,指稱中國正在顯現金融危機前的三個特徵,和之前西歐、日本和美國在爆發金融危機前,所展現的徵兆如出一轍。這一危機將會導致財富由窮人向富人轉移,擴大貧富差距。一起來聽聽經濟學家的分析。

上週末,國際知名投行「野村證券」發佈研究報告說,中國爆發金融危機的特徵正在顯現。野村經濟學家張智威和陳家瑤表示,「槓桿化快速升高」、「潛在增速下滑」和「房價上升」,是中國經濟正在顯現的三個警燈,也是西歐、日本和美國在爆發金融危機前所展現的特徵。

報告中引用國際上著名的「5-30規則」分析指出,中國的所謂「槓桿率」已經達到1978年有記錄以來的最高水平,預示著金融風險已經降臨。同時,中國出口份額下降,顯示潛在增長率放緩。而快速的房價上漲則是最後的警告信號。

報告聲稱,目前地方政府融資平臺、房地產開發商、信託公司和信用擔保公司等機構,是這次潛在金融危機的重點雷區。由於這些機構之間的依存度很高,而且以房地產市場為中心環節,所以一旦房地產降溫,連鎖反應將導致危機隨即爆發。

中國經濟學家茅於軾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北京當局目前不能消化掉危機因素,尤其是房地產泡沫已經出現。但這個巨大的泡沫是中共政府和金融企業不願意看到的,因此都在努力使它不破滅。中國金融危機的後果,就是中共出賣國有資產。

不過,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則認為,當局不大可能以出賣國有資產,來應付金融危機。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 謝田:「在中共的體制之下,這些國有銀行和國有企業,是中共權貴用來掠取人民財產財富的一個最好的機器。中共不會輕易放棄這些國有資產,國有企業或銀行的控制權。

謝田估計,中共會繼續用發行大量鈔票的方法來應對危機。

謝田:「可能繼續發行鈔票,繼續製造通貨膨脹。很可能已經把大面額的鈔票早已經暗地準備好了。以繼續犧牲中國老百姓的財富、利益的方式,來維持讓國有銀行不崩潰。

報告還說,中共當局一方面遏制銀行業風險,一方面容忍所謂的「影子銀行」繁榮,以幫助地方政府和房地產開發商解決資金困難。一旦房地產市場出現下調趨勢,就會導致「影子銀行」體系風險爆發。

而中國經濟學家郎咸平,在近期舉辦的「2013年中國(龍岩)區域經濟發展高峰論壇」上,也作出類似的論斷,他說:「中國的金融危機開始爆發,而銀行危機,包括以民間借貸為主的影子銀行危機已經正式爆發。」

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鞏勝利則認為,中國的銀行業有它的特殊性,所以現在論斷銀行危機已經全面爆發還有待推敲。

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鞏勝利:「中國的銀行業沒有放開,不像日本、美國和歐洲。銀行的用錢、投資,政府是管制起來的。他基本上實行的是政府管制下的這種運作,所以他和西方特別是發達國家的那些銀行自主權那麼大、那麼多,他存在很大的差異。」

不過,鞏勝利也表示,中國經濟照這種「國有壟斷」的模式繼續走下去,危險性無疑將會越來越明顯。

野村的報告最後還指出,「影子銀行」產品只向富人開放,所以只有富人才有機會從政府提供的隱形擔保中獲益。當企業遭遇困境,政府為他們兜底時,付出代價的則是全體人民。「影子銀行」的繁榮和道德風險的加劇,最終將導致財富由窮人向富人的轉移。

採訪/劉惠 編輯/李明飛 後製/葛雷

北京公安局公布巨額維穩費

北京市公安局和交管局等部門公開預算,顯示這兩個部門2013年「公共安全」支出預算,分別近32億8千多萬和21億多元。學者指出,中共把巨額納稅人的錢財用於「維穩」,不如用於改善民生,從根本上製造穩定條件。

3月19號,北京市公安局和交管局等部門公開預算。數據顯示,北京市公安局2013年預算總額38.66億元,其中「公共安全支出」近32.8億元;北京市交管局預算23.61億元,其中「公共安全支出」21.23億元。

去年「十八大」前,北京市曾舉行「十八大」安保動員誓師大會,除正常警力外,僅北京市就有140萬治安志願者投入實名防控和網格防控等工作。

而早在2011年3月,中國財政部發佈報告說,當年中國投入警察系統、國家安全系統、民兵以及法院和監獄等「公共安全」領域預算為6244億人民幣,這一數字比2011增加了21.5%,超出了中國2010年你公開的軍費預算6011億元人民幣。

「中央民族大學哲學和宗教學系」教授趙士林,質疑中共當局這種硬性的維穩做法。

中央民族大學哲學和宗教學教授趙士林:「中國公共機關包括國家機器,他所使用的經費,是不是也應該有一個監督,有一個制約,有一個批准,不能他用多少就用多少,這個問題,我們國家從立法角度,應該有一個針對性舉措。」

趙士林指出,以維穩為藉口,動用這麼多納稅人的錢,達不到維穩的效果。

趙士林:「因為穩定不是靠硬性彈壓,你欺負老百姓欺負的太厲害了。是不是?惡性事件這麼多,基本的民權被剝奪。我最近在微博上寫,我說叫做貪官,惡官,庸官,裸官,官官相護,大權、小權、公權、私權,權權害民。那麼這種情勢下,你動用多少維穩經費,你用多少國家暴力,能夠彈壓全社會的不滿、憤怒和反抗?所以這從思路上就是錯誤的。」

湖北作家阮雲華認為,中共當局的高壓維穩,是中國社會最大的一種倒退。他說中共官員「防民甚於防川」,是專制體制下典型的封建思想。

阮雲華:「他就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所以說他如果把這些錢都用來解決民生的話,老百姓會上訪嗎?他如果把這些錢用在醫療上,用在解決貧困的居民身上,你說老百姓不會感謝他們嗎?他們生怕你侵犯了他們的利益,生怕跟他們爭利,他們害怕,所以他們要維穩。」

趙士林認為,人民都希望生活穩定,因此只要人心穩定,能夠有尊嚴的生存,並按照自己的意志公平做事。就具備了社會穩定的基本條件。

趙士林:「如果這樣的條件不具備,你以硬性暴力的方式,花那麼多錢,我聽說維穩經費都超過差不多一萬億了,比國防經費都高了。這可以說是本末倒置,南轅北轍,達不到目地。」

趙士林還表示,高壓維穩,代表社會不穩定,而且又沒有一個真正能夠建設穩定社會的體制改革,所以出現問題只能採取野蠻的辦法彈壓。表面上好像穩定了,但是實際上製造著更大的不穩定。

《德國之聲》報導,北京民主人士胡石根也認為,安全支出費用驚人的另一主因是,警察機關以「國家安全」為名,通過特別的權力尋租方式,向國家要錢,在周永康掌舵中國政法的時代,這種情況到了一個「登峰造極」的狀態:他們用所謂維穩名義,給自己撈取好處,他們誇大維穩難度,造成了安全方面驚人的支出。

胡石根認為,在未來,中共當局還會炮製出越來越多的所謂「假想敵」。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蕭宇

【禁言博客】中國式看客的最後結局

有媒體報導,3月5號廣州一名中年男子爬上一棟三層建築樓頂想跳樓。眾人圍觀大喊:「你跳啊! 你跳啊!」該男子在圍觀者的起鬨中,跳下了樓。直到此刻,看客們才大舒了一口氣,終於看到了一場精彩絕倫的跳樓「現場真人版」!對此,時評人風青楊評論說:多年以來,這種看客現象不但沒有消失,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趨勢。看看那些讓人觸目驚心的新聞標題吧:「女孩公廁內被拾荒者強姦,40多人圍觀無人制止」;「五齡童失足落入冰冷臭水塘,圍觀者上百無人施救」;「男子天橋上慾輕生,圍觀者催其跳下不要浪費時間」。我們的社會已經成為一個「圍觀」的社會。

文章說,在金錢至上的今天,人們早已把人性棄之一邊。政府追求GDP,百姓追求車子房子票子,沒有人去管道德這回事,於是他人的生命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僅僅是一個娛樂工具而己。當所有的人都只做看客時,於是,需要救助的老人慢慢的死去,圍觀的看客無動於衷;於是,需救助的落水者慢慢的溺死,周圍是一片冷漠的看客;於是,跳樓者跳下,起鬨者一片掌聲。誰能保證自己沒有需要幫助的時候?誰能保證自己不能變成弱勢者?

文章的最後講了一件令人深思的事。有人養了一群猴子宰殺待客。當客人光臨時,他就會穿白大褂領著客人挑選猴子。籠子裡的猴子知道白大褂一出現,便會有一個同伴一去不復返,於是都拚命地往後躲。當客人選中一只猴子時,其他的猴子就使勁把它往外推。被推出去的猴子,感覺自己死到臨頭了,一動不動地任人宰割。其餘的猴子則在一旁幸災樂禍。這樣的場景不斷重復上演,最後猴子全部被宰殺盡了。

蘇共垮臺好不好這得問俄國人民

網上有篇署名渭北春樹的文章,對蘇共垮臺一事評論說:蘇聯的共產黨垮了二十幾年了,俄國人早不關注了,但中國大陸有些人倒是關心的很,搞不懂,難道中國大陸是蘇共的統治區?蘇聯的共產黨大搞獨裁專制,腐敗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這種政黨沒有不倒的理由。蘇聯共產黨垮了,俄國人民是讚許的,不信,你問問今天的俄國人。蘇共的餘孽在今天的俄羅斯是可以合法活動的,但是俄國人民不肯把手中的選票投給這個作惡多端的組織,所以蘇共在俄國祇能是個小黨。

文章說,自從蘇共滅亡後,俄國人民的生活慢慢地好了起來。俄國人民拋棄了邪惡的蘇共,他們是幸運的,不像東方某大國,愚民太多,甘願受某些邪惡組織的控制。有個龐大組織的頭頭對蘇共的垮臺是萬分痛心的,他最近說,蘇共垮臺時,沒有一個蘇共黨員出來抗爭,更無一人是男兒。這個頭目的政治學、歷史學水平真是太差了。蘇共垮塌,是歷史的必然,蘇共的人抗爭過,他們甚至把蘇共的總書記抓起來,怎麼能說無一人是男兒呢?得民心者得天下。連這個樸素道理都不懂的人當皇帝,難道還要十年胡塵嗎!

與時俱進的中文詞義

1、小姐:從尊貴到低俗; 2、雞:從禽類到人類;
3、人民:從主人到奴隸; 4、同志:從同事到同性戀;
5、教授(叫獸):從人類到禽獸;6、專家(磚家):從寶貝到垃圾;
7、喝茶:從生活到政治; 8 、境外:從國外到黨外;
9、漢奸:從賣國到出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