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不惑:南周審讀員為何跟總編輯分道揚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4月1日訊】我在南周新年獻詞事件中寫了兩篇文章,介紹了我的身份以及審讀員的工作性質,分析了究竟是誰刪改了新年獻詞,南周採編人員為何憤慨,我為什麼要在關鍵時候挺身而出仗義執言。

但有不少人不理解,南周審讀員為什麼要跟總編輯分道揚鑣。按理說,我退居二線後被聘為是南周總編輯特別助理,後來作為集團審讀小組成員,定向負責南方周末審讀工作,協助總編輯把關,不管是特別助理還是審讀員,我都應當和總編輯攜手並肩,但我最後卻和他越離越遠,在新年獻詞事件中還成為對立面。

轉折點發生在去年11月8日南周週會上。當天剛好黨的十八大開幕,《南方周末》也剛好當天出報。為了這期報紙,編輯部的策劃方案幾經周折,經過三番五次修改,最後才勉強通過,但最後總編輯還是進行大撤大改,成了喜迎十八大的專題報導。報紙出來後,微博上一片質疑和嘲諷聲。在當天下午週會上,大家跟以往一樣,對本期報紙進行評點,指出不足之處,提出建議。本來是心平氣和的評報,但總編輯發言,劈頭蓋臉把大家狠批了一頓,會場一片沉默,個個都窩著火,我也強忍著。會後,在內部論壇上,大家紛紛吐槽,傾訴胸中的憋氣和怒火,我也無法克制自己的情緒,參與了進去。

為了讓大家了解這個內幕,我把自己在周會上的評報和總編輯發言,以及後來在內部論壇上的發言,原原本本地呈現。其他同事評報和論壇發言省略,以免招惹麻煩。

一、週會評報

審讀員:

我昨天看版的時候,看這個專題報導,還以為是一部分,是不是還有一兩條大稿撐起來,結果沒有。我探究一下,是不是策劃的時候不夠充分?是不是投入的力量不夠。

如果認真策劃做十八大十年,我認為應該分專題,幾個部門一起來,做四個大稿我看也夠了。一是經濟的,二是法治的,三是信息公開,四是社會管理創新。經濟方面,可分析這十年經濟發展,城市化進程,農村的變化,農民工進城帶來的變化和麵臨的困境。法制方面,這十年的變化,不要老是挑負面的,肯定一些進步的東西,然後才談及一些現在存在的問題,應該怎麼去改革,可以提建設性的東西,但不能老挑毛病。信息公開也是一個大的方面,把非典作為一個引子,現在文章有涉及到,但很輕輕地、表面地寫一下,交代了,把一些圖片弄上去,這不是我們的長處。我們應該從一些深度的大方面去寫。像人民日報任仲平文章,我們沒有那個理論高度,但我們可以按照這個思路,去分析這十年來進步的方面,現在存在的問題,應該從哪方面努力改進。

如果做這樣一個深度的觀察,去剖析它,把現在呈現的東西做一個配稿,十年來的數據、典型案例,我看出來的效果就完全不一樣。現在這個不是南周應該呈現的東西,我認為可能是當初沒有認真去策劃,沒有把它當成大的戰略來研究。

總編輯:

關於評報的事情,剛才很多同志也講了十八大的策劃問題,我在這裡必須得表達一個明確的導向。我看這些評報都是理想化的評報、不切實際的評報、沒有認真讀報的評報。為什麼這麼說?你有沒有看其他的報紙?自己的報紙可能也沒讀得很認真,其他報紙更不用說。當然,其他報紙你給我看,我都不太想看。因為確實好像沒什麼信息含量。但這一直是我們在業務上所缺的最大短板——沒有政治頭腦。如果拋開這個因素來評報、辦報,這份報紙走不了多遠就得死掉!

今天你可以看一下其他報紙是怎樣,實際上我這一年多都沒認真翻過日報了,更沒怎麼看其他報紙乃至人民日報,今天我全翻了一遍,我不知道在座有哪位翻了這些報紙。

所以我們評報不能離開這個環境、背景來評,否則就是廢話,因為是不能實現的、不可能達到的。如果這樣評報,對操作這個報紙、在其中耗費了很多腦力體力的同志,我認為並不公道。

我們可以對比一下人民日報,我們到底像不像,然後我們再來發言。如果說你這個報紙跟人家一個天一個地,你能不能存在?就這樣辦,我都不敢說我們就一定可以繼續這樣做下去,這個就是現實。

又說照片的問題,你看人民日報的圖片,看看有沒有人像我們這樣用圖片的?你還想用什麼風格圖片?什麼叫做風格?我看汪洋講的一句話很好:「你可以有風格,但不能沒是非。」

剛才有同志對我國的法律體系建成有質疑,同意不同意你都得這麼做,這份報紙是共產黨的報紙,你難道能不同意這種說法嗎?難道你這是一個自由派的媒體嗎?講成績也講不足,這樣已經很不容易,我只能這麼講。

所以我拜託各位,將來遇到這樣的事情再評的時候,拜託你也看看其他報紙。我看我們評報,從來沒有拿別的報紙跟我們自己的報紙一起比較過。當然我們也可能有這樣的心態,其他報紙根本就不叫報紙,我們可能更願意跟紐約時報並排對比,但別忘了你是在哪辦的報紙!

圖片的選擇,我不知道我們想要選什麼樣的圖片,是不是都像奧巴馬仰望星空的圖片就是好圖片?我倒覺得這圖片不錯。是不是十八大這邊也要選類似的圖片?我們考慮考慮。

所以,辦報紙有一個統一思想的問題,沒有統一的思想,或者統一思想錯了,你這份報紙必出問題。

二、內部論壇發言

審讀員:

檢討我的評報。昨天坐電梯,腦袋被夾壞了,左腦失靈,說了渾話,挫傷了專題策劃者和操作者的積極性。經過黃總的批評,如雷灌頂,左腦又回复功能。現在重新評報:十八大專題策劃很有水平,很有政治意識,體現了「高揚主旋律,迎接十八大」的精神,版面呈現了喜慶祥和的氣氛,如果一版再掛兩個燈籠就更好了。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我們比其他報紙都略勝一籌,而且不是一籌,勝了好幾籌。我天天看報紙,都沒看出來,黃總很少看報紙,一看就看出來,這就是水平,不得不服。

審讀員:

昨天看到劉俊說:「這是最恥辱的一天!」我不以為然,不就出了一期很正面很喜慶的報紙麼,至於說最恥辱嗎?但今天看到微博上對報紙的嘲諷,我確實感到恥辱;看到網友評論「南方周末也享受了人民日報的待遇」,我感到悲催。 7號我剛在微博上發了奧巴馬贊南周的照片,結果8號就出了一期這麼不受讀者歡迎的報紙,被調侃被戲謔被凌辱,網友問我是怎麼回事,我無言以對。

南方周末到2012年11月8日,總共出了1499期報紙。我們很多經典篇章深深地烙在讀者心中,我們每年的新年獻詞被當成教科書傳誦。雖然也出過嚴重失實的報導,差點被封殺;也出過導向不大正確的社論,遭到左派猛烈攻擊。但從沒有被人說成「只有正面沒​​有反面的紙」,也從沒有被人說「享受人民日報的待遇」。

當然,領導經常提醒我們,不要被左派罵我們而失去理智,那是誅心計;也不要被右派捧我們而沾沾自喜,那是迷魂湯。可這次戲謔我們的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而是我們的忠實讀者。在他們的心中,南周是一份講真話講實話不講官話的報紙,是一份秉承正義堅守職業道德的報紙。在這十八大召開的重要時刻,他們想听到這份報紙發自肺腑的聲音,想看到如何客觀評價這十年成敗得失的文章。可是,當他們花3塊錢買來的卻是一張像人民日報的「只有正面沒​​有反面的紙」,你說他心甘情願嗎?

領導可能會理直氣壯地反駁,怎麼能說我們像人民日報呢?我們是官樣文章嗎?我們有說好、好、好嗎?當然不全像,但讀者就這麼認為。你出1498期都說實話,他認為很應該,因為你不是黨委機關報,你是一份市場化的報紙,是一份享譽海內外的公認的最有價值的報紙。但你出了1期只有正面沒​​有反面、載歌載舞的報紙,他就認為你是人民日報,你有什麼辦法呢?盛名之下,其實難副。

審讀員:

有童鞋說曾老頭髮飆了,我確實是發飆了。作為審讀員本應與領導保持高度一致,就跟黨組織要求每個黨員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一樣。但必須確保良知底線,突破底線就沒了人格,還談什麼黨性!

前段我一直保持冷靜的頭腦,左腦和右腦功能平衡,雖然在微博上也發點火,但在周會上,在方舟論壇上還是堅守不出格。因為我知道上面管控很嚴,輿論環境惡劣我們無能力去改變,領導壓力大要體諒,作為審讀把關人不能再添亂。

但本週週會領導那番講話,令我大失所望。這不是頂不住上頭的壓力,而是自己要與黨中央保持一致,要與人民日報看齊,這是自宮行為。沒有意識到這樣做是損害了報紙形象,還理直氣壯,強詞奪理,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曾跟他說過,也當著楊某人的面說過:當審讀員,一是要保證報紙的安全,二是要保證報紙的品質;我可以承受壓力,但不能損害報格,不能毀掉名譽。兩者矛盾時,我寧可不完成政治使命,也不當歷史罪人!

我是豁出去了,產生什麼後果由我個人承擔。希望十八大開完,輿論環境寬鬆了,大家精誠團結,繼續努力把報紙辦好,不能讓這份珍貴的報紙毀在我們這代人手中。

三、結語

從以上爭論可以看出,我和南周總編輯在辦報理念、職業操守方面確實有較大分歧。這些爭論誰是誰非,任由人去評說。

我還必須說明一點,我和南周總編輯沒有任何個人恩怨。我們都是體制中人,都是中共黨員,長期在南方日報從事採編工作,他一直在要聞編輯中心,我一直在地方新聞中心,大家都互相了解。我們對工作都極端負責,都想把《南方周末》這份報紙辦好,只是在辦報安全和報紙品質持不同看法。他認為安全第一,我認為品質第一。他執行命令不打折扣,我的槍口略微抬高一寸。他年輕看得更高更遠,我年邁只是看眼前。他忠誠於黨的新聞事業,我僅堅守媒體的良知底線。

文章來源:新浪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