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斌: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肉刑證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4月10日訊】日前大陸媒體刊載遼寧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酷刑虐待勞教人員的深度報導,引發輿論關注。《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的攝影記者杜斌在海外博訊網站發表了《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肉刑證人》一文,更多的揭露了馬三家勞教所的罪惡。

此文是杜斌在獨立製作完成長為99分鐘的口述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之際發表。

文章中有10位被非法迫害女人的照片公佈於眾。

「我當時被人家圈得,哎呀,出來找不著南北,打開水龍頭不知道閉水……我的所有權利都被中國共產黨剝奪了。」

「我在女子勞教所里,看到了一些賣淫女,都是些站街的女性,她們在勞教所里受到非人的折磨,每天幹活,都干十幾個小時。其中有一個叫燕的女人,她掀開衣服讓我看,她的胳膊上被掐青了,整個乳房都變色了,變成青色。我想,她是個賣淫女,嫖客都沒把她掐成這個樣子,為什麼讓我們的女性公務員(警察)給掐成這個樣子?就因為她幹活產量上不去。」

「酷暑被捂著棉被,在烈日下長時間奔跑;酷寒被逼穿單衣,在冰雪上長時間蹲坐;被關禁閉室,大小便,有時長達半年不給衛生紙……嘴裏流血,陰道里流血……血牢。」

(4)陸秀娟,46歲,上訪人

「張春光隊長往我嘴裏捅電棍。電得那滋味就甭說了。剛開始電的時候,就感到渾身突突地一下能刺到心臟,那種感覺是疼痛,疼痛難忍。就是說,地有縫都想鑽進去。特別難受。電擊完了后,先電擊的是脖子、臉、手,電完以後,把我的衣服扒光了,接著電擊,把我電倒了。隊長管琳呢,連打我六個嘴巴子,踢我六腳,捶了頭部好幾拳;張春光拿電棍捅我,看我沒倒下,這時電棍放電放得滋啦滋啦的,用電棍往我的嘴裏插,因為嘴裏是潮濕的,把我電昏過去了,死了半死。李明玉隊長揪著我的頭髮,把我從地上薅起來,張春光還是電我。管琳還是打我……張春光說……打死你,就當你是自己撞牆死的。」

(5)王玉萍,57歲,上訪人


「在馬三家這兒,從隊長到學員,全都管我叫『大流血』,我的名字就叫『大流血』,在教養院,因為我是重病號,重重病人,已經要死的病人。手術的時候,他們沒有給我打麻藥,沒有備皮,沒有消炎,就給我進行了這種強行的大型的手術。我爬下了手術的台,我爬下了手術台,晚上我以為教養院能給我一碗大米粥喝,結果,這一碗大米粥都沒有給我,吃的是一個剩的硬邦邦的、就這麼大的一小塊(窩窩頭和)帶著黑鹽水的白鹹菜湯;在第二次手術的時候,因為我對隊長說,你沒有消毒。就這一句話,惹怒了那隊長,那隊長,他就把棉球全塞進我的脖子里。現在,我這個棉球還長在我的脖子里呢,你請看我的棉球,看一看,我這棉球長在脖子里。」

「我不知道在馬三家教養院,我究竟是什麼事情最難以忍受,是時間的煎熬難以忍受嗎?是在教養院受到電棍電擊暴打、體罰、虐罰,綁在死人床上十天十宿不讓下地拉屎撒尿,上邊灌食、下邊導尿灌腸,使我難以忍受嗎?是把我掛在雙手掛在小號上,不得坐不得卧不得睡,從5月27號到6月8號,整整十二、三天的經歷難以承受嗎?我最難以忍受的是什麼?我現在沒有、沒法說出哪一樣是最不能忍受的,因為在馬三家教養院令我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太多太多。」

「吃東西,她們拿那個牙撐子,咱們叫牙撐子,實際就是子宮擴張器,就是檢查婦科那個,用那個玩意兒,就把我的嘴撬開,撬開呢,頭天,灌我都不灌,拿那個撬嘛,撬完了以後,一開始,一直是苞米面和鹽水,後來呢,就是拿那個擴張器,就是擴開了轉圈,四角的肉全夾掉,全是血。然後就是剁的白菜還是捲心菜什麼亂八七糟的,剁得呢,也不像餃子餡,比那粗多了,像餵豬食似的,咔咔就往我嘴裏灌,灌得噎得我直不行……三個多月都是子宮擴張器,一天灌兩回,後來,不灌,也給你上著那個子宮擴張器。」

「我在這個維權過程當中,受盡了他們的傷害和折磨。她們用電棍電我,在地上抓著頭髮拽;要上廁所,她是要我大眾之下尿尿脫褲子;我從小到大一直都是一個好公民。小時候,我是一個好學生,一直是學習委員。從小學上一年級到畢業,我下鄉在農村,寫過入黨申請書。我不是不愛這個國家,那個時候,我是非要愛這個國家的,我是非常響應共產黨的。到今天,這會兒,我工作辛辛苦苦的,我幹了工作二十八年,我沒有偷過懶,沒多得過一分利益,沒有為國家做出過一點損失,我更沒有損害過別人。這會兒,所有的權利,都被他們剝奪了,所有的傷害和侮辱都受盡了。所以,我覺得特別傷心和難過,我現在非常迷茫,不知道怎麼辦。但是我依然在走國家法律程序,我一直在遵守著國家的秩序。但他們說我有精神病。」

(9)李平,61歲,上訪人,二級殘疾


「管教科盛科長把廁所門鎖上,不許勞教人員上廁所。當時呢,我要去廁所。這管教說,你要是上廁所的話,想上廁所的話,你給我下跪,下跪,說聲謝謝,我就讓你上廁所………王艷萍大隊長連擊三拳,將我打倒在地。然後,她說,要不是看你是殘疾,早就給你關押小號了,拿電棍一電,你就閃花,如果要是再狠一點,對你再擊一拳,狠一點,我告訴你,那麼你就零碎了。」

(10)劉華,51歲,上訪人


「馬三家女子勞教所把我們這些捍衛權利和信仰的上訪人和法輪功學員進行折磨:用電棍擊打我們的乳房和陰部。插進陰道里電擊。往陰道里灌辣椒面。把牙刷插進陰道里旋轉。用陰道擴張器擴張我們的嘴,給我們灌食………請問中國政府,你拿我們當人了嗎?你拿我們當人了嗎?你拿我們當人了嗎?」

馬三家勞教所的罪惡只是中共無數勞教罪惡的一個縮影。在中國大陸,這樣的勞教所達數百所之多!在所有這些勞教所里,幾乎每天都在上演著如此野蠻殘暴的罪行!

據美聯社報導,中國雜誌Lens對馬三家勞教所的虐待報告跟法輪功精神運動成員十年前向國際社會作出的投訴相吻合。

相關視頻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