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4月14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4月15日訊】【禁聞】4月14日完整版

提要
260G硬碟洩中國權貴不法交易
政法委黑幕為何能頻頻被曝光?
遼寧警方抓捕馬三家酷刑受害

遼寧警方抓捕馬三家酷刑受害者

曾在「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被勞教一年的李文娟,因為相信了遼寧省司法廳調查組的號召,前往司法廳登記了個人信息,目前正被警察圍堵在家中。警方連續數小時砸門,聲稱要抓她。

李文娟對《新唐人》表示,她現在非常害怕,因為已經遭受過一次迫害了,如果再被抓進去,當局為了封她的口,可能不會讓她活著出來。

李文娟原是鞍山市國稅局公務員,2006年,因舉報鞍山市國稅局局長而被勞教一年,在「遼寧馬三家勞教所」遭到嚴重的精神和肉體迫害。

最近,大陸媒體曝光了「馬三家勞教所」酷刑虐待被勞教人員的罪惡後,遼寧省官方聲稱成立調查組核實事件真相,而調查組的副組長、勞教局局長張超英,就是原「馬三家勞教所」所長。

有網友說,「原來對馬三家的調查,不是調查對被勞教女性的侵害,而是調查真相是怎麼透露給媒體的啊!」

大陸維權人士王荔蕻也質問說,「遼寧警方啥意思?一方面成立了馬三家勞教所問題聯合調查組,並登記相關受害人信息,讓受害人前往省司法廳進行登記;一方面警察又按圖索驥找到訪民家裏,砸門,立即報復舉證人。這是調查個啥?」

據「馬三家」酷刑受害者朱桂芹透露,目前,所有受害者證人都被警察挨個找到,並強迫寫保證。

聲援「讓安妮上學」活動繼續

大陸維權人士聲援「中國最小良心犯」,呼籲讓10歲女童張安妮上學的絕食接力活動,還在繼續。

目前,安徽蚌埠和合肥公安局,開始阻止網友前往合肥,參加聲援安妮的接力行動。

據《美國之音》報導,4月13號,湖北武漢市幾十名準備到合肥聲援張林父女的網友,在火車站全部被國保帶走。

另外,海外《博訊》網報導,聲援「讓安妮上學」的大陸維權人士李蔚,10號疑被警察帶走,音訊全無,已經失蹤4天。

編輯/周玉林

260G硬碟洩中國權貴不法交易

一場史上最大的洩密風暴,正在令中國權貴和貪官們惶惶不可終日。一塊存儲量超過260G的電腦硬碟,被告密者送到了海外調查機構,其中包括大量中國頂級富豪向海外轉移資產、和不法交易的詳細資料,一旦公布,一些原本潛藏很深的中共貪官,將被按圖索驥曝光於眾。

據大陸財經媒體報導,調查性新聞記者國際聯盟(ICIJ),在對澳洲一項涉及離岸公司及欺詐醜聞的調查過程中,獲得由告密者提供的一個信息量超過260G的電腦硬碟,其中包括200多萬個郵件和50萬份資料,涉及12萬多個離岸公司或信託機構的秘密交易,而這些離岸公司的作用主要有兩個——轉移財產和逃稅。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在國外辦離岸公司形式上是合法的,但是他們有可能實際上幹著一些非法的勾當,也就是把財產轉移出去,偷逃稅收,還有把一些國有資產轉變成境外的私人財產,其中存在著很多非法的事情。」

報導說,硬碟裡的文件,揭露了大量富豪在英屬維爾京群島、庫克群島、新加坡等地,開設離岸公司及銀行戶口的記錄,當中涉及中國客戶的訊息極多、中國權貴設立境外實體的比例也是最高的。

「避稅天堂」英屬維爾京群島,是與中國牽扯最深的離岸地之一,那裏成為了中國貪官洗錢的主要通道。島上大部分資產都屬中國富豪持有,他們開設了大量「空殼」公司,並利用複雜的公司架構,將巨額財富隱匿其中來掩蓋腐敗行為。

胡星斗:「這是很多貪官、腐敗分子洗錢的一個重要方式,也就是通過辦離岸公司這樣一種形式來轉移資產,特別是將國有財產轉變成個人資產,這可以說是一個主要的形式。」

在「避稅天堂」開設離岸公司的,除了急於轉移財產的貪官,還有少部分是因無法承擔國內巨額賦稅,而不得不逃稅的企業家。

胡星斗:「國內的公司稅費太高,稅賦負擔太高,也是重要原因。因為有很多的機構經過調查,認為中國企業的稅費負擔是世界第二、也有的人說是亞太地區第一,這是不同的機構的調查,在國內開公司,稅賦負擔非常重,那麼它通過註冊離岸公司的方式也可以成功的避稅。」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首都經濟研究會副會長胡星斗認為,中國法制不健全、官員財產不透明、個人產權保護不完善等,都是造成中共官員和企業家向海外轉移財產的部分原因。

胡星斗:「國內對高官、對官員的財產沒有建立公開透明的制度,這樣一些官員也對外轉移財產。很多的私人企業家感到在國內沒有安全感,他們偷偷的轉移財產,或者是通過註冊離岸公司的方式,變相的通過某種合法的渠道,但實際上是轉移了他的私人財產。」

在這次洩密事件中,不少客戶資料信息,明確顯示了藏匿在離岸的秘密公司、和家族信託操作離岸資產的痕跡,而這些暴露在陽光下的姓名,不僅有億萬富翁、公司高管、中產階級,還有政界高官、國際軍火商等。隨著涉密信息的不斷披露,牽涉其中的中國客戶主動或被動的不法信息,都會逐漸浮出水面。

據了解,各國媒體將會在4月15號揭露更多相關細節,如果這個硬碟的消息解密,中國權貴的海外資產、公司架構、股權比例等絕密資料,將大白於天下,他們煞費苦心隱藏的財富也將會公諸於眾。

採訪編輯/張天宇 後製/葛雷

政法委黑幕為何能頻頻被曝光?

中共政法委的黑幕不斷被大陸媒體曝光,這個被外界稱為「第二中央」的超權力機構,掌控著龐大的情報、治安、警衛、勞教、司法、檢察等執法系統,並擁有超越軍費的巨額維穩費用,多年來在中國大陸不可一世。為何中央政法委在「十八大」被踢出「常委」後,多位政法委高官遭到清算,這些斑斑「劣跡」,為何能頻頻被曝光﹖備受外界關注。

政法委的前身,是在20世紀50年代設立的中共中央法制委員會。多年來,政法委在中共系統內一直處於核心權力的外圍,甚至在文革時期和1988年兩度被撤銷。然而自1999年以後,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前黨魁江澤民強行把政法委塞進常委,使常委由7變9,導致政法委不斷坐大、逐漸成為可以暗中抗衡最高層的「第二中央」。

政法委除了迫害法輪功外,維權人士、民主人士、律師,以及敢於向暴政說「不」的民眾,也飽受政法委的摧殘。

4月9號,正在「雙規」期間的「溫州市工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委員、總工程師於其一死亡。家屬提供的照片顯示,死者全身有多處紅色淤塊,家屬質疑死者曾遭刑訊毆打。

而《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女子陰道內藏日記揭勞教所驚天黑幕》的消息,震動輿論,相關報導一度遭到封殺。

另外,媒體還曝光了多起公安機關刑訊逼供的惡性案件,比如,原北京公安局大興分局局長陳德寶,在已開始服刑後突然申訴此前遭屈打成招;浙江張高平叔侄涉強姦案,入獄10年獲「平反」等等。

旅美中國問題觀察人士張健認為,現在人們把這些真相提供出來,說明人們不願意再跟隨中共從惡。

旅美中國問題觀察人士張健:「現在是這樣,一個是拜現在的互聯網的高科技,但是最主要的是人心,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這句話現在用在中國是非常恰當的一個地方,我們注意到,中國的勞教系統是非常殘忍的,尤其是對法輪功人士、上訪人士、維權人士、追求民主的人士,可以說無所不用其極。」

張健表示,勞教所的殘酷暴行,以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反人類罪」,引起了天怒人怨。

張健:「另一方面,大家看到了,中共已經沒有幾年了,有些人也是為了自己自身的利益,為大家的利益去著想,去把這些去公布於世。第一讓大家知道中共有多麼邪惡,第二也是給自己買了一張保險的船票,當中共這個載體沉沒的時候,憑著這張傳票也可以自救。」

曾被關押在「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女訪民指稱,在勞教期間,不時有勞教人員遭到電擊、坐老虎凳、縛死人床等刑罰,而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酷刑更加殘酷。

張健:「我相信隨著共產黨的滅亡,這種事情會越來越多的曝光,它真正的內幕可能有一天完全展現在所有人面前的時候,到那時人們才相信你所擁護的到底是甚麼樣的一個政權,你當時為甚麼不做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去幫助國內的那些兄弟姐妹們。」

胡、溫執政期間,一再強調創新社會管理,但往往政令不出中南海,政法委「穩定壓倒一切」的思路發展到令人震驚的地步,重慶「打黑除惡」背後的無法無天;「陳光誠事件」;湖南民運人士李旺陽蹊蹺死亡;風起雲湧的群體事件使社會各基層要求廢除勞教,打倒政法委的呼聲越來越高。

中國社科院近代史研究員馬勇:「我覺得和今年要廢除勞教制度有關吧,大概就有個預熱的味道,國內媒體就是這樣的,國內媒體,不讓你報,你根本不可能收到,讓報,肯定是有用處的。」

不過張健認為,一部分媒體揭露這個現象,不等於新聞已經自由,可能是中共高層個別派別的人馬,也受到政法系統虐待,才造成高層的重視,對廣大生活在底層的老百姓,中共不會鬆動。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周天

遼寧警方抓捕馬三家酷刑受害者

胡錦濤解密五檔案與民眾抗暴

前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在所謂「全退」之前,曾兩次簽署命令,解封5項列作保密、防擴散的檔案。解封檔案內容主要涉及:1949年後,中國發生的各類非正常死亡人員狀況﹔和中共黨、政、軍與當局的機密情報資料被外洩狀況;以及中共黨、政、軍部門和公職人員,受到所謂「暗殺」的事件等。下面一起去了解。

香港《動向》雜誌在3月號報導中,刊發了一篇《胡錦濤全退前解密五檔案》文章。

報導說,胡錦濤今年2月底及3月1號,兩次簽署主席令,解封保密檔案,其中包括:

1、解封關於1949年10月1號至1992年底,各地自然災害造成人員傷亡、經濟財產損失情況,統計檔案;2、解封關於1949年10月1號至1982年底,各地被公安司法部門在拘留審查、服刑勞改期間,非正常死亡人員狀況檔案;

3、解封關於1949年10月1號至1980 年底,被中共黨政機關、企業單位拘禁、隔離審查期間,非正常死亡人員狀況檔案;4、解封關於1949年10月號至1982年底,中共黨政軍和國家絕密、機密、保密情報資料被盜、被外洩狀況的檔案;

5、解封關於1949年10月1號至1982年底中共黨政軍國家機關部門(營地)及黨政軍、國家機關部門公職人員,受到武裝暴力攻擊、襲擊和暗殺等事件檔案。

據解封的部分資料顯示,在33年期間,發生武裝暴力攻擊、襲擊中共黨政軍、國家機關部門(營地)的事件,有3447宗。

而針對毛澤東暗殺攻擊的有35宗、劉少奇12宗、周恩來17宗、朱德9宗、林彪8宗、鄧小平11宗、宋慶齡4宗、華國鋒3宗、胡耀邦2宗、萬里2宗、楊尚昆3宗等。

不過,這些已下令解密的檔案不會向社會開放,仍設有等級規定,及解密內情程度的範圍規定。

時事評論員汪北稷:「披露是一件好事情,我認為,披露的訊息應該是接近真實的,我希望這樣的訊息越來越多,越多越好。讓中共的領導人意識到他們是被人民唾棄的,讓中國大陸的人民知道:反抗暴政有各種手段,不需要恐懼、不需要害怕,人民推翻暴政是天賦的權利、天賦的人權!」

時事評論員汪北稷強調,他並不是主張、鼓勵暴力,而是,在中共強大反人類暴力的前提下,中國大陸民眾以各種形式的反抗,都值得鼓勵。

汪北稷:「包括楊佳、包括用藝術的方式反抗中共的艾未未!用文字的方式反抗的… 所有這些法輪功學員的非暴力、不合作的反抗!也是值得我們鼓勵的。」

為甚麼中國大陸上,群體反抗事件越來越多?

在美的「中國反政治迫害同盟」主席劉因全認為,大陸公安局的黑社會化、法院的官僚化,公、檢、法官員腐敗,上訪民眾被抓、被判勞教,造成民間冤案百出。

美國「中國反政治迫害同盟」主席劉因全:「就是因為共產黨的官僚化——黨、群關係惡化,幹部和群眾的矛盾激化,社會嚴重不公,特別是司法腐敗,公檢法的腐敗,公檢法判案不公造成的。造成大量的冤民、造成了大量的冤案,這些冤案沒有辦法通過正常的途徑去解決,那他只好鋌而走險了。」

汪北稷表示,退出中共組織,是值得鼓勵的反抗中共暴政方式。

汪北稷:「隨著法輪大法學員退黨中心的義工們,在全世界的孜孜不倦的工作,面對中國大陸的傳真、電話、網絡,更多的人看到了真相,更多人鼓起了勇氣,每一個人退黨都會增加他身邊人的勇氣,也看到別人退黨,自己也會獲得勇氣。所以講真相,退出這個邪黨。最終,中國必將成為一個民主的中國,而遠離共產中國﹗」

汪北稷說,中共面臨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在人民的唾棄跟反抗當中,徹底的解體,並永遠消失在人類的舞臺上。

採訪/易如 編輯/周平 後製/陳建銘

再揭馬三家記錄片 全球網路公映

在「遼寧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反人類酷刑」,被大陸媒體掀開冰山一角,引發轟動的同時,美國的《紐約時報》簽約攝影師杜斌近期也宣佈,將推出長約100分鐘的口述記錄片,再一次將「馬三家」的酷刑等真相,曝光於世人面前。杜斌呼籲更多的民眾來關注和支持這部記錄片,幫助中國人說出真相。

上週,大陸《Lens視覺》雜誌推出一篇「走出『馬三家』」的調查報告後震驚中國民眾,並迅速成為各大網站最熱門的話題。不過,所有的轉載和報導卻在中宣部的禁令下很快消失。

在大陸媒體遭遇中共當局噤聲、中國民眾難以更加深入了解「馬三家」真相的情況下,《紐約時報》簽約攝影師杜斌宣佈,將在5月1號全球網路公映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更加全面的曝光發生在「馬三家」這一「人間地獄」的驚天罪惡。

《紐約時報》簽約攝影師杜斌:「這部記錄片主要是由從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裡面出來的被勞教的女人去講述,她們在勞教所裡面看見了甚麼?經歷了甚麼?以及都聽到了甚麼?做這樣的片子主要是為了向公眾介紹一下公眾應該知道的事情,就是發生在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裡面把女人不當作女人的事情,那就是奴役、凌辱還有酷刑。

這部記錄片片長99分鐘,記錄了12位曾經在「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被勞教人員的口述。其中,有申冤的上訪人員、和維護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女警酷刑折磨的詳細描述,包括關小號、抻刑、十字吊、懸空掛、老虎凳、死人床、電擊乳房和生殖器官等。

杜斌表示,發生在這些女人身上的殘酷一幕,僅僅是全國數百家勞教所被勞教人員遭遇暴虐的一角。

杜斌:「最近這幾天,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事情被大陸媒體披露了以後,應該說只是披露了1/3都沒有,結果才幾天的時間,現在在大陸的網絡上一些信息已經被刪除。刪除的原因是甚麼呢?是因為發生在勞教所裡面,不僅僅是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男子勞教所還有其他的勞教所裡面,根據我收集到的信息還有我採訪到的其他勞教所的事情,實際上一樣有很多的事情在發生。」

杜斌說,實際上,在勞教所中被迫害的除了上訪人員外,絕大多數是法輪功學員。

杜斌:「根據我收集到的信息,包括海外媒體的報導,法輪功學員受到的懲罰和酷刑是最慘烈的。這些事情如果被中國大陸的民眾看見了,我想普普通通的大陸人他們是不能接受在勞教所裡面發生的這些事情。可能會導致一個後果,這個政權它有沒有存在的意義、必要!

事實上,從2000年至今年4月初——《明慧網》已經發出了總共8109篇的報導、評論和期刊,揭露法輪功學員在「馬三家勞教所」受迫害的經歷。

杜斌:「我們採取這種網路公映的方式,就是要通過《小鬼頭上的女人》這部片子,來更多的帶動外界的人關注中國的獨立記錄片製作者他們的生存現狀,希望他們在這關鍵的時候幫助中國這些類似我這樣的獨立製片人,就是幫助中國人,所有的中國人來說出真相。

記錄片在全球網路公映後,還將在世界各地組辦落地的放映和研討活動。目前正在洽談的地區和國家有:台灣、北京、香港、歐洲和美國等。

採訪/常春 編輯/李明飛 後製/李智遠

【禁言博客】中國官員的中國式幽默

中國官員的中國式幽默

網上有篇署名一地秋白的文章,講述了幾件中共官場發生的幽默事:

1、黃浦江裡打撈出一萬多頭死豬,上海的環保官員說:沒有應影響到水的質量和味道。這個幽默就是大作家馬爾克斯也寫不出來。首先說明瞭江水的自淨能力有多麼強大。接著就是上海人的味覺是多麼的遲鈍。這樣的幽默是黑色的,沒有人笑得出來。此事沒過多久,四川的河流裡也漂流出1000多隻死鴨子,當地的官員說,四川人很好,沒有往河流裡丟棄死豬的習慣。丟幾隻死鴨子,更是影響不了水的質量。這個幽默很合乎幽默的規律。因為鴨子的體積和重量與死豬比起來顯然小得多、輕得多。上海的死豬都不影響黃浦江水,死鴨子也就更不會影響四川的河水了。這樣的幽默很西化,很符合無罪推斷的西方法律模式。

2、一個人領著幾個人,以國務院研究室司長的名義,在湖南雲南混吃混喝了一大陣子,並且召開研討會,有地方大員陪同,儼然就是欽差大臣再世。這樣的幽默假若發生在清朝,還有情可原,那個時候通訊不發達,要證實欽差的真與假要很長時間。現在一個電話打到北京,不就可以證明真假了。但是誰來打這個電話,誰想起來打這個電話,就是一個大問題。這樣的幽默還可以用幽默的方式來解決,就是甩開肚子喝酒,喝得讓他們自己屁滾尿流,早點離開。

3、一個官員能夠不能夠領導好一個龐大的二奶集團,是考驗一個官員綜合能力的關鍵,也是考驗一個官員有沒有幽默能力的試金石。廣東徐聞縣的一個副縣長,就是缺乏這樣的綜合能力和幽默能力,被二奶們打了一頓。二奶打在你的臉上,丟人的卻是整個徐聞縣政府。因此建議在任命幹部的時候,一定要看看這個幹部領導二奶的水平如何,否則,在以後的工作和生活裡,會攤上大事的。

當今的世襲制比封建社會還腐朽

中共一直宣稱自己是一個除了工人階級和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沒有自己特殊的利益的先進政黨。事實果真如此嗎?我們僅僅從中共的世襲特權,來看看這個政黨有多無私、多先進?“凱迪網”有篇文章,對中共的世襲特權評論說:世襲已經成為中共政權的一大特色,並成了不成文的制度。

人們看到的是,中央領導的子女當中央幹部,省級領導幹部的子女當省級幹部,縣級領導幹部的子女當縣級幹部,就連村幹部基本也是家族世代相傳。人們對這種現象深惡痛絕,往往把它和封建王朝的世襲制度相提並論,其實這不準確。與古代相比,當今的世襲制更腐朽。

首先,封建時代享受世襲特權的只有皇帝、皇親貴戚以及立有大功被封王封侯的人。而今天連科級幹部基本都是世襲。其次,封建時代世襲只承襲爵位,並不承襲官職,換句話說就是只享受待遇,一般並不當官。而今天顯然沒有這種限制,幹部子女不但當官,而且要當有權有勢的官。

再次,封建時代世襲爵位是逐代遞降的,就是隨著承襲代數的增加,承襲的爵位會越來越低,最後逐漸成為平民。當然皇帝是例外。而今天顯然並不存在這樣的制約。最後,封建時代世襲制度規定,只有一個兒子可以承襲父輩的爵位。而現在不管領導幹部有多少子女親屬,都可以任意提拔任用。

你想像不到貪官膽子有多大

著名學者吳祚來發帖說:一位新加坡朋友告訴我,你知道麼,大陸貪官跑到新加坡買房子,一箱子現金,這還不算甚麼,現金綁的紙條上面居然寫著捐款,拿著捐款還沒有拆封,就運到新加坡去買房了,膽子多大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