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照:為什麼利益階層會固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5月27日訊】黨報稱中國的利益階層固化,底層社會的國民很難擠進利益階層,紅一代、富一代生出來的肯定是官二代、富二代,窮一代則很難生出官二代和富二代,只能成為窮二代,這就是中國的現實。

先不談為什麼會出現利益階層固化的現象,我們看以下人物對改革的看法:

阿里巴巴的掌門人馬雲對中國的青年說:不要談政治改革,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聯想的掌門人柳傳志則說:如果我改變不了大環境就改變小環境,如果改變不了小環境就適應環境,就去等待;

李鵬的女兒李小琳則對孤寡兒童說:要忍耐,要知足;

社會上的大部分底層人士認為:人家混得好叫本事,是應該的。

••••••

上述的觀點可以代表中國各色人等對改革和利益階層固化的看法,這種看法就是促使利益進一步固化的因素,而且這種看法用貝克漢姆的紋身來概括: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自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改革開放以來,毛時代的那種現代極權體制就被官僚權貴主義代替,國家的絕大部分資源和財富都被官僚階層佔有,特別是紅二代紅三代佔有,他們在經濟和政治上都享有特權,並且利用這些特權肆意搜刮國民,搶佔幾乎所有的暴力壟斷行業,社會上的成功人士多是這一部分人。

他們衣著光鮮,出入高級會所,乘著豪車擁著佳麗,他們撞死人就會從嘴裏吐出「我爸是李剛」,是他們帶來了一句現在看來是絕對的真理「學得好不如老爸好,學得好不如嫁得好」,社會因這群人走向道德和能力的認同危機,所有人都成為拜金者。

然而,特權利益階層有急於鞏固這種既得利益,有兩個原因促使他們這麼做:第一,繼續取得這種利益;第二,擔心底層國民的反抗。所以,我們經常在網上看到各種「火箭提拔」,這邊還在上著班,那邊已經成了副縣長;這邊剛拿到碩士學位證,那邊已經副處級了。消息剛出來時,政府趕緊闢謠,然而最後經過人肉搜索,他們不是縣長的兒子就是市長的女兒。

中國的皇權社會中有一種選官制度,叫做科舉。科舉制已經被徹底的否定了,但是科舉制度在中國皇權社會裏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科舉制度從全國讀書人中選拔人才, 很多寒門子弟得以進入權力核心。有人或許會說,很多官員的子弟是不是可以通過走後門進入權力核心,回答絕大部分是不行。中國皇權社會都規定,只有通過科舉,獲得進士方能進入權力核心,否則,即使你是宰相的兒子,也難以到達權力核心。

科舉制度在清朝得到破壞,是被滿族統治破壞的,在太平天國起義之前,清朝的高級官員都被滿族控制,他們形成一個牢固的利益集團,漢族人即使是通過科舉考試,也難以進入權力的核心。龔自珍的兒子在同清廷的談判中為洋人當翻譯,清廷的談判大臣痛駡他為「賣國賊」,龔自珍的兒子反駁到:你們擋住我們的晉升之路,你們才是國賊!

今天的中國,普通國民根本無法獲得發展的機會,做生意不用想,所有的暴力壟斷行業,你都進不去,非暴力壟斷行業,一是不掙錢,二是各種稅費讓你那可憐的利潤捉襟見肘;走仕途也不行,所有的官員選拔都決定於上級,而上級大多任命的是他們的子女或者親屬;好工作也不可能,除了暴力壟斷行業和官員,這些好工作都被其他有關係的人搶佔。底層國民的子女繼續生活在底層。這是一個永遠難以翻身的社會。

特權利益階層為了讓底層國民安心,用各種手段來麻痹國民,用各種無厘頭的節目娛樂國民,用「全國人民生活在陽光中」的《新聞聯播》讓底層國民覺得自己生活在最好的國度,用各種專家的狡辯讓我們認命:人家就該吃肉,我們就應該一輩子當乞丐。

於是乎,我們發現我們周邊的人都樂呵呵地活著,上層人士是奢華地笑,底層人士是苟且地笑,社會呈現出「太平盛世」。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