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大V落網 查周永康?薄案後啥動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3年9月2日訊】【熱點互動】(1031)大V落網 查周永康?薄案後啥動向?周永康被查可能掀起比薄案更大的衝擊。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週日的熱線直播節目。

薄熙來案一審剛剛落幕就傳來了網絡紅人薛蠻子因「嫖娼」被抓的消息,讓人意外的是這樣的新聞竟然在8月29日占用了中共央視30分鐘《新聞聯播》達3分鐘之久,隨後大陸媒體齊齊對薛蠻子口誅筆伐。

而繼最近中石油4名高管先後被抓,8月30日香港的《南華早報》爆料說,習近平已下令徹查周永康,要打這隻反腐運動的最大老虎。這一齣接一齣上演的戲碼到底反映了薄案後中共高層怎樣的新動向?我們先來看一段背景的新聞。

8月25日,大陸各大媒體鋪天蓋地報導了微博名人、知名天使投資人及慈善家薛蠻子(本名薛必群),涉嫌「嫖娼」被警方拘留的消息,引發輿論一片嘩然。

據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25日發佈消息宣稱,朝陽警方23日在一居民小區,將60歲的薛蠻子和一位22歲的賣淫女子張某抓獲。儘管警方強調抓捕薛蠻子是「根據群眾舉報」,但輿論多認為,這有可能是中共當局針對薛蠻子的一場設局。

此前,擁有400多萬粉絲的網絡作家慕容雪村的微博,在今年5月被銷號;網絡紅人秦火火被以「非法經營」而拘留;擁有110萬粉絲的知名網絡爆料人周祿寶,8月9日被警方以「涉嫌敲詐勒索罪」批捕;實名舉報中共工商總局副局長馬正其的《新快報》記者劉虎,23日被當局以涉嫌製造傳播謠言為由刑拘。

近期,由中宣傳部聯合公安部、政法委,在大陸各地發起了一場打擊「網絡謠言」的運動,並且愈演愈烈,打擊對象也由最初的網絡紅人、微博大V、知名爆料人,發展到微博博主、網路作家,甚至普通民眾。據大陸各地媒體報導的數據表明,目前各省已經有數百人因言獲罪,而且被捕人數還在持續上升著。據了解,這些人大部分是因為在網絡上發表了批評當局言論而被警方以「造謠」、「傳謠」的罪名抓捕。此外,警方還刪除了數十萬條所謂「虛假」信息、封停了數千網站和網絡帳號,一時間風聲鶴唳。

另外,中共當局8月27日宣布,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副總經理王永春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在接受中紀委的調查。隨後的第二天又有3名中國石油高管因違紀被調查,他們分別是,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副總經理李華林、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兼長慶油田分公司總經理冉新權、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總地質師兼勘探開發研究院院長王道富。

外界一直認為曾慶紅、周永康是「石油幫」代表人物。周永康曾在石油部門任職38年。維基解密曾曝光周永康和曾慶紅家族控制著整個中國石油的利益。薄熙來案一審剛剛結束,外媒也將聚光燈打到了周永康身上。

香港《南華早報》報導,據消息人士披露,在最近結束的北戴河會議上,中共最高領導層決定以他在四川和中石油任職期間的問題為重點,展開腐敗調查。報導說,周永康被查對中共政壇所造成的衝擊,可能比薄熙來案更大。消息人士還說,中共黨內對周永康家族斂財數目之龐大感到憤怒,出席北戴河會議的新舊中共領導人,決定對他進行調查,習近平親自下令官員「徹查到底」。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的話題是「大V落網,查周永康?薄案後啥動向」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加入我們的現場討論,跟現場的嘉賓和觀眾朋友們分享您對這個話題的觀點和看法;中國大陸的朋友您可以撥打我們的免費電話:950-403-33999,然後再撥:899-116-0297,還可以通過Skype:RDHD2008跟我們語音和文字互動。

我們現場的兩位嘉賓還是大家熟悉的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和陳志飛教授,二位好。8月29日中共的央視半小時《新聞聯播》用了3分鐘來講薛蠻子的事情,一夜之間全國人民都知道有薛蠻子這麼一號人物,何方神聖,把他的地位抬得這麼高,當天的新聞報李克強只用了2分鐘,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為什麼會這樣?

杰森:事實上他也不能說不是名人,他在微博,叫「微博大V」,你知道微博你都有跟隨者或者你的粉絲。

主持人:微博相當於國外的twitter(推特)。

杰森:像twitter一樣,你發一個消息你的粉絲都能看到。他有多少粉絲呢?1,200多萬。這是什麼概念呢?他一個人幾乎就是一個巨大的媒體,他發一個消息,1,200多萬人應該都看到了。

主持人:相當一個省的人。

杰森:所以說你絕對不能認為他不是個名人。他這次被抓,大家覺得是蹊蹺的,因為畢竟……

主持人:這麼一個名人,卻在一個小小的什麼社區裡頭嫖娼。

陳志飛:他是名人,他的經歷和頭上戴的光環非常奇特,他是紅二代,長的中國面孔卻是美國人。

主持人:入了美國籍。

陳志飛:天使投資者,有天使投資者的美稱,因為他之前在中國社會……

杰森:天使投資者,國內人不太了解,它其實就是風險投資性質的那一種,比如說一些很好的主意,最開始風險很大,在還沒有前景的時候,它給你出資,然後扶植你起來。比如谷歌這些公司最開始都拿到天使投資。

陳志飛:第一桶金給大家開闢一條路,等於是上帝的旨意讓你投資成功,叫天使投資。這回好像被一個嫖娼事件搞得沸沸揚揚,中央電視台要花這麼多的筆墨來渲染,這的確是很反常,在這個時候、國內局勢比較詭異的情況下,可能會引起很多猜測。而且我聽說孔慶東這個左派大將,在官媒把這個消息暴露之前的7、8個小時,他在自己的微博上已經透露了薛蠻子要出事,這個事情更是讓大家搞得沸沸揚揚。

主持人:更加讓人覺得懷疑。

杰森:這個事不用怎麼懷疑,一定是中共用他來輔助現在所謂的網絡造謠打假運動,這是一定的,無庸置疑。當然薛蠻子本人是不是嫖娼,這個大家也不關注,因為這是他個人的問題,畢竟上海市的法院都集體嫖娼,這個大家也都知道,所以這種事情在國內好像已經不能算是新聞了。

陳志飛:而且上海法院是4個人嫖娼,若按照中央電視台的規範,起碼要有一半的時間來討論這個。

杰森:其實問題在於它是中國的政治風向標,至少是網絡上的政治風向標,到底中共要把網上言論控制進行到什麼程度?升級到什麼程度?這是一個讓大家更專注去討論的問題。

主持人:對,這件事情很多時候人們會覺得就像您分析的,可能還是「政治事件、非政治化解決」這麼一種手段,就像2004年對香港的議員何偉途,也說是嫖娼然後被抓,而且是168天勞教,就這樣一個過程。

杰森:「嫖娼」是它常用的方法,幾乎一些民運人士回國都會被安上這個帽子,包括李莊當時在重慶被抓的時候也說嫖娼,還信誓旦旦地公布李莊光著身子上警車的照片,後來發現是換了個頭。

陳志飛:不光李莊,還有毛澤東的前秘書李銳,它就針對中共利用嫖娼來搞臭民運、異見人士而說了話:都七、八十歲的人你說他嫖娼,不但把他打倒了,還要把他搞臭了。它這個做法是非常拙劣,所以現在大家也見怪不怪了。

杰森:那麼問題在哪兒?大家都在表面上討論這個問題,其實我最主要想看的是,到底目前中國網絡上這一股所謂打擊謠言傳播,而且直接針對「微博大V」,直接打擊這些人,使這些人不敢發聲的目的是什麼?誰是背後的指使者?這是我一直在考慮的。

陳志飛:我覺得這樣的討論也還有意義,更有意義的就在於它反映的是整個環境的變化,一葉而知秋,為什麼網絡的暗流在這個時候會以這樣洶湧澎湃的方式湧現在大家面前?之前不久,我們也談論過它要搞一個網絡實名制舉報,實際上跟它現在的做法是完全大相逕庭的,它為什麼突然來個急轉彎,要搞這種網絡的封鎖?肯定是不想讓你自由發聲了。它這種情況是反映了政治形勢的變化,而政治形勢跟薄熙來、周永康現在的問題又帶有什麼樣的糾結?

主持人:其實像薛蠻子,我看他的微博是2011年才開通的,才用了2年的時間就發展成上千萬粉絲這樣的程度,那肯定是有它的環境才可以這麼迅速地發展起來。還有一個就是剛才您提到的實名制,網絡實名舉報這個事情,之前說是一個什麼反腐利器,也是加以肯定的,但是這一次在薛蠻子被抓之前,8月初開始就已經把一些實名舉報人抓起來了,可能也是一種運動吧,新的網絡清洗運動。這到底是出於什麼樣的原因開始的?

杰森:有人網上傳說這一次的行動是剛剛上任的公安部副部長傅振華主導的,他原來是北京市的公安局長。

主持人:他現在還是兼任。

杰森:還是兼任。也有人傳說是現在的政法委書記孟建柱讓他去做這件事的,而且剛才新聞中也談到了,這一次好像是宣傳口和政法委……

主持人:聯合的。

杰森:聯合做這個事,就使得這個事變得撲朔迷離了。我們知道宣傳口是劉雲山在管,當然,整個政法委的地位已經降下來了,兩個都降下來了。在這個過程中,因為最近針對周永康的事拼命在網上放很多消息,那到底這個主意是來自於江派勢力,還是原來這一派,比如習近平或者溫家寶這一派,或者胡錦濤這一派,因為確實現在網上也流傳了很多有關溫家寶的一些……

陳志飛:杰森說這個,我也頓時開竅了,好像這個事情看起來撲朔迷離,但實際上是兩派叫囂叫得很厲害,你死我活的,但在有一點上可能是達成了共識:我們雖然爭得你死我活,咱們不讓大家知道。在這樣的情況底下,外面你說什麼我都不幹,咱們站到一塊去了,在這方面它們達到空前的一致,我們家醜不要傳出去。所以習近平和江澤民兩派可能都不願意在這個時候把中共的老底兒、裡頭鬧成一鍋粥的情況讓老百姓拿去做談資。

主持人:他們想封鎖的不僅是以前的,可能也還有未來的,未來可能會有更激烈的鬥爭、更激烈的內幕要被曝光的,有這種可能是不是?

杰森:這是肯定的,而且現在網絡運作已經成為中國的一個職業,它抓的「秦火火」和「立二拆四」這兩個所謂的網絡紅人,本身來說他是網絡運作,他的公司就是網絡運作的一個公司。

主持人:他們是不是真的在造謠一些事情?

杰森:沒有,它只是抓他們作一個樣板,因為現在網上有很多政治動向也是有一種造勢的因素。所以為什麼全中國有那麼多人對薄熙來有好感?因為薄熙來在很長一段時間裡,網絡上的輿論是完全被他控制的,他打黑,全部網絡一路唱好。

陳志飛:你說的是重慶,不是全國範圍,是重慶範圍。

杰森:全國範圍在歌頌他打黑,當時他在重慶打黑是全國……

主持人:對,當時中央政治局不是幾個人都去了?

杰森:是全國都在歌頌他,而且任何一個重慶打黑的消息在全國都是當作主要新聞在做的。事實上網絡運作已經變成了中共內部權力鬥爭的一個手段。

陳志飛:我覺得這個觀念很重要,因為啥呢?一個人的精力有限,我一天只能看100條,如果50條是薛蠻子這種比較自由派的思想,那我另外50條的影響力就有限了。那麼它就要保證你看了98條、99條都帶有他影響力的,為什麼呢?最近,我在西南地區,尤其重慶地區的朋友給我打電話,說在國外你們聽到沒有,說溫家寶總理在機場被攔。那就是說他要潛逃,溫家寶成了一個叛國者。

主持人:在薄案庭審期間。

陳志飛:從重慶傳出這個消息絕對不是空穴來風,肯定是薄熙來在當地的勢力故意製造這樣的言論。這樣的言論它當然想讓你聽到,90%的聲音都是這種聲音,那別的自由的聲音就被抑制住了。所以從技術層面上來說,它有這種動機來做這種事情。

杰森:實際上它做這種事情是有直接目的的。我們知道,中共的權力運作是非常微妙的,高層的意志不能直接按正常的文件或者新聞傳達給底層,底層得要靠各種各樣的小道消息、內部消息,跟官方的人打聽到然後因此去行動,這樣的話才能保證跟中央一致,或者跟未來的權力一致。所以說有的時候一些小道消息、底層的消息會影響底層人的運作,你像周永康,比如說現在針對周永康有些行動,底層的人如果對這個勢頭一味去運作,沒有看清楚對周永康的報導,事實上就是對高層的一個干擾,一個舉措的干擾。

陳志飛:就是說你猜測什麼、你傳播什麼謠言就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比如說你現在造出「溫家寶潛逃」這麼一個輿論,底下就知道溫家寶要完蛋了,他就會做出一個對溫家寶不利而對薄熙來有利的舉動,這種舉動會被中央抓住,喔,民意原來如此,民意原來是在保薄熙來,在臭溫家寶,那麼中央就會做出有利於薄熙來的判斷。所以它這個構想非常巧妙,中國社會的動態是可以抓得很準。

主持人:所以中國的統治者對於輿論、對思想的控制,為什麼一直延續,他就是深知這個道理,所以他想做什麼事就要有一個場去配合他。

杰森:這個網路大V,它的定義是有100萬以上的追隨者,凡是有100萬以上的追隨者,基本上他個人就是媒體,他一個消息的影響力就非常大。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於這種人它就恐嚇,把薛蠻子抓起來就是對他們的一個恐嚇,這種恐嚇就是告訴你,我現在在你頭上懸了一把劍,看你以後怎麼說話。

陳志飛:基本上它現在出現一件事情,比如說它預見到了黨內有血雨腥風的事情要發生,起碼在它最淺層意識上它想讓你聽它的新聞作為你判斷的主導,所以這種大行其道的、旁門左道的宣傳方式,個人媒體大V你得給我讓路,你得給我的傳播思想讓路。它基本上處於一個清場的狀態,它已經預見到將來有什麼大事要發生。

杰森:但是問題在於這正反映出中央本身內部的激烈鬥爭,對於任何外部的環境都不能容忍,它內部分崩離析的恐懼感造成了它現在必須把外圍原來可以容忍的民間聲音都給壓下去。你看,薛蠻子的言論大部分是社會公益事業的東西。

主持人:被稱為慈善家的人。

杰森:他並不直接針對中共內部權力鬥爭的問題,但就是這樣,它也不敢讓這樣的人存在。

陳志飛:他是紅二代嘛,所以它認定那是「噪音」,即便對我無害,或者是小罵大幫忙,它也怕干擾。

主持人:好的,我們今天的話題是「大V落網,查周永康?薄案後啥動向?」歡迎觀眾朋友們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加入我們的現場討論。現在有一位吉林的喬先生在線上,我們聽一下聽他的觀點。喬先生您好,請講。

吉林喬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不管是薄熙來案也好,周永康也好,再怎麼審它也就是圍繞那三宗罪,更大的罪它不敢揭露出來,貪污、受賄、濫用職權,哪一個官員沒有這三宗罪?從居委會的居委主任到村長到最高組織的官員,哪個官員拿出來沒有這三宗罪?濫用職權是它們的家常便飯,為什麼更大的罪不敢拿出來?活摘修煉人的器官,這個罪怎麼不敢揭露出來?揭露出來,這個邪黨馬上就解體!

主持人:好的,謝謝喬先生,我們知道您的觀點了。喬先生是講了一個更本質的問題,但是這個路可能還是得一步一步走。薄熙來現在被拿下馬了,現在很多輿論、海外的媒體也都很關注下一個可能對準的是周永康。

杰森:上個星期五,很有點影響力的英文《南華早報》報出來,而且很多西方媒體都在跟這個事情,其實這個事情已經越來越不像空穴來風了,因為大家大概都看到了,去年年底對於四川的官員和商人的抓捕和最近對於石油業的抓捕,幾乎都直指周永康。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於周永康下一步該怎麼做就成了中國政壇最大的問題。

陳志飛:周永康這種命運,其實我們已在前幾次節目中做了預測,早於《南華早報》,當時聽起來好多觀眾好像還覺得有點牽強,捕風捉影,但《南華早報》作為中共半體制內的報紙,雖然它是英文報紙,但駐在香港,最近有很多中資、中共色彩的資金注入,它的觀點可想而知是代表什麼樣的立場。所以它出的這篇文章引起很大的關注,遠遠高於它平時的聲望,證明這個消息影響很大,而且可能是非常準確的,其實也驗證了我們之前的預測。

我本人來看的話,審薄實際上跟審周永康是綁在一起的。那為什麼這時候又曝出了要把周永康打倒,周永康才是真正的大老虎,薄熙來不是那麼樣的關鍵,我覺得就是因為這次的這個審薄可能……

主持人:您覺得是因為審薄激化了兩派的矛盾,然後把這件事情又扯到周永康了,還是說之前就有這樣的事發生?

陳志飛:這個事我跟杰森之間的看法可能有點不一樣,我覺得這個是現實的、真實的在表演,它有再好的本子也不能保證這一步能夠完整不缺地排演下去,因為現在兩方的較勁不像在電影中,我說這句你一定要說那一句。

主持人:不是完全背台詞。

陳志飛:習近平預測你可能會用那一句,但江派它就不那麼說,那你也沒辦法。在薄熙來這個事情上,習近平可能跟它有某種默契,但最後因為江派真的撕破臉或怎麼樣,確實造成了一些麻煩,他現在覺得打薄熙來可能打不下去。

薄案的審判到最後,如果按照這個去猜測,起碼我個人來看,如果按照這個走下去的話,對薄熙來肯定要輕判。其實對習近平來說,我覺得對薄熙來的輕判肯定是江派預測好的,從公檢法到機關內部,各方面的舉證等等那些東西,肯定是它做了手腳的。對習近平來說,可能剛開始沒有注意,但是後來他發現這個危險非常大,這可能預示江派的反撲。

我剛才也提到,因為它已經把矛頭指向溫家寶了,而且我在海外網站看,江派明確放出話來了:審不下習近平,人頭落地。誰的人頭落地呀?大家都知道是溫家寶和胡錦濤聯合起來,包括他們訂立計畫的那些人做出了一個舉動,把王立軍逮起來,把薄熙來下獄了。

現在江派反過來說,你用文革的方法整人,證據不足,人家根本沒有這麼大的罪。這樣反過來的話,它會用這個來整溫家寶和胡錦濤,甚至習近平。所以才有人傳謠嘛,剛才我說西南地區有人傳,國外博訊網、一些網站也登這個消息,等於是說溫家寶畏罪潛逃了。大家這麼一驗證的話,這個反撲的力量,你別看表面上……

杰森:我對這個事情是這麼看的,畢竟四川派的抓捕是去年年底的事情,那麼「針對周永康」絕對不可能是最近作出來的決定,肯定是去年年底就有了。而且我們知道在抓捕薄熙來的時候,周永康一直堅挺到最後,挺薄熙來挺到最後,後來很快地,周永康的權力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中被下降得很厲害,到去年12月份,已經對他周邊的人開始抓捕,針對他的跡象已經非常明顯了。

但是薄熙來案對周永康有沒有影響?一定是有的。在審薄熙來的過程中,立刻開始抓石油界的人,我感覺他們可能發現以前對周永康立的那些案子不夠,必須把他抓的更多一些。因為按薄熙來這樣反駁,在法庭上這種對抗的方式,你不能沒有更確鑿的證據。事實上對薄熙來,當時這一派就有點輕敵了,覺得你連認罪書也做了,我給你妥協到這麼小一個罪,你還不認!沒想到人家當場辯駁得好像控方都立不住腳了,所以他就開始要圍繞周永康建立更雄厚的證據、更多的證據。

主持人:因為審薄案,薄熙來這種瘋狂的反撲使得習近平這一派可能需要積攢更多、更猛的彈藥去攻擊。

杰森:他就開始去觸及以前不想觸及的一些領域,比如整個石油行業就開始觸及了。我們知道,把石油行業這4個高管抓了以後,中石油大概有160萬人,召開了一個1.6萬人的電話會議,在會議上核心的一句話就是:我們堅決和以習近平為首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主持人:這麼說這4個高管被抓是絕對有震懾力的。

杰森:他們已經開始說了,說我們絕絕對對要跟你保持一致,不管是周永康還是曾慶紅,我們都跟他沒關係了。一旦黨內任何人說我要跟中央保持一致,那就證明黨內的鬥爭已經非常嚴重了。

陳志飛:而且這跟我們之前的節目有個什麼樣的必然連繫?其實是有連繫性的,為什麼呢?因為在審薄這個案上,他們其實是劇本一演到底的,也就是說對薄熙來輕判,這可能是原來預設好的,兩派都答應的。

主持人:希望這樣。

陳志飛:希望這樣,但是從胡錦濤開始他們屢次都中江派的計,對江派的反撲、對江派的惡毒,他始終都認識不足,他沒有想到你輕判了薄熙來,那麼它那邊就準備要吃掉你,就像老虎一樣,你給它一個機會,你自己的生命就要受到威脅。你看溫家寶最後被描繪成畏罪潛逃這樣一個境地了。

所以對現在的習近平,有人說這也是一個好事,就讓習近平保持清醒的頭腦,習近平原來可能還想做做和事佬,為什麼呢?因為在保共方面可能兩派現在還是達成一個默契,它們都不想動共產黨的根基,只是在具體的形式方面,可能習近平要給它們抹抹漿糊讓它們過去。但最後習近平可能也給惹惱了,說你們這個也太不像話了,最後就扔出石油部門高管這一系列。這個鬥爭他也預見到了,習近平可能也預見到了,可能將來會帶來跟江派更大的衝突,所以他現在先清場,媒體你們先給我禁聲,都不要再說話了。

主持人:在那之前,我們剛才新聞片也看到了,也傳出消息說實際上要動周永康是在北戴河會議上就已經做出決定,可是我們看到……

杰森:這就是《南華早報》放出的唯一真正的信息,整個南華報導就這一句話,它事實上是聽到了,說是高層給它透露整個在北戴河會議做出決定。

陳志飛:我跟你講是怎麼回事,它是這樣的。之前它們達成協議,就是周永康我不動你,因為自「四人幫」以來「刑不上常」,有刑不上常委這個慣例,之前的陳希同還有上海陳良宇那些都是政治局委員,不是常委。它們之間的協議是「刑不上常」,周永康沒事,周邊的人我做一些證據調查壓著你,讓你不要動,把周邊的人給你清理了,但是不清你最根本的親隨,如果動那些人的話你的罪行一定要暴露出來,那麼就是去年那些調查證據,然後到此為止。

薄熙來以三宗罪把你處理了事,可能判個10年、15年,就等於把危機化解過去。沒想到江派非常惡毒,它要整個徹底翻案,薄熙來徹底翻案,薄熙來要無罪,可能要更輕的刑罰。

主持人:三宗罪他都不認。

陳志飛:連三宗罪也不認。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對周永康之前的君子協定也要推翻。就是說原來動的人都是和你隔的比較遠的人,動不了你的人,現在動你的誰?動你的最親信,他這幾個石油部的常委都是跟他十幾年,在盤錦地區一起工作的,這些人被揪出來,周永康的罪行就蓋不住了。

主持人:更加是利益相關的。

陳志飛:所以它這是一個隨機的動態過程。

主持人:好,我們現在有一個重慶的觀眾在線上,重慶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請講。

重慶張先生:您好。我覺得薛蠻子這件事情完全是政府蓄意抓捕的,我個人認為。大家都知道中國任何的大型企業都是受國家控制的,比如說騰訊這些,還有中國移動。比如說你拿一個手機,然後你到過某個地方,說白了,你是沒有隱私的,在任何地方你都會被監視。比如說在北京某條路、某條街還是紅燈區,它專門針對你這幾個微博大V,它不准你有反動信息的,專門監視你,然後某一天它就派警察去抓你,完全就是它監控的,只要你有一個手機或是產生什麼情況。

主持人:好的,謝謝張先生的電話,我們明白你的意思了。張先生說要想造假,要想隨便的抹黑一個人實際上是很容易的,因為中國到處都是攝像頭,到處都是監視器。

杰森:這還是我們剛才談的那個意思,這個事情它只是殺雞給猴看,控制言論,使得整個網絡言論不要干擾它現在做的事情,事實上它現在內部派系鬥爭白熱化到它自己都有點害怕控制不住局勢那種狀態。

陳志飛:其實在海外媒體上我也看到類似的趨勢,因為之前我們還看一些海外表面比較中立的網站,獲取大量信息,他們那時候基本上也是兩邊的文章都貼。

主持人:有些人也藉機放風。

陳志飛:你現在再看的話,基本上都可以看出它是有主子豢養的,包括那些表面上非常中立的,薄粉一片,根本沒有任何我們談到的這些信息,包括我們之前談到的海伍德說1,400萬英鎊的事情,全部都是駁斥的。按常理推斷,這都是最簡明的問題,最基本的問題,但他們都不涉及。

杰森:周永康目前的狀況事實上就是關注的焦點,但是在習近平宣布這個事情之前,確確實實給江派有很大的運作空間,這個事情就讓我覺得他有點把握不住,因為中共這些人確確實實都想保中共,習近平也想保中共,但很多事情他考慮問題考慮的有點特別多,顧慮很多,優柔寡斷。我一再說胡錦濤、溫家寶這十幾年,其實他是把他自己釘在歷史恥辱柱上,在優柔寡斷的過程中,就使得自己這方面的勢力越來越降低,然後讓另外一方面運作空間越來越大。

我們知道現在的結果是,把薄熙來審完了,審的結果是大家覺得這是個政治審判,至少很多人被迷惑了,認為這是個政治審判,是在迫害薄熙來,認為薄熙來是能人,被迫害掉了。所以這就是非常明顯的例子,在周永康這個事情上絕對不能再走重複的道路。

主持人:可是我們已經很清楚的看到,《南華早報》在報這個消息的時候後面還加了一句「經過江澤民同意」,就是說要拿下周永康要江澤民同意。

陳志飛:此地無銀三百兩。

主持人:這是它(《南華早報》)的一個觀點。

杰森:它是引用別人的還是它自己說的?

主持人:好像標題上就有這樣一個說法。

陳志飛:我看了文章,它有它(可靠)的消息來源。

主持人:那這是不是就像你說的給它一個空間的做法?而且包括上個星期四的時候,在「兩彈元勛」劉西堯追悼會上,周永康也露一下面,不是露面,他送花圈,但是在新聞的標題上卻是用習近平、周永康送花圈,這也很引起很多人的關注。

陳志飛:光這個標題就變來變去,我看了不同的版本,有說習近平、江澤民送花圈的;有說習近平、周永康送花圈的;還有類似的就說中央領導人送花圈;有的是有一個段落,講誰送了花圈;還有一個最後一句話說的更可笑,說習近平、周永康送花圈,別的誰都不提。

杰森: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們剛才談到的,高層意志和底層執行中間的差別。你知道湖北省(省委書記)李鴻忠,他是鐵桿江派的,當薄熙來被抓起來,周永康已經顯得岌岌可危的時候,周永康到地巡查,因為他畢竟要藉由各地巡查才能在媒體上冒出聲音,他巡查的重要一站就是湖北,因為這個李鴻忠本身是他的鐵桿。

主持人:所以需要到那兒去吸收一點能量。

杰森:是這樣,因為到那個地方,地方的媒體才會用他的名字。

主持人:給他的聲音發出來。

杰森:這就是非常非常淺白的中共高層運作的方式,他保證自己的聲音不斷出現的時候,就是在維持自己的權力。

陳志飛:對不起插一下話,其實最早的消息來源我做了一個研究,是湖北衛視,別的媒體都沒有,都是在引用湖北衛視的消息。

主持人:就劉西堯追悼會這件事情,是吧?

杰森:對,這完全是湖北地方意志被網絡傳播到全國了,這個實際上是中共長期運作的方式,就跟江澤民一樣,他沒有權力了,但是他老想拉一個大旗展示自己的能力,為什麼呢?他在媒體這兒露個臉,那兒露個臉,這就是為什麼當習近平剛上台的時候要訂一條:前任的,你不要老露臉了。因為露臉的過程其實就是展現他的意志,展現他的權力。

主持人:在釋放一種信息。

杰森:當然周永康他不是展現他的權力,他只是給底層的人說我還有權力,你知道我的底細,你最好把嘴閉嚴了,你不要給我亂說。

陳志飛:而且他最根本是想說我現在還沒關在局子裡,我現在還自由,我還能上報紙。其實他也可能在秦城監獄,誰也不知道。這是玩政治遊戲啦。

主持人:我們今天的話題是「大V落網,查周永康?薄案後啥動向?」歡迎您撥打我們的電話參與我們的討論,我們先來接聽一下匈牙利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請講。

匈牙利王先生:大家好。我覺得打壓和查這個網絡大V,和查周永康是一個矛盾的事情,中共既然用這麼齷齪的手段來打壓薛蠻子先生,又怎麼可能去查周永康呢?這是我的觀點,我想還是不會動周永康的。

另外我就想說一下,在那片神奇的土地,那麼險惡的環境下,如果想跟這個體制鬥爭的話,我想是不是應該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千萬不要讓這幫邪惡的統治者找到你的麻煩,這也是一個自我保護的方法。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王先生電話。王先生覺得這兩件事是矛盾的,二位怎麼看?

杰森:其實我們不知道這一次到底是誰在做這個事,但是我自己感覺中共抓周永康並不是基於一個正義的概念,它只是:第一是權力鬥爭的問題,第二是習近平想給自己立威的問題。而且它還是另外一種方式的權力,所以當然是以反腐為準則的。中共它沒有哪一方是正義的、完全站在什麼是對的,以正義為標準去做事的,它都是權力鬥爭。在權力鬥爭過程中,為了權力鬥爭去打周永康,保證他打周永康的過程中整個聲音、環境都按他的意思走,所以他打網絡大V。

當然它也有打得很離譜的,比如說前兩天爆出來廣東有一個人說「狼牙山五壯士」與歷史事實不符,就把那個人抓起來刑拘了。這是什麼事啊?這是網絡,牽扯什麼造謠呢?但是另一方面你看,安徽有一個地方出了車禍,死了11個人,傷了5個人,結果有一個網民發說死了16個人,把那個人抓起來了,抓起來之後沒幾個小時又放了。

你可以看到底層在運作這個事的時候也是扶搖不定,有的人就走得特別左,有的人相對來說還有點理性。這個過程是什麼?中央有這樣一個行動,底層在執行過程中執行得千差萬別,因為大家不知道這個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也是中國整個權力體系信息傳達過程中的一個巨大問題。

陳志飛:我談一下王先生這個問題。王先生提的問題就是把周永康和網絡大V綁在一起,但他們對中共來說是完全不同的個體。從體制來算,中共只認體制,只認組織內、組織外。從這上面來看,周永康是組織內的人,上海市的那4個法官也是體制內的人,李雙江也是體制內的人。因為李雙江是體制內的人,那麼李天一也是體制內的人,因為李天一如果犯罪的話會牽扯到李雙江,李雙江代表紅歌,會牽扯到紅歌,會牽扯到黨,所以只要是體制內的話,它都要從輕判落,所以李天一不會在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受到那麼大、那麼高的待遇。

但是體制外,只要你稍微跟人有個風吹草動,言論有可能對體制造成衝擊,甚至只是懷疑「狼牙山五壯士」這種行為,更別說薛蠻子有時候對體制內不滿的行為,那麼它就要大開殺戒。所以從這來看,王先生,我覺得最根本是這個體制,咱們也都在中國生活過,組織內、組織外的問題,這個矛盾它看的是不一樣的,這是一個最根本的問題。

主持人:那就是說,針對周永康它是一個權鬥,但是針對薛蠻子它讓你收聲,你根本還不夠跟我玩。

杰森:為了權鬥,它創造一個它自己可控制的環境。

主持人:但是在這之前我們也講到周永康在這個追悼會上還送花圈,還露點臉,而且海外也有消息說他可能是「軟著陸」。

陳志飛:他只是「被送花圈」,而且他讀這個消息可能是在秦城監獄讀的,也可能根本讀不到這個消息。周永康這個名字現在是一個代名詞,它有一個特殊的含義,不代表周永康本人,可能是代表江派的復興跟希望。

主持人:習近平是真的到了非動周永康不可的程度嗎?周永康他畢竟已經是常委的級別了,動了他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陳志飛:我覺得這兩派還在博奕,我先說一下「刑不上常」的慣例,從習近平的做事風格來看,我想他不想動這個。我之前也談過,因為兩派實際上也都不想在王薄事件、周永康政變這個事情上大作文章,因為會動了它的根基。你判薄熙來判得越長,人家的記憶就越深,對共產黨的傷害就越大。

所以在輕判方面習近平其實也有他自己的意願,想做這件事情,但是現在最關鍵的是他覺得壓不住了,江派要徹底翻盤,而且矛頭是直接對準溫家寶、對準胡錦濤,甚至對準習近平他自己。這樣的情況下,他不見得本意是要把周永康怎麼怎麼樣,但他得拿出一些新的動向。

現在我們的電視節目可能國內那邊的人也在看,所以我不想講說太白,因為有人跟新唐人說他可能不願意這麼做,因為如果他真正做了,他不用動周永康,但他會做出舉動來嚇唬嚇唬他,而那邊本來是不想對他妥協的,可能是要徹底翻盤的,看到習近平有這個意向要動周永康,那麼他可能對薄熙來就要放棄一些了。它這是一個互動的、相當於槓桿一樣的關係。

杰森:這個事情很簡單,習近平要行使自己權力的時候,他受了巨大的阻力,你也知道他想廢除勞教制度沒做成。

主持人:現在是偷偷摸摸地把一些勞教所給解散了。

杰森:對,他並沒能按照他的意志去做,李克強想行使經濟方面的事情,阻力重重,他的輿論被搞得一塌糊塗,他說的話都被竄改。為什麼有些人敢於這麼做,為什麼地方各種勢力敢於這樣跟他對抗呢?是因為中共這幾年的傳統造成的,它現任領導是半傀儡,你只有一半的權力,而以前的領導有另外一半的權力,一旦到一定階層的人他可以任意所為,這是指常委。

再有一個就是他必須立一個威,打掉一個人把他的威立起來;殺人立威這是歷代執政者要做的事情。這是第一件事。第二個,薄熙來跟周永康是要謀反的,是謀誰的反?謀習近平的反,如果習近平連這種事都說「好,那好」那麼習近平怎麼樣保證他的權力不被未來的野心家篡奪?中共未來這種權力承接怎麼能順利進行?所以說為了中共本身長遠的考慮也得把周永康打下去。

陳志飛:剛剛杰森說的這段話確實是讓人深思,比如說湖北剛剛出的這個事情,明顯是嫁接的,周永康是被送花圈的。我們都知道去年年底之前,已經對周永康開始調查了,李鴻忠他難道不知道嗎?湖北省委書記難道比我的消息還不如?他肯定知道,甚至他們肯定有明確規定以後媒體上不許宣傳周永康。現在我們看到確實如此,從去年年底到現在,除了零星的消息外,之前地方的,可以數出來就兩條。

主持人:一個是他到蘇州的母校。

陳志飛:到蘇州母校看望,它有人情的味道,江蘇媒體報導還被撤了。這次是湖北的事。這要是在毛澤東時代、強人一手遮天的情況下,你馬上給我下獄,你這是違反黨的組織路線,對吧?李鴻忠敢於這樣做,就是因為他發現中共這個山頭啊,大王管不了下面,而且他覺得跟江派走,跟周永康還有好菓子吃,他才敢做這樣的事情。

這種情況對習近平來說就非常危險,所以他就說:你看,你再不讓我動薄熙來……給他判個3年、5年。然後那邊就把矛頭指向溫家寶,要翻案、要人頭落地;那我這邊就動、就打老虎。兩個之間是這種互動的關係。「他為何不這樣動?他最近要不要動?」你要問我這個問題,那我得問習近平,習近平說那我還得看江派怎麼動,所以這個問題是無解的問題,習近平也不知道。

主持人:是循環的。但是如果要真動的話,因為薄熙來從去年3月份被雙停之後,到現在已拖了一年半,而周永康現在只是傳出消息說要調查他,如果真要調查的話,會很快嗎?比如說在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前會有結果?

杰森:我覺得這是個互動關係,跟下棋一樣的過程。事實上我覺得習近平是想保中共,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他想把中共這個體制保下來,那麼在這個過程中他當然是以這個最根本的原則在做的。所以說他得看社會的反應是什麼?江派的對策是什麼?然後有人說了,十八屆三中全會可能10月份、11月份召開,是否在那之後會動,或者有什麼什麼樣的一個決定。

但是在我來看的話,所有這些事情其實都是習近平決定的,就看這個事情對中共的影響,然後他最後做出決定。所以時間是很難定的,不是說中共已經訂好一個時間表了,什麼時候我們可以判斷,因為很多都跟未來發生的事情有關。

主持人:這個劇本還是動態的?

陳志飛:是這樣。實際上習近平現在手中絕對已握了足夠把周永康打死一百次的證據,絕對有。對中共來說也是「天王級」的貪腐數字,黨內都瞠目,而且謀反證據是非常充分的。我再多說一點,最近《大紀元》一些海外媒體披露出來,王立軍和周永康的關係是淵源很深的,他們兩人的一個交會點、人生軌跡的交集就是在一個小地方──遼寧的盤錦。

盤錦有所謂中共的遼河石油勘探局,在遼寧生活的人知道,盤錦就因油田而出名,那是周永康發跡的地方,他在那裡工作15年,在石油部門,最後到1980年升任盤錦地區市長、市委副書記。他跟王立軍的交集,兩個成為莫逆之交的起點是在2002年。

當時王立軍是遼寧鐵嶺公安局長,但是由於要打擊盤錦的黑勢力,被臨時抽調到盤錦去打黑。然後他抓捕了大量的當地黑社會犯罪分子,這些黑社會犯罪分子很多都是跟周永康有淵源關係,所以這些人得去求周永康來保他們。這樣就造成有一天王立軍面對周永康,到他的辦公室,兩個人談了以後,王立軍就決定要投靠周永康,他發現他背後有很多背景。

這次打黑,王立軍收繳了4百多輛豪華車,網絡分析說有確鑿的證據,他把260輛豪華汽車送給了周永康,因為周永康貪腐是有名的。

從這之後王立軍就被周永康收編了,這怎麼解釋呢?非常難解釋的一個問題。薄熙來去重慶,為什麼帶了王立軍這個錦州市公安局長?錦州市要上直轄市重慶的話還得掛兩級,一個要上瀋陽,一個上大連,上了這兩級才能搆到重慶直轄市這個邊。而且他跟薄熙來根本沒關係,薄熙來怎會帶著他上任呢?這說明兩點,第一點薄熙來跟周永康的關係不尋常,因為王立軍是周永康介紹去的;另外一點也說明了剛剛我說的王立軍跟周永康的關係。只有這兩點都同時成立,才會造成王立軍以區區錦州公安局長身分直接上調重慶當官,做為薄熙來的左膀右臂。所以他們的關係是非常緊密的,謀反的證據、各方面的條件是非常具備,這一點是不被外人所知的。

杰森:王立軍現在是在他手裡頭被抓的,所以王立軍掌握薄熙來和周永康謀反的一切證據,所以這個底牌中共是已經發完了。大家都說,喔,它是抓四川那邊的事,是抓石油系統的事,那些只是將來給他經濟上定罪的一個手段,但真正實實在在的是王立軍抓到的一些最根本的證據。

主持人:而且這些消息可能已經給美領館了,所以奧巴馬可能已經見到了這些。我們再來接聽一下加拿大李先生的電話,李先生您好,請講。

加拿大李先生:你好。我想再說一下薛蠻子的事,根據中共媒體的報導,薛蠻子是有時候給小姐錢,有時候不給錢。你想想,如果他有時候給錢、有時候不給錢,小姐還願意跟薛蠻子交往的話,那恰恰說明薛蠻子跟小姐之間是情人關係,根本不是嫖娼和被嫖的關係。這是我的觀點。

主持人:謝謝李先生。對薛蠻子的事……

杰森:網上對於這個事情的表面分析是很多的,幾乎每個人都已經落到了這是中共的一個政治行為,不是真正的一個打黃行為,不是嫖妓、打黃的行為。

陳志飛:所以大家都認為薛蠻子「被嫖娼」了,大家都公認,沒有疑義的。

主持人:剛才講到周永康,原來我們一直說去年2月份的王立軍逃館是「薄王事件」,那麼現在應該是「周薄王事件」喔,應該是三個人,少一個人都不完整的。

陳志飛:中共經常是這樣的,傳說中的「四人幫」,實際上是「五人幫」,而且最大的頭姓毛,現在大家都這麼說。事實上沒有毛的話,那幾個都是文人,手無縛雞之力他怎麼敢謀反?他怎麼敢篡權呢?

主持人:但事實上今天一開始就談到了,審薄的時候還是把他定成三宗罪,哪怕這三宗罪他都不承認,還是侷限在反腐的框架裡邊。這次說要動周永康,還是在反腐運動當中抓老虎,最大的老虎,還是集中到他貪汙這個層面上,這樣走下去,能把他打死嗎?

杰森:這就是我對打周永康一點興趣都沒有的主要原因,最終由於腐敗的問題,你把周永康抓起來根本說不清楚的,不能服眾。這次薄熙來不承認他的2千多萬,即使薄熙來承認那2千多萬,也沒人會因為那2千萬就說他多壞,幾乎所有人都說2千萬算什麼,2千萬太少了。

主持人:太少了。

陳志飛:結果審薄熙來還審出一個「交易落馬論」。

杰森:中共它總不能把薄熙來真正拿幾百億的那個數字報出來,總不能真正把周永康的幾百億報出來,報出來中共就完了,它可能又拿出幾千萬來,又搞出個清官來。事實上審周永康這個事,如果按現在這個路走下去,一點意義都沒有,只是中共在玩一些表面的秀,而且還沒有審薄熙來那時候好看,因為那裡頭還有一些情色段子。

陳志飛:我覺得這個最大的問題在於什麼?就是江派抓住了習近平的命門。

主持人:我們去年的時候談薄王案就講到了,實際上它們的罪惡已經綁架了中共,就是因為它綁架了中共,所以習近平……

陳志飛:習近平要改變他根本的思維,他說的話就像剛才杰森說的他想保中共,他想保中共這一點江派也知道,江派就抓住這點,你要保中共,那我就使勁給你幹,你最後也不能把我怎麼樣。因為它知道它自己真正的罪行是兩宗罪:政變謀反,跟薄熙來起來要搞習近平;另外一個,人體器官販賣。這個上回我也講了很多,不想再重複了。這兩宗罪足以讓他下來、足以讓他們成為全世界人民唾罵的對象。

但是習近平就是搖擺不定,這一點他太像胡錦濤了,他是紅二代,我真看不出來,我看他好像比胡錦濤還婆婆媽媽,這點他是猶豫不前的。但他如果不在這個謀反上祭出他的殺手鐧來,從中共黨內用重刑的方式來懲罰這兩個人,他是幹不動這兩個人的,因為中共腐敗已經成為路人皆知的事實,你用什麼樣的腐敗形式能把他們置於死地呢?你根本達不到,對不對?

杰森:最主要是立一個威,為了你將來權力能順利執行下去,你必須立你的威。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一看都要說,原來你打的這些人都不怎麼樣,你都是這種政治手段,在那兒搞權力鬥爭。其實你並不能真正立威。

主持人:立不住這個威。

杰森:立不住這個威。他本來想,把薄熙來打掉他能立威,其實打掉以後造成更大的信息混亂、輿論混亂、思想混亂,所以習近平如果說要立住腳,他一定要實實在在、真真正正的把問題的本質提出來,讓人真正的知道周、薄、王是多麼的可怕!

主持人:所以我們現在都是在希望習近平、李克強他們能有這個勇氣去面對歷史也面對未來。

杰森:他也可以自己擺位置。

主持人:最主要的是給自己擺位置,更給中國人帶來一個福氣,但是這一步可能走起來還是有點難,我們可能還得給加點油吧。好的,非常感謝兩位精彩的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我們今天的節目,今天的節目到這裡結束,下次時間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