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洪願:右派倡狂進攻與大躍進的「謊言中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3日訊】 44.資產階級右派的倡狂進攻

1957年4月27日,中共決定在全黨進行一次以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為主題,以反對官僚主義、宗派主義和主觀主義為內容的整風運動,發動群眾向黨提出批評建議。運動開始後,廣大群眾、黨外人士和廣大黨員懷著對中共的滿腔熱情,積極回應中共的號召,對中共及其政府的工作以及中共黨員幹部的作風提出了許多有益的批評、建議。

不料1957年5月15日,毛澤東在他撰寫的《事情正在起變化》一文中,卻出爾反爾,要求認清階級鬥爭形勢,注意右派的進攻。6月8日,中共中央發出了《關於組織力量準備反擊右派份子進攻的指示》,同日,《人民日報》也發表了《這是為什麼?》的社論。這篇社論給所謂「資產階級右派」定了性,文中稱 「在‘幫助共產黨整風’的名義之下,少數的右派份子正在向共產黨和工人階級的領導權挑戰,甚至公認叫囂要共產黨‘下臺’,他們企圖乘此時機把共產黨和工人階級打翻,把社會主義的偉大事業打翻,拉著歷史向後倒退,回到資產階級專政,實際是退到革命以前的半殖民地地位,把中國人民重新放在帝國主義及其走狗的反動統治之下。」此後,中共開始了一場大規模的所謂反擊右派的鬥爭,在這場運動中,全國55萬懷著對中共的滿腔熱情,積極回應中共的號召,對中共及其政府的工作以及中共黨員幹部提意見的黨內外人士被打成了所謂「資產階級右派份子」。

其實,直到反右派鬥爭開始時,也根本沒有什麼「向黨和新生的社會主義制度放肆地發動進攻,妄圖取代共產黨的領導」的右派言行需要「打退」,在反右運動中當作典型材料(包括時至今日各種官方著作羅列以證明反右「完全必要」)的右派言論(其中添油加醋、誇大歪曲以激起群眾義憤的成分自不必說)不是在5月15日以前「放」出來的,而是在之後「放」出來的。北京大學第一張鳴放大字報於5月19日貼出,是毛澤東寫《事情正在起變化》以後四天的事。 章伯鈞的「政治設計院」,是5月21日提出的。龍雲的「反蘇謬論」,是5月22日提出的;林希翎在北京大學演說,抨擊「封建社會主義」,是5月23日;葛佩琦的所謂「殺共產黨人」,是5月30日說的;吳祖光的黨「趁早別領導藝術工作」,是5月31日;儲安平的「黨天下」,是6月1日。從之前各個階層鳴放意見的具體內容來看,根本就無法得出資產階級右派倡狂進攻的結論。因此,毛澤東在5月15日的《事情正在起變化》一文中斷定「右派」「倡狂進攻」完全是別有用心的憑空捏造!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絕大多數右派份子都得到了平反。此時的中共雖然仍堅持「在當時的形勢下,對極少數資產階級右派份子的進攻進行反擊是正確的,必要的,並未從根本上徹底否定反右運動,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場運動犯了嚴重擴大化的錯誤,近55萬右派,當年根本就不曾反對過共產黨,反對過社會主義制度,而是一大批忠貞的中共黨員、有才能的知識份子、長期與中共合作的民主人士、政治上不成熟的青年——他們被下放進行勞動改造,身心受到嚴重傷害,不能發揮應有的作用,給國家造成嚴重損失。

45.水稻畝產130434.14斤

大躍進運動中最荒唐、最離奇的事是放高產「衛星」,即高產紀錄。高產「衛星」主要集中在農業,放得最多、最離奇。

1957年毛澤東提出:將來,中國要變成世界上第一高產的國家,有的縣現在已經是畝產千斤了,半個世紀搞到畝產兩千斤行不行呀?

1958年的八大二次會議制定農業發展規劃,糧食指標1962年要達到6000億斤~7000億斤。三十多年後的1992年,我國的糧食總產量才達到8840億斤,顯而易見,那時的指標是過高了。高指標的刺激,促成了高產「衛星」的出現。高指標和高產「衛星」相輔相成,刮起了愈演愈烈的「浮誇風」。

1958年6月,首先由河南開始宣佈小麥畝產「衛星」2105斤,繼之放出的「衛星」一個比一個更高: 3215斤, 3530斤, 4353斤,4535斤,4689斤,5130斤。

7月,國家統計局提出統計數位必須為政治服務的方針,為虛報產量開了綠燈,「浮誇風」更加猛烈。

當年的「躍進縣」典型河北徐水縣,其「衛星田」的成績是:白薯一株120斤。他們將要創造出的奇跡有畝產100萬斤的甘薯。

在眾人推波助瀾下,各種高產「衛星」競放,其數位愈發令人不可思議。

隨著小麥高產,早稻高產又傳捷報:畝產過萬斤。

特別是湖北麻城有塊稻田,竟放出了早稻畝產36956斤的「衛星」,成為轟動一時的新聞。據稱這塊田的稻穀都厚到了把雞蛋放在稻禾上面滾動,它始終不會掉到田裏去,小孩也能站立在稻穗上面的程度。《人民日報》為此專門發表社論慶賀,稱之為「天下第一田」:「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解放了的人民可以創造出史無前例的奇跡。

而事實上,直到2001年9月初,我國超級雜交稻才創造了畝產2393斤的世界高產紀錄。

不過,更令人吃驚的事還在後面——湖北麻城早稻畝產36956斤這個紀錄很快被廣西環江縣打破了。這顆「衛星」是這樣上天的:

該縣縣委書記認定要「爭全區第一、全國第一、天下第一」,要放畝產10萬斤的「衛星」。為了這個目標,他們把原來搞試驗的一塊一畝一分三厘田地裏的禾苗全部拔出來,再犁耙、深耕,將成千上萬擔各種肥料堆放在田中,將泥肥耙融耙爛。然後動員了當地社員、機關幹部、中小學教師等近千人,在兩天內不分晝夜地將附近一百多畝稻田中長勢最好、已成熟的禾苗,連根帶泥挑到試驗田中並蔸,密植到小孩在禾苗上爬來爬去也掉不下來的程度。

在並篼過程中,為了防止禾苗倒伏,他們用木樁支撐後再用竹蔑片攔腰將田塊分割成五六尺見方的格子,四周也用木樁頂實,這樣禾苗便直立在一塊塊的格子裏了。這塊田地由幹部日夜看守,專人護理。因禾苗密不通風,他們將噴霧器改成鼓風機、裝上竹管由十多個人輪流鼓風,日夜不停。

折騰了十幾、二十幾天後,開始收割。收割時,縣委書記邀請各級黨政領導和各地的參觀者共6000多人舉行了隆重的開鐮儀式,並參觀整個現場收割。400多男女社員參加了收割。

收割時,把田頭收割下的穀子用一擔擔籮筐裝滿,每人一擔挑起,排成長長的隊伍,像遊行一樣在縣城主要街道轉一圈後,把穀子運到縣委大院過秤、堆放。收割的隊伍在街上遊行時,附近四個生產隊的糧倉裏,一群群社員遵照縣委的指令,挑起準備好的一擔擔穀子,當隊伍路過時,就成群結隊地尾隨跟上,這樣挑穀遊行的隊伍一下子便增加了兩倍多。即使這樣,估計還不能達到預計數量,於是,在亂哄哄的過秤現場,策劃者又指揮運糧的人群過完一次稱後,不倒上穀堆,又重新回到未過秤的隊伍中再重新稱過一次,如此循環反復,過秤的數字越來越大。

經過十幾個小時的折騰,直到當天深夜才過秤完畢。統計出數字:畝產130434.14斤,一個全區、全國、全世界歷史上空前的水稻畝產最高紀錄便創造出來了。

事後,細心的人曾做過統計:當天收割的稻田裏,實收穀子26000多斤,從四個生產隊的糧倉裏挑出了67000多斤穀子,另外剩餘的47217.4斤純粹是在反復過秤中創造出來的。 (未完待續)

(新唐人版權 轉載請注明出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