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明:中共是真正的萬惡之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4日訊】 近幾年不斷的聽到來自中國大陸地區的同胞們說,共黨在實行人性化的管理,發布的政策也是人性化政策,對待人民也人性化了,處理問題也人性化了,由於聽到了太多的人性化的說法,不得不令人懷疑這究竟是讚揚的話,還是在諷刺挖苦或者就是乾脆在罵大街。

人的社會就是人性的社會,在人性的社會裡大談人性化,那就只能說明人性泯滅了,一旦發現在某件事情上還殘留著一絲人性的時候,便感到驚詫不已,一種似曾相識但又久違了的模糊情感被觸及了,似乎自己感到被高看了,地位提高了,感覺不一樣了,知道這是人性的體現,心裡感覺很舒服,於是就像大讚四個現代化一樣去大讚人性化了。是個人就有人性,區別在於人性充實或缺失的不同。我們總不能去誇讚一位品行端正的人是人性化的人,但我們可以去痛斥人性缺失的人是畜生。

如此看來人只能分為兩種,一類是人,另一類是獸性化了的人。中國大陸地區的人民長期受著獸性化了的共黨匪類們的統治,長期處在奴隸和螻蟻的地位上,人民開始覺悟了,共黨的統治就搖搖欲墜了,這就迫使著共黨在表面上不得不假裝收斂一點匪性,假裝做出一點仁義道德的舉動,為的是苟延這個政權,但在骨子裡其獸性匪類的本質是依然不變。

獸性匪類是無人性的,如果他們也能多少表現出一點人性化的話,那是好事情,表明他們是翻然悔悟、改邪歸正,雖然不能成為好人,但也不失其為人。共黨卻完全不同,在歷史上共黨是惡行累累,在現行上就更甚。假如共黨表現出了一絲的人性化,那就是必然的又是一個騙局。

前幾年聽到了一些大學生們其中也包括博士、碩士們,在大談要去追求人生自我價值,殊不知生而為人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你的全部價值,人只要在一生中去體現做人的價值。莊子曾經說:人生有三大樂事,生而為人,一樂也;生而為男,二樂也;人生九十,三樂也。

兩千多年前的莊子就懂得了生而為人就是全部的價值所在,比任何動物不同的是,動物只屬於他們的活動,對於天地之間的這個社會是只能起破壞作用。生而為男的樂取,就在於男人能夠肩負其更多的社會道義、良知和公正的職責,推動人類的歷史前進和文明的進步。

這裡所體現的那就是付出、責任和義務,至於能否活到九十歲,那確實是不太容易的事,但是因為自己立身正,人品無愧,一生的所想、所說、所為可以使他人受益,且對社會有所貢獻,感到自己力所能及的完成了一生的使命,這就是第三樂。倒也無所謂三世四世同堂,一生為心無愧便是大樂。

八月的二十八日,西方的各主要電視台都播出了發生在中國大陸的一個六歲小男孩被陌生人挖去了雙眼的行為,令世界震驚,干出了這種事情的人已經不是人了,如果說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天生就是獸性而無人性的話,確實又令人很難相信。

一個人無人性到了這個地步上只能說是後天的影響,有什麼樣的政府就有什麼樣的人民,雖說這種話讓人聽上去感到不舒服。可是古今中外推翻壞政府的卻是人民,但是人民之中也有一些人是好的不學專學壞的,這就是後天的壞影響所造成的結果。

共黨當政六十多年,使上億國民們無辜的慘死,共黨不但不承擔責任,反而還一貫正確;活活餓死了幾千萬民眾,但卻宣布沒有餓死一個人;明明調動軍隊對國民們開槍屠殺,卻說沒有一個人被打死;明明在扒房圈地、搶劫民財,造成了幾千萬的冤民,卻非要說中國人民幸福了。

在這種後天的環境下,當然會使一些人泯滅掉人性、天良,變得獸性十足。固然這個人犯了十惡不赦的罪行,但是誤人子弟的共黨們才是真正的萬惡之本。作為人在道義和良知問題上有一條無法逾越的底線,例如敘利亞政府對人民的反抗使用了化學武器,造成了幾千婦女兒童被毒死。

聯合國立即派出了調查組證實了化學武器確實是被使用過。許多國家的政府正在計劃,如何更嚴厲的制裁敘利亞政權,對人民犯下這種罪行。唯有中國大陸上的共黨政權反對制裁,提出要以外交方式解決問題。犯下了殺害人民的罪行不可以懲罰,而要以外交方式去慢慢的勸說,共黨對中國人民又何如此的溫文爾雅過呢?

這對於稍微有些獨立思考的能力的中國人來說,不能說這不是個警惕。前利比亞的卡扎菲政權用武裝直升飛機向抗議的人群發射導彈,共黨是支持的,這次敘利亞政權用化學武器殺害婦女兒童,共黨又是支持的,那麼共黨又是如何對待中國人的呢?

前不久,歐盟執行委員會公布的對外援助的年度報告,在報告中說,每年對外援助的金額都是平均佔到了歐盟國家預算的百分之九,二零一二年歐盟和歐盟國家總共支出了五百五十二億歐元的援助經費,而這筆經費是用在了非洲的一些個乾旱國家的水利工程和缺糧國的糧食援助上。

僅二零一二年就改善了四十九個國家的五千九百萬人的生活條件,並且還間接的幫助了九千三百萬人在醫療衛生、疫苗接種和農業生產訓練等等方面,還幫助了七百萬名發育不良的兒童,花了一點五億歐元支持緬甸的民主改革和用在了健康、教育和難民們的身上。

報告中宣布二零一三年歐盟執行委員會對外援助的金額是一百三十八億歐元,加上歐盟各國支出的對外援助的總額將超過二零一二年。歐盟共有二十多個國家,總人口四億多,去年全年歐盟是仍然深陷於債務的危機之中,但卻拿出了五百五十二億歐元去無償的幫助近兩億生活在貧困中的各國人民。

比較一下中國大陸,十六億人口據說是強大了,可是卻有接近六億人口生活在每天收入不足一點二五美元的貧困線一下,一點七億中國人患有心理和精神的疾病,一點三億的中國人帶有乙型肝炎及癥狀,六千多萬的傷殘人員,一千萬艾滋病患者,百分之七十的人每天喝著嚴重污染的水,四分之一的人應就業但卻沒有工作。

共黨們倒是都成了億萬富翁,甚至是幾十億美元的大富翁們,又有誰拿出家產的百分之九去幫助中國人呢?幾個月前,一個國際組織發布了一份世界各國外逃資金的調查報告,報告中說從二零零二年到二零一一年的十年間,總共有六萬億美元的外逃資金,中國大陸的外逃資金是二點七三萬億美元,排名世界第一。

這二點七三萬億美元,摺合人民幣那就是接近二十萬億人民幣,如果拿出其中的百分之九,也就是一點八萬億元人民幣,就足以使中國人享受兩年的免費醫療和免費教育了。早有傳言說,薄熙來把六十億美元的資產轉移去了外國,但在對他的起訴中,僅提到是兩千多萬元人民幣的受賄。

習近平喊叫著大老虎,原來是把貪污的大老虎變形成了碩鼠,以此向全體民眾表白共黨是清廉的,共黨團伙內沒有貪污的大老虎,一個政治局委員受賄兩千多萬,共黨都要起訴他,如果再有人說共黨貪污腐敗,那純屬是子虛烏有,甚至可以說他是造謠污衊。

近日,黑龍江和吉林兩省是洪水泛濫,淹沒了城鎮,共黨說是天災,一場十幾二十公分的雨竟然讓平地積水兩、三米深,這就不是天災而是人禍了。共黨建造了八萬九千多座水庫,尤其在近三十多年的貪腐高峰期,所有的工程可以說都是豆腐渣工程,所謂的天災其實就是對人民揭露了貪腐的這個罪惡。

水庫坍塌了,堤岸崩潰了,才造成了平地幾米深的水。有識之士們說出了這個真相,於是就被逮捕了,罪名就是造謠污衊。在腐敗這個問題上也是同樣的道理,共黨們喊一喊反腐敗是可以的,但國民們在反腐敗這個問題上千萬不要太認真,否則就會面對著造謠污衊的指控。因為共黨不但一貫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而且還一貫的正確,至於民眾是否相信這些鬼話,那是民眾們的事情。共黨自己卻是一貫這麼認為的。

兩、三個月以前,國際上出現了李克強經濟的說法,認為李克強會改變共黨多年以來的借錢投資、刺激經濟的做法。有跡象表明,李克強確實是打算要這麼做,但是在眾多的既得利益團伙的抵制和反對之下,李克強也只能回到繼續加大國債和巨量鈔票印刷的老路上去了。

借債從來不是件好事,借債投資但卻又收不回成本,就更是件傾家蕩產的壞事,明知道這是一條死路,但還是要往死路上走。毛澤東曾經提倡革命的大無畏精神,又宣傳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明知道是條死路也要走到死,這既不是革命更與大無畏精神無關,只能說是破產崩潰後的自殺行為。共黨自殺了,國民們是同意的,但是共黨想拉著國家和國民們一同走向自殺之路,這就要看國民們是否同意了。

八月的下旬,新的一輪的借貸投資加快城鎮化建設的刺激經濟計劃又拉開了序幕,共黨的發改委下屬的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課題組,近日發表了一份報告,在報告中說,共有十二個省會級的城市要建設新城和新區,平均每個省會級城市要建四點六個新城市,另有一百四十四個地區級城市,平均每個城市要建設一點五個新城鎮。這就是說,共黨又在建造二百七十多座新的城市,那麼每個新城市將會有多大呢?

八月的二十五日,共黨的喉舌報導,陝西省延安市啟動了一項規模為七十八點五平方公里的新城建設,這項工程包括要剷平三十三座山頭,總投資是超過一千億元。這就是說又有兩萬平方公里的新城鎮即將出現了。任何一座城市、一個鄉鎮、一個村莊的出現都是根據人們生產生活的需要自然而然的出現和形成的。

中國是個農業國,在過去的三千年中,出現的城鎮面積是一點五萬平方公里,這裡有歷朝歷代新興的城市,更有歷朝歷代破產消失的城市,有的保留了遺址,有的就變成了貿易的小集鎮。曾經統治中原六百多年的商朝首都是朝歌,但是在一兩千年前,這座城市就消失了,現在是屬於河南省的祁縣。

另外的例子那就是新疆,在唐朝,新疆境內共有大大小小一百多個國家,由於氣候的變遷,這些國家都逐漸的消失了。天下一切東西的出現都是由於人們的需要才出現的,而不是為了追求GDP,所謂的改革三十多年,共黨建造的新城鎮面積是二點八萬平方公里,幾乎是過去三千年的兩倍之多。

李克強又將再建造兩萬平方公里的新城鎮,一個國家要想成為城市化的國家,必須首先具備兩個條件,第一,那就是農業的高度的現代化,以美國為例,早在三十多年前,美國的一個農民的收穫可以供養四十九個人一年的消費。而在中國大陸直到今天,兩、三個農民的收穫僅能供養一個人,尤其一個十六億人口的國家,每年需要購買上億噸進口糧食,這就意味著三分之一的中國大陸人口是依靠著進口糧食活著的。

上個世紀共黨喊叫了二十年的農業現代化,顯然至今農業也沒能夠實現現代化。再者,中國是個多山的國家,平原的面積不過佔到總面積的百分之三十,其中還包括著戈壁灘和不斷擴大的沙漠面積。在有限的可耕種的土地上興建城市,十六億人吃什麼呢?

第二,城市的出現是根據一個國家的高科技和工業化的程度而出現的,新城市或許是高科技的研究中心,這就像美國的矽谷,或許是大工業的中心,江蘇省的無錫市,在春秋時期由於發現了錫礦,曾經是一個熱鬧的工業中心,活躍了四百年。到了戰國時期,錫礦枯竭了,人們就離開了,那裡就僅僅變成了一個小村莊,到秦國的王翦代兵滅了楚國,路過這裡的時候給這個村莊起了個名字,就叫無錫,直到漢朝才出現了無錫縣。

上個世紀共黨同樣喊叫了二十年的科技現代化和工業現代化,同樣這兩個現代化至今也沒有實現。為了城市化而城市化,為了GDP而城市化,扒房圈地已經製造出了幾千萬個冤民,這是古今中外在城市建設中絕無僅有的,再加上科技和工業的極端落後,新的城市的居民們沒有工作,他們的寶貴的農業經驗就無用武之地,可中國大陸的糧食始終是個大問題。

前不久有人說,蘇共解體,俄羅斯很慘,殊不知,蘇共統治了七十多年,糧食始終是個大問題,蘇共倒台十年以後,俄羅斯就成為了世界上十大糧食出口國之一,看起來哪裡有了共產黨,哪裡的人民吃飯就成了問題,而且餓死人的大饑荒都發生在共產國家裡。估計李克強也知道,最不壞的經濟體系那就是自由市場經濟,但這是要在憲政、民主、人權、自由的政治制度下才能實現的。共黨至今仍然把人民當做奴隸,把人命當做螻蟻,那麼再好的東西在共黨極權制度之下也是無法起作用的。

新的一輪的城市化運動又開始了,本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不知道又將有多少人被強迫扒房圈地,製造出多少的難民?接下來想到的就是共黨既沒有財政儲備,又沒有財政的盈餘,所有的只是債務和印刷廠,多少萬億的投資去建設這兩萬平方公里的新城鎮,錢就更不值錢了,物價又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來?受苦的那就是全體的國民們,而高興的是共黨們。

每一個項目的投資款中共黨們都有百分之四十的貪污比例,豆腐渣工程造就了一批新的富翁們,而新富翁們可以捲款外逃,留下的中國人民卻要提心弔膽的過日子,這究竟是人性化,還是獸性畜生的行為呢?有人說中國人講究人情面子,共黨對待中國人民何曾有過人情,又何曾給過中國人民面子?建議我的同胞們,以共黨之道還治共黨之身。

--原載希望之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