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寂然:是幫習近平清場 還是在給習近平栽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9日訊】央視新聞聯播九月一日播放了習近平八月三十日到瀋陽沈河區大南街道多福社區考察的新聞。這在國內諸多媒體上也都有相關的文字報導。還有一則與習近平考察有關的消息,是在海外被報導出來的,看起來讓人異常傷感。

海外媒體的報導是,八月二十九日,錦州北鎮市一戶農家操辦兒子的婚禮。晚上十點多鐘,瀋陽國保支隊與錦州北鎮地方員警,開著多部閃著警燈的警車,將來參加外甥婚禮的瀋陽居民法輪功學員于溟綁架。這些人自稱是瀋陽國保員警,是在執行命令。他們告訴于溟:習近平要來瀋陽觀看十二屆全運會,三十日安排去多福社區視察,各級公安都大舉出動了,連公安廳和市局退休的員警人員都得上街,上訪的、被拆遷的,尤其是煉法輪功的都要帶走、關押或驅離。這些員警說:在習近平經過的路上都有警員裝作市民混在人群中,一旦發現發牢騷的人就會立即抓起來。于溟被綁架到沈河區大南派出所,這些員警早已準備好了寫有于溟罪名的刑事拘留書。其中一個員警說:「上邊說了,你這點事最少得弄你個十年八年的。」

這則消息能在海外引起轟動的,還不止是非法綁架于溟,而是非法綁架後的八月三十日,也就是習近平考察多福社區已經結束後,員警開著車往瀋陽市看守所押送于溟的路上,在前後排各坐有一個員警的警車上,于溟竟然在行駛途中成功跳車,迅速消失在田地裏。這令當局萬萬沒有想到,也引起世人的極大興趣。

這樣的走脫非常神奇,難道法輪功學員都是些身懷絕技的高人?人們在驚歎的同時又發現,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多年來,于溟就是一個遭受殘酷迫害的縮影。他以前曾是一個企業家,擁有自己的服裝廠。可是他卻三次遭非法勞教,非法關押時間長達八年。于溟在勞教所遭到了慘絕人寰的迫害。在北京團河勞教所,他被關押在特別裝修的小屋中,惡警挑選各大隊十二個最壞的勞教犯人輪流毒打他,每班三人,六個小時一班。在馬三家教養院,他被用能將牛電倒的八十萬伏的電棍電擊。惡警把教養院編造的自殺聲明拿給于溟,強迫他簽字,然後想預謀虐殺他,用偽造的自殺聲明書來掩蓋他們的罪惡。于溟不配合,不簽字,惡警就強迫他按手印。在那裏,惡警在省「610」的指示下,有預謀的用鐵棍擊打于溟頭部,目的是將他打死後,從外表傷口給人造成看上去像是撞頭自殺的假像。他的頭被縫了二、三十針,在沒有任何醫治的情況下,于溟大約昏迷了一個星期又活了過來。

于溟受到的迫害震驚海內外。如今,為迎接習近平的考察,遼寧警方再次綁架他,這僅僅是為了給習近平清場嗎?

當然,為中共黨魁的考察進行清場這是中共歷年來的規矩。所以從這個角度上看,綁架他的理由也勉強能糊弄過去。可是從綁架了他,在中共黨魁考察完畢後還要繼續關押,甚至還要將他再「弄個十年八年的」做法上看,惡警的預謀絕不僅僅是為習近平清場那麼簡單。

那麼除去清場,迫害法輪功被稱為「血債派」的這夥歹徒如此做的用意也就大白於天下了:這夥人是在利用對法輪功的迫害給習近平栽贓。

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利用中共惡黨這個邪惡的體制進行的,沒有中共政黨的全方位配合,江澤民是不可能達到迫害法輪功的目的的。這也使得中共各派在面對法輪功問題上都有自己的態度。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為代表的「血債派」當然希望所有的黨徒都沾上法輪功學員的鮮血,這樣就讓所有的黨徒和他們捆綁在了一起。然而,中共體制內稍有良知者都不願為「血債派」背黑鍋。這也是「血債派」極力尋找對法輪功犯下滔天血債的人做中共黨魁的原因。

王立軍逃往美國駐成都領事館,交給美國的資料中就包含了薄熙來與周永康密謀,先讓薄熙來接任政法委書記進入中共政治局常委會,待時機成熟後逼習近平退位的秘密。而主導這一切的背後黑手正是曾經的中共黨魁江澤民。這一點在美國媒體中已經進行過披露。中共隨後對薄熙來的處理,以及如今圍繞周永康周邊人物的查處正說明了這一點。

習近平提出依法治國,提出廢除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勞教制度,令中共「血債派」異常驚恐。習近平對法輪功的態度姑且不論,但是「血債派」對習近平卻異常抵觸。這也就有了在習近平考察的行程中,「血債派」想方設法要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作惡的做法。因為只要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在國際國內引起大的反響了,而這樣的事情又都是為習近平的考察所作的清場,這就給世人造成了習近平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印象。而對於習近平而言,這都是為他而做的,他也就難辭其咎。

這樣的事情也發生在中共前黨魁胡錦濤身上。胡錦濤在任期間沒有提及一句對法輪功的迫害,可是在他二零零四年訪問阿根廷時,「血債派」特意指使特務毆打法輪功學員,從而栽贓給他。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下午三點半,胡錦濤到達斯洛伐克總統府時,中共打手將兩名法輪功學員推向地鐵口,其中一位女士被推滾下階梯,頭部受傷,縫了六針。這樣的事件雖說應該記在「血債派」身上,可是身為中共黨魁的胡錦濤,他能對此一點責任都不負嗎?即使一點責任也不負,這不也是他的恥辱嗎?不能為自己國家最善良的人盡一點綿薄之力,卻只能聽任中共黨徒肆無忌憚的往自己身上栽贓。這是他個人的悲哀。

習近平可不是第一次受到「血債派」如此的栽贓。在他擔任國家副主席,已明確定為中共黨魁接班人期間,還發生過這樣一件事。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至六日,習近平邀美國愛荷華州州長布藍斯塔德來河北正定縣西平樂鎮大宅村參觀。正定縣國保與綜治辦不法之徒借機對當地法輪功學員進行大肆騷擾、監視、拘留。六月一日,四輛警車三十多名員警闖入正定縣西平樂鄉東安豐村法輪功學員李蘭奎家非法抄家。越來越多的鄉鄰看不下去圍住這些員警講理,紛紛譴責他們的惡行,使惡警的綁架沒有得逞。可是習近平與美國客人已經走了,六月七日,河北正定縣西平樂鎮派出所員警孟留章、燕志勇卻又強行綁架了李蘭奎。

李蘭奎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他只是一個收廢品的,由於買賣公道、樂於助人、不佔便宜,是一個大家公認的好人。一位大嫂說:「作為兒子,他確實是特別盡孝,而且他在做收廢品生意,在咱們這十裏八村收廢品,人們都願意賣給他,因為他不坑人,不騙人。」李蘭奎說:「我的這桿秤在心裏,就是我師父教我的三個字──真、善、忍。」
李蘭奎被綁架後,當地村民為營救他先後有四次簽名:第一次有700人參與,第二次有306人參與,第三次有903人參與,第四次有1108人參與。第一次被稱為「700手印」事件,這個簽字畫押的證件被傳到了美國國會,在世界上影響很大。中共當局隨後對當地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六次非法綁架。造成其中一名法輪功學員楊銀橋墜樓身亡。共十六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遭綁架,最後被非法勞教三人,非法逮捕四人。

這樣的事情,習近平不可能不知。那是他陪著邀請的客人訪問所出的事,而且「700手印」的聯名信還被遞交給美國國會。如果沒有他與美國客人的訪問,當地就不可能出現這樣的事件。儘管他對這樣的事情事前毫不知情,可是它卻是實實在在的發生了。這是「血債派」對他的脅迫和栽贓。如今他已是中共最高權力的掌握者,這樣的栽贓還依然存在,習近平,他對這樣的罪惡能一點責任都不負?

從李蘭奎到于溟,一個是收破爛的,一個曾擁有自己的企業,可是他們卻都被用來給習近平栽贓。這固然表現了「血債派」的陰毒和罪惡,可是身為中共黨魁擁有最高權力的習近平,卻一再聽任這樣的栽贓持續的扣在自己身上,這難道只是他個人的恥辱嗎?作為一個男子漢,身居要位,他為這個社會,為這個國家擔當的表現又體現在哪裏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