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薄案一審 是演戲還是博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10日訊】薄案一審落幕,眾說紛紜。

先前很多人都斷言,審薄無非是演戲,可是,薄熙來的當庭翻供表明,這場審判不純粹是演戲,它同時也是博弈。

不錯,當局事先也應該考慮過薄熙來翻供的可能性,並且有所準備,同時也料定薄熙來不會走得太遠,比如說不會在庭上揭發其他高官的醜聞,因此逃不出當局的整體掌控,有如孫悟空跳不出如來佛的手板心;但問題是,薄熙來翻供這一幕是不是在原先寫好的劇本之中,也就是在原先雙方達成的協議之中呢?我看不是。

從庭審記錄來看,面對薄熙來的翻供,檢方的表現很拙劣。這就證明檢方準備不足,而準備不足則是因為對薄熙來翻供的估計不足。一審剛落幕,當局就宣佈免去劉吉恩等人的檢查員職務,據說劉吉恩是薄熙來專案組組長,另外幾個人也是專案組成員。可見當局對審薄的檢察官是何等不滿。雖然在事後,當局又特地作出說明,這幾個人都是到了年齡,屬於正常退休。但那更像是此地無銀,欲蓋彌彰。

與此同時,北京晚報發表文章宣稱薄瓜瓜涉案極深,理當緝拿歸案。騰訊網站還發表了「高官貪腐金額官方與坊間之爭」,其中提到,「薄熙來被控在大連期間通過妻子兒子收受2179萬,日媒曾刊薄夫婦向海外轉移約380億元資產」。這些要追訴漏罪的呼聲出自官方媒體之口,但又不是以官方的名義,表明當局既想補火又難以出手的尷尬,更證明了當局對一審不滿,從而也更證明了當局事先對薄熙來的翻供估計不足準備不足。

對薄熙來在一審中的表現,用博弈論來解釋要比單用演戲來解釋更合適。

薄熙來為什麼敢於當庭翻供,全盤否認檢方指控的罪名?因為他知道,即便認罪獲得輕判,輕也輕得有限;不認罪會判得重,但重也重不到哪裡去。薄熙來知道,像他這樣的高官,在監獄中是會受到特殊優待的(據說陳良宇坐牢,住的是套間,每天伙食費200元)。薄熙來今年64歲了,免不了會有這種那種病,坐個幾年牢就可能以保外就醫的名義離開監獄住進某一處別墅軟禁。如此說來,刑期多個三五年少個三五年實在沒多大差別;也就是說,認罪不認罪差別不大。既然如此,幹嘛要認呢?不認罪至少可以表明有骨氣,可以維護自己的形象和歷史地位。薄熙來知道自己的辮子很多,隨便再抓幾條出來就足以致命,但是他也料定了當局投鼠忌器,不敢出手。

那麼,薄熙來又為什麼不在法庭上揭發其他高官醜聞,像當初王立軍那樣拚個魚死網破呢?我想這是因為他知道做不到。

王立軍能夠不惜魚死贏得網破,是因為他拿著一大堆厲害的材料和證據踏進了美國領事館,釀成國際事件,讓當局無法掩蓋,這才造成爆炸性後果;如今的薄熙來卻是兩手空空地站在當局的法庭上。如果他揭發其他高官的貪腐醜聞,法官必定會以「與本案無關」的理由,名正言順地制止;微博直播有滯後性,法院可以把他那些有爆炸性的言論統統刪去,不對外播報;再加上薄熙來不可能在庭上曝出什麼獨家鋼鞭材料,因此當局必定會對他的揭發一手壓下,置之不理。所以,就算薄熙來有魚死的決心,但根本造不成網破的效果。薄熙來不會不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沒有那麼做。

薄熙來一再對庭審的公平表示肯定,對當局以及對這次庭審的合法性毫無異議;既沒有像張春橋那樣在庭上一言不發,以沉默表示不承認表示抗議,更沒有當場宣佈審判不合法譴責當局搞政治迫害。這又是為什麼呢?

因為薄熙來不敢走那麼遠。薄熙來知道,如果他走得太遠,走到了當局的對立面,朝中的哥兒們就沒人敢替他說話了。薄熙來深知,他之所以能夠得到比其他人較為公平的審判,並且敢於相信即便不認罪也不會遭受更嚴厲的懲罰,那不僅在於他在民間有大量的粉絲,在國際上受到高度的關注,更在於他在朝中有很多支持者同情者。正是後一類人構成了他的保護傘。如果他在法庭上走得太遠,這些人就不敢保護他了。那樣的話,當局甚至不必加刑,只要不給他高官坐牢的特殊優待,讓他在監獄裡受到和普通犯人一樣的待遇,那就足以讓薄熙來吃不消了,更何況當局對一個階下囚還有很多陰招,薄熙來本人不會不清楚,所以他不會採取和當局對抗的立場。這當然會使得很多薄粉失望,不過對廣大薄粉而言,薄熙來能在法庭上堅持不認罪,那也就差不多了。

最後,我要再次強調,薄案的審理只是一個特例。否認其相對開放相對公平,認為它和斯大林搞的大審判以及和當年的審判四人幫沒有區別甚至還有退步,這種觀點是錯誤的。同樣的,把審薄的相對開放相對公平視為中共在法制上的進步,也是錯誤的。這兩種觀點都錯在把審薄當成一個標竿了。其實它只是一個特例。

薄案一審後第二天,西安中級法院宣佈近日開審原陝西安監局局長楊達才貪腐案,明確宣佈不會參考薄熙來案對庭審過程進行微博直播。幾天後,媒體刊出庭審照片,楊達才身穿橘黃色囚服背心。我們都記得,薄熙來,王立軍和谷開來在法庭上都沒有穿囚服。這也是個證據,說明薄案的審判情況沒有普遍意義沒有指標意義。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