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培堯:丁書苗案披露中國工程發包黑暗內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10日訊】新京報訊,北京市檢察二院對山西商人丁書苗非法經營行賄罪提起公訴。丁書苗涉非法經營額1788億,向劉志軍行賄4900萬元(劉共接受賄賂6460.54萬元)。丁書苗是因為女兒侯軍霞事發被供出,2011年初丁書苗事發,供出幕後「推手」劉志軍。

有償尋租層層提成。丁書苗通過劉志軍非法干預鐵路工程招投標,有償為23家企業中標50多個鐵路工程貨運專案,中國水利水電建設集團公司,中鐵十局、十三局、二十局集團有限公司等單位,先後中標「新建京滬高速鐵路土建工程3標段」、「新建貴陽至廣州鐵路站前工程8標段」,非法經營額1788億餘元。某大型國有企業中標京滬高鐵項目,一次劃給丁書苗1億元。2008年至2010年,丁書苗向劉志軍行賄4900萬元(劉共接受賄賂6460.54萬元)。

發包中標「單線聯繫」。丁書苗從劉志軍處獲得中標項目後,鄭朋胡斌尋找投標企業,按工程標總費用收取1.5%-3.8%「仲介費」。鄭朋胡斌與投標企業協商時,在抽成基礎上繼續添加收益預期然後報價。鄭朋胡斌甘新雲郭英與丁書苗保持單線聯繫,上一層「中間人」無從得知。丁書苗涉事後,由其女兒侯軍霞接過繼續發包。

打造官場升遷「私人銀行」。2004年至2011年間,劉志軍在你鐵路運輸中標鐵路工程,幫助丁書苗及親屬獲利39.76億元。而劉志軍如此賣力是想把丁書苗企業打造成自己仕途經濟基礎,在升遷用錢時讓丁書苗為他鋪路。

丁書苗案披露中國工程驚人發包內幕,印證中國30年來鐵路橋梁「高速垮塌」的根本原因。1999年1月4日重慶使用兩年222天綦江彩虹橋垮塌,18名武警在內的40人死亡。2007年6月15日「九江大橋垮塌9人死亡。2007年8月13日湖南省鳳凰堤溪沱江大橋坍塌64人死亡。2009年5月17日株洲紅旗路高架橋垮塌9人死亡。2009年6月29日黑龍江省伊春市鐵力市西大橋垮塌4人死亡。2010年7月24日河南省欒川縣伊河湯營湯營大橋垮塌50人死亡。2011年5月26日韶關曲江馬壩鎮京港澳高速高架橋坍塌7人死亡……

2012年8月24日,哈市建成一年的陽明灘大橋發生傾覆,承建該橋的福建省交建集團認為是車輛超重所致,而設計監理單位都高調資質甲級或三A,齊稱設計監理操作嚴格沒有問題。看不見的是「體制問題」,丁書苗案披露中國工程發包內幕,是對這個時代中國大地工程黑暗的罪惡控訴。

上行下效,全國亦然。我和瀝青鋪路的民工說話,問,怎麼路面幾年就得一換?民工詭秘地小聲說,這個工程包給這個工頭—他是說正在工地現場領他們幹活的人—已經是四次了,第一次由政府主管人招標承包給自己熟悉的人,或者親戚或者朋友——也就是大大小小的「丁書苗」了,「丁書苗」留下一部分收入,壓低施工造價繼續外包,以此類推到小工頭再分一杯羹,召集民工施工了——這個時候,早先預算工程造價「騷瓜打驢——去一大半子了」(笑)——明白了嗎?民工詭秘地說。

事關國計民生重要工程,例如高速公路高速鐵路學校醫院等,最好由國家或地方政府直接領導承建,堅決不外包。趙州橋快兩千年風雨不動,盧溝橋那麼長,日本鬼子的坦克堅炮沒有震垮壓塌,現代設計技術技術材料構築的現代大橋,怎麼就一座連一座轟然垮掉呢?原因不是「材料問題」,而是「體制」長了「毛」。

夏季大雨滂沱,中午熾熱陽光下新鋪的瀝青路白慘慘的,好似癌症病人化療後病入膏肓了,路面縫隙開始有石子裸露了,估計不用嚴寒的冬天到來,那十字路口的路面就該開始裂縫了。同行的w先生黑髮染得光光的,我說你看瀝青是不是也是黑色染料染過?W說這個時代什麼東西敢說是真?金錢時代養育了私欲,公眾利益就得犧牲。

突然想起前幾年前定海路有個盲人按摩師王師傅。一次他用肘壓我的腰部,也是詭秘地說,你說現在女孩有多少都是真的?我說不知,他更詭秘地說,7歲前的女孩可能是的。哈哈,古人泰山北斗,現代人心不古,什麼事情能保證純潔原生態?改革開放中國建了那麼多大樓橋樑,有多少不是「丁書苗」「劉志軍」辛辛苦苦黑暗搞成的?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