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連載】《濟公全傳》第一百二十六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16日訊】【導讀】《濟公全傳》是明末清初出現的一部描寫濟公傳奇事跡的小說,全稱《濟顛大師醉菩提全傳》,簡稱《醉菩提》,又名《濟顛大師玩世奇跡》、《皆大歡喜》、《度世金繩》等,以濟顛和尚遊戲風塵、渡世救人為主線,其間又穿插劍客、俠士行俠仗義的活動及正邪鬥法、捉妖降魔等情節,是一部別具一格的武俠小說,尤其是書中的主人公,既「顛」且「濟」,他的扶危濟困、除暴安良、彰善罰惡等種種美德,可以說是中國小說史上罕見的亦俠亦僧亦丐亦神的喜劇性人物形象,成為後世武俠小說中喜劇俠客形象的重要淵源。

第一百二十六回 奉堂諭捉拿段山峰 邀朋友定計慶豐樓

話說余得水正說便宜話,和尚趕到說:「朋友你這腿怎麼了呢?」李三德說:「人 面瘡。」和尚說:「你願意好,不願意好?」李三德說:「為什麼不願意好?」和尚說: 「就怕好不了。」余得水說:「和尚你這不是費話?你要能給治好了,花三吊四吊藥錢 我給。」和尚說:「你推給嗎?」余得水說:「只要治好了,我就給。」和尚說:「你 也不用給三吊四吊,你給兩吊錢,我就給他治好了。你可得拿一張紙,把你舖子的字號 水印按上,你拿筆我開幾樣藥,有的,你蓋水印,到舖子取藥去。」余得水一想:「這 樣的惡症,焉能說好就好。」立刻就拿了一張紙,打了水印,交給和尚。和尚要過筆來, 寫了半天,誰也沒瞧見和尚寫的什麼。和尚寫完了說;「我要給他治好了,你可給兩吊 錢。」余得水說:「我給。」和尚嚼了一塊藥,給李三德糊在瘡口之上,當時就見欄肉 膿血直往外流,流淨了,和尚用手一摸瘡口,和尚口念:「奄嘛呢叭迷哞!奄,敕今赫! 好了罷。」立刻瘡口平了,復舊如初。李三德站起來了,眾瞧熱鬧人齊說道:「真是活 神仙也,靈丹妙藥。」和尚說:「余掌櫃你給兩吊錢罷。」余得水也愣了。他本是說便 宜話,不打算真給錢,見和尚要錢,余得水說:「得了,大師父你真跟我要錢?」和尚 說:「你說便宜話,不給錢,那可不行。我這裡有張字,有你的水印。」和尚拿出來一 念,上面寫的是:   

長瘡之人李三德,約我和尚來治腿,言明藥價兩吊錢,中保之人余得水。



下面寫著保人,蓋有水印,和尚說:「你不給,咱們是打官司。」余得水無法,給 了兩吊錢。李三德說;「大師父,你老人家是我救命的恩人,救了我,就救了我一家了, 你跟著到南門外段家酒飯舖去,我還要重謝你老人家。」和尚說:「好,我正要喝酒。」 同李三德來到段家酒舖。李三德說:「掌櫃的,你瞧我的瘡好了。」掌櫃的說:「怎樣 好的?」李三德說:「這位大師父給我治好的。掌櫃的,先給要酒要菜,大師父吃多少 錢都是我給。我先到家內去,叫我父母瞧瞧好放必,可別叫大師父走了。」眾人說: 「就是罷。」李三德回家去,和尚在這裡喝著酒,出去出恭,到蕭山縣大堂,施展佛法, 留的字柬,和尚復返回到酒舖,住在酒舖,晚上施展佛法,前去給知縣驚夢。次日李三 德不叫和尚走,又留和尚住了一天。第三天還不叫和尚走,吃飯也不叫和尚給錢。和尚 早晨起來,把兩吊錢給飯舖留下一吊五,和尚拿著五百錢往外就走,飯舖眾伙友說:

「大師父別走,李三德留下話,不叫你走。」和尚說:「不走。我出恭就來。」說著話, 和尚出了酒舖,直奔西關。來到段山峰的肉舖,和尚進去說:「辛苦辛苦!」掌刀的一 瞧,見和尚襤樓不堪。心說:「這和尚必是買十個錢的肉,挑肥揀瘦。」就說:「和尚 買什麼?」和尚說:「買五百錢的肉。」掌刀的說:「你要肥的要瘦的?」和尚說: 「大掌櫃的瞧著辦罷,我又不常吃肉,什麼好歹都行。」掌刀的一想,早晨起來頭一號 買賣,倒很痛快,未免多給點,這一刀有三斤四兩,多給二兩,和尚拿起來就走。剛出 門走了五步,和尚轉身又回來說:「掌櫃的,你瞧這塊肉淨是筋跟骨頭,我忘了,不常 吃肉吃點肥的才好,你給換肥的罷,越肥越好。」掌刀的一聽說:「你瞧,早問你,你 可不說。」和尚說:「你給換換罷。」掌刀的一想:「給換罷。」當時又給割了一塊肥 的,也夠三斤四兩。和尚拿出來,走了四步又回來了,和尚說:「掌櫃的,你瞧這肉, 一煮一鍋油全化了,吃一口就得嘔心。常言說,『吃肉得潤口肉。』你給換瘦的罷。」 掌刀的一聽,這個氣就大了,說:「你這是存心攪我們,大清早起的。」

和尚說:「勞 你駕給我換換罷。」這個無法,又把瘦的給拿了三斤一兩,少給一兩。和尚拿起來出門, 邁了三步又回來了,和尚說:「掌刀的你瞧,這肉太瘦了,煮到鍋裡一點油都沒有,吃 著又腥又嵌牙,你給換五花三層肥中有瘦的。不然,我不要。」掌刀的這個氣壓了又壓, 忍了又忍,一想:「何必跟他辯嘴。」無奈又給換了五花三層的。和尚拿出門,走了一 步又回來說:「掌刀的你瞧我,我忘了我們廟裡是大常吃素的,沒有做葷菜的傢伙。我 忘了,你給換熟肉菜罷。』掌刀的說:「你是存心攪我,不能給你換。」和尚說:「敢 不換?」拿肉沖掌刀的臉上拋了去,掌刀的說:「好和尚,沒招你,沒惹你,你敢來找 尋我?伙計們出來打他!」一句話,由裡面出來七個伙計,就奔和尚。和尚用手一指點, 這七個人眼一花,揪倒了掌刀的拳打腳踢,掌刀的直嚷:「是我。」眾人說:「打的就 是你,你敢來攪我們。」掌刀的說:「我是王二。」眾伙計一瞧,可不是把掌刀的王二 打了嗎?和尚在旁邊樂呢。眾人說:「怪呀!瞧著是和尚,怎麼打錯了?」

大眾說: 「別叫和尚走了。」眾人又一奔和尚。和尚用手一指,口中念:「奄,敕令赫!」這七 個伙計,這個瞧那個有氣,過去就打,那個說:「我早就要打你,不是一天了。」六個 人揪上三對,剩下一個過來把掌刀的王二揪住打上了。眾街坊鄰戶都不知因為什麼,本 舖子的伙計打起架來,和尚在旁邊說:「咬他耳朵。」那個就真咬,和尚說:「你擰 他。」那個就擰。眾人正過來勸,劉文通來了,說:「別打了,為什麼?」和尚說: 「對,別打了。」眾人這才明白過來,這個說:「你為什麼打我?」那個說;「你為什 麼打我?」一個個互相埋怨。劉文通說:「眾位因為什麼?」掌刀的就把和尚買肉之故 一說,劉文通說:「眾位瞧我了,他一個窮和尚,何必跟他一般見識,把五百錢給他, 叫他去罷。」和尚說:「我要不衝著你,不能完。」劉文通說:「大師父也瞧我罷。」 和尚說:「沖你完了,回頭咱們再見。」劉文通說:「哪個再見呀?」和尚說:「樓上 見麼?」劉文通暗想這和尚怪呀,見和尚已跑遠了,劉文通一問:「你們掌櫃的哪?」 眾人說:「還沒起來。」正說著,段山峰由裡面跑出來。原本是還沒起來,就聽說跟和 尚打起來,段山峰趕緊起來,往外跑說:「別叫和尚走了。」劉文通一瞧,說:「大哥 不必跟他一個出家人一般見識,叫他去罷。」

段山峰一看是劉文通.趕緊說:「兄弟裡 面坐。」劉文通來到裡面,段山峰說:「賢弟,今天為何來此甚早?」劉文通說:「兄 長,小弟給兄長磕頭來了。」段山峰說:「什麼事?」劉文通說:「今天是我賤造。」 段山峰說。「原來是賢弟今天的千秋,我倒忘了呢。」劉文通說:「我今天特意來找兄 長談心,洩洩我這一肚子牢騷。我自生人以來,沒有交著幾個知已的朋友,都是泛常, 誰有兄長你我知已,我常說:『酒肉兄弟千個有,急難之時一個無。』除非你我弟兄可 稱知已。俗言說的不錯,『萬兩黃金容易得,一個知心也難求』。」段山峰說;「好, 你我弟兄一同吃酒去。賢弟,你說咱們蕭山縣哪個酒館好?」劉文通本是精明人,不肯 說出就上慶豐樓,怕段山峰起疑心,便說:「兄長,隨便上哪去都好。」段山峰說: 「慶豐樓是蕭山縣第一家大酒館,好不好?」劉天通說:「好。」正合心裡。當時段山 峰換好了衣裳,洗了瞼,帶上銀兩,同劉文通出來,這才夠奔慶豐樓。

不知單鞭賽尉遲 如何設法捉拿段山峰?且看下回分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