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達:此乃典型「黨罵」 中共黨性在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17日訊】9月16日,興隆縣委宣傳部發出通報,宣佈免去孤山子鎮黨委書記和綜治委主任梁文勇的職務,由頭是「在工作期間組織多名幹部接受宴請」。而實際上,中共不得不對梁文勇作出這一處分,是為著應付當事人在宴會上辱罵百姓的視頻曝光後所引起的公憤眾怒。

據安徽電視台日前報導,一段「河北省興隆縣孤山子鎮黨委書記邊大吃大喝邊辱罵人民百姓」的視頻上週五晚在中國互聯網上曝光。其畫面為,興隆縣國稅局半壁山分局局長張鈦銘,5月20日在唐山遵化市北關全聚德烤鴨店私人宴請梁文勇等人的場景。

那段視頻顯示,一桌擺著螃蟹、龍蝦和烤鴨等高級菜餚的酒席上,梁文勇談及公共事件時說:「對於老百姓,我可以給你一個解釋。現在老百姓就是手裡端著米飯,嘴裡吃著豬肉,最後還得罵你娘。老百姓就是這副德行!不能給臉,給臉不要臉!」

該視頻被官方「人民網」和中國視頻網站「優酷網」轉發後,倍受關注。有位網友質問,「在一頓花費近萬元的飯局中,喝五糧液、抽中華煙大放厥詞辱罵百姓,作為人民的『父母官』,一頓飯就吃掉普通百姓近一年的口糧錢,試問黨性何在?」

這一質問,直指要害,點到為止。而不僅魚肉百姓還辱罵百姓的行徑本身,就是無恥至極的中共流氓本性的本色表演,並且那辱罵之厥詞,更是對邪惡透頂的中共流氓本性的透闢詮釋。由此不難看出,梁某的黨性是相當強的,這次他的被免職,是因為他那未經包裝的黨性表演的被意外曝光,給黨的光輝外包裝臉譜捅了個大麻坑,黨需要用他的烏紗帽去填補那個大麻坑。所以,即使在當前正在進行所謂群眾路線教育的風口上,黨也沒去強調他辱罵老百姓有多大問題,更沒說他罵錯了,只是怪他工作期間組織吃請(其實只是怪他工作期間組織吃請被曝光)了。

其實呢,梁某的罵詞是典型的「黨罵」,中共邪黨的黨性正在於此。

其一, 邪黨魚肉百姓,反而胡說邪黨養老百姓:「現在老百姓就是手裡端著米飯,嘴裡吃著豬肉,最後還得罵你娘。老百姓就是這副德行!」這是說,老百姓端著的那繳完「黨糧」後剩下的米飯,吃著的那繳完「捐稅」後剩下的錢買來的豬肉,都算是它邪黨的「嗯典」。好像老百姓就是黨奴,就應該白流血汗、白伺候邪黨。邪黨灌輸的這個歪理,已經滲透到像梁某這樣的邪黨 幹部骨髓和腦漿裡去了,所以,此粗口業已成為其一種自然流露了。豈止是那些邪黨官僚,就連很多普通百姓,至今還沒有吐出黨文化迷藥的那些人,還整天一邊念叨「一切獻給黨」,「財富都是人民創造的」,一邊說什麼「一切都是黨給的」,「工資是黨發的」,甚至知道邪黨不是什麼好東西了,還說「反正共產黨給我錢」。

其二,邪黨根本不尊重老百姓,不把人當人:「對於老百姓,我可以給你一個解釋。……不能給臉,給臉不要臉!」古語講,「人有臉,樹有皮」。 樹一被剝掉皮就死,人一失去臉皮就失去了人格和尊嚴,就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完整的身心健全的人了。「給臉不要臉!」這句「黨罵」,在中共的基層,尤其是政法委系統、「六一零」系統,非常普及,司空見慣。那些邪惡的爪牙,每逢碰到不配合其邪惡壓制罪行的對象,準備再進一步加大打擊力度,或者是要採取新的打壓手段的時候,往往脫口而出的一句威脅話就是「別給臉不要臉!」有人說,這反映了中共基層幹部的素質低下。這話不錯,但不全面:至少忘記了或者是忽略了兩個方面。

一個是邪黨死抓領導權不放,核心招數就是「黨管幹部」:基層幹部是中層選的,中層幹部是上層挑的。邪黨本性是流氓,用人從來都是逆向淘汰機制,以保證其從上到下的骨幹都是流氓。另一個是邪黨有一套分層次的黑話式的黨話體系:「對於老百姓,……不能給臉」,這話就是「穩定壓倒一切」那句黨話的「基層版」。上面說梁某黨性強,就包括這個意思:他對邪黨「穩定壓倒一切」的血腥方針領會得非常到位。此可謂「心有邪性一點通」。

這裡,唯一的通道是流氓黨性,而絕非是正常人按照正常思維和普世價值標準改採用的「素質」尺度。倒騰雞蛋的農婦丁書苗,竟然折騰到鐵道部長枕頭邊上,並且把大編劇大導演都給涮了一把,讓不少人跟著重做了一場紅樓夢,有人弄不清是怎麼回事兒,就是覺得奇怪。是夠怪的。可是,請想一想:劉比丁的素質,到底會高出多少呢?人家在床上可是扯平過了的。

在這兒一下子看不太明白的,找本九評看看,就容易看開了。

(新唐人版權 轉載請注明出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