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無憂:習薄的搏殺與默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18日訊】中南海製片、薄熙來主演的《王的審判》,拖了一年多後終於公映。此片原先並不被國人看好,大都預期它無非粗製濫造走過場糊弄人,沒想到精彩紛呈,勝好萊塢大製作,兩天庭審拖成五天,信息量很大,經裁剪刪削的庭審記錄就有十幾萬字,單薄熙來個人的質證、辯論意見就有三萬來字。

習薄有「默契」──鬥而不破

庭審是不是演戲?得看怎麼說。若說中南海完全掌握節奏,被告人所謂翻供是劇本規定好的,甚不可信。看看官媒頭天晚上潑婦般連發通稿謾罵,就知翻供如何令其神經錯亂了。明知薄翻供而特意給他表演機會,吃定民眾反應可控,大概沒有人冒這個險。但若說濟南法官獨立依法審判,則侮辱人類的智商。合理解釋是當局當然要操縱庭審,而薄熙來也成功地裝孫子騙過對手,說好談妥才正式開機的,但他突然變臉來了個冷不防。艾未未評論道,「政治局今晚得開會合計合計了」。

薄熙來敢翻供,在於他看準對手缺陷。對手投鼠忌器,關鍵問題上切割處理,真正罪行不能觸及,誰都有份,端出的「指控」卻是薄熙來大可攪纏的。薄必須翻供,只有這樣才能保持政治領袖的形象,用滴水不漏的雄辯堅定支持者信念。對他而言,政治影響力若延續,未來仍有一線希望,若公開低頭,則永遠不得翻身。

被薄熙來擺了一道,已開始的「文字直播」(雖說經過精心刪削)如果突然停了太難看,硬著頭皮也得進行。但這不是主要的,我想關鍵在於經過習近平等人評估,認為翻供固然造成麻煩,但未必不可順勢利用。薄不過是想保持虛幻的「不屈形象」,而習近平可順勢塑造「善待對手」之形象,盡可能安撫薄的支持者,接收薄所能影響的資源,另一方面也製造尊重法治的形象。有網友用「導演遇到了戲霸」來評論,說陳寶國扮演的康熙帝曾不按劇本潑一位大臣一臉茶水,結果被導演喝彩。還有的稱薄熙來是「另一位導演」。後者更準確些。演出生變卻順利繼續,這在於習薄有「默契」,那就是鬥而不破,輸了的可以繼續心懷不滿,但不能掀翻棋盤。

習想做新政治強人「左右通吃」

薄和習,一個張狂跋扈,一個陰狠腹黑,但本質相似,有共同背景和思維方式。這固然導致「一山不容二虎」,卻是「人民內部矛盾」。習執政之路與薄的「重慶模式」若合符節,不過是加強版、改進版、升級版。薄權鬥失利,「薄路線」卻不但未否定,重慶這塊試驗田的經驗反而發揚光大。就此而言,習對薄不能做得太絕。搏殺爭權固然你死我活,贏者對敗者卻不能快意恩仇,斬盡殺絕,否則引起從黨內到民間的反彈,得掂量著來。同為太子黨的上將劉亞洲就發出「薄熙來應無罪釋放」之論。

司法不獨立,法官講「黨性」,犯罪指控刻意剪裁,社會輿論飽受操縱,對薄的審判和其他政治審判一樣,無論結果,從程序到實體都難談「正義」。根據邏輯判斷,薄案的一審判決書應該也會全文公佈,且篇幅可觀,加強「說理論證」部份。和認為薄將被重判不同,習當局可能繼續順勢而為,「充分考慮辯護意見的合理因素」。允許薄發聲已向薄、更向薄所影響的人釋放「善意」,乾脆接著奉送「禮物」:打掉一項乃至數項的指控,審判效果更好更逼真,一面顯示「辯護是真實有效的」,一面彰顯「審判是獨立公正的」。但總的量刑大致不變,留下各自解讀的空間,仍是各取所需。

薄想樹立「左派領袖」歷史地位,習想「左右通吃」,做新的政治強人,但這都是黃粱一夢。薄因政治身陷囹圄,卻非政治犯(良心犯)。「唱紅打黑」劍走偏鋒,以之為工具,內心未必真以毛為圭臬。即使身在高位時,對他心懷疑慮的左派人士就有不少,支持他的往往是基於一廂情願的誤讀。再者薄未與真正民間建立聯繫,他本人是公民之敵,他曾抓捕毛派的組黨者。薄走的路是自相矛盾的死路,習則在更高層次走類似死路,錯判時代也錯判自己。

「宮廷鬥」鬥不出一個新中國

讀過一篇文章,說作者寫「檢討」,怎樣都過不了關,有經驗豐富之人指點道,「你要讓支持你的人滿意,也要讓反對你的人滿意,還要讓不明就裡的人也滿意。」這「三個滿意」可謂極其高妙,充滿中國人智慧,堪稱理想境界,非但可用來寫檢討,更能推而廣之。習的處置是否支持者、反對者以及不明真相者都「滿意」?同樣的,薄「逆襲」效果如何?習的「今天」是薄無法到達的「明天」。薄的「今天」則是習最終的「明天」。 薄落敗對他來說是最大挫折,不過也有好處,就是「止跌」:失去繼續為惡、做更大惡的可能,豈不是少背負一些因果?

這邊薄熙來事件的高潮已過,那邊關於周永康或其他「大老虎」的傳聞甚囂塵上。習若立志比肩毛鄧,肯定要做些非政治強人不能為的事。對外開戰,對內打虎,突破江胡時所謂慣例,很有可能。「刑不上政治局常委」不過是近二三十年的事,對毛澤東鄧小平來說,沒有不能碰的人。如果薄上台,也會向大老虎「借頭一用」。出身草根的貪腐官員最可能成為搪塞民意的犧牲品,這也屬於習薄太子黨們的共識。

「宮廷鬥」好看,國人愛看(君不見,各種「宮鬥戲」充斥屏幕?),但鬥不出一個新中國。有人認為宮廷內戰可能引發中共分裂,哪怕亂咬一通也好。我不以為然。中共越高階官員,「掀翻棋盤」的勇氣越小。王立軍夜奔,四面楚歌的薄熙來曾到昆明變相「閱兵」以示威,那又怎麼樣,還不是束手就擒?沒有他這種雄心者更不堪一擊了。不掀翻棋盤的窩裡鬥,哪怕再兇再猛烈,實質並不如人們看到的慘烈,反而相當於人體的新陳代謝,有助於中共機體的維護。

文章來源:動向 2013年9月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