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 】9月18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09月19日訊】【中國禁聞 】9月18日完整版

提要
中共嚇唬百姓 「敵對勢力」是利器
網路大V又出事 「花總」丟了金箍棒
外國投行攻城掠池 高官子女洗錢

美公司發現中國僱傭黑客團隊

美國電腦安全公司「賽門鐵克」9月17號宣佈,發現了一個在中國境內掌握先進技術的黑客團體,這個黑客團隊與近年來發生的一系列重大網路間諜攻擊事件有關。

「賽門鐵克」公司把這個黑客團體稱為「隱秘山貓」,它在中國境外開展網路間諜行動的幾十個黑客集團中技術最為高超。

「賽門鐵克」公司的報告說,「山貓」是一個由50到100人組成的「專業化組織」,成員具備入侵網路、竊取信息,包括企業商業機密所需的各項技能。

研究人員相信,這個團隊很可 能參與了2009年的「奧羅拉行動(Operation Aurora)」,那次行動是至今最引起轟動的,針對美國企業的大規模網路間諜行動。當時黑客攻擊了谷歌、Adobe Systems及幾十家企業。

2010年1月,「谷歌」首先披露受到襲擊,指稱黑客試圖閱讀人權活動人士在「谷歌」信箱的郵件通信,並篡改公司的元代碼。

律師失聯 疑與新公民運動有關

中共當局打壓公民運動的活動繼續加劇,繼大陸著名投資人王功權被刑事拘留之後,北京維權律師彭劍的辦公室,9月18號也遭到警方的搜查。

當天上午11點,彭劍律師發出消息說,警方正在搜查他的辦公室,隨後他與外界失去聯繫。

據了解,彭劍也曾經是「公盟」組織公民例會召集人之一,常年參與「公盟」以及新公民運動的活動,曾經協助辦理「三聚氰胺」受害者賠償案,以及「趙連海尋釁滋事案」等等。

廣西貴港高中生集體罷課示威

繼河南省商丘市柘城縣「第二高中」上千名學生打砸學校之後,9月17號,廣西貴港市「港南中學」高三學生也集體罷課,抗議學校食堂出售高價飯菜以及強制學生購買校服等。

據多名知情者在網路曝料,由於學校食堂、小賣店物價高,校方又強制學生購買校服、經常變相收費等,數百名高三學生集體罷課。在攝氏30多度的高溫下,他們在學校操場上抗議示威,齊聲呼喊:「不要校服!校長出來!」

事件發生後,校方擔心消息傳出,從17號下午開始,封鎖了校園網路。

湖南農場遭暴力強拆 傷三十多人

湖南省株洲市炎陵縣「大院農場」9月17號遭到強拆,上百村民與三百多強拆人員發生衝突。

《自由亞洲電臺》報導,據當地村民介紹,由公安、城管和武警等組成的強拆人員,帶著武器到達現場,事先叫來120救護車,作好打傷甚至打死人的準備。

村民表示,衝突中有30多村民被打傷,其中包括老人和小孩,目前仍然有15人留院治療,一名年輕人傷勢較重。

事發後,數十名村民遊行到炎陵縣政府辦門外抗議,要求當局支付傷者的醫療費,但沒有人理會。

編輯/周玉林

中共嚇唬百姓 「敵對勢力」是利器

9月18號,中共《解放軍報》刊文宣稱,「意識形態領域歷來是敵對勢力對中共實施西化、分化圖謀的攻擊重點」。前兩天,中共黨刊《求是》雜誌也發文針對敵對勢力。評論分析,在中共眼裡全世界人民都是它的敵人,敵對勢力這個詞已成為中共嚇唬老百姓的利器。

《解放軍報》18號宣稱,所謂的敵對勢力要搞亂一個社會、顛覆一個政權,往往從意識形態領域打開突破口,從搞亂人們的思想下手。

16號,中共黨刊《求是》雜誌發表文章強調「我們不會坐視敵對勢力利用互聯網『扳倒中國』」;《求是理論網》則發表評論,強調「黨要清楚自己在農村的敵對勢力是誰」。

旅美原大陸史學家劉因全:「這是中共一貫的作法,中共為了維持自己的一黨專制,它把別人說成是敵人,說成是壞人,其實這都是老百姓正常的反應,老百姓受了壓迫,受了剝削,受了當官的迫害,他當然要表達。」

旅美原大陸史學家劉因全表示,中共從來不檢討自身,反而把對它不滿的民眾當作是敵對勢力。

大陸網路作家荊楚:「它與全世界人民為敵,與全國人民為敵,在它們的眼中,到處都是敵人,這毫不奇怪。它們的獨裁專制、漠視人權,達到了空前絕後,全國人民對它確實來說,視它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在這種情況下,它眼中怎麼不到處都是敵人呢?」

早前,網路曝光了上海市5名法官集體嫖妓醜聞後,上海高院代院長崔亞東宣稱,5名法官嫖娼案給了敵對勢力可乘之機;9月16號,中共軍委副主席許其亮也強調,要積極搶佔網路新陣地,防範敵對勢力滲透破壞。

在中共喉舌刊發的新聞報導中,國內有敵對勢力、互聯網上有敵對勢力、軍隊中有敵對勢力、農村有敵對勢力,香港和海外的敵對勢力更多。在大陸最大搜索引擎百度上,有關「敵對勢力」的文章竟達562萬條。

北京憲政學者陳永苗:「這是它(中共)一貫的執政的思維方式,比如說它有很多問題解決不了的時候,一定會當作一個敵對勢力來一刀切下去,幾十年來它的執政的思維方式一直沒變。」

被中共劃分為敵對勢力的是些甚麼人呢?

時政評論員汪北稷:「中共眼中的敵對勢力、敵人、對手是一些對中國未來有責任心,有理想主義情懷的人,所以對中國共產黨非常的憤怒、厭惡、批判、揭露,對中國(共)政府的所做所為都始終在監督。」

9月中旬,中共各地公安以打擊謠言為名,大肆抓捕在網路上宣揚憲政、民主、普世價值的網路大V,以及揭發貪腐官員的網民,短短几天內就有上千人被拘捕。

劉因全:「它們豎手電筒,一直在用手電筒單方面的照老百姓,它不照照自己,在這種情況下,只能是加劇『干群矛盾』,加劇當權者和老百姓的矛盾,最後老百姓只好起來用武力來推翻它。」

時政評論員汪北稷指出,中共幾十年來對老百姓犯下了滔天罪惡,欠下纍纍血債,它最害怕被清算。

汪北稷:「中共就想剝奪這些人們思考的權力,言論的權力,聚集的權力,以維護它這種殘暴的統治。就把任何質疑它的、批評它的,包括過去所幫助它的,為了中國也好,對中國有意見,對中國(共)政府有意見,對共產黨有意見的,全部看著(是)敵人。」

目前中國大規模群體抗議此起彼伏,社會矛盾已達到臨界點,劉因全認為,中共除了借用敵對勢力打壓異己外,還可以借敵對勢力一詞來推卸責任、轉移人們視線。

採訪編輯/ 李韻 後製/李勇

八項規定如廢紙 中秋送禮明轉暗

今年的中秋節,是中共出臺所謂的「八項規定」後的第一個大型節日,大陸各大門戶網站紛紛宣傳,「八項規定」使各地方政府變得「節約從簡」,公款送禮的節日腐敗之風得到「有效遏制」。中秋節前夕,本臺記者分別採訪了大陸國企員工、私企銷售員及個體經營老闆,卻得到了與官方宣傳截然不同的說法。他們還表示,在腐敗盛行,權錢交易當道的中國社會,「不送禮」根本無法生存下去。

接受採訪的大陸民眾表示,今年中秋送禮現象依舊,並沒有因為「八項規定」的出臺有任何轉變,只不過送禮方式開始由明轉暗、巧立名目、更加隱蔽。

山東臨沂商人張先生:「沒有這個中秋節跟春節的話,政府方面怎麼賺錢啊,就通過這樣的事情然後收禮啊、攏資金啊,就借這個機會嘛!規定是有,但是他們也有他們的對策,怎麼把這個規定繞過去,它們該收的還會收,該送的也會送。」

福建廈門某私企銷售人員楊先生:「這個東西,說實話,大家都是暗地做,一般不公開。」

另外,如今的中秋節送禮,禮品已經不僅局限於各類月餅,而是逐漸朝著「多元化」發展。

山東臨沂商人張先生:「送卡了,送錢了,送黃金了,這都是很正常的。」

湖北某市某銀行職員劉女士:「現在送禮呢,說真的,買金條送禮比較多了,比如說我一個同學,買金條送禮嘛,每年春節之前,他不知道要買多少。」

去年12月,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高調反腐,提出了《八項規定》。《BBC中文網》曾引述英國《金融時報》報導表示,行賄受賄由此被迫改頭換面。

《金融時報》例舉了「禮物國」網站上的送禮注意事項。例如:不要在辦公地點接近送禮目標。應該去領導家送紅包。可以送加油現金儲值卡,顯得毫無銅臭。另外,古玩、書畫、玉器、西洋參、海參這些價值不菲,但又無法確認價格的也是上佳的禮品。要注意健身俱樂部的會員人數是不是大幅增加,或許在新時期的中國,最新的鈔票是杠鈴。

環顧如今的中國大陸,送禮幾乎充斥在各個階層,百姓給當官的送禮,下級給上級送禮,小企業給地方送禮,大企業給中央送禮……如果問一句為甚麼非要送禮,得到的回答是:不送禮就「活」不下去。

當官的不送禮就會丟掉烏紗帽。

湖南嶽陽餐飲業老闆周先生 :「我可以這樣斷言,假如我不這樣做(送禮)的話,比如我是局長不這樣做,不出一年我就被戴個甚麼帽子我就下臺了、無緣無故不知道犯了甚麼錯就被抓了。這個潛規則肯定有的。」

此外,企業不送禮就會破產。

劉女士:「你如果不把官員的大腿抱緊的話,你活起來確實很難。政府如果向你要甚麼,你積極配合,給足它的面子,那你很快就會富的,土地啊,各方面啊、政策啊,一路綠燈。 你不給,今天技術監督局來、明天稅務的、後天工商的,總給你找毛病,找了毛病就罰款,罰死你。」

而百姓不送禮就會寸步難行。

周先生:「包括打結婚證、送孩子讀書、包括你辦一個簡單的執照甚麼的,你都必須要請他們吃飯啊,送這送那的,這個包括我,我跟你坦白說,都是這樣做,我如果不做的話,我也等於是自尋死路了。整個中國大陸都是這樣的了,誰不這樣,那麼他一家老小也沒法生存了。」

受訪者們認為,在中國大陸,只要制度不變,無論出臺多少項規定,都不可能抑制住送禮之風。因為政府牢牢掌控和壟斷了一切資源、權力,要是想更好的生存下去,每個人都不得不去送禮。

採訪/易如 編輯/張天宇 後製/葛雷

網路大V又出事 「花總」丟了金箍棒

大陸媒體報導日前透露,曾識別出陝西省安監局長楊達才豪表的大V,「花總丟了金箍棒」目前被北京警方帶走,這是中共當局繼「秦火火」、「立二拆四」、「薛蠻子」、劉虎、周錄寶等網路名人之後,抓捕的又一名有影響力的網路人士。

《南方都市報》9月17號最新發佈的快訊說,北京公安局朝陽分局刑警大隊相關警官證實,網名為「花總丟了金箍棒」的嫌疑人正在接受審訊。報導並引述了中國奢侈品專家歐陽坤的話透露,歐陽坤作為受害人到刑警大隊做筆錄時,看到「花總」戴著手銬。

去年8月26號包茂高速發生重大交通事故,造成36人遇難。陝西省安監局局長楊達才在事故現場一張面帶微笑的圖片引發公眾不滿。隨後有網友人肉出,他在不同場合佩戴的各種名表。「花總」因為鑑定楊達才的名表,成為中國網民關注的粉絲眾多的網路大V。

「花總」也因此被稱為「反腐英雄」,媒體還頒發給他各種「年度人物」的獎項。

儘管「花總」名號廣為人知,但是,他的真實身份一直沒有被公開曝光。大陸媒體曾採訪過他,將其描述成「一副書生模樣:身材偏瘦,臉龐白皙,戴一副無框眼鏡。現實中,他是某家移動互聯網公司的創始人之一,34歲。」

對「花總」被警方拘傳的消息,有網民調侃說:花總丟了金箍棒,戴上了手銬。

9月18號下午2點多,「花總」在微博上發佈消息,聲稱已經獲得自由。

中共當局近來抓捕不少網路名人,指控他們製造和傳播謠言。

哥倫比亞大學人權研究所訪問學者古川:「他一方面目的就是震懾這些所謂的網路大V,不讓他們說話,不讓他們轉發一些敏感的東西,實際上這些網路大V,中共他覺得也有緻命的危險,因為,像薛蠻子粉絲一千多萬,他如果轉一個東西的話,會影響很大。」

8月25號, 大陸各大媒體鋪天蓋地報導了「薛蠻子」涉嫌「嫖娼」被警方拘留的消息。

大陸律師李方平:「他(薛蠻子)總體是網路大V嘛,各方現在他抓的這些人,罪名都不一樣,像他到底以甚麼名義去傳喚,就不清楚,有的不見得是傳播謠言,就是找你的經濟罪名,或者是其他的東西。」

「薛蠻子」嫖娼被抓後,「花總」在微博寫道:我與蠻子只有一面之緣,也無生意往來。當面就勸過他盡早軟著陸。……清謠反謠本來是正當之舉,但運動式批鬥污點大V,就難免讓人猜忌意在沛公。

不過,就在中共肆意抓捕網路大V的時候,中紀委開通了網站並宣稱,將第一時間在網站發佈所查辦案件,特別是一些重大案件,還計劃下一步開通微博微信等,目的是為了「加強與網友交流」。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9月18號發表了中共國家網際網路信息辦公室主任魯煒的文章,文章強調要「把網上輿論工作作為宣傳思想工作的重中之重」。並提出,要牢牢掌握網上輿論的所謂領導權、管理權、話語權。

7月17號,《新華社》記者周方在網上曝光,某「正部級宣傳口」領導參加人奶宴,豪吸美艷少婦人奶,7月22號,《搜狐網》率先指責周方「造謠」。在周方駁斥之後,有關人奶宴的揭發自此在網上消聲。

來自《新華社》內部消息說,周方目前已經被控制,直接指使打壓周方的是魯煒。而魯煒正是那位「喝人奶」的「宣傳口正部級高官」。

採訪編輯/常春 後製/黎安安

外國投行攻城掠池 高官子女洗錢

大陸媒體《南都週刊》最新一期報導,揭秘了國際投資銀行在中國的高層關係網絡。摩根、瑞銀各大國際投行紛紛聘用中共高官子女甚至孫子。業內人士透露,僱傭一個背景深厚的官員子女擔任高管,可能帶來數十億美元的利潤回報。分析人士指出,看似外國投行在利用太子黨的人脈,但也可能是中共高官利用外國銀行洗錢。

最近,《紐約時報》披露,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在對摩根大通僱傭中國兩名官員子女進行調查。摩根大通對那些來自重要的中國家庭的求職者,都會減少面試程序和放鬆標準。儘管摩根大通領導曾經質疑,中國光大集團現任董事長唐雙寧的兒子唐曉寧的工作經驗,但他還是被僱傭了。

《南都週刊》報導說,香港一位投行高管透露,「摩根大通不過剛好撞到了槍口上,比他們更過分的國際投行多的是。」 在摩根、瑞銀、美林、花旗等國際投行承攬的中國國企赴美、赴港上市的項目中,任職於各大投行的中國區高管起著決定性作用。這些中國區高管許多是官員的子女,他們的任期甚至和所在外資投行獲取中國企業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簡稱IPO)的時間相一致;他們的任職與否甚至會影響外資投行中國區業務的發展。

IPO就是首次公開募股,是指一家企業第一次將它的股份向公眾出售。美林曾是中國工商銀行IPO 的五個承銷商團成員之一。該公司在2004年聘用馮紹東在其中國辦公室的投行業務部工作。馮紹東是前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的女婿。瑞士信貸和花旗銀行,也都大量僱傭了中共高官的後代。中共元老陳雲的孫子,畢業於康奈爾大學的陳小欣,曾在香港花旗工作。

澳大利亞投行麥格理集團2005年聘用了前鐵道部長傅志寰的女婿孫翔。他如今是麥格理資本的中國區副董事長。在他的任期內,麥格理成為中國鐵道建築總公司H股上市發行的三大保薦人之一,該筆融資規模達到57億美元。

一位總部在北京的投行高層坦言,「外資投行能否順利拿下中國國企香港上市項目,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外資投行中國區高管的政府背景。」通常來說,僱傭一個背景深厚的官員子女擔任投資銀行副總經理或中國區總裁,可能帶來數十億美元的利潤回報。

湖北作家阮雲華認為,外國投行看起來似乎在利用太子黨的人脈來開闢市場,其實這些太子黨有可能反過來也在利用這些外國銀行洗錢。像摩根等外國投資銀行這樣的平臺,可以為轉移財產提供一種很隱蔽的方式,比如通過融資或參股。

湖北作家阮雲華:「這種官商交易也是國內的那種高幹子女所需要的一種資產的轉移方式。他只不過是利用了一種商業行為,利用華爾街這種遊戲規則,如果在沒有暴露的情況下,他們的這種財產轉移是符合主流社會的一種遊戲規則。但是現在已經暴露了,就變成了一種腐敗行為。」

美國司法部門和SEC正在判斷摩根大通聘用中共高官子女的行為是否違反《美國反海外腐敗法》。但對摩根大通來說,接受機構調查並不意味著公司存在任何不當之處。

原中央黨校學習時報副編審鄧聿文:「我也相信,這些投行聘請高官子女,絶對看中的是他們父輩的影響力。這裡面有沒有一些違法行為呢?我也相信肯定是有違法行為的。但是它會採取一種貌似合法的手段,進行一種利益的輸送。從法律這個角度來說,你很難斷定它是違法行為。」

流傳在香港投行界的一個段子令人有些吃驚。據說,有些國際投行在招「官後代」時,常用的一個面試問題就是:請直接寫下你認識或者可以聯繫到的中國內地政治經濟界的要人名單。如果寫下的名單夠長或者夠重量級,基本上都可以當場錄用。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陳建銘

軍地衝突激增 習近平放權給軍隊

日前,中共軍委主席習近平簽署命令,發佈新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警備條令》。《條令》規定:軍地發生糾紛時,軍方應採取措施迅速平息。外界指出,一方面體現了軍隊和地方衝突的加劇,但中共把處理權交給軍隊,同時也表明瞭它對軍隊的依賴。請看報導。

新修訂的中共軍隊警備《條令》增加的內容是:「軍人與地方人員發生影響社會治安的糾紛時,警備司令部應當迅速採取措施,平息事態,配合有關部門依法處理。」

《條令》還規定:警備司令部發現軍隊人員參與假冒軍人、假冒軍車、假冒軍隊單位違法犯罪活動的,應當立即制止,扣留相關人員,移交其所在單位保衛部門處理。《條令》還規定了警備司令部有權處理,涉及用軍隊標識做商業廣告來謀利和其他影響形象的行為。

獨立評論員張健指出,中共軍隊和地方政府就像兩個黑幫一樣,佔據各自的地盤,當兩個地盤重疊的時候,一定會產生矛盾和糾紛。張健觀察分析,從條令上看,中共中央旗幟鮮明的站在了軍隊這邊。

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地方政府是中央的所有財政收入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它(中央)為甚麼要拋棄它(地方政府)?因為沒有軍隊,就沒有它(中共)所謂的合法性。如果沒有軍隊,這些黨魁們就會受到正義的審判。」

張健表示,其他國家的軍隊和地方能都相安無事的和平相處,但在中國,軍隊成了中共利益集團的一環,變成了中共的「錦衣衛」。所以,中共一定會維護握有武器的軍隊。

張健:「從中共建政以來,軍隊從來沒有國家化,黨指揮槍這條路一直貫徹著。所以軍隊就是黨的一個看門犬,它可以肆意違法亂紀,肆意對老百姓開槍。」

現實中,軍隊與地方發生的衝突也越來越多。

近日,一段「青島城管強拆軍區大院警衛室現場 」的視頻在網上流傳。9月4號下午,上百名城管和防爆警察圍堵青島嶗山區石老人村的「軍區大院」警衛室,要對衛兵崗樓進行強拆,導致城管與軍區警衛大打出手,場面火爆。但最終因城管人數眾多,軍區無法抵抗,崗亭被挖土機強行拆除。

旅美政論家伍凡認為,自從軍隊進入經濟領域後,軍隊就和地方政府的衝突增多。目前,隨著中國的經濟的下滑,雙方都想撈錢,為爭奪資源的衝突就會越來越激烈。

美國中文雜誌《中國事務》總編輯伍凡:「各種各樣的走私啊、販賣啊,過去這20多30年來一直不斷的發生。尤其在江澤民時代,特別讓軍隊可以開各種各樣的餐館、甚至有開地下妓院,商業的樓等等,軍隊成了一個強大的利益集團。」

根據公開的資料顯示,中共軍隊自1985年被允許進入民用領域從事商業活動後,各級軍隊組織的經營實體就以幾何級數擴大。

例如,國家級軍企包括曾經盛極一時的三九集團、新興集團公司屬於總後,保利集團是總參的企業,凱利集團屬於總政,新時代公司屬於國防科工委,長城、長風公司屬於航空航天部等等。

此外,軍車號牌被肆意倒賣,包括茅臺在內的豪奢白酒均設軍方特供,甚至與軍方簽署所謂的戰略合作協議……軍方不務正業的活動更是氾濫無止境。

伍凡表示,在中共的內部鬥爭中,軍隊具有特殊的地位,成了各方拉攏的物件,逐漸把軍隊寵成了割據一方的「土霸王」。伍凡認為,習近平想用一紙條令來擺平軍隊和地方,軍隊與民間的衝突,非常的困難。

採訪/易如 編輯/宋風 後製/周天

觀眾朋友,感謝收看本期的中國禁聞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