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鋪師》導演陳玉勳專訪:喜歡把作品拍的有人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22日訊】 延續上一集為您介紹的電影《總鋪師》,這集聚焦我們為您獨家專訪導演陳玉勳,帶您瞭解陳玉勳導演源源不絕的創意,以及獨特喜劇風格的背後,究竟還帶著什麼樣不凡的人文思考。

電影《總鋪師》上映1個多月,票房已經破2.4億,蟬聯4周票房冠軍,國際影展更是邀約不斷,除了入選釜山影展,也是東京與夏威夷影展的參展片,陳玉勳的《總鋪師》,成為國際焦點。

《總鋪師》片段:「這個滋味我永遠不會忘記,這些都是古早菜你們都知道吧。」

導演 陳玉勳︰「拍電影如同做辦桌一樣,你會去做一些菜,然後用心去做,給客人吃,那拍電影也是一樣,就是給觀眾看。那有些人是為了服務客人,讓客人吃得很開心,那有些人是為了賺錢,甚麼都有對不對,那就整個感覺是跟拍電影很像。」

電影《總鋪師》,反應了陳玉勳對社會的觀察,也投射陳玉勳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總鋪師》片段:「你菜煮的再好吃,也無法滿足所有的人,所以,心如果高興,菜就好吃。」

導演 陳玉勳︰「所以我就把,整個把,我自己做電影的一些想法,還有一些心路歷程,全部都,把它當成辦桌這樣子來做。就像我們台灣很多很厲害的前輩,那可能我就把自己投射成,只是一個比較,沾醬油,比較沒有路用的一個人,離開了很久再回來做這個電影,其實有一點戰戰兢兢的,也受到很多人的幫忙,完成了一部電影。」

陳玉勳說,電影當中的小婉最像自己,就像是半調子的低路師,對電影圈又愛又怕,告別電影圈十六年後,陳玉勳最後還是硬著頭皮,帶著《總鋪師》,再次踏上熟悉的電影路。

導演 陳玉勳︰「就人很奇怪,尤其做這一行的人,好像,好像,好像有對於有故事想講的人,你不叫他講他很難受,就再苦他也想講故事給你聽,這是一件,很,很自虐很莫名其妙的個性。」

或許是這樣的個性,讓年過半百的陳玉勳,還想要說更多的故事,而且是用喜劇的形式,來說故事。

《總鋪師》片段:「好笑片段。」

廣告:「張君雅小妹妹,你家的泡麵已經煮好了,妳的阿嬤限妳一分鐘之內,趕快回去吃。」

陳玉勳的作品,就像被施了魔法,總是能夠引人發笑,這些源源不絕的笑料元素,其實就來自陳玉勳小時候的點滴記憶。

導演 陳玉勳︰「那個對我來講不是很難,因為我們這個世代的人,小時候就常聽到這種東西,尤其在收音機裡面,會常聽到有一些廣播,然後那些廣播講一些台灣,用台語講一些話都很好笑,那,也是聽起來會很親切,就照以前的那種印象去執行。」

孟姜女,花太郎,張君雅,一個個形象鮮明的廣告人物,30秒就打入人心,陳玉勳注重表演鮮活生動的風格,超過100支的廣告作品,最重要的元素,就是「人」。

導演 陳玉勳︰「拍人還是最有趣的,有些廣告它並沒有人,它可能只有產品或有一些,Model,那,我喜歡把廣告片裡面拍的有人味,然後裡面有一些活生生人的個性,他的習慣他的行為這些,我覺得有這些東西,那個廣告才會有趣。」

喜歡拍出人味,懂得抓住人心,看不出來在陳玉勳22歲之前的人生,都在跟聯考奮戰,把生命花在自己最不擅長,也最討厭的事情上,直到大四那年,到大傳系擔任攝影棚助理,輾轉認識導演王小棣,陳玉勳也因此找到自己的最愛,用影像說故事。

導演 陳玉勳︰「那個時候也是覺得很苦,我並沒有特別喜愛這一行,我就覺得,每天苦的要死,那一直到做了半年多,然後小棣老師她就,就突然叫我去,跟另外一個導演籌備佳家福,那個電視劇,那開始,真正開始當導演。才找到說,做這行的樂趣在哪裡,不然之前沒有特別想做這一行。」

不停追尋生命價值的陳玉勳,最後落腳電影圈,在離開電影的16年裡,陳玉勳不斷詢問自己,究竟還有甚麼想法,要去實踐,終於,陳玉勳被自己說服。

導演 陳玉勳︰「當然是加上自己年紀大了,覺得不趕快拍不行,哪一天身體會不好,拍不動了,突然掛掉了,就沒得拍了。現在,我就很積極的拍這部電影,就是這種感覺,到了一個年紀就是,自己還有甚麼能力,就盡量發揮出來,不然有一天可能會後悔。」

身處五年級頭段班世代的陳玉勳,不只面對新世代電影人的追趕,還得面對前一代電影創作者所留下的包袱,不過,陳玉勳靠著對人情義理的敏銳掌握,以及優越的喜劇天分,正在逐漸將過往的際遇,蛻變為養分,提煉成為獨特的勳式風格喜劇。

亞太新唐人採訪撰稿:李晶晶
攝影後製:盧天常 高秉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