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習總的「鳥籠」只養鸚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24日訊】最近,中國的政治生活只剩下一個重要主題,即強力管制言論。當局從查謠言、抓大V、直到「兩高」釋法,並由《求是》雜誌發文誓言「讓網路空間清朗起來」(9月16日),目的只有一個,即讓國民閉嘴,並將批評中共政府(包括官員)視若畏途。如此種種盛舉,讓我想起2008年習近平對待批評言論的「鳥籠論」。當時他發表「鳥籠論」時,官媒盛讚他面對批評言論具有充分的自信與大度,如今那份自信都跑到哪裏去了呢?

習近平的「鳥籠論」

2008年6月25日,在卡塔爾訪問的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與隨行採訪的香港記者茶敘時,被問及如何面對國際社會「干擾」北京奧運會,習近平答稱:「世界之大,什麼人都有,本來這個世界就是很熱鬧,……在一個籠子裏有各種鳥,如果把那些吵得厲害的鳥拿出去,那麼籠子裏就不熱鬧。我們對於熱鬧已經懷平常心了,司空見慣,關鍵是我們自己把這個事情做好。」

中共宣傳高官趙啟正寫了一篇《習近平以「鳥籠子理論」喻奧運雜音,展現大國姿態》,盛讚其「表現中國黨和政府的大度情懷,開放心態,令人耳目一新」,還有論者乾脆舍去奧運背景,從中引申出習近平對不同言論的「寬容」。

習的這番話其實與大度寬容並無多少關係。習當時說這番話,主要是其地位所限,畢竟不是中國的「一哥」,以儲君身份視事,說話做事多少還得思量並留有餘地。更重要的是,面對世界這只「大鳥籠」,他既無拿走「吵得厲害」的鳥兒的管理權,也無定於一尊的話語權,於是只好表示灑脫。

如今,他成了中國這只「鳥籠」的主子,籠裏的「鳥兒」們嘰嘰喳喳,有唱憲政的,有網路檢舉要反腐敗的,「鳥兒」們既不肯跟隨中央領導的指揮棒起舞,各種「嘰喳聲」更與規訓「百鳥」的中宣部的主旋律不一樣,所以習總不高興,要將這些不聽話的鳥「拿出去」,讓其他鳥兒齊唱主旋律。

愛叫的「鳥兒」不討喜

以前每次加強言論管制之時,國內人總會下意識地琢磨一下:這次打壓的是什麼言論?哪些事情與哪些人比較敏感?琢磨的目的是為了保留自己的發言權與活動權,讓今後的言論與活動儘量不觸碰底線,「脫敏化操作」。這樣做,固然有點犬儒,但因為是在重壓之下,因此被普遍認可是種生存技巧。其結果當然是當局的管制越來越隨意,劃定的禁區越來越多,活動範圍越來越小。

這次被當局拿掉的那些「吵得厲害」的「鳥兒」,其實並非一個種類。主張公民社會的許志永與王功權,一直主張走溫和改良路線,甚至溫和到連改良路線圖與時間表都沒有拿出來,還是被當局視為「吵得厲害」。因為有關憲政與公民社會的主張,再溫和也主張限制公權、保護民權,中共當局正好要限制民權、擴張公權,所以嫌這些鳥兒吵。這很符合「割韭菜原理」,就像地裏的韭菜一茬一茬地割,在不太溫和的反對派被逐一消滅之後,溫和改良派的代表就成了籠子裏那只吵得最厲害的鳥,於是得拿掉。

拿掉王功權則是另一番考慮。在政治、經濟、知識三類社會精英當中,壟斷全部政治資源的中共利益集團通過利誘逼迫等各種方式,讓後兩者必然依附自己,很忌諱這兩大群體中的成員直接「聯誼」,尤其忌諱有「反骨」的成員們「聯誼」。據說王功權最近幾年不僅要表達不同政治意見,還有行動。反對派們現在最缺少的就是經濟實力,通過各種管道募集款項很困難,這是當局最樂見的窘境。鄧小平在80年代對政治反對派主要施以政治懲罰,一般不開除公職,這讓許多政治反對者越批越香,聲譽大漲。因此當局從1989年之後改變做法,採用「卡住異議者的胃」這一方法,動輒讓單位以各種理由解除職務及解聘,不少人在巨大的生活壓力之下,被迫就範。如果有企業家參與政治反對活動陣營,情況就有可能好轉。目前對當局不滿的民營企業家越來越多,因此先得將這位有反骨的王功權鎮壓住,讓其他人望而卻步。

當局何以不喜歡薛蠻子

我原來孤陋寡聞,不知薛蠻子為何許人,這次將中國官方及以前網上披露的資訊全部讀過之後,才明白他為何成了中國當局整治微博大V的祭品。

薛蠻子的政治言論並不算出格,最多就是跟風嚷兩嗓子,他的特點是太想將網路上的虛擬地位轉化為現實地位——批判文章說他想「將網路虛擬權力轉化為現實權力」,他自己在牢中承認轉微博有如皇帝批摺子般快意。儘管這一轉化遙不可期,但對於將任何權力(包括虛擬權力)都視為禁臠的中共來說,有這種願望就大不該。於是薛蠻子喜好流連風月場所成為當局抓他並抹黑的最好理由。儘管全國不知多少男人都與薛蠻子一樣愛好風月之事,但當局只在意他這一單,也是沒奈何的事。當局並不忌諱以嫖娼罪抓他只是藉口,這從後來刊發的批判文章,以及讓他在央視上現身說法的內容均與嫖娼無關,只與他的微博大V身份有關可證。

應該說,薛蠻子具有的一些條件,使他成為中共當局整頓微博立威的最佳目標。如果順便抓個人,「榜樣的力量」可能不強。薛蠻子很特殊:他有「紅二代」身份,但又與這個群體不親近;他是企業家,但無論是其「第一桶金」還是他擅長的經營方式,在其他企業家眼中看來不太正宗,對他有疏離感;他有美國護照,但連同其家人都已長年生活在北京,他是「魚兒」,那北京就是「水」。無論是他本人還是美國政府,大概都對他那「美國公民」身份不太當真。以上這幾點,平常他用作身份標籤時,似乎哪都沾邊,挺像一回事,但真有事情發生,比如現今陷獄時卻四六不靠。因此當局以「嫖娼罪」將其抓捕,頗能產生震懾作用,讓一些線民產生錯覺:連薛蠻子這樣的人都抓了,咱得悠著點兒。

秦火火是一位起於底層、沒有受過良好教育的人,但卻借助網路成了網路知名人物。在當局眼中,讓這樣的人成了氣候,正是咱制度的優勢,是黨的恩賜,你不感恩也罷了,還時不時地抓把灰往黨的臉上扔一把——是可忍,孰不可忍!至於秦火火造的那「謠」,就我看到的那被用作證明的十來條,如講雷鋒真相的,其實在網上流傳多年,並非秦火火原創。

中共向來講究抓典型,於是精選了一些典型予以打擊,然後再由「兩高」粉墨登場,宣佈「網上誹謗資訊」如果「被點擊次數達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轉發次數達到五百次以上的」,發佈者就可能面臨「誹謗罪」刑事指控並入獄。在這種高壓政策之下,再由網路大V、企業家潘石屹在CCTV上表示大V發言要「有紀律性」——潘石屹當年因為網上公佈美大使館測量的空氣資料而被認為敢言——他如今都表示要「有紀律」,別人誰敢不服?畢竟,「寧鳴而死,不默而生」的鳥兒是珍稀品種,少而又少。

經此一番大規模「淨網」,中國這只「鳥籠」裏百鳥失聲,只剩下鸚鵡、八哥等善於學舌的鳥兒,每天被主人餵食並跟著主人學說「主旋律」,見到主人就撒歡,對主人喜歡的人就說「你好,歡迎歡迎」,見了主人不喜歡的就說「壞東西,滾出去」,聰明一點兒的還會加上一句「換了皮膚,滾到你美國主子那裏去」,如同貴州省那位陳鳴明副省長一樣——面對這樣一隻「鳥籠」,不知習總書記是否滿意呢?

--原載《中國人權雙週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