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連載】《濟公全傳》第一百三十四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26日訊】【導讀】《濟公全傳》是明末清初出現的一部描寫濟公傳奇事跡的小說,全稱《濟顛大師醉菩提全傳》,簡稱《醉菩提》,又名《濟顛大師玩世奇跡》、《皆大歡喜》、《度世金繩》等,以濟顛和尚遊戲風塵、渡世救人為主線,其間又穿插劍客、俠士行俠仗義的活動及正邪鬥法、捉妖降魔等情節,是一部別具一格的武俠小說,尤其是書中的主人公,既「顛」且「濟」,他的扶危濟困、除暴安良、彰善罰惡等種種美德,可以說是中國小說史上罕見的亦俠亦僧亦丐亦神的喜劇性人物形象,成為後世武俠小說中喜劇俠客形象的重要淵源。

第一百三十四回 白水湖丟失烈火劍 密松林初試迷路旗

話說老道褚道綠正要殺雷鳴、陳亮,濟公禪師趕到、褚道緣一看,說:「道兄,你 看濟顛來了。」張道陵說:「好,待我來。」伸手拉出乾坤顛倒迷路旗,說:「濟顛你 可認得山人?」和尚說:「褚道緣,你先等等。冤各有頭,債各有主,我跟你有仇,徒 弟沒招惹你,你叫我徒弟走他們的,有什麼話,咱們再說。」褚道緣說:「可以。」和 尚過去把雷鳴、陳亮救起來,給了兩個人一塊藥吃,這兩個人好了。雷鳴、陳亮說: 「師父,你老人家上哪去?」



和尚說:「你們兩人不用管,去到白水湖等我去,我少時 就去。」這兩個人走了。和尚這才說:「你們兩個老道,打算怎麼樣?」張道陵說: 「和尚,你無故欺負三清教的人,今天山人特來找你,你可認識山人這寶貝?」和尚說: 「我認識怎麼樣?」張道陵說:「你要知道我的利害,跪倒給我磕頭,叫我三聲祖師爺, 饒你不死。如要不然,當時我拿這乾坤顛倒迷路旗,結果你的性命。」和尚哈哈一笑說; 「我叫你三聲孩子。」張道陵一聽,氣往上撞,當時一晃迷路旗,口中念念有詞,眼瞧 和尚滴溜溜轉,東倒西歪。老道說聲「敕令」,和尚翻身栽倒。張道陵一看,說:「賢 弟你看見了,我已將和尚治住,是你殺我殺?」褚道綠說:「我立刻殺他。」隨即趕過 去,惡狠狠照定和尚脖頸就是一劍。只聽寶劍噹啷啷一響,和尚脖子冒火星。褚道練說: 「和尚好結實脖子。」張道陵說:「這不是和尚罷。」一句話說破,再一瞧,是半截石 頭樁,和尚蹤跡不見。

張道陵說。「了不得,這叫替行挪移大搬運。這和尚能為不小, 既是我這寶貝拿不了他,比你我的道行大,你我不是他的對手,咱們得請能人拿他。」 褚道緣說:「請誰去?」張道陵說:「請你師爺爺紫霞真人李涵齡去。」褚道緣說: 「不行,我師爺爺決不管。」張道陵說:「你爺爺或者能與幫助更妙。不然,到八卦山 去請坎離真人魯修真來。他有一宗鎮現之寶,名日乾坤子午混元袋,勿論什麼妖精裝在 裡面,一時三刻化為膿血。島洞金仙,裝在裡面,能把道行沒了,連西方的羅漢裝上, 都能把金光散了。」褚道緣一想說:「也好。」二人這才夠奔八卦山去了。和尚借遁法 走了,回歸白水湖。剛來到湖岸,雷鳴、陳亮趕過來行禮說:「承蒙師父救命,要不然, 已死在老道之手。」和尚說:「不便行禮。」雷鳴、陳亮說:「師父那台上捉妖的和尚 是誰?」濟公說:「那是假濟顛。」雷鳴說:「怎麼濟顛還有假的?」和尚說:「那是 自然,你瞧,了不得了,這個假濟顛要了不得。」雷鳴、陳亮瞧著也不懂,就見湖裡出 來這股陰陽氣,把他這股黑煙壓的剩了有幾尺,再要少待片刻,把黑氣欺沒了,陰陽氣 一卷,就把他捲到湖裡去,他這五千年道行就完了。眼瞧這假濟顛熱汗直流,法台咯啷 咯啷直響,濟公禪師心中有些不忍,這才口念阿彌陀佛,由腰裡把僧帽拿出來戴上。和 尚說;「亮兒給我拿個折。」陳亮一想:「這倒不錯,把陳宇去了,淨吃亮兒。」立刻 給和尚把僧袍拿了個折。和尚把絨緣緊一緊,說:「雷鳴、陳亮你兩個人上西邊舖子門 口,雨搭底下去,我和尚有事。」

雷鳴、陳亮就到舖戶廊簷下去一站。和尚恭恭敬敬, 沖西北磕了三個頭,起來也到廊簷下一站。少時雲生西北,霧長東南,沉雷一響,大雨 點真有錢大,趕精雷一響,避邪湖裡,這股陰陽氣收回去了。台上假濟顛也怕雷,他也 是妖精,自己一想:「得找個有造化的人,可以躲避雷,大概知府顧國章皇上家的四品 官,必有造化。」假濟顛正要找知府去,忽然往西一看,見窮和尚一摸腦袋,透出三光。 他一看是身高十丈,頭如麥鬥,身穿織擇,赤著兩只腿,光著兩隻腳,是一位活報報知 覺羅漢。假濟顛連忙來到真濟顛跟前,說:「聖僧你老人家救命。」和尚一掀僧袍,說: 「這裡頭蹲著來,老實點,別碰了零碎。」這個時節,狂風暴雨就下來了。瞧熱鬧人, 跑的跑,躲的躲,知府在看臺上也下來了。眼瞧著這法台上的大和尚,跑到那窮和尚的 僧袍底下蹲著去,知府心中納悶。這個時節一個電閃,跟著一個雷,這霹雷老打不著。 濟公一按靈光,說:「好東西,真是作怪。假濟顛你出來,我用用你。」假濟顛說: 「聖僧,我不敢出去,怕雷霹。」

和尚說:「不要緊,把我的帽子給你戴上。此時湖裡 的妖精,給雷震迷了。他頭上頂著一塊髒布,乃婦人所用污穢之物,雷不能霹他。你到 湖裡去把髒布搶過來,雷就把他擊了。」假濟顛這才戴上濟公的僧帽,夠奔湖岸,滋溜 跳下湖去。知府說翻上來了。大眾一看,這個妖精,其形是龍腦袋,兩隻眼沒了,有兩條腿,長有三十余文,一身淨鱗。這宗東西名叫鱷魚,乃是龍種。這鱷魚天底下地上頭, 只有一個,夠五百裡地長,這是個小的。這種東西最利害無比,龍之性最淫,比如龍要 污了牛,下出子來,名曰特龍,污了馬,下出駒來名曰龍駒,龍污了驢。下出子名曰春 龍,污了羊,生子名曰猖龍,污了豬,生子名曰債龍,要污了野雞,下了蛋,入地一年 走一尺,四十年起蚊,它一出來,能使山崩地裂,四周帶起四十丈水來,乃是龍王爺的 反叛。這個鱷魚,天下大患,今天被雷擊了,雨也住了。知府知道是窮和尚的法術,請 的雷,這才下了看臺,過來給濟公行禮,說:「聖僧佛法無邊,弟子深為感念,請聖僧 到衙門一敘。」和尚說:「太守大人,你把這鱷魚叫人抬回去。他那兩隻眼,是兩顆避 水珠,在內腎囊裡,取出來,乃是無價之寶。他周身骨頭節裡都是珠子,他那兩只爪, 是真鍬塊。大人你得這個魚,取出珠子來,勝似敵國之富。」

知府一聽,喜樂非常,吩 咐把才纔那假濟顛騎的馬,給聖僧備過來。手下人答應,旁邊胡秀章趕過來,說:「聖 僧你老人家上衙門去,我要回家了,在家中候著你老人家。」和尚點頭,雷鳴、陳亮、 孫道全過來,隨著濟公左右。和尚上了馬,同知府並馬而行,剛走到紹興府東門,忽然 濟公騎的這匹馬一叫,連躥帶跳,往北就跑。知府趕緊吩咐人快截馬。大眾官人都嚷截, 但是誰也沒截住。和尚的馬,一直往北跑下去了。雷鳴、陳亮、孫道全隨後追趕,和尚 這匹馬奔走如飛,跑下有二十多裡來。和尚說:「好東西,真跟我玩笑。」正往前走著, 眼前樹林子一聲:「阿彌陀佛,師父別走,弟子給你老人家送帽子來了。」濟公一看, 正是假濟顛。

書中交代:這個假濟顛怎麼一段緣故呢?只因紹興府正南有一座會稽山, 山下住著一個打柴的,姓李名雲。這個人乃是飽學,時運不佳,家中貧寒,不能念書。 家有老母,李雲事母至孝,就指著打柴度日。一天打兩擔柴,一擔柴余米,一擔柴自己 燒。這天拿著扁擔板斧,到山上去打柴,剛走到山口,就見那裡有一條大蟒,有好幾十 丈長,兩隻眼似兩盞燈,張著血盆似的大嘴。李雲嚇得魂不附體,把扁擔、板斧都丟了。 跑回家去,嚇得戰戰兢兢。他母親就問:「兒呀,怎麼了?」李雲說;「嚇死我了,我 拿著扁擔、板斧剛要上山去打柴,剛走到山口,看見一條大蟒,真有水缸粗細,有好幾 十丈長,兩隻眼像兩盞燈,張著大嘴要吃我,嚇的我把扁擔、板斧都掠了,趕緊跑回 來。」老太太一聽,說:「扁擔板斧倒是小事,只是我兒有命,可以養贍為娘。」次日 李雲還得去打柴,家中又並無餘糧,無親眼街坊又借了一根扁擔,一把斧子,夠奔會稽 山。剛來到山口一看,大蟒尚未走,嚇得李雲又把扁擔斧子捺了,又跑回去。老太太一 看,見李雲嚇的顏色更變,又問:「李雲為何驚慌?」李雲說:「大蟒還在那裡。」老 太太說:「可別去了。」又過了一天。次日家中顆粒俱無,不去就得餓著,李雲想: 「我把人家擔繩等件也都捺在那裡,怎麼賠人家?」這樣一想,不顧命了,當時由家中 出來,夠奔山口,撿扁擔打柴。

不知李雲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