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 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債違約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9月30日訊】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最近指出,中國當局可能會容忍明年部分地方政府債務出現違約,以在舉債激增之際「加強市場紀律。」中共可能容忍中國部分地方政府債務違約、宣告破產?這是個會讓許多人意動、心動、甚至心內震顫的問題。在紅朝六十年的歷史上,還從來沒有承認自己的「人民政府」、「黨和政府」會有破產這樣的事;最不濟的時候,只是找個替罪羊,說四人幫把國民經濟搞到「崩潰的邊緣」上了,也還沒有崩潰破產。今天,這個「不差錢」的政權,看來也真是撐不住了。

中國經濟的主題–「沒錢了」

中國最近出現的所有經濟上的大事,其實都圍繞一個主題–「中共沒錢了。」中國國有銀行拆借利率飆升、銀行鬧錢荒,是銀行體系沒錢了;錢荒升級,銀行全面暫停房屋貸款,也是沒錢了;地方政府債務飆升、中央急派欽差大臣核查,是各級政府沒錢了;中共延遲退休年齡、想出「以房養老」這樣不著邊際的餿主意,是政府管理的社會保障體制沒錢了;中央政府瘋狂印鈔,導致中國社會通貨膨脹、民怨沸騰,是因為中央財政沒錢了;近來徵收遺產稅據說要寫入「三中全會」文件,並且遺產稅開徵的起點,只有區區的80萬人民幣,說明政府缺錢已經到了荒唐的地步,開始拿中下層百姓開刀了。而最新的風聲,說中央可能允許部分地方政府違約破產,更是因為沒錢了,沒辦法支持地方政府的巨大胃口和無底黑洞。

且看這個建議中的遺產稅,其開徵起點只有80萬人民幣,是中國百姓平均年收入2萬到4萬人民幣的20-30多倍。相比之下,美國遺產稅從525萬美元開徵,這是一般人年收入3-4萬美元的150倍!換句話說,美國絕大部分人,根本就不需要要考慮遺產稅的問題,因為他們不吃不喝、工作150年的薪資的總和,才能達到繳稅的標準;交遺產稅完全是富人的事,跟一般百姓都不沾邊的。而中國百姓隨便一套房產,就幾乎夠徵收的標準了。中共與中國人民爭利、搶錢的迫切和不擇手段,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中共可能有意放風、試水

野村經濟學家在報告中說,截至2012年底,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債務較2010年成長39%,達到19兆元人民幣,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37%。野村認為,中共當局可能會容忍明年部分地方政府債務出現違約,來加強市場紀律。這也就意味著中共可能拉開地方政府破產的大幕。

這個報告的出爐,不能排除是中共有意放出風聲,來試水、試探市場和國內外的反應。此其一。而與此同時,中共當局真有這樣的考量,真的為化解危機,允許某些地方政府破產,提高市場的約束力,以此警示其他地方和投資人;換句話說,中共要殺一儆百、殺雞給猴看,也完全有這個可能。

如中央政府真的允許某些地方政府破產,那麼,哪些地方政府會是最早的一批倒霉鬼呢?決定讓他們破產與否的標準是什麼?違約破產之後又怎麼辦?破產之後的清償,該從哪些資產算起?如果地方政府是用土地做的抵押,破產清算之際,土地的產權該怎麼辦?面對破產垮台的地方政府,當局總不能再把一個什麼「70年的使用權」之類的破爛貨拿來搪塞債權人、矇混過關了吧?

中國地方政府最近幾年來,貸款和債務數額快速飆升,大量專案匆忙上馬,目前地方政府共設立了超過10,000家融資平臺,為其基礎建設項目融資。數千個地方政府,上萬家融資平台,熄燈滅火從哪裡開始呢?

300個城市應該立即破產

中國各級政府債務累累,按國內學者的估計,債務總額在70萬億人民幣;按底特律的標準,至少300個中國城市應該立即破產。但允許破產「試點」的地方政府,按中共的慣例和思維習慣看,不太可能是主要的特大型城市、省會城市、和重點城市;不會是那些官員們與當今高層關係良好、人脈通暢的城市;也不會是民怨沸騰、民心思變、有可能發生起義、反抗中共暴政的「高危」城市;甚至都不會是債務負擔最重、槓桿率最高、按金融規範最應該破產的麻煩城市,而最可能是一些無足輕重、影響不大、信息閉塞的中小型城市和縣城,比如那些屬於二線、三線,不會引起巨大影響的城市。中共可能會讓他們破產一批,不給這些地方政府施以援助。並且在破產以後,還會懲治一批官吏,以殺一儆百、安撫民心。

滑稽的是,中國在目前,還沒有可以公平的讓政府破產的法律框架!中國連政府破產的法律都沒有,中國的「法律」也不允許地方負債破產。雖然中國地方財政實行「量入為出」的原則,中共全國人大的《預演算法》也說,「除法律和國務院另有規定外,地方政府不得發行地方政府債券。」但地方政府還是通過設立地方政府控股的投融資平台,輕而易舉的繞過了法律的禁止條款。也因此,才造成了中國目前嚴峻的財經形勢。中共習慣於無法無天,這回呢,恐怕要嚐到法律雙刃劍冷冰冰的滋味。

為什麼中共進退兩難

從公平和公正的角度看,中國的數千個地方政府都是一樣的,都一樣的大肆舉債,都一樣的債台高築,都一樣的靠舉債開展基礎建設,都一樣的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之下趁機貪腐。如果按正常的經濟規律要他們破產的話,應該所有的地方政府都一視同仁,嚴格按破產法進行。這樣,才算公平,才能讓不負責任的官員無話可說。

但是,中南海敢讓300多座城鎮一起破產嗎?如果不敢,而只是選擇性的抓一些「倒霉鬼兒」,那些「幸運兒」會怎麼想呢?如果他們兔死狐悲、有沒有可能加快腐敗、撈錢的步伐,準備逃亡呢?如果倖存的地方政府發現,中央只是選擇性的柿子撿軟的捏,他們很可能會肆無忌憚、變本加厲的繼續借債,而完全不計後果,使得地方債的問題更加嚴重。

所以說,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債違約嗎?容忍也好,不容忍也好,都進退兩難。殺雞給猴看之時,雞還不能全部都殺,雖然大部分都該殺;抓一部分殺呢,抓哪幾隻雞也很難決斷;即使殺了幾隻雞,猴子可能根本就不害怕。到那時,對中南海來說,可真就是麻煩事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