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打宗教牌能解危機嗎?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3年10月4日訊】【熱點互動】(1048)打宗教牌能解危機嗎?:中共的無神論與中國的傳統信仰格格不入。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集《熱點互動》節目。最近路透社的一篇報導被許多海外媒體轉載,據消息稱,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認為中國現在「道德真空」,需要用宗教信仰和傳統文化來填補。這話聽起來會讓很多人吃驚,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我們先來看這段短片。

根據英國路透社報導,習近平認為,因為中國的經濟發展和全民以致富為榮,造成了中國社會的「道德真空」,道德準繩缺失的價值觀體系為貪污腐敗提供了沃土,因此反腐運動只能治標而不能治本。

中共最高法院今年3月公布報告顯示,2008年至2012年,大約有14萬3,000名政府官員被控貪腐和瀆職,平均每天有78人。

消息人士說,習近平希望通過發揚儒家、道家和佛教等中國的傳統文化,遏制腐敗的蔓延和滋生。

在中國的《憲法》中,明確規定了民眾享有宗教信仰的自由。而中共政權從1999年開始,全面禁止民眾信仰法輪功,對於一切活動公開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殘酷迫害,這是在其它國家看不到的現象。

在信仰多元化的國家,相對也是民主性較高的國家,他們不僅尊崇傳統信仰,也能敞開胸懷接受外來的宗教思想。而信仰無神論的共產黨,與中國傳統的文化和信仰完全格格不入,中共善於用暴力製造恐懼,用謊言蠱惑人心。1941年,美國總統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在美國國會上,建議成立「聯合國」。他在發言中提出了人類具有四個自由的概念,其中包括「信仰自由」,後來被明確為「宗教自由」。

根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八條第一項規定: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權利。雖然中共政權於1998年10月5號,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但是直到今天,中共人大還沒有批准這份公約。

主持人:這事是比較新鮮的事。我們今天就跟我們的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來談談這個話題。橫河您好!

橫河:您好!

主持人:習近平說中國現在「道德真空」。要用傳統文化和宗教信仰和來填補。且不說他只是說說而已,但他說這種「道德真空」,是經濟快速增長、人急於致富的心態所造成的。您的看法呢?他這種道德真空是怎麼造成的?

橫河:首先要講道德是哪裡來的?他這裡特別講是中國文化傳統當中的儒、釋、道。那麼儒、釋、道裡面,釋屬於佛教,佛教、道教是屬於宗教信仰。儒家是講人的規範,而這些道德規範都是神給人規定的。所有國家、民族的道德規範,在這個民族文明開始之前就有了,它使人類保持在一定的水準上面,這是道德的來源。

而中國關於道德的問題,它經歷了三個階段,中共開始奪取政權的時候,很快就把宗教消滅掉,它用這種方式。

主持人:在中共建政之前,幾千年來,中國的宗教信仰都有很深厚根基的。

橫河:對,所以它首先要把信仰消滅掉,然後第二個階段它就建立自己那套東西來了。它的這套東西就是「馬克思階級鬥爭學說」、殺戮,把這些東西引進來了。它有自己一套所謂共產主義道德體系。

第三個階段,共產主義信仰崩潰了以後,這些東西沒有了。要說有真空的話,是因為它把原來的給消滅掉了,沒有人性了,所以就變空了。但嚴格的說,共產主義的信仰崩潰了以後,在道德方面很多還是遵循中共在中國建立的那一套所謂的「道德體系」,也就是無神論的價值體系,用這套體系在運作著。所以中國道德真空的現狀是這樣來的。

主持人:我覺得中共對傳統文化的破壞,包括文化大革命,包括它對信仰的這種迫害,大家都是看得到的。但很多人認為在經濟發展過程中,這種道德的缺失也許是一個必然的過程,比如像資本主義早期也經歷過比較殘酷的事情,像「圈地運動」。所以很多人覺得人在想要生存的時候,他不能想那麼多,但現在生活好了,就可以開始回過頭來考慮道德的問題。

橫河:這是在中國大陸比較流行的說法。其實仔細看一下,世界各國在工業發展過程當中,有一些階段也有這麼一批人道德是比較敗壞,像美國在上一個世紀初、100多年以前也造了很多黑心食品。但是它只是在一群人當中,特別是經商的或者跟政權結構有關的人當中,它並沒有深入到普通民眾的日常生活當中,並沒有成為普通民眾的價值體系。

在這個發展過程當中,經濟發展跟社會結構的變化可能在某種階段特別快,但是人的價值體系的變動要遠遠慢於經濟發展速度。基本上道德體系它是不動的,原因是大部分國家、大部分的人都有一個信仰,那個信仰是不動的,而且這個信仰跟經濟發展沒有關係。比如美國是經濟發展最發達的國家之一,但是在美國人當中,自己認為自己有宗教信仰的人口比率是最高的。這是最發達的部分,最不發達的部分,還是以美國為例,賓州農民中最具代表性的是「阿米遜人」,阿米遜人的生活是停留在幾百年之前。

主持人:他們其實不只是在賓州,應該很多地方都有。

橫河:現在他們擴展出來了,因為最近經濟不好,他們向外發展,買了很多農場。他們遵循幾百年前的生活方式和道德,他們的宗教信仰和道德體系是很原始的,沒有人去動。所以他們可以是幾百年前的,也可以是現在最發達的、最工業化的、最現代的國家,這跟道德體系應該是沒有最直接關係,道德體系是從信仰這邊過來的。

主持人:我覺得有一個問題,為什麼現在中共關心起道德的問題?

橫河:從它透露的聲音來看,大家都知道,最主要的因素是因為反腐只是治標。那治本的話,它提出了二點:一個是體制問題,一個是信仰問題。而體制、信仰還是完全分開來的,體制是管外部,信仰是管內部。體制是約束行動,從外面約束;信仰是內心約束。它認為現在腐敗已經變成民憤最大問題了。

主持人:已經沒有辦法約束腐敗,這體系是縱容腐敗的。

橫河:所以他想從體制或道德這方面來挽救,讓官員不要這麼腐敗,然後可以維持中共的統治。所以它還是把它作為一個工具來利用的。

主持人:很多批評家也認為他這種說法只不過是用來壓制不滿的聲音,然後維持它一黨專政的另一種方法。但是也有人覺得,像台灣前國防部副部長,現任淡江大學教授林中斌,他在接受路透社電話採訪的時候,他就說:想要拯救當前這種危機、拯救中共和國家,習近平必須要填補精神上的空白。所以他認為現在到了必須要改變的時候了,那您怎麼看?

橫河:我覺得這裡有幾個問題,第一,習近平必須去填補這個精神空白。但精神空白不是由政權來填補的,況且這個政權是造成精神空白的主要因素。因為按照政教分離原則的話,政權管的是法制、法律,而人的內心是宗教信仰。宗教信仰是你信了你就照著它做,這是宗教信仰的特點,那你怎麼可能說,由政權來規定信仰,而且是由無神論政權來規定信仰,讓它來填補呢?

所以它這裡有二個問題,第一個問題:不是習近平或哪個政權能夠填補這個空白的。第二個:拿什麼填?並不是說你有個精神空了,你就可以隨便找個東西填進去。

主持人:不是那麼簡單的問題。在我們深入這個分析之前,我們先接觀眾的電話,加拿大的李先生跟我們來電話,我們現在來聽聽。李先生,您好!

加拿大李先生:您好!我的觀點是:如果中共真的能夠讓宗教自由的話,這確實也是一大進步,因為我覺得美國能夠三權分立,能夠形成民主制度,和宗教自由是不無關係的。另外,我還一個問題想問一下橫河先生,習近平首先是打倒了薄熙來,那下一步大家都猜測可能是要整周永康,最後可能就要揪出江澤民。然後我猜測他可能就會和法輪織和解,一旦中共跟法輪功和解了,那麼法輪功是不是就開始擁護中共了呢?這是我的問題,謝謝。

主持人:您談到的這兩個問題,其實我們下面都會展開來談。首先先講第一個,中共做為一個無神論的政黨,本質上它是唯物主義,所以它是非常無神論的。李先生剛剛提到說,它如果真的擁護宗教也很好,但是我想做為一個無神論的政黨,它會不會真正的去促進宗教的發展?

橫河:現在的問題是這樣的,中共政權不是一個純粹的政權,實際上它更符合歷史上所謂「政教合一」這種統治,它是有一個意識形態的,是無神論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並以這個形態做為整個國家的意識形態,所以它是政教合一的。那麼政教合一跟一般的宗教信仰自由不一樣……

主持人:您覺得它不會允許別的宗教的存在?

橫河:美國之所以能允許各種信仰存在,是由於它政教分離,政權它沒有資格去決定哪個信仰是可以信的,哪個信仰不能信的。

主持人:中共也說自己是政教分離。

橫河:它的宗教信仰之間其實是互相排斥的。在美國之所以大家能夠共處,是因為政府不去支持任何一個,政府只要支持一個,馬上就宗教戰爭。那麼在中國,中共實際上是用政權的力量進行排他性,排除其它宗教,它不是以它共產主義信仰真的跟別人和平競爭,它是用暴力來排他。在這種情況下,你說任何一個政教合一的政權,怎麼可能容忍這個國家裡面出現宗教自由的情況,信什麼都可以?

所以你可以看到現在世界上有一些小的宗教,在某些政教合一的政權裡面,它要生存是很困難的,更不要說像中共這種無神論的、特別嚴酷的政權,一般宗教生存的可能性就非常小了。這也是從中共統治到現在,64年來我們沒有看到任何一個時間有過宗教自由的。

主持人:除非你的宗教在它的控制之下。那我們接著來談習近平提出的「要用傳統文化和信仰來填補道德真空」的問題。橫河先生,剛才李先生提到另外一個有關法輪功的問題,這個恰好也是我想問的。一般來說真正的宗教他是按照教義形式的,比如說佛教要按照佛陀的教導,那麼道教要按照道教的教導。可是對於中共來說,它規定他們要先服從黨的領導,如果你不服從黨的領導,那麼它就要對你進行打壓和迫害。

比如說法輪功,路透社的報導也提到了,他其實是一種佛家的信仰功法,他遵循的是「真、善、忍」原則,按理說這個是提升道德最好的辦法,可是中共這些年一直對法輪功打壓得很厲害,那您覺得在這方面,中共會有所放鬆嗎?

橫河:我不去猜它能不能放鬆,只講它有沒有可能放鬆,因為所有的宗教信仰、真正的信仰不是中共能改造的。中共實際上這些年來一直在改造,所以它只允許五大宗教和七大宗教團體,你必須在這七個宗教團體裡面,它才算你合法,其它都不合法(不是不合法,它法律實際上也沒規定),它會打壓你,非法的去打壓你,就像家庭教會、法輪功這種情況。那麼它要把它當成工具的話,就把它改造,改造了以後,看上去形式還在,實際上它真正的內涵被抽掉了,就沒有了。

比如說寺院,寺院現在變成了一個創收的地方,它把你管理得很好。有些寺院人家就問了,說你們收香火錢收得也太多了,你們每個月要收這麼多錢。那住持就說,我們不想這樣做,那敗壞我們的名譽,是宗教局給我們下的指標,每年要上交宗教局多少錢。所以寺院就變成了發財的工具,但真正在這個寺院裡面,或真正在這個宗教系統裡面的人,其實並不一定滿意,當然也有人很滿意,那是已經完全被中共控制的人。

它要講宗教信仰自由的話,那就存在一個問題,因為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意識形態,你怎麼可能把這兩種不同的意識形態完全揉合在一起呢?你允許它存在的話,那麼就有一個問題,當年它為什麼會去迫害,為什麼會去鎮壓,也是這個因素。

所以李先生剛才講周永康或者江澤民,這個我倒不去猜它。他最後說中共會不會和法輪功和解這個問題,因為也沒有人會自己去說我代法輪功怎麼說,所以我的理解是這樣的:當年共產黨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它也沒有去跟法輪功講我今天開始迫害你,本來是你在迫害,別人在反迫害嘛,所以主動權是在中共手裡,你要停止迫害那就是你的事情。也就是說這是中共自己的選擇,法輪功在這一邊,我覺得沒有一個所謂談判對手的存在,不是那麼回事。

另外法輪功他是修煉,所以到現在為止,他主要是反迫害,對政治也好,他並沒有提出過,說我們希望成立一個什麼政體,這跟搞民主運動是不一樣的。我認為如果有更寬鬆的修煉環境的話,那大家都去修煉去了,所以他跟政權是沒有關係的。

主持人:現在我們有很多觀眾在線上,我們先接紐約何先生的電話,何先生您好,請說。

紐約何先生:我覺得習近平上台以後,好話講了很多,但是我沒有看到他做了什麼事情。如果要說宗教可以挽救他,我想第一個就是法輪功提出來的真、善、忍,這有什麼不好呢?如果他要解決這個問題的話,首先現在要停止迫害法輪功才對。我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是我是同情法輪功的,應當首先要解決這個問題,如果不解決,那麼他說什麼都是假的。我看書上說400年前,美國有個很有名的人叫班傑明.法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他說Do better than put it well.我的翻譯是:「做得好勝於講得好」,習近平好話講得很多,我還沒有看到他做什麼好事來。謝謝。

主持人:謝謝何先生。那麼下一位是紐約的王先生,您在線嗎?您好王先生,請講。

紐約王先生:您好。道德在胡錦濤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注意了,胡錦濤不是把孔子的像給搬到天安門廣場嗎?江澤民那一派說毛主席一生都是反對孔子的,你把它的像搬出來等於是要打倒毛澤東,他嚇得又把孔子的像放到倉庫裡面去了。現在習近平上來了以後,他比胡錦濤要強硬一點,他不是提出來要把孔子的生日作為「教師節」嗎?他們也感覺到了孔子的重要性,但現在共產黨裡面毛派份子很厲害,最近香港的鳳凰電視台就開始在讚揚毛澤東,批評林彪,說林彪怎麼怎麼壞,我們毛主席怎麼怎麼偉大,林彪要殺毛主席,怎麼怎麼的。所以從這裡面看,共產黨裡面要打倒孔子、讚揚毛澤東的還是很多。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發表意見。下面我們還有一位加州吳先生,吳先生您好。

加州吳先生:大家好。中共現在是病入膏肓,病急亂投醫,打宗教牌想讓宗教來救中共是徒勞的。另一方面,還在向左轉,搞所謂批評與自我批評,不是搞法治,而是搞權謀,挑動人鬥人。批評是鬥人,自我批評是在高壓下搞違心的自鬥,把事情往自己頭上扣以求得矇混過關。批評與自我批評就是搞整風運動,這個模式就是延安整風運動模式。

主持人:謝謝吳先生,說得很犀利。在評論之前我們再接大陸趙先生的電話,趙先生您好。

大陸趙先生:您好。中共竊權以來,對幾大宗教進行打壓和迫害是相當嚴重的,對這些宗教人士勞教、判刑,最近十幾年來它對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的群體迫害更嚴重。現在它回過頭來打起宗教牌,這不是騙人嗎?它把宗教迫害到這個程度了,它還能起到什麼作用呢?它就是有病亂投醫、來限制,它還是個騙術。

根本上把法輪功問題解決清楚了,把迫害大法的人繩之以法,這是當局應該做,要趕快做的事情,特別是「追查國際」已經對它們提出了告誡。

主持人:謝謝趙先生。橫河先生,剛才幾位觀眾朋友都提到了法輪功這件事情,因為法輪功提倡的是真、善、忍,那麼你說要填補道德空白,這實際上是提升道德最好的辦法,但他並沒有做。另外宗教中有一些教義,比如佛教說人生的不幸是因為以前做了壞事造成的。所以也有批評者說,中共拿宗教這個棋子是想用這些教義來轉移人們對中共的不滿,您怎麼看?

橫河:肯定有這個因素在裡面。其實中共自己的系統裡面也說歷代統治者都想利用宗教,特別是佛教,因為所謂宿命嘛,所以它可能也想利用這個。但是宗教是個完整的體系,任何一個宗教都是一個獨立的體系,你不可能光用其中的一部分。

主持人:我用對我有利的,對我沒利的我就不用。

橫河:它說人有轉世,你這一生的苦是前世的難造成的,那麼它可能使老百姓安靜一些了;但回過頭來說,還有另外一半,你這一世做了壞事就造業,造了業以後你下一世要受懲罰,還有現世報的。中共它需要打手的,就像現在城管是打手,還有一些各級官員也是,那麼各級官員要是想到了這些東西的話,他就不敢再作惡了。我們不講腐敗這一部分,就講中共它對民眾的剝奪和殘酷,就沒有人去做了,不敢做了。

所以這就存在一個問題,不敢做了怎麼來貫徹中共的政策?因為中共的政策本身跟民眾的利益是對立的。所以你不可能只拿宗教這方面來用,卻不反過來同樣對待自己,這是做不到的。

主持人:其實早些時候,中共的民族宗教委主任朱維群在接受中共《新聞週刊》採訪時,他說共產黨員是絕對不能信教的,他給出的理由是你共產黨員是接受黨組織的領導,你要去信教,去接受宗教領袖的思想影響,他說這是不能並存的。但是您剛提到腐敗問題,如果他想用宗教來治腐敗的問題,而腐敗大多數是中共官員自己造成的,可是你又不讓官員信教,那這個對腐敗是沒有作用的。

橫河:所以它想用宗教來反腐的話,它只把它作為一個工具,這個工具就不可能為中共所用。就像你剛才講的,非常清楚,它沒有辦法讓整個官員系統去相信有後世、有報應,人不能作惡,它不能讓大家相信,它要求他必須服從黨的領導。這樣一來,它不可能去改變官員的腐敗,因此也就不可能起到挽救中共的作用。

主持人:聽上去好像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老百姓你要相信宗教講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你要忍耐;但是對於中共這些官員是沒有這些要求的。

橫河:其實很簡單,這種東西也不用說,你就實際做。而中共現在這一套做法,像宗教委,你要宗教委幹什麼?真正對宗教信仰,不是你怎麼去管他,而是不管,連寬容都談不上,因為作為政權你根本就沒有資格去寬容別人宗教信仰的問題。說了寬容你就可以收緊,應該是不管。

你現在管的東西也太寬了嘛,除了對法輪功迫害以外,還規定藏傳佛教,沒有經過政府批准的活佛不准轉世,連這麼荒唐的規定都可以規定出來,你說它怎麼可能讓宗教自由出現在中國?

主持人:黨的領黨凌駕在宗教之上,到底習近平說這話是說說而已呢,還是作為政府他有什麼後續動作?我想我們大家可以觀察,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感謝橫河先生,也謝謝各位觀眾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