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分析中國第三季度GDP上升的現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1月1日訊】中國第三季度GDP上升是三中全會前的政治需要

近30年來,推動中國經濟上升的動力有三頭馬車:投資、出口跟消費。其中以投資和出口為推動經濟GDP上升的主要動力,消費始終沒有成為經濟上升動力。到2008年之後,出口急劇的減少,為了維持GDP8,要保8,所以溫家寶就採用直接投資了4萬億人民幣,外加15萬億以上的政府貸款,主要是地方政府貸款投入到了「鐵公基」上去了。

到了2012年,這種投資和貸款的模式已經走入了死胡同。M2發行量愈來愈大,那投資也愈來愈大,債務也跟著愈來愈大,而經濟效率和資金的效率卻愈來愈低;而相應的在中共政權它稅收沒有看到擴大,反而減少了。這就是胡溫政權下台之前的經濟和金融的概況。

李克強接了總理以後,他信誓旦旦的想進行經濟改革。在下個月十八屆三中全會要召開了,所以在召開之前,中共絕對需要GDP上升的這麼一個令人注目的成績單出來。否則你李克強上台已經大半年了,你做了什麼事?你怎麼樣去面對三中全會呢?所以他無論如何一定要把GDP推上去,這是一個政治上的需要。而同時經濟持續下滑,對中共政權是個非常重大的危機,所以他無論如何要把GDP推上去。

那怎麼推法?我們來看看。第一,他做了一些試探,最後又不得不回過頭再走溫家寶的老路。因為GDP它推動的第一個最主要的動力是什麼?是政府的直接投資嘛,不管是中央的還是地方政府,是由直接投資來決定的。習、李上台之後,他們提出了要搞經濟改革、要金融改革,要把GDP推上去,又講不要再走胡錦濤、溫家寶的老路。

所以他們在今年的6月份前後,應該是5月底到6月份,他們就做了一個試探,能不能夠不增加M2的發行量,而把資金統籌安排「盤活存量」這個方針使這個資金能夠轉移到經濟實體上來。那麼要走這一步,所以他們就在6月份做了決定,就是減少銀行貸款,不讓銀行貸款一直流向影子銀行。所以做這麼個試驗,結果引起了強力的反彈。

6月20日,上海隔夜拆帳利息從3%升到了30%,這個結果造成了6月24日上海的A股急劇下滑,下降了5.3%,1.3兆的資金從股市上流走了。同時全球也受到這個影響,有5萬億的美金的股市從全球市場上流走了。所以它這個試驗引起了這麼大的反彈,這些影子銀行不賣這個帳!「盤活存量」那是你李克強的想法,並不是金融系統、影子銀行、太子黨、那些國營企業、那些大老們的想法,所以李克強不得不低頭、不得不讓步,緊接著幾天就繼續放貸款。

那麼這條路走不通,想把現有的存在銀行系統裡邊的錢,不管是影子銀行或者正規銀行,要把這個錢放到實體經濟裡邊,這條路好像走不通了。所以從7月份開始,李克強悄悄的、不聲張的,對外也沒有公布,就開始大量放貸款,投入到實體經濟裡頭去,這又走上溫家寶的老路。這條老路走下去,我們看看有沒有什麼數據佐證呢?

第三季度GDP靠投資上升, 7月8月上升, 9月下降

我們看看,前兩天在《第一財經日報》上登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題目叫做「李克強企業仍困境,四季度經濟微調風險加大」,下面就指出你現在投資帶動了經濟增長,明確地提出來了,前三個季度投資是推動經濟增長的最大力量,主要來源於基建投資和民間投資的恢復。

前三個季度中國不包括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的生產與供應基礎設施投資48,403億元,同比增長了25.1%。民間的投資在前三季度達到196,611億,比上面政府的投資幾乎大了3倍到4倍,增長了23.3%,大幅的增長。第三季度的數據表明大部分的增長是在7月份和8月份,但是到了9月份中國的經濟數據又開始走回頭了,人們顧忌第四季度這種上升的勢頭很難再出現,很可能要再降下來。

日本有家證券公司叫野村證券公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張智威他認為中國經濟的回暖,三季度的數據可能已經到頂了。為什麼呢?因為近幾個季度來中國經濟受到了投資支出上漲的推動,就是投資把GDP推上去了,但這不能夠繼續對經濟增長提供動力的,不可能持久的,這是野村證券的評論。

我們接著看美國《華爾街日報》,在10月19日寫了一篇文章,它怎麼評論GDP7.8的呢?它說中國經濟增速可能第三季度見頂,到頭了。它的理由是9月份的數據與7月份、8月份相比要低,9月份的工業增長值同比增長了10.2%,低過於8月份的10.4%,發電量增長8.2%低過於8月份的13.4%,出口同比下降0.3%,8月份是上升7.2%,所以到9月份普遍下降了。

《華爾街日報》特別提出在這一波上去的勢頭中間,投資、消費和出口它的比例是多少呢?它說今年前9月的消費額對經濟的增長貢獻是45.9%,投資佔55.8%,可是這兩項把它加起來以後101.7%,咦,怎麼能多出一個1.7呢?這說明什麼呢?中國的出口比進口還要少,進口超過出口,所以你要付出更多的錢去給外國人。這就是說上個季度的前9個月所佔的比例是消費的45.9%、投資55.8%。

我記得我上一次作經濟評論的時候,也提到、也引用過類似這樣的數據,當時我提到GDP當中的投資消費和出口的比例在今年的第二季度GDP是7.5,7.5裡面投資佔4.1也就是占的比例是54.66%、消費佔3.3,佔GDP的比例44%,外貿出口就佔0.1,比例是1.33%。這個數據開始我以為是來自中國大陸的學者,後來我更進一步的去調查,它是來自於《日本財經新聞》的.

所以一個日本的專家評論和華爾街美國的評論,這兩個數據非常的接近。中國投資在GDP中間超過55%、消費佔44%,出口呢?第二季度還有0.1的成分,到了整個9個月把它統觀起來一看,出口是負的比進口還少,所以可見這三頭馬車的中間,出口已經不起任何作用了。那麼消費有沒有起作用呢?我下面再談。

有一位外國專家叫奧斯特‧沃德(Marc Ostwald)是在一家紀念碑證券公司(Monument Securities Ltd.)這家公司裡面,他對這次第三季度的GDP7.8出來,他作這樣一個評論。他說,中國第三季度結束剛剛才十天,也就是10月10日就發表了第三季度GDP的數據,中國是有13億以上的人口,在這種情況下,他認為對這個數據的準確性持懷疑態度是有道理的。我們可以舉個例子,美國商務部每個季度都有GDP報告,報告出來以後,三個月之內要做修正的,不是一次就把它定死了。可是中國發表的GDP的數據從來不修正的,包括CPI(消費者物價指數)等等,通貨膨脹指數也好,從來不修正的,所以人們非常懷疑,以這樣的數據報告出來外國人也不相信了。

同時財經網在10月10日有一篇文章說,中國有十大的行業即將全面的破產,十大行業:造船、鋼鐵、LED行業、傢具、中小型的房地產企業、航運業、信託公司、第三方理財、PE投資機構,最後一個團購行業,這十個行業在最近興不起來,破產、解僱,資產凍結在那裡,而且欠了一大筆債,這是光講投資方面的。

消費為什麼不能成為推動中國GDP的一個重要的力量呢?

我們現在講,消費在中國的GDP中佔了多少份量呢?上面我已經講了,它只佔44%,從來沒超過50%。而美國消費在GDP中佔到70%~75%,美國全部生產出來的生產價值、資產分給了美國的居民,美國居民拿來消費佔這個GDP70%~75%,它不是靠投資,它是靠消費來刺激經濟。中國靠投資來刺激經濟,可是你投資進去,如果你沒有回報而長期積累了那些資金,積累了必定是沉澱在那裡,資金不發揮作用,沒有回報,那麼稅收怎麼增加?怎麼能夠在下一輪再繼續投資呢?這是個問題了。

消費為什麼不能成為推動中國GDP的一個重要的力量呢?原因在於中國的分配製度、中國的政治制度、經濟制度非常非常的不合理。中國官方講有13億人口,民間講有15億人口,在這麼多人口中間官員佔多少?我們就算一億,1/15分之一吧,可是他們所佔的財富的比例大大超過於其他老百姓,吃香喝辣的有,拿高薪的有,一個政府有十幾個副市長,同樣一件事情由很多部門來做。

現在公務員是全國的青年學生第一個優選,都要去當公務員,有了公務員就有了所有,有了房子、有了工作、有了高薪水、有了勞保、有醫療、還有終身的退休金。所以這些就把大量的人力、資金都吸引到官員這個階層上,老百姓分的錢就很少,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國營企業佔了大部分的投資,並且它們效率非常低,不產生效率,而它們的待遇非常好,待遇好到最低的國營企業的待遇比民間的企業高於7倍,甚至於最高的高過於30倍,而它們的利潤又不上繳國庫。所以這種分配製度、這種金融制度對誰有利?對中共的官員有利,維護共產黨它的基層、它的企業非常有利,可是對老百姓沒有利,他沒有錢去消費、沒有錢去買房子、沒有錢去看病、醫療等等。

所以中國儘管有15億人口,可是它占的消費量只佔了44%,另外56%到哪兒去了?官員拿了,國營企業拿了,共產黨官員拿了,國防、維穩這些企業都拿去了,所以中國發展經濟它不用消費,不用良性循環,而是用一個惡性循環,用直接投資,沉澱在那裡增加了生產力,可是無法消化,造成這麼個結果。所以這樣走下去就好像我上面所講的,無論是中國的媒體、外國的媒體都不看好中國的經濟這一波第三季度7.8以後還能繼續往上升。

現在中國出口貿易在GDP中己沒有推動力

第三點我們要看,曾經是中國GDP推動的一個主要力量的出口貿易是第三頭馬車,可是從08年以後,中國的出口急劇下滑,一直到現在,出口比進口還少,比例是負值,根本就不可能收回利潤或者海關稅。10月16日,廣州廣交會要開幕了,可是今年廣交會人來的少,做買賣的更少。

現在中國出口還受到很大的影響,第一、人民幣和美元的比例,人民幣還在升值,它為了保持人民幣的價位非要升值不可,這是第一點,這一點出口就非常困難;第二、外國進口的資源價格還在往上升,沒有下降,所以你生產的成本在提高;第三點,中國的勞動力(人口紅利)越來越少了,真正願意代替老一代農民工去做那些苦工,在工廠裡邊男女工人做的那些活,人越來越不喜歡了,很多年輕人不願意去做工人,所以他們現在找工人非常困難,只有增加薪水,每年要增加20%到25%以上,這樣它成本就提高了,你成本提高價格就要提高,否則你做賠本生意做不出來,可是你要不做賠本生意,你定那個價格人家不來買,這是一個原因。

再一個,全球的經濟貿易還沒活絡起來,一方面外資從中國撤走,生產線移到了南亞、印度尼西亞、印度、緬甸、柬埔寨、越南這些國家,所以中國的出口量就減少。種種這些原因,使得曾經是中國出口非常重要的一個推動經濟的力量現在不能動了,所以這三頭馬車現在完全依靠一個馬車──投資,來推動今年第三季度,推動過以後生產量擴大了,生產力增加了,可是消耗消到哪去呢?消耗不了。

房地產是作為一個重要的龍頭經濟在支撐著GDP

這次投資經濟投到什麼地方了?投資到房地產還有各個城市的基礎建設,房地產是作為一個重要的龍頭經濟在支撐著。人們問,為什麼要投資到房地產?現在還有這麼多的房子賣不掉,你還要投下去?究竟是為了什麼?當然GDP是一個目標,可是另外一個原因,中國的地方政府背了25萬億到27萬億的地方債務,還不出來,中央到現在為止也沒有非常明確怎麼樣解決這個債務,地方政府怎麼去解決你的收入,去維持地方官員的薪水呢?所以在房地產上面打算盤。但現在已經有這麼多的房子賣不出去,還要蓋?有沒有銷路?如果沒有銷路就不能蓋了。

看看現在還有一部分銷路,這種房地產投資原因有幾個:第一、房地產的投資。第二、買房子的信用貸款增加了,為了維持這個房地產,所以它也增加貸款讓人家來買房子。第三、富裕階層還有一部分購買力。那麼到了現在為止,今年房地產到位的資金有多少呢?8.78萬億,增加了28.7%。這就完全打破了在溫家寶時代的壓低房價,不要投資。可是到了李克強手上,就在這幾個月,他改變了政策,讓它從死水再活躍起來了,所以才得到了資金8.78萬億,同比增加28.7。其中呢,國內貸款買房子的,增加了32.3%,那個人按息貸款也增加了45.8%。這些通通加起來,累積是多少呢?12,492億元,這是房地產上的貸款和個人的按息。

在購買力中間有一個重要的現象,央行做了一個統計,到今年8月份為止,個人的存款,已經達到了45萬億,而年初呢是41.9萬億,去年的年初是37.6萬億。那麼看來個人的存款量在增加,這說明中國的資產分配有相當大的一部份也進入到富裕階層手裡了。

那麼這些人的錢分成兩部分分配,一部分在國內買房子,作為一個保本的投資,或者在裡邊炒作房子,從炒作房子去賺錢,這是第一。第二,一部分投資到外國,到美國、澳洲、加拿大去買房子,把小孩子送出去留學,這是一部分開支。那這兩部分都加在一起就算富裕階層了。

還有一個,中國有一部分人他有灰色地帶的收入。灰色地帶的收入,在2011年,《新世紀周刊》做了一個報告,題目叫做「收入的真相」,灰色收入達到6.2兆,就是6萬2千億人民幣,占當時2011年的 GDP的總產值12%。這部分完全是歸入個人的灰色收入,那這部分人的錢也加入投入到房地產買賣中間。

所以中共現在有這麼個打算,它抱著這麼一個策略:好,既然你們有錢,將近有50萬億的錢,存款加灰色收入有50萬億人民幣,你們怎麼處理呢?這部分人一部分是拿到外國去了,一部分留在國內。總要給他個出路啊,這個出路他們並不想到股市上去,也不想去買黃金,他們就看中房地產。所以中共就想吸引這批民間的資本,投入到房地產,減少中共本身再拿錢出來投入房地產,它想做這個打算,也正在做。並且這樣也可以解決地方政府收入的燃眉之急,有民間的資本、資產投入到房地產。所以這個房地產的價格一直往上升的原因就在這裡,因為還有一部分人來購買。

那麼我的問題是這樣,這個房子買的速度跟不上你造的和你庫存量。現在庫存有多少?到9月末,中國現在房地產庫存有2.93億平方米,你現在還要再繼續投資造新房子,那麼你有多少錢能夠把這些房地產消化掉呢?消化不掉。你即便是把民間這50萬億的錢慢慢吸收一部分,我們假設一半好了,一半到外國去,一半留在國內,25萬億的錢,相當於中國2012年GDP接近50%的錢,你慢慢吸收到房地產裡頭去,你要真能夠解決燃眉之急,也不可能長期就靠這25萬億來挽救中國的金融,做不到,因為這錢量還是少,因為你那麼多房地產,2.93億平方米,並且每年還要造新房子,現在3億平方米的房舍量擺在那裡。所以為什麼有那麼多鬼城、死城出現呢?有10個鬼城地區就是這個原因造成的。

那麼為什麼造成這個原因呢?為什麼造成這麼多房子呢?因為中央政府每年給地方政府下達指令,你要給我提高多少多少的、8%、9%的GDP,那麼地方政府很簡單嘛,我就強征土地,高價出售土地,完了就蓋房子,再來徵收稅收,我不管這個房子有沒人買,也不管這房子造給誰用的,只要你造出就好了。我能收回錢養我的地方政府,我能夠繳納稅,中央政府滿意,地方政府滿意了。這個二十多年來造成了這麼個結果,現在還繼續走這條路,你看能走多遠?

基本上老百姓現在有50萬億存款,一半到外頭去了,一半在裡頭,25萬億,你能夠消化掉嗎?消化不掉。而地方政府現在欠了多少錢?現在欠的是25~27萬億的貸款,正好是老百姓手上在國內能夠花的錢。你能夠把它全部拿來抵這個債嗎?老百姓也不願意啊!你真能夠在房地產上去要一點稅、利潤等等,可是你還是解救不了地方政府的債務。

中共政權金部債務是GDP的200%,約100萬億人民幣

現在地方政府的債務怎麼解決?從中央到地方現在的債務有多少?是198%,也就是200%的GDP,這是它目前的債務。有些債務將近90萬億~100萬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債務,這麼大的一個數量。美國,大家講現在政府破產了,關門了,可是美國現在它所欠的錢,16.7兆,最近會到17兆,也就是美國的GDP120%不到。那麼日本多少?日本政府欠的債務是GDP的230%,所以中國現在的債務水平已經接近日本。可日本民間有錢,中國老百姓中間沒有多少錢,就是富有階級有錢,還要把一半拿到外頭去,這是有很大不同的,你怎麼去解決?

中國現在說要發行地方公債,把它的債務再轉移到老百姓身上,那麼你房地產再蓋也賣不出去了。而且貸款利息誰來負擔?又變成百老姓的負擔,最終還是要全國老百姓的稅金來填補這黑窟窿。這其實是上次我所講的,從三頭馬車,投資、消費、出口、房地產到現在的債務,一系列看來,中國的經濟能夠按著現在7.8%第三季度這樣一個速度上升嗎?不可能,因為你沒有往上升的、推動的力量。你再繼續投資,背更大的債,蓋更多的房子,救燃眉之急,可以救地方政府發薪水,可是你債越背越大。

文章來源:希望之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