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再現「高級黑」 問誰成就了宋祖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1月2日訊】(新唐人記者常春綜合報導)在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當權年代,宋祖英曾是紅極一時的「民歌天後」,而兩人的關係也被傳得世人皆知。近日,中共喉舌新華網再次出現「高級黑」的報導,標題以問句形式帶出「是哪位『贵人』成就了宋祖英?」但卻大談宋祖英的媽媽,而故意忽略宋的真正後台–「江大哥」。

文章提到,宋祖英的媽媽是一個要強的人,她不想女兒一輩子在鄉下做村姑。所以即便是再苦再累,她也咬著牙供宋祖英上學讀書。她把宋祖英送進入了當時鄉裏面辦的岩頭寨學校,在那裡,宋祖英從小學一直讀到了初中。

文中提到宋祖英小時候居住的房子時說,宋祖英是從這棟小木屋裡走出來,一路唱著山歌從湘西到長沙,從長沙唱到了北京,又從北京城闖入世界音樂之都維也納的金色大廳。

分析指出,新華網的這番報導有講究,看似在誇獎宋祖英,實際上是在黑她。報導有意抹殺了宋祖英成名的真正原因。竟敢抹掉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業績」。看來江系勢力已經時過境遷了。

稍早前,新華網也用同樣的手法黑過宋祖英,9月25日引用網友爆料稱,已有130多個中國文藝團體和個人登上了維也納金色大廳的舞台,但真正的觀眾卻寥寥無幾,調侃金色大廳成了這些「演員」們的「卡拉OK廳」。

報導稱,如今維也納金色大廳已淪為只要交付場租,無論音樂素養高低,任何人都可以在金廳綵排並演出的場地,與中國人心目中的「殿堂」相去甚遠。這個被認為是在暗諷被外界吹了10年的宋祖英在維也納開的個人演唱會,只不個是一場權錢交易罷了。

外界普遍認為,宋祖英一直以闖入世界音樂之都維也納的金色大廳而炫耀。

江澤民是宋祖英「紅得發紫」的「大貴人」

中共「十八大」後,新華網、人民網等黨媒就不斷發表文章曝光宋祖英的各種醜聞,「揭秘宋祖英的堅強後盾」,「宋祖英四十歲生兒子」, 「宋祖英囧照大全」,「宋祖英和誰喝交杯酒」?「宋祖英竟是透視裝鼻祖」,「宋祖英聽到不良傳聞經常痛哭流涕」等等。

在中國大陸,宋祖英與江澤民的醜聞早已傳遍大江南北,長城內外。如今,江派勢力江河日下,江澤民已是自身難保,其「愛妃」屢屢被黨媒「高級 黑」,分析指出,「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拋出宋祖英,意在江澤民。宋祖英紅遍中國的二十多年來,每一樁醜事中都離不開她江爺爺的罪惡支持。

江澤民自從得到宋祖英後,為討好美人歡心,沒少花國庫巨款。江澤民討宋祖英歡心的最大一個禮物則是國家大劇院。

國家大劇院,佔地約12 萬平米,是由鈦合金外表組成的一個坐落於人工湖面的半橢球形體,其東西長212米,南北寬143米,建築物高46米,各種通道和入口都設在水面下,其最深 處距離地面32米。大劇院實際投資38億元,可建兩萬所希望小學,讓500萬貧困學生有機會接受教育。

從立項開始,抵制和反對國家大劇院的聲音就沒有停止過。有學者明確指出,在下崗工人和民工的溫飽都解決不了的前提下,完全沒有必要花費三十多億人民幣修建 這麼一個浩大的消遣工程;有些院士們則嚴厲批評法國設計師安德魯的方案存在嚴重缺陷;建築專家們更是指出安德魯的方案並非原創,造型很像法國的「水煮蛋」,與北京六朝古都的文化傳統完全不般配;國際權威雜誌《建築評論》稱:北京國家大劇院是個「完美的糞團」,與北京城中心和其它任何現有建築完全不協 調。

然而,儘管反對的聲音此起彼伏,江澤民卻力排眾異,「衝冠一蛋為紅顏」,對江澤民而言,什麼人民的血汗、什麼專家的反對、什麼「糞團」、「墳包」、什麼 「不協調」、「不般配」,這些都不重要,宋祖英高興對江澤民來說才最重要。因此,坊間常說:國家大劇院是江澤民送給宋祖英的最大的禮物,是「國家大妓 院」、「史上最大的二奶工程」。

宋祖英為表示對江爺爺的感謝,也使盡渾身解數,用《好日子》、《越來越好》、《繼往開來的領路人》、《永遠跟你走》之類的肉麻歌曲粉飾太平、美化獨裁、殘暴的江澤民流氓集團。

2002年韓國世界盃足球賽開幕,韓國給所有演唱的明星付很高的出場費,有的唱一支歌,韓國付費一萬美元,唯獨沒付給宋祖英一分錢。因宋祖英不是請的,是走後門去的,到國外丟人現眼,最後灰溜溜地回來了。

2002年底,宋祖英一句話要到澳大利亞悉尼開個人演唱會,江澤民馬上撥款數千萬元人民幣給海軍,讓宋祖英在澳大利亞揚名。

在宋祖英開演唱會的前一天,江澤民派中領館買下悉尼當地最大的華人報紙《澳洲新報》的首頁整版,登載宋祖英個人演唱會的廣告。但廣告上既沒有票價,也沒有 售票地點,就是為了造勢,給宋祖英造勢,更是給江澤民造勢!讓人們看看江澤民「僵而不死」,「十六大」以後還能呼風喚雨,揮金如土!

2003年,江還用金錢開路,讓宋祖英在音樂之都維也納最著名的音樂殿堂金色大廳舉辦個人獨唱音樂會。

在江澤民當權時,宋祖英在中央電視台的演出、播出有特權,唱什麼歌,一切由她自己決定,中央電視台的任何導演、領導和中宣部等上級部門均不得過問。江澤民還命令把宋祖英的演唱放在第二個節目(第一個是開場群戲),江看完就去睡覺。

在轉播宋祖英的演唱時,江澤民要求不許中途把鏡頭掃向台下老幹部,鏡頭要一直對準宋祖英,以保持這個節目絕對的完整性。

如今,江澤民大勢已去,隨著趙本山被提出「春晚」後,人們終於對「長期霸佔春晚的老面孔」忍無可忍,也無需再忍了,宋祖英終於快歇菜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