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 】11月3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1月04日訊】【中國禁聞】11月3日完整版

提要
港媒:中共近期將全面廢除勞教
中美處理「恐怖事件」方式絕然不同
再提死刑犯器官 三中全會內鬥需要?

車撞天安門後 北京警察背槍入民宅

隨著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召開時間的臨近,再加上日前發生的天安門汽車爆炸案帶來的恐慌,北京的警戒已經全面升級。當地民眾表示,目前北京草木皆兵,彷彿「文革」重來。

《大紀元》新聞網報導,據在京訪民阮濟忠介紹,北京現在街頭巷尾到處是帶著紅袖章的老太太、老太太在給行人登記身份,警察甚至在很偏僻的地方驗身份。北京的外國駐華使館區,也加強了警戒。聯合國難民署門前停了兩部警車,處於隨時準備抓人的戰備狀態。

北京當地訪民楊秋雨則表示,當地警察甚至背著長槍到他家裏找他。他說,他雖然經歷過多次拘留,甚至勞教,但警察背著長槍到家中找人,這還是第一次。

天安門遭襲 新疆書記張春賢挨批

香港《明報》11月2號報導,「車撞天安門」爆炸事件發生後,中共最高領導層立刻召開會議,除了正在愛爾蘭訪問的副總理馬凱、和當天啟程出訪俄羅斯的中央軍委副主席許其亮外,23名政治局委員全部出席。

報導援引來自北京的消息說,10月29號,在中央震怒下,從烏魯木齊趕往北京出席會議的新疆自治區委書記張春賢,被指沒能「把矛盾化解在基層、把問題解決在當地、把隱患消除在萌芽狀態」,在會上受到「措辭嚴厲」的批評。

報導說,與張春賢一樣,因車撞天安門爆炸事件而受到空前壓力的,還有中共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郭聲琨。

天安門事件後新疆軍區司令被免職

另外,據中共在新疆的機關報《新疆日報》11月3號報導,新疆軍區司令員彭勇的自治區黨委常委和委員職務被免。

台灣媒體分析,彭勇下臺可能與天安門撞車爆炸案有關,但目前沒有任何官方消息證實這一說法。

接受外媒採訪 維族學者遭國保襲擊

大陸維吾爾族學者、北京「中央民族大學」教師伊力哈木•土赫提,星期六(11月2號)遭到中共國保人員襲擊。

據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在推特披露,伊力哈木當時正準備帶著妻子和兩個孩子啟程前往機場接母親,出門就受到三名國保便衣的襲擊。那些國保駕駛車輛,衝撞伊力哈木駕駛的汽車,並搶奪了他妻子的手機。便衣們指責伊力哈木接受媒體的採訪。

「車撞天安門」事件發生後,伊力哈木接受過多家海外媒體的採訪,對中共官方將事件定性為恐怖襲擊表示擔憂,他擔心政府會利用撞車事件,對新疆實施進一步的鎮壓。

編輯/周玉林

港媒:中共近期將全面廢除勞教

目前正是召開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前夕的敏感時刻,中南海高層的博弈日趨激烈與白熱化,各自通過外界傳媒釋放信號。最近有香港媒體報導,中共將於近期全面廢除已經實行了56年的勞教制度。下面請看報導。

香港《明報》11月3號報導,有獨立的消息來源證實,大陸當局將於近期全面廢除勞教制度。報導說,促成官方改變勞教制度的原因有兩個:第一,外界對勞教制度「不經法律程序剝奪人身自由」的批評不絕於耳﹔第二,今年部分地區停用勞教後,當局的「維穩」壓力並未明顯增加。

南京東南大學法學院教授張讚寧:「我想主要是這個勞教制度確實是聲名狼藉,大家都覺得它是惡果累累、罪惡累累。」

《明報》還提到,北京傾向於用一個討論多年的所謂《違法行為矯治法》,來代替勞教制度。

中國憲政學者陳永苗:「維穩政策出來之後,它已經有各種各樣的維穩工具,就不需要勞教制度了。所以它就順水推舟:你不是要求廢除掉勞教嗎,我就廢除。但是實際上各種替代性的東西實際上是更多的。」

大陸維權人士也向《新唐人》表示,即使當局果真廢除勞教制度,也是換湯不換藥,對訪民和普通民眾沒有任何意義。

大陸維權人士天理:「現在勞教制度沒有了,立刻用那個『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罪』逮捕、關押,關你幾個月再放你。它就是這種心態。」

北京維權人士李學會很早以前就曾要求當局廢除勞教制度。他談到,現在北京有很多訪民被關進「黑監獄」迫害。

北京維權人士李學會:「我們的社會是建立在謊言的泡沫上。這一次能不能做出一點(改變),也(是)考量執政者的一個度。」

中共勞教制度始於上世紀50年代,被用來對付當時所謂的「右派」知識份子。 1999年江澤民開始鎮壓法輪功之後,勞教所成為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最主要的犯罪場所。 2000年10月,被稱為人間煉獄的「遼寧馬三家勞教所」,有18名女法輪功學員被投入男牢,慘遭輪姦,導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其他人致殘。

而活體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罪惡更讓舉世震驚。這其中,勞教等政法系統,與軍警、醫院、迫害法輪功的專門機構——610辦公室等同流合污,所犯罪惡罄竹難書,被外界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去年,重慶前公安局長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之後,重慶前市委書記薄熙來、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等策劃的政變醜聞被曝光。而政變的核心則是江派血債幫妄圖通過繼續把持政法委這一「第二權力中央」,最終以薄熙來取代中共現任總書記習近平,從而延續迫害法輪功政策,避免被清算。

薄熙來垮臺後,現任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今年初表示,今年將停止勞教制度。之後各地勞教所開始悄悄清空在押人員,一部分法輪功學員被釋放回家,但仍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當局以各種名義關進「洗腦班」,也就是所謂的「法制學習班」、和「黑監獄」等。

今年9月29號,黑龍江省雞西市女法輪功學員於金鳳,被非法綁架到原雞西勞教所的「洗腦班」迫害。 10月16號,北京律師唐吉田陪同於金鳳的丈夫,前往雞西「610辦公室」交涉,卻被當地警方以所謂「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為名拘留。事件被曝光後,引起社會各界極大關注,律師界更組團前往要人。迫於壓力,雞西當局將唐吉田律師釋放。

採訪/朱智善 編輯/李謙 後製/李智遠

《新快報》遭大換血 整肅恐波及全國

廣東省新聞出版廣電局就「陳永洲事件」對《新快報》作出查處決定後,作為母報的《羊城晚報》集團,立即對《新快報》展開「大換血」,不但《新快報》社長、總編、副總編全部遭到免職,其他班子成員也被部分調整。此外,廣電局還要求全省媒體以此為戒。業界人士擔心,中共當局會藉機打壓「不聽話」的《南方》報系,甚至「清洗」全國新聞界。

《羊城晚報》集團11月 1號發出通告,免去《新快報》社長兼總編輯李宜航,和副總編輯馬東瑾兩人職務,由《羊城晚報》報業集團黨委書記劉紅兵兼任《新快報》社長,《羊城晚報》社委孫璇則兼任《新快報》總編輯,《羊城晚報》要聞部副主任陶勇兼任副總編輯。

在此之前,廣東省新聞出版廣電局和省新聞工作者協會聯合發出通知,要求全省媒體對《新快報》記者陳永洲一事引以為戒,堅決處理和舉報所謂虛假報導、有償新聞和新聞敲詐等行為。

《新快報》遭到如此「大換血」,以及,廣東當局對這一事件的「嚴厲」態度,使得廣東新聞界一時間風聲鶴唳,集體噤聲。有媒體人士分析,當局極有可能借《新快報》事件,全面整肅《南方》報系,甚至全國新聞界中的所謂「異己分子」。

原《大公報》《大週刊》主筆兼新聞部主任朱健國:「這次弄《新快報》,不是為了《新快報》,也不是為了抓那個記者,它是製造一個突破口,尋找一個理由、一個契機來全面的整肅《南方》報系。廣東的媒體一直要比內地的媒體敢於說話,那麼現在北京要重新收緊,要搞一言堂,禁止自由報導,那麼就要從廣東先開刀。」

巧合的是,就在陳永洲被跨省刑拘的前幾天,中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宣佈,全國25萬名新聞採編人員,將在明年初統一換發新版的新聞記者證。記者必須接受為期一個半月的「崗位培訓和考核」,考核合格才能獲得新記者證。而「培訓」內容包括﹕「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新聞觀」、以及增進記者對「國家大政方針的認同」等內容。當局這一規定又被輿論稱為「國考洗腦」。

網民紛紛譴責中共企圖「清理」意識形態,和控制新聞媒體的輿論導向。

朱健國:「這個不是它廣東要做的,這是北京早已部署的一個戰略任務。全國25萬記者全部要更換記者證,那麼就是全國的記者都要來個大清洗、大換血。把那些不信『共產主義』,不願回到馬列這條軌道上的人都要清洗出去,它就是這麼一種趨勢。」

「南方報系」,最早是對《南方週末》、《南方都市報》、《21世紀經濟報導》、《21世紀環球報導》、《新京報》等南方報業旗下刊物的總稱,後來部分人士將《羊城晚報》、《蘋果日報》等媒體也加入其中。

因為敢言,「南方報系」又被孔慶東、方舟子及毛左們批為「漢奸媒體」、「反動媒體」,十多年來遭到當局近20次的整肅,期間多個刊物遭停刊或是被剝離,多名記者、總編被降職、免職甚至判刑。包括﹕2003年總編輯程益中因率先曝光SARS疫情,被降職處理﹔2004年1月,總經理喻華峰、編輯程益中等四人,被廣州執法部門以經濟犯罪之名逮捕判刑﹔今年1月,《南方週末》新年獻詞遭竄改,引發軒然大波等。

大陸媒體人曾感嘆,中國媒體生態的艱難限惡只有身在其中才能體會,要麼就「顧全大局」、掩耳盜鈴,掩蓋一切真相﹔要麼就出賣新聞良知做虛假報導。即使有看似正義反腐的報導,也是高層權鬥操控下的產物。總之,媒體人想真正報導真相、或起到新聞監督的作用,一定會備受打壓甚至付出慘重代價。

採訪/ 易如 編輯/ 張天宇 後製/葛雷

中美處理「恐怖事件」方式絕然不同

中共當局火速將10月28號天安門發生的撞車以及爆炸事件,定調為恐怖攻擊事件,並認定是新疆維族的疆獨份子所為。不過,美國並不認為這是恐怖襲擊。那麼,美、中兩國對恐怖事件是如何處理的呢?請看報導。

中共當局10月31號正式將天安門爆炸事件,定性為一次有組織、有預謀的恐怖襲擊,並宣稱是由東突厥伊斯蘭恐怖組織所指使。中共當局還逮捕了5名嫌犯,另有53名新疆的維族人被捕,一些在北京的維族學者、和商人同時受到了國安的騷擾和打壓。

不過,美國國務院在31號的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表示,美國目前正在密切監控局勢的發展,但並沒有將此案定性為恐怖襲擊。

實際上,今年四月,在美國波士頓馬拉松賽場上,也發生了爆炸事件,但處理方式與中共絕然不同。

波士頓爆炸發生後,美國警方立即在網路、報紙、電視刊登告示,要求當時在場的目擊者,將他們所拍攝的圖片以及錄影發送給警方,以幫助警方尋找線索。警方還公布了當時街頭監控視頻中所拍攝的內容,當地民眾也踴躍向警方提供視頻以及圖片。

可是在天安門爆炸事件發生之後,北京警方在第一時間所做的卻是封鎖訊息,警方不僅刪除了當時在場的《法新社》記者所拍攝的圖片,而且封鎖刪除了微博上所有目擊者提供的照片與評論,網管人員甚至警告目擊者不得再度在網上發表類似的消息。

另有消息透露,雖然爆炸事件發生在12點05分,但是,早在事發之前,警方已經臨時封鎖附近地鐵站,故宮也發出通告將提前關門。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美國在處理恐怖攻擊的時候,它的證據是非常迅速的,因為美國的國會和美國的民眾,以及美國的媒體對美國政府的說法都是緊盯的。」

「世界維吾爾大會」發言人、法學博士阿里木∙塞伊託夫表示,在中國,中共會根據暴政統治的需要,隨時把一般事件升級為恐怖主義,甚至會利用來打壓一個它不喜歡的民族。

世界維吾爾大會發言人阿里木∙塞伊託夫:「任何時候發生了甚麼有關暴力或者非暴力的事情,像中國這種國家,不是看事情的真實情況,而是看事情有沒有利暴政的政治目標和目地。」

實際上,中共對天安門汽車爆炸事件的定性,受到了巨大挑戰。

一名在現場受傷的菲律賓女學生在事件發生後不久向《南方都市報》記者說,一輛汽車飛速向他們駛來,她聽到了汽車鳴笛,之後,腦中就一片空白。醒來時已經躺倒在地上。當然,《南都》的這條微博迅速被刪除。

另外,還有目擊者說,看到警方在追捕這輛白色的吉普車。

《德國之聲》也引述德國《法蘭克福匯報》的文章說,為何駕車者的妻子和母親也坐在車裡?警方說,在車裡找到了寫有「聖戰」口號的標語,為甚麼這些東西沒有在爆炸中燒掉?

那麼,這到底是一次有組織、有預謀的自殺性恐怖攻擊,還是警方追捕下的一起事故?或者,另有內幕﹗

張健:「在北京的監控手段已經達到了沒有任何盲點跟盲區,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從來沒有公布在天安門金水橋事件中,炸車者他所有的整個行車路線以及當時現場的畫面。」

在波士頓爆炸事件中,調查人員揭露警方鎖定的嫌疑犯的身份之後,美國各大媒體立即對嫌犯的親友進行了採訪,美國各大網路社交網站不斷出現與嫌疑犯有關的同學、教授以及家屬的評論以及介紹。

而中共警方公布了撞車事件主犯的名字後,日本《朝日新聞》記者試圖前往新疆採訪時,卻遭到七名警員的盤問。警方口氣強硬,以追捕嫌犯為由禁止記者採訪,還刪除了記者在現場拍攝的照片。

阿里木∙塞伊託夫表示,中國的根本問題是中共和它的社會制度,只要共產黨執政,中國就沒有安寧。

採訪/常春 編輯/宋風 後製/孫寧

再提死刑犯器官 三中全會內鬥需要?

隨著國際社會控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摘除死刑犯器官的聲浪越來越高漲,日前中共高官表示,明年將禁止移植死刑犯器官。評論認為,中共三中全會前夕,中共高官再次提出移植死刑犯器官問題,可能是中共新政想藉此警告對手,不要輕舉妄動。

中國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個,仍在系統性的使用死囚器官作移植手術的國家。11月2號,中共人體器官移植技術部門主任,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杭州舉行的一場會議上表示,明年五、六月,中國所有具有器官移植資質的醫院將被禁止使用死囚的器官,只能使用自願捐獻,並通過新設的全國系統分配得來的器官。

不過與會的移植外科醫生表示,新政策很可能影響他們進行手術的數量,會出現暫時的器官緊缺。

時政評論員林子旭:「黃潔夫這樣表態或許也是想緩解當下的輿論壓力。黃潔夫說只能使用自願捐獻的器官,但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這套機器已經運作了十幾年,活摘器官讓這個體系裡的人拿到了太多的利益,突然要停下來是很難辦到的。」

國際社會譴責中共利用死刑犯器官,開始於70年代末,但中共一直矢口否認。直到2006年,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在國際社會曝光,中共衛生部開始改口,高調承認中國的器官移植供體來源於死刑犯。

林子旭:「十八屆三中全會馬上就要召開了,黃潔夫在這個時候公開提及停止活摘死刑犯器官的事情,這一定不是黃的個人行為,其很有可能是黨內權鬥的需要,有人想要點江澤民、周永康的死穴,讓他們不要在三中全會期間輕舉妄動。」

中共迫害法輪功始於1999年,而從2000年開始,中國成為世界上器官移植最領先的國家。

今年9月底,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第24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應邀作專題發言的西班牙人權律師卡洛斯•伊格萊西亞斯Carlos Iglésias,直接指控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設計和組織了一整套滅絕成千上萬法輪功修煉者的戰略。

今年6月,美國國會再次提出決議,制止中共活摘器官。9月初,專家呼籲台灣政府禁止民眾以買賣方式,前往中國大陸尋求器官移植的機會。

身兼「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執行長的林世嘉表示,去中國接受器官移植,可以事先精準預期時間與地點進行手術,這些器官是否存在強制摘取等交易,值得懷疑。

目前已在美國定居的法輪功學員王春英告訴《新唐人》,2004年她被非法關押在「遼寧馬三家勞教所」,和她一起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信淑華,經受了多種酷刑,最後時任「馬三家勞教所」政委,企圖活摘信淑華器官。

美國法輪功學員王春英: 「政委王乃民對信淑華說,像你這樣的就應該送到蘇家屯,你不做好人嗎,做好人就把心臟獻出來。信淑華說,我獻出心臟怎麼修煉,不能獻,王乃民說獻不獻,可由不得你,就給蘇家屯醫院打電話。」

「蘇家屯血栓醫院」,是大陸第一家被指控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院,距離「馬三家教養院」大約34公里。

另外,法輪功學員於新會曾經被關押在廣東四會監獄,監獄的醫生是他的老鄉,勸於新會不要和共產黨作對,否則,器官去哪裏了也不清楚。

法輪功學員於新會:「當時這個醫生跟我講,法輪功的人,是煉氣功的,經常鍛練身體,他們的身體,這麼好,那器官當然好,那你說我們說挑你們呢,還是挑那些犯人呢?那犯人是吸毒的,喝酒的,不良習慣又多,拿去不知道是甚麼破東西,你們那些(器官)才是最好的。」

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曼弗瑞德•諾瓦克(Manfred Nowak),在2009年8月接受一家美國媒體採訪時指出,中共說器官移植來源主要是死刑犯,無法令人信服,除非死刑犯的人數比報告的高得多。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蕭宇

【微視頻】劉翔「紅軍裝」與鬼節的「紅衛兵」

趙培:10月31日是北美的「萬聖節」也就是鬼節,在這一天,很多家長就帶著小朋友出門要糖。但是我本人來講不是很喜歡這個鬼節,我還是比較喜歡中國傳統的「清明節」,給親人掃掃墓祭奠一下。一是表達對親人的哀思﹔二是表達了生與死的深沉。西方的「萬聖節」已經變成了搞怪的活動了。

今年的「萬聖節」在紐約有一場殭屍大遊行,中國大陸媒體最關心的是一群留學生身著「紅衛兵」服裝上陣遊行。中共的頑固分子可能覺得這是對紅衛兵的羞辱,因為這把紅衛兵比作殭屍和鬼。但是,我覺得挺好,起碼大家知道紅衛兵是被中共惡魔附體的鬼,是非觀念清楚。本來這件事情不值得評論。

11月3日,包括跨欄運動員劉翔在內的中國田徑隊在井岡山軍訓,並且接受洗腦。從公布出來的圖片來看,劉翔身穿中共「紅軍」的服裝。劉翔的這個亮相對比鬼節殭屍紅衛兵就十分有可對比性。

微博上對劉翔亮相一面倒的負面反饋,大家認為,田徑隊搞得跟美國「萬聖節」一樣,都去裝鬼。網友說,劉翔是去向紅軍學習,槍一響,馬上就跑。當年,中共紅軍逃跑速度之快,連國民黨百萬大軍都追不上。

從這兩個對比能看出,國內外最大的不同是觀念上不同,在美國,紅衛兵是鬼是小丑﹔中共把紅軍塑造為祖先。其實,紅軍當初要建立蘇維埃共和國,要武裝保衛蘇聯分裂中國。不知道,劉翔們是否宣誓保衛蘇維埃?蘇聯早就解體了,中共混亂的中國人是非觀念宣傳卻仍然在繼續。

這方面的例子數不勝數,就說一個簡單的,中共鼓吹為了國家利益,殺人放火、強姦婦女都是對的。所以,在大陸一旦被中共打擊為敵對分子,受中共洗腦的百姓表現出的仇恨情緒是可怕的。

這種洗腦教育是系統的,以美國南北戰爭為例,中共的歷史書強調這場戰爭為美國資本主義發展準備了勞動力和市場,完全抹殺了這場戰爭對於美國人權和社會發展的意義。

斯皮爾伯格的電影《林肯》能為中國人展示美國人的視角,這部影片的一個情節給我很大的震撼,那就是在南方處於劣勢的時候提出和談,條件就是保持奴隸制度。林肯卻拒絕了,他寧肯繼續打下去也要把人權寫進憲法裡去。這場戰爭的後期不是為了美國統一而戰而是為了人權立法而戰。美國的繁榮和自由也正是因為開國先賢的自律和對人權立法的堅持,從《獨立宣言》到美國內戰都說明瞭這一點。

中共宣揚黨國至上,要求百姓為黨國死,卻不准百姓討論他們需要一個甚麼樣的國家。中共這種暴力宣傳的結果是百姓勇於私鬥、怯於公鬥。甚麼意思呢?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逞強鬥狠,但是一旦涉及到正義良知就退縮觀望。所以中共才能不斷欺壓百姓。我們悲劇的根源是中共反人類的制度,所以私鬥解決不了問題。所以學習林肯,解體中共、人權立法才是出路。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禁闻节目,再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