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連載】《濟公全傳》第一百八十九回

【新唐人2013年12月12日訊】【導讀】《濟公全傳》是明末清初出現的一部描寫濟公傳奇事跡的小說,全稱《濟顛大師醉菩提全傳》,簡稱《醉菩提》,又名《濟顛大師玩世奇跡》、《皆大歡喜》、《度世金繩》等,以濟顛和尚遊戲風塵、渡世救人為主線,其間又穿插劍客、俠士行俠仗義的活動及正邪鬥法、捉妖降魔等情節,是一部別具一格的武俠小說,尤其是書中的主人公,既「顛」且「濟」,他的扶危濟困、除暴安良、彰善罰惡等種種美德,可以說是中國小說史上罕見的亦俠亦僧亦丐亦神的喜劇性人物形象,成為後世武俠小說中喜劇俠客形象的重要淵源。

第一百八十九回 邵華風升殿問豪傑 小悟禪一怒找妖人

話說金毛海馬孫得亮四位英雄來到慈雲觀,瞧見一個紫面的老道,只打算是邵華風呢。四個人拉刀下來,就被老道用法術制住。其實這個老道還是慈雲觀的無名小卒,他姓董叫董雲清,外號叫妙道真人。當初他原本是塢鎮龍王廟的,來在這慈雲觀,認邵華風為師,派他管婦女營的外圍子,他也會的術學的工夫。這四個人都是藝高膽大,被老道妖術法制住,老道手下人把四個人綁上,說:「好大膽量!四個刺客是哪裡來的?」

孫得亮說:「妖道,你要問,大太爺是陸陽山蓮花塢的。」董雲清說:「你四個人是陸陽山的不是?陸陽山的當家的,跟我們祖師爺是拜兄弟,至友交情。我且問你陸陽山的當家的叫什麼?」孫得亮說:「叫花面如來法洪。」董雲清說:「對呀!你四個人既是陸陽山的,來此何干?是怎麼一段情節?」孫得亮本是個直人,說:「妖道,我告訴你, 你也不用說交情。我等雖在陸陽山,我們在蓮花塢可是跟法洪一般,我們是奉濟公長者之命,前來殺你這雜毛老道,你就是赤髮靈官邵華風麼?」老道說:「我山人乃是妙道真人董雲清,原來你這幾個小輩是前來行刺。好,好好,來人把他四個人看起來,等候大亮,我回稟祖師爺,任憑祖師爺發落去。」立時有人看著四位英雄。

等到天光已亮,董雲清叫人搭著四個人去回稟了邵華風。當時五殿真人升了座位,吩咐將刺客帶上來。 這四個人一看,見赤髮靈官邵華風,頭帶鵝黃色蓮花道冠,身穿鵝黃色道相,上繡乾三連坤六斷離中虛坎中滿,當中太極圖,老道是赤髮紅須,藍靛臉,長得兇如瘟神,猛似太歲。這四個人破口大罵,赤髮靈宮邵華風說:「你這四個鼠輩,休要這等無禮!你等 姓什麼?叫什麼?是哪裡人?為何前來行刺?趁此說實話。你家祖師爺跟你往日無冤, 近日無仇,生而未會,面不相識,究系被何人主使前來?只要你等說出道理,祖師爺有好生之德,饒你等不死。」金毛海馬孫得亮立刻把眼一瞪,說:「妖道,你要問你家大太爺,行不更名,坐不更姓,我乃陸陽山蓮花塢的人,這是我一個拜兄,叫火眼江豬孫得明,那是我的兩個拜弟,叫水夜叉韓龍,浪裡鑽韓慶。皆因你等為非作惡,使出賊人各處拍花,各處設立賊船黑店,陷害客旅行商,起意造反,敗壞婦女的名節,拆散人家骨肉,殺害生靈,種種不法,濟公長老派我等來結果你的性命,給四方除害。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我等既被你拿住甚好,你家大太爺乃堂堂正正英雄,烈烈轟轟豪傑,大丈夫生而何歡,死而何懼?來來來,快把你家大太爺殺了,我等死而無怨。你要把我等幽囚起來,可別說我辱罵你萬代。」

老道邵華風一聽,氣往上衝,立刻吩咐:「把他四個給我推出去梟首號令。」手下人答應,旁邊過來一人,說:「祖師爺把他們殺了,豈不便宜他們?他等既來行刺,情同叛逆,應該把他們剮了。」邵華風說:「也好,既然 如是,就派你結果他等的性命。」金毛海馬孫得亮一看,說話之人,乃是鐵貝子高珍。 這四人從前跟這高珍認識,今天高珍一說這話,孫得亮一想:「這小子真是小人得志,癩狗生毛。我等跟他素有認識,他出這樣主意,害我們這四個人。」立刻破口大罵高珍。

書中交代:鐵貝子高珍,黑毛至高順,笑面貌琳周虎,三個人自打翠雲峰送陸炳文回家, 就把陸炳文押到慈雲觀來。陸炳文也是報應循環,他女兒叫赤髮靈官邵華風收為侍妾, 那妻子叫乾法真人趙永明霸佔了,把陸炳文打到囚犯營,給眾人支使。著他做了一任刑廷,刮盡地皮,得來十數萬銀子,也被慈雲觀留下了。陸炳文無故害人,倒都沒害成,他自己落了個人財兩空,死不了活不了,在囚犯營受罪。笑面貔貅周虎同高珍二人來到慈雲觀就沒走,今天鐵貝子一出主意,邵華風就派他結果金毛海馬孫得亮四人。高珍剛押著四個人走,忽然由外面跑進一個老道來,說:「回囊祖師爺,現在外面來了一個窮和尚,口稱是濟顛僧,堵著山門破口大罵,點名叫祖師爺出去,我等也沒看見這個和尚從哪來的?」

赤髮靈官邵華風一聽,說:「好,這四個人就是濟顛僧主使來的,我料想濟顛僧必來,我正要瞧瞧濟顛僧是何許人也?把他拿住,問問他因何跟我為仇作對?來, 先暫為把他四個人押起來,等候拿住濟顛僧一並再殺。」高珍一聲答應,立刻把四人交到囚犯營。管理囚犯營是一個在家,叫義俠太保劉勇。高珍把四個人交給劉勇,回來稟報邵華風,邵華風說:「待我出去捉拿濟顛僧。」話言未了,旁邊有人答話。說:「祖師爺暫息雷霆之怒,諒此無名小輩,何必你老人家親身勞動?待我等出動拿他,不費吹灰之力,易如反掌。」邵華風一看,說話非是別人,乃是乾法真人趙永明,妙道真人董雲清。邵華風說:「二位真人要去也好,須要小心留神。」

趙永明、董雲清二人立刻同左門真人,來到外面,趙永明說:「哪裡來的濟顛僧,膽敢前來送死?』脫著話,來到 山門以外一看,並沒有人。趙永明說:「濟顛僧哪裡去了?〝左門真人說:「方纔站在這裡一罵,我就跑進去回稟,也不知道此時哪裡去了。也許知道二位真人出來,他不敢見,逃走了。」趙永明說:「也罷,既是他逃走了,便宜他去罷。他如果再來,我必要結果他的性命。」兩個老道說罷,轉身剛要往裡走,聽後面一聲喊嚷:「吹,好雜毛老道回來!和尚老爺沒走。」兩個老道回頭一看,見山門外站定一個窮和尚,短頭髮有二多寸長,一臉的油膩,破僧衣短袖缺領,腰繫絨絛,疙裡疙瘩,穿著兩只破草鞋,頭上 有一股黑氣。兩個老道歎了一聲,說:「我打算怎麼個濟顛僧呢,原來是一個妖精。」

書中交代:來者並非是濟公禪師,乃是小悟禪。小悟禪自從前濟公法斗崑崙子,老仙翁給悟禪一封信,叫他投奔九松山松泉寺,給長眉羅漢靈空長老去看廟。濟公不肯帶悟禪回臨安去,恐其他是一個妖精,在天子腳底下多有不便。濟公也知道悟禪心地最正,後到下文書,小悟禪成其正果,他也在五百尊小羅漢之內。悟禪在松泉寺,跟著長眉羅漢, 習學憎門裡的規矩,奉經念佛,修道學法。這天悟禪忽然跟長眉羅漢說:「我要到臨安瞧我師父去。」靈空長老歎了一聲,說:「你不去為是。」悟彈說。「我要去。」靈空長者說:「你要去,現在濟公在常州府衙門,你去罷。貧僧也不能攔你。」悟禪臨出門之時,靈空長老說:「遭劫在數,貧僧也不能遮攔,逆天行事。」悟禪也並不措意,一晃腦袋,來到常州府衙門。一見濟公,濟公歎了一聲,眉頭緊皺:「唉,你為著什麼來?」悟禪說:「我想念師父,我來瞧你。」知府顧國章嘴快,說:「小師父來了甚妙, 濟公正在為難。」

悟禪說:「什麼事?」顧國章說:「現在拿住幾個賊,是慈雲觀的余黨。現在慈雲觀赤髮靈官邵華風勢派鬧得甚大,方才聖僧請了四個會水的能人,到慈雲觀去了,先破賊人的船隻,尚未見回來。我打算急速調官兵去破慈雲觀,又怕不行,聖僧也正在為難呢。」悟禪一聽,說:「師父不用為難,我去找他,把雜毛老道拿來。」 濟公說:「你別去,」一句話沒說完,濟公一把沒揪住,小悟禪一晃腦袋走了。濟公歎了一聲,說:「他這一去,給我惹這個亂子了。」羅漢爺有未到先知,說:「凡事無意, 劫數當然。」小悟禪這一來到慈雲觀,焉想到惹出一場殺身之禍,給濟公招出一件大難。

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