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決張成澤內外交困 金正恩訛詐老路行不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2月26日訊】(新唐人記者李元翰報導)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處決輔佐他上位的姑父、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張成澤,再次讓國際社會認清了朝鮮金氏政權的血腥殘暴,凸顯這個世界上少有的非正常國家的獨裁專制,同時朝鮮面臨的處境更加內外交困,不僅與韓美日的關係緊張,而且與中俄的關係也趨冷,金正恩與朝鮮軍方想要繼續走核訛詐與挑釁的老路,將會越來越走進死胡同。

12月24日平安夜當天,朝鮮勞動党第一書記、國防委員會第一委員長、人民軍最高司令官金正恩視察人民軍第526大聯合部隊,他要求軍隊提高戰備,並稱戰爭可能在「無任何預警情況下」爆發。

對此,俄羅斯國家杜馬國防委員會成員伊戈爾•巴里諾夫表示:「當然這一聲明不能(對地區形勢)發揮有利影響,但老實說,我不相信朝鮮會真的發動戰爭。」

他指出,近年來朝鮮領導人一直試圖用這种方式解決國內問題,要挾南部鄰國和整個國際社會,然后以減輕國際制裁的形式獲得某些好處和优待。

巴里諾夫說:「接下來又是新的一輪:激化、發表轟動一時的聲明或發射導彈,然后剎車減速,獲得某些优惠,再進入新一輪。因此我預測這場沖突不會轉向真正作戰階段,盡管平壤的此類舉動對地區沒有任何好處。」

對于朝鮮威脅「不經預告」打擊韓國一事,北京外交部發言人12月20日表示,中方反對任何損害半島和平穩定的行為,希望有關各方保持冷靜克制,避免采取導致半島局勢緊張升級的言行。

就在金正恩24日視察部隊當天,韓國總統朴槿惠24日接連訪問中東部前線第12師及前方哨所,這是她就任韓國總統后首次視察部隊,她強調,「遏制朝鮮挑釁的上策就是構建無懈可擊的安全防衛,讓朝鮮斷絕挑釁的念頭。如果朝鮮發起挑釁,應堅決的、毫不留情的予以回應,守護國家和國民。」



韓國國防部長金寬鎮11月表示,如果有跡象表明朝鮮遠程火炮在進行大規模攻擊活動准備時,韓方將采取先發制人的打擊。

12月23日,韓美聯合司令官斯卡帕羅蒂与韓國聯合參謀本部議長崔潤喜訪問西部前線25師團。12月20,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薩基日警告朝鮮不要發出威脅或采取挑釁行動,指出此舉只會讓朝鮮「一無所獲」,并且進一步陷入孤立。

12月24日,朝鮮《勞動新聞》等兩大報紙發表社論,高調重提金正日的「先軍思想」,表示朝鮮要在金正恩的帶領下繼續走「先軍」道路。

金正日時代推行的「先軍政治」,就是「一切以軍事為先,以軍事為重」。金正日不惜一切代價開發核武器,不僅促發國際社會嚴厲制裁,而且導致朝鮮經濟幾近崩潰。

今年3月,朝鮮勞動党中央委員會全体會議決定實行「經濟建設与核武力建設并行路線」,這被認為是金正恩的執政戰略。但實際上,金正恩掌權兩年來,一直沒有放棄其父金正日的「先軍政治」,而且繼續走核訛詐與挑釁的老路。

朝鮮今年2月進行了第三次核試驗,去年12月用被認定為洲際彈道導彈的運載火箭發射衛星,時機恰是在中共新一屆領導人上臺後不久,對中朝關係造成嚴重負面影響。今年7月,北京首次將「抗美援朝」改稱「朝鮮戰爭」,派出國家副主席李源潮赴朝出席朝鮮戰爭停戰60周年紀念活動,意味着北京將中朝關系定義為正常的國與國關系,而不再是過去中朝兩黨關系。

今年5月,金正恩派出特使、人民軍總政治局局長崔龍海訪問北京,試圖修補與中國的關係,崔龍海會見北京領導人時,遞交了金正恩的親筆信,崔龍海表示,朝方愿接受中方建議,通過六方會談等對話協商解決相關問題。早在2009年,朝鮮宣布退出朝核問題六方會談。

而在崔龍海訪華後,朝鮮一方面提出無條件重啟六方會談,另一方面繼續擴建核設施和導彈發射場。國際原子能机构指出,朝鮮正在對宁邊核設施進行建設作業,宁邊核反應堆有重啟跡象。對此,韓國國防部長官金寬鎮11月20日稱,据有關部門判斷,「目前仍處試運行狀態」。

六方會談促成朝鮮2007年7月宣布關閉宁邊核設施。2008年6月,朝鮮炸毀宁邊核設施的冷卻塔。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表示,如果朝鮮重啟宁邊核反應堆的報導得到證實,將是嚴重違反安理會決議的行為。他呼吁朝鮮就實現朝鮮半島可驗證的無核化的目標做出承諾。

美聯社12月21日報導,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美韓研究所表示,衛星圖片顯示,朝鮮正在核試驗場挖掘隧道,不過最近几個月不太可能再次進行地下核試驗。韓美研究所還指出,朝鮮已開始生產核燃料,為啟動核反應堆做准備。而韓國國家情報院12月23日稱,朝鮮隨時都有可能進行第四次核試驗。



韓國防長金寬鎮表示,朝鮮已具備利用鈾研制核武器的能力。針對朝鮮制造核武器的目地,他認為,主要包括与其他國家進行談判時占据优勢、獲得擁核國地位、向韓方發起核威脅以掌握主動權等。

韓國、美國、日本11月達成共識,重啟六方會談的條件是朝鮮「采取無核化措施」,或「有無核化誠意的措施」。韓國《亞細亞經濟》報導稱,韓國政府堅持朝鮮在重啟會談前必須采取「無核事先措施」,即中斷核試驗和火箭發射、中斷宁邊核設施等。

韓國統一部長柳吉指出,朝鮮2005年簽署《9•19共同聲明》,就朝鮮無核化的基本原則達成協議,而2012年再次与美方簽署《2•29協議》,就重啟六方會談的前提條件達成了一致,但之后朝鮮單方面取消了承諾。在此情況下,即使朝鮮口頭承諾實現無核化,也無法相信其誠意。

中央党校國際戰略研究所教授張璉瑰表示,對于本次六方會談的啟動「門檻」,美國和朝鮮存在不小分歧,核心問題是朝鮮要不要放棄核武。美日韓認為,過去六方會談的結果仍然有效,但是朝鮮主張一切重來,跟以前沒有任何關系,因為朝鮮認為自己已經是有核國家。所以,重開六方會談也是建立在承認其有核地位的基礎上。

朝鮮最高人民會議今年4月1日通過《關于進一步鞏固自衛性的核擁有國地位》法令,要求質量并舉加強核威懾和核反擊能力。次日,朝鮮宣布將重新啟動宁邊反應堆。

朝鮮《勞動新聞》12月17日社論稱,朝鮮轉變成一個堂堂有核國是金正日先軍革命領導所帶來的光輝結果。對此,北京外交部發言人18日回應表示,中方始終堅持半島無核化。11月13日,俄總統普京与韓國總統朴槿惠首腦會談聯合聲明指出,根据《核不擴散條約》,朝鮮不能擁有擁核國家地位。

韓國外交部表示,只為了對話而對話只能給朝鮮進一步發展核武器提供時間。朝鮮在無核化問題上一直反复了「挑釁-對話-援助-挑釁」這种惡性循環,試圖提高其核能力。統一部長柳吉指出,六方會談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六方會談的目標——實現朝鮮無核化。

美國國務卿克里10月表示,如果朝鮮愿意實現無核化,并為此參加無核化談判,美國准備与朝鮮進行對話,還有意与朝方簽署「互不侵犯協議」。他還說,如果朝鮮表現出無核化意志,六方會談當事國會再次同朝方進行對話,還將与其建立和平外交關系。他強調說,美方并不愿意朝鮮實現政權更迭。

而朝鮮發布聲明回應,拒絕簽署克里提出的以無核化為條件的「互不侵犯協議」,並要求美國停止針對朝鮮今年2月核試驗的制裁和在朝鮮半島軍事演習。克里則表示,美國不會單方面做出讓步,以防朝鮮繼續進行核開發項目。

韓美國防部長10月正式簽訂應對朝鮮核威脅的「針對性遏制戰略」計划,當發現朝鮮有使用核武器跡象后,韓美軍方聯合啟動海、陸、空力量,采取先發制人的威懾戰略。韓美可采取的軍事行動主要包括美國提供核保護傘、打擊常規武器、啟動導彈防衛系統等。

朴槿惠11月表示,以往朝鮮做出与核有關的舉措后,國際社會就會做出安撫并給予援助,而朝鮮隨后又會做出新一輪的動作。她說:「我們必須打破這一惡性循環。」朴槿惠指出,如果任由朝鮮延續這一模式發展下去,結果只能是國際社會眼睜睜看着朝鮮一步步發展核能力,而最終成為核武器擁有國。

俄新网12月2日報導,俄總統普京簽署了關于執行聯合國安理會3月通過的對朝鮮采取制裁決議的總統令,命令中還列出從事核計划的朝鮮人姓名。該制裁規定禁止朝鮮銀行的交易、凍結朝鮮賬戶、准許檢查朝鮮的飛机和船只,以及檢查攜帶大量現金疑似用于發展平壤核及導彈計划的外交人員。

北京作為朝鮮長期主要的支持者,在親華派和改革派張成澤遭清洗之后,雖然官方表態希望朝鮮穩定,而實際的中朝關係則進一步趨冷。張成澤前几項罪名足以置其于死地,而最后兩項罪名包括私自賣掉國家寶貴煤炭資源、以50年為期向外國出賣羅先經濟貿易區的地皮,不點名直指中國,對朝鮮親華派和中朝貿易都是沉重打擊。



處決張成澤正值中朝關系處于微妙時期。金正恩的父親曾多次訪問中國,但金正恩至今未實現訪華,并多次無視北京不要發射導彈和核試驗的呼聲。北京為此出乎尋常的對平壤提出批評,并同意聯合國安理會加大對朝制裁,這招致了平壤的憤怒。

复旦大學朝鮮韓國研究中心副主任蔡建表示,朝鮮提及這兩項与中國有關的罪名,可能是為了發泄近來北京對其核試驗表示譴責的失望感。

韓國媒体報導稱,張成澤留下的遺言是國家經濟和人民生活窘迫不堪的局面不斷擴大,而金正恩卻束手無策。另外,張成澤被控的罪名之一是把朝鮮的經濟陷入破產局面。韓聯社12月11日報導,近几個月,朝鮮向中國出口了大量黃金。據悉,「不要對外出口黃金」是金日成的遺訓。朝鮮開始向中國出口黃金意味着朝鮮面臨建國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机。

南京軍區原副司令員王洪光中將12月16日發文表示,朝鮮擁核,不僅造成對中美韓日俄的威脅,而且最受其害的恰恰是朝鮮自己。「經濟建設和擁核」難以并進。擁核造成國際社會的譴責、封鎖和制裁,得不到各國的先進技術和人力、財力、物力支援,對外開放難以取得實際效果,對內改革也沒有寬松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環境。發展核武和運載火箭要占用大量資源,保持不成比例的大規模軍隊也要占有大量資源。這也是近兩代朝鮮領導人雖然想發展經濟、改革開放,而步履維艱、力不從心的根本原因。

中國社科院12月25日發布《國際形勢黃皮書》稱,目前,朝核問題已成為美國重返亞太、日本重新軍事化的重要抓手,中國因此面臨的軍事、戰略壓力顯著增大。不僅如此,朝鮮核試驗地點距离中國不到100公里,由于其技術、經驗十分有限,一旦發生意外,中國恐將面臨核污染問題。此外,如果默認朝鮮擁核,東北亞可能出現核武裝、核競賽的多重風險,中國維護周邊安全將面臨嚴峻挑戰。

黃皮書表示,正是基于上述考慮,中國對朝政策主動做出調整,側重點由「維穩」向「促朝棄核」轉變。為了向朝鮮傳遞正确信號,中國不僅對朝鮮的冒險行為提出抗議,而且堅決貫徹安理會相關制裁,中朝正常貿易也受到影響。

王洪光中將指出,中國要動用全部資源力勸朝鮮棄核,至少不能進行第四次核試驗,要把所有的手段用到窮盡,因為朝鮮是否棄核涉及到中國核心利益,也為了朝鮮利益,更為了朝鮮半島和東北亞的穩定。

韓國總統朴槿惠11月訪問英國時表示,朝核問題是威脅和平与安全的重大挑戰,是眼下需要迫切解決的問題。朝鮮只有放棄核武器、尊重朝鮮居民的人權、成為國際社會負責任的一員,才能開創新的朝鮮半島時代。

美國白宮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蘇珊•賴斯11月警告,朝鮮如果再次發起挑釁,必將為之付出沉重的代价。她強調,朝鮮必須在孤立与貧困、和平与發展這兩個選擇中做出明智的決定。賴斯說,「平壤一方面想要開展對話,另一方面卻還妄圖保留他們那些充滿爭議的武器項目,這是不可接受也絕對不會成功的。」

朴槿惠在紀念朝鮮戰爭停戰60周年致辭中表示,過去60年間,朝鮮半島維持着令人不安的、隨時可能被打破的和平,經歷了世界上最長的停戰時期。現在,必須建立停止對峙和敵對的新半島,開啟和平与希望的新時代。現在朝鮮必須放棄核計划。朝鮮若選擇了正确道路,韓國將擴大同朝鮮的交流与合作,積极開啟南北共同發展之路。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