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陳光標如何發財的驚人秘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月10日訊】本來我跟陳光標沒有矛盾,在北京一個會所認識的,吃過幾次飯。這錢是怎麼賺的大家心中有數,悶聲發大財多好啊,還賺了個「慈善家」的名頭!沒想到陳光標跑到美國搞事,牛X啊!有本事你把美國聯邦政府買下來,給奧巴馬發工資,回中國哥們請你吃飯。你搞事也就算了,你惹法輪功幹什麼?我剛好有幾個法輪功的朋友,這十幾年來夠慘的,其中一位就是因為發「天安門自焚案」真相資料給弄進監獄,差點死在裡面,出來時就剩一口氣。十多年前我朋友幫過我一個大忙,我欠人家一份情。我認為做人還是要講點良心,講點義氣,所以我替我法輪功朋友說句公道話。

陳光標還有十幾家公司是搞工程或與工程有關項目的,用兩家集團公司來整合。這些公司法人代表都是他的親戚或信得過的人。但實際上陳光標有絕對的控制權。大陸有很多生意人都是這樣操作的。因為即使這些公司出了事情,他本人也可以解脫,因為他不是法人代表。在跟銀行的融資貸款上還可以互相擔保。陳光標還有一個預備役高炮師軍官的頭銜,少校。這也是中共搞統戰的手段,中國大陸很多知名企業家同時也是預備役軍官。陳光標的公司這三年來換了三個財務總監,為什麼呢?就是因為做假帳手法不地道,膽子小怕出事不幹了,因為如果給國家查出企業偷漏巨額稅款,公司的法人代表及財務總監兩個首先要被抓起來殺頭的。陳光標公司這幾年都是靠接部隊的工程賺錢的。那麼這錢要怎麼賺得神不知鬼不覺,大家皆大歡喜呢?說出來手法很簡單,讓部隊高層領導的家屬或信得過的人在社會上成立一個「某某某慈善基金會」,這個基金會必須通過省級以上相關部門的批准,甚至是國家相關部門(如民政部)的批准。假設我這個公司今年必須交給國家十個億的稅款,但我>最多只交給國家一個億,剩餘的九個億都捐給各個慈善基金會。而慈善基金會開給你的九個億的收據,你可以合理抵稅(必須有省政府的批文)。那麼錢到了慈善基金會,那就等於是到了哥們自己的腰包了。因此中國大陸有些大企業,吹牛說他一年交了多少億的稅款給國家,如果你查稅務部門,它顯示的數據也確實是這樣的。但再仔細地查下去,到國家指定納稅帳號的錢有多少?其餘的錢去了?是用什麼票據抵扣的?你就一目瞭然了。

我再舉個例子,中國大陸每個省都有一個「關工委」部門(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由國務院批準成立的。他們的工作人員到各個企業募捐時,都出具了相關的批文,告訴你:如果你企業每年大約要交100萬的稅給國家,你可以捐出幾十萬到我們「關工委」,我們開給企業的收據可以合法抵稅的。而我們會把這些錢給一些貧團地區的學校買書本或一些教學設施。還會請你們老闆參加捐贈儀式,給你們老闆及企業上報紙宣傳,累計捐夠多少錢,還可以得到「慈善家」的稱號。

而「關工委」拿到這些錢後,他們也確實拿出一小部份的錢來給某個小學或中學買書籍,或教學設備(電腦等)。並搞一個隆重的儀式。而大部份的錢怎麼放入自己的口袋呢?很簡單,比如我「關工委」實際收到1000萬的捐款。我向書籍或辦公用品的供應商要求開1000萬的增值稅發票(實際只花了一百萬買東西),貼5-6個點的稅點就行,供應商自己再去找進項來抵扣。當然供應商要多找幾家,免得太明顯。換一句話說,一千萬通過「關工委」的對公帳號分批次匯給各個供應商,除了一百萬買書及設備外,五十萬給供應商抵稅點,剩下的850萬你各個供應商提現後返還給「關工委」領導。而這些供應商的公司大部份都是領導的親戚或關係戶開的。2004年5月,中央政法委曾將各省「關工委」名下的剩餘款項全部劃走,名義是借用搞維穩。據說中央政法委及610辦公室還在民間設立了很多慈善基金會賬號。

當然,「關工委」所賺的錢跟陳光標這種大「慈善家」賺的錢是不能比的,「關工委」賺的是小錢,陳光標賺的是大錢。陳光標是包工程賺一筆,「合理」逃稅賺一筆,人情也做了,「慈善家」的名聲也得了。

更有甚者,大陸某省的一個知名「慈善家」,兄弟倆,哥哥是上市公司的老闆,弟弟是省部級高官,自己成立慈善基金會,每年上市公司近百億的稅款不知有多少回流到自己的腰包裡。

對不起啊,全國各省的關工委領導們,各位以慈善名義收受賄賂的領導們;不是兄弟斷你們的財路,要怪就怪陳光標這小子做人不厚道,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欺負我法輪功的朋友,我當然要出來說幾句公道話啦。

說到「天安門自焚案」,前幾天我跟省紀委的一位朋友還在說:「共產黨真他X不厚道,教科書是你們編的,所有媒體都控制在你們手裡,國家是你們在管理的,有人跑到天安門自焚,你們居然把責任推到法輪功這個健身氣功團體頭上,要不要臉啊!你怎麼不說他們是學了老江的三個代表,看了央視的新聞聯播去自焚的呢?!」

最後我借國外媒體勸陳光標幾句話:標哥,兄弟勸你還是趕快把你受人指使到國外抹黑法輪功的事情跟國外媒體坦白了吧,國內的政治鬥爭不是我們生意人能夠摻和的。你坦白後在美國尋求政治庇護,說不定人家法輪功的會原諒你。你這次是偷雞不著反丟了一把米。如果你還敢回中國,老江這一派的放不過你,習總更放不過你,全國斷了財路的領導也放不過你,你就等著吃牢飯吧。別怪兄弟沒提醒你,也別怪兄弟不能去牢房看你了。我很怕「被自殺」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