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連載】《三俠五義》第五十一回

【新唐人2013年10月9日訊】【導讀】《三俠五義》原名《忠烈俠義傳》,是中國清代咸豐年間著名的公案俠義小說。它是根據藝人石玉昆說唱的《龍圖公案》及其筆錄本《龍圖耳錄》編寫而成的,全書共一百二十回。清人俞樾加以增刪修訂,改寫成《七俠五義》,並首刊於光緒五年 (1879)。小說描寫的是宋朝包拯在俠客、義士的幫助下,審奇案、平冤獄、以及俠客義士幫助官府除暴安良、行俠仗義的故事。《三俠五義》的出現,開創了公案小說與俠義小說的合流。作為中國最早出現的具有真正意義的武俠作品,《三俠五義》稱得上是武俠小說的開山鼻祖,對中國近代評書曲藝、武俠小說乃至文學藝術影響深遠。

第五十一回 尋猛虎雙雄陷深坑 獲凶徒三賊歸平縣

且說包公正與展爺議論石子來由,忽聽一片聲喧,乃是西耳房走火,展爺連忙趕至那裡,早已聽見有人嚷道:「房上有人。」展爺借火光一看,果然房上站立一人,連忙用手一指,放出一枝袖箭,只聽噗哧一聲。展爺道:「不好!又中計了。」一眼卻瞧見包興在那裡張羅救火,急忙問道:「印官看視三寶如何?」包興道:「方才看了,紋絲沒動。」展爺道:「你再看看去。」正說間,三義四勇俱各到了。


 
好容易到了翠雲峰,半山之上有個靈佑寺。蔣平卻認得廟內和尚,因問道:「韓爺來了沒有?」和尚答道:「卻未到此掃墓。」蔣平聽了滿心歡喜,以為必遇韓彰無疑。就與張趙二人商議,在此廟內居住等候。趙虎前後看了一回,見雲堂寬闊豁亮,就叫伴當將行李安放在雲堂,同張龍住了。蔣平就在和尚屋內同居。偏偏的廟內和尚俱各吃素。趙虎他卻耐不得,向廟內借了碗盞傢伙,自己起灶,叫伴當打酒買肉,合心配口而食。
  
伴當這日提了竹筐,拿了銀兩,下山去了。不多時,卻又轉來。趙虎見他空手回來,不覺發怒,道:「你這廝向何方去了多時,酒肉尚未買來?」輪掌就要打。伴當連忙往後一退,道:「小事有事回爺。」張龍道:「賢弟且容他說。」趙虎掣回拳來,道:「快講!說的不是,我再打。」伴當道:「小人方才下山,走到松林之內,見一人在那裡上吊。見了是救呀,是不救呢?」趙虎道:「那還用問嗎?快些救去,救去!」伴當道:「小人已救下來,將他帶來了。」趙虎道:「好小子!這才是。快買酒肉去罷。」伴當道:「小人還有話回呢。」趙虎道:「好嘮叨!還說甚麼!」張龍道:「賢弟且叫他說明,再買不遲。」趙虎道:「快,快快的!」伴當道:「小人問他為何上吊,他就哭了。他說他叫包旺。」趙虎聽了,連忙站起身來,急問道:「叫甚麼?」伴當道:「叫包旺。」趙虎道:「包旺怎麼樣?講,講,講!」伴當說:「他奉了太老爺太夫人大老爺大夫人之命,特送三公子上開封府衙內攻書。昨晚就在山下前面客店之中住下。因月色頗好,出來玩賞,行到松林,猛然出來了一隻猛虎,就把相公背了走了。」趙虎聽到此,不由怪叫吆喝,道:「這還得了!這便怎麼處?」張龍道:「賢弟不必著急,其中似有可疑。既是猛虎,為何不用口刁呢,卻背了他去?這個光景必然有詐。」叫伴當將包旺讓進來。
  
不多時,伴當領進,趙虎一看果是包旺。彼此見了讓坐,道受驚。包旺因前次在開封府見過張趙二人,略為謙讓,即便坐了。張趙又細細盤問了一番,果是虎背了去了,此時包旺便說:「自開封府回家,一路平安。因相爺喜愛三公子,稟明太老爺太夫人大老爺大夫人,就命我護送赴署。不想昨晚住在山下店裡,公子要踏月,走至松林,出來一隻猛虎把公子背了去。我今日尋找一天,並無下落,因此要尋自盡。」說罷,痛哭。張趙二人聽畢,果是猛虎背人,事有可疑。他二人便商議晚間在松林搜尋。倘然拿獲,就可以問出公子的下落來了。
  
此時伴當已將酒肉買來,收拾妥當。叫包旺且免愁煩,他三人一處吃畢飯。趙虎喝得醉醺醺的要走。張龍道:「你我也須裝束伶便,各帶兵刃。倘然真有猛虎,也可除此一方之害。咱們這個樣兒如何與虎鬥呢?」說罷,脫去外面衣服,將搭包勒緊。趙虎也就紮縛停當。各持了利刃。叫包旺同伴當在此等候。他二人上了山峰,來到松林之下,趁著夜色,趙虎大呼小叫道:「虎在那裡?虎在那裡?」左一刀,右一晃,混砍亂晃。忽見那邊樹上跳下二人,咕嚕嚕的就往西飛跑。
  
原來有二人在樹上隱藏,遠遠見張趙二人奔入林中,手持利刃,口中亂嚷:「虎在那裡?」又見明亮亮的鋼刀,在月光之下一閃一閃,光芒冷促。這兩個人害怕,暗中計較道:「莫若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因此跳下樹來,往西飛跑。張趙二人見了,緊緊追來。卻見前面有破屋二間,牆垣倒塌,二人奔入屋內去了。張趙也隨後追來。愣爺不管好歹,也就進了屋內,又無門窗戶壁,四角俱空,那裡有個人影。趙虎道:「怪呀!明明進了屋子,為何不見了呢?莫不是見了鬼咧?或者是甚麼妖怪?豈有此理!」東瞧西望,一步湊巧,忽聽嘩啷一聲。蹲下身一摸,卻是一個大鐵環釘在木板上邊。張龍也進屋內,覺得腳下咕咚咕咚的響,就有些疑惑。忽聽趙虎道:「有了,他藏在這下邊呢。」張龍道:「賢弟如何知道?」趙虎說:「我掀住鐵環了。」張龍道:「賢弟千萬莫揭此板。你就在此看守。我回到廟內將伴當等喚來,多拿火亮,豈不拿個穩當的。」趙虎卻耐煩不得,道:「兩個毛賊有甚麼要緊。且自看看再做道理。」說罷,一提鐵環,將板掀起,裡面黑洞洞任什麼看不見。用刀往下一試探,卻是土基臺階:「哼!裡面必有蹊蹺,待俺下去。」張龍道:「賢弟且慢!……」此話未完,趙虎已然下去。張龍惟恐有失,也就跟將下去。誰知下面臺階狹窄,而且趙爺勢猛,兩腳收不住,咕嚕嚕竟自下去了。口內連說:「不好,不好!」裡面的人早已備下繩索,見趙虎滾下來,那肯容情,兩人服侍一個人,登時捆了個結實。張爺在上面聽見趙虎連說:「不好,不好!」不知何故,一時不得主意,心內一慌,腳下一跐,也就溜下去了。裡面二人早已等候,又把張爺捆縛起來。
  
這且不言,再說包旺在廟內,自從張龍趙虎二人去後,他方細細問明伴當,原來還有蔣平,他三人是奉相爺之命前來訪查韓二爺的。因問:「蔣爺現在那裡?」伴當便說:「趙爺與蔣爺不睦,一路上把蔣爺欺負苦咧。到此還不肯同住。幸虧蔣爺有涵容,全不計較;故此自己在和尚屋內住了。」包旺聽了,心下明白。看等到天有三更,未見張趙回來,不由滿腹狐疑,對伴當說:「你看已交半夜,張趙二位還不回來。其中恐有差池。莫若你等隨我同見蔣爺去。」伴當也因夜深不得主意,即領了包旺來見蔣爺。
  
此時蔣爺已然歇息。忽聽說包旺來到,又聽張趙二人捉虎未回,連忙起來,細問一番,方知他二人初鼓已去。自思:「他二人此來,原是我在相爺跟前攛掇。如今他二人若有失閃,我卻如何復命呢?」忙忙束縛伶便,背後插了三稜鵝眉刺,吩咐伴當等:「好生看守行李,千萬不准去尋我等。」別了包旺,來至廟外,一縱身先步上高峰峻嶺,見月光皎潔,山色晶瑩,萬籟無聲,四圍靜寂。
  
蔣爺側耳留神,隱隱聞得西北上犬聲亂吠,必有村莊。連忙下了山峰,按定方向奔去,果是小小村莊。自己躡足潛蹤,遮遮掩掩,留神細看。見一家門首站立二人,他卻隱在一棵大樹之後。忽見門開處,裡面走出一人,道:「二位賢弟,夤夜到此何幹?」只聽那二人道:「小弟等在地窖子裡拿了二人。問他卻是開封府的校尉。我等聽了不得主意,是放好,還是不放好呢?故此特來請示大哥。」又聽那人說:「哎呀!竟有這等事!那是斷斷放不得的。莫若你二人回去,將他等結果,急速回來。咱三人遠走高飛,趁早兒離開此地,要緊。」二人道:「既如此,大哥就歸著行李,我們先辦了那宗事去。」說罷,回身竟奔東南。蔣澤長卻暗暗跟隨。二人慌慌張張的,竟奔破房而來。
  
此時蔣爺從背後拔出鋼刺,見前面的已進破牆,他卻緊趕一步,照著後頭走的這一個人的肩窩就是一刺,往懷裡一帶。那人站不穩跌倒在地,一時掙扎不起。蔣爺卻又竄入牆內,只聽前面的問道:「外面甚麼咕咚一響?……」話未說完,好蔣平!鋼刺已到,躲不及,右脅上已然著重,「哎呀」一聲,翻觔斗裁倒。四爺趕上一步,就勢按倒,解他腰帶,三環五扣的捆了一回。又到牆外,見那一人方才起來,就要跑。真好澤長!趕上前踢倒,也就捆縛好了,將他一提提到破屋之內。
  
事有湊巧,腳卻掃著鐵環。又聽得空洞之中似有板蓋,即用手提環,掀起木板,先將這個往下一扔。側耳一聽,只聽咕嚕咕嚕的落在裡面,摔的哎呀一聲。蔣爺又聽,無甚動靜,方用鋼刺試步而下。到了裡面一看,卻有一間屋子大小,是一個甕洞窖兒。那壁廂點著個燈掛子。再一看時,見張趙二人捆在那裡。張龍羞見,卻一言不發。趙虎卻嚷道:「蔣四哥,你來得正好!快快救我二人呀!」蔣平卻不理他,把那人一提,用鋼刺一指,問道:「你叫何名?共有幾人?快說!」那人道:「小人叫劉豸,上面那個叫劉獬。方才鄧家窪那一個叫武平安,原是我們三個。」蔣爺又問道:「昨晚你等假扮猛虎背去的人呢?放在那裡?」那是武平安背去的,小人們不知。就知昨晚上他親姊姊死了,我們幫著抬埋的。」蔣平問明此事,只聽那邊趙虎嚷道:「蔣四哥,小弟從此知道你是個好的了。我們兩個人沒有拿住一個,你一個人拿住二名。四哥敢則真有本事,我老趙佩服你的。」蔣平就過來,將他二人放起。張趙二人謝了。蔣平道:「莫謝,莫謝。還得上鄧家漥呢。二位老弟隨我來。」三人出了地窖,又將劉獬提起,也扔在地窖之內。將板蓋又壓上一塊石頭。
  
蔣平在前,張趙在後,來至鄧家漥。蔣平指與門戶。悄悄說:「我先進去,然後二位老弟扣門。兩下一擠,沒他的跑兒。」說著,一縱身體,一股黑煙,進了牆頭,連個聲息也無。趙虎暗暗誇獎。張龍此時在外叩門,只聽裡面應道:「來了。」門未開時,就問:「二位可將那二人結果了?」及至開門時,趙虎道:「結果了!」披胸就是一把,揪了個結實。武平安剛要掙扎,只覺背後一人揪住頭髮,他那裡還能支持,立時縛住。三人又搜尋一遍,連個人也無,惟有小小包裹放在那裡。趙虎說:「別管他,且拿他娘的。」蔣爺道:「問他三公子現在何處。」武平安說:「已逃走了。」趙虎就要拿拳來打。蔣爺攔住,道:「賢弟,此處也不是審他的地方,先押著他走。」三人押定武平安到了破屋,又將劉豸劉獬從地窖裡提出,往回裡便走,來到松林之內,天已微明。卻見張龍的伴當尋下山來,便叫他們好好押解。一同來到廟中,約了包旺,竟赴平縣而來。
  
誰知縣尹已坐早堂,為宋鄉宦失盜之案。因有主管宋升,聲言窩主是學究方善先生,因有金鐲為證,正在那裡審問方善一案,忽見門上進來,稟道:「今有開封府包相爺差人到了。」縣尹不知何事,一面吩咐:「快請。」一面先將方善收監。
  
這裡才吩咐,已見四人到了前面。縣官剛然站起,只聽有一矮胖之人,說道:「好縣官呀!你為一方之主,竟敢縱虎傷人,並且傷的是包相爺的姪男。我看你這紗帽,是要戴不牢的了。」縣官聽了發怔,卻不明白此話,只得道:「眾位既奉相爺鈞諭前來,有話請坐下慢慢的講。」吩咐:「看座。」坐了。包旺先將奉命送公子赴開封,路上如何住宿,因步月如何遇虎,將公子背去的話,說了一遍。蔣爺又將拿獲武平安劉豸劉獬的話,說了一遍;並言俱已解到。
  
縣官聽得已將兇犯拿獲,暗暗歡喜,立刻吩咐:「帶上堂來。」先問武平安藏三公子於何處。武平安道:「只因那晚無心背了一個人來,回到鄧家漥小人的姊姊家中。此人卻是包相爺的三公子包世榮。小人與他有殺兄之仇;因包相爺審問假公子一案,將小人胞兄武吉祥用狗頭鍘鍘死。小人意欲將三公子與胞兄祭靈。」趙虎聽至此,站起來舉手就要打,虧了蔣爺攔住。又聽武平安道:「不想小人出去打酒買紙錁的工夫,小人姊姊就放三公子逃走了。」趙爺聽到此,又哈哈的大笑,道:「放得好,放得好!底下怎麼樣呢?」武平安道:「我姊姊叫我外甥鄧九如找我,說三公子逃走了。小人一聞此言,急急回家。誰知我姊姊竟自上了吊死咧。小人無奈,煩人將我姊姊掩埋了。偏偏的我的外甥鄧九如,他也就死了。」
  
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