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應該明白的事(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2日訊】長期以來,中共利用其控制的輿論宣傳工具持續不斷的向中國民眾強行進行一言堂的愚民欺騙洗腦宣傳,導致一些善良的中國人對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對發生在中華大地上的諸多歷史及現實事件認識不清,或是根本就不知道。本文擬就當今及歷史上被中共扭曲或掩蓋的歷史事件中的部份大事如實解讀,幫助可貴的中國人廓清迷霧。

一、關於中共政權

中共及其政權是非法的。中共政權的產生得益於日本侵華。抗戰期間,國民黨政府在正面主戰場拼死禦敵,竭盡全力,艱苦卓絕。中共卻趁機在後方打著抗日的幌子招兵買馬,加緊擴充勢力。抗戰結束,國民黨政府元氣大傷,中共卻趁此機會大打出手。過程中,充份施展政治手腕,明明要推翻執政的國民黨政府,又怕反整個國民黨目標太大,引起國際國內民眾反感,所以打出「打倒國民黨反動派」的旗號矇騙世界,最後以軍事政變手段非法佔領了中國大陸,推翻了中華民國,建立了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其實是中共獨裁暴政)。

對此,毛澤東曾多次不加掩飾地承認這一點。如一九六一年一月,會見日本社會黨議員黑田壽男等人時表示:「日本皇軍過去佔領了大半個中國,因此中國人民接受了教育。如果沒有日本的侵略,我們現在還在山裏,就不能到北京看京劇了。正是因為日本皇軍佔領了大半個中國,讓我們建立了許多抗日根據地,為以後的解放戰爭創造了勝利的條件。日本壟斷資本和軍閥給我們做了件‘好事’,如果需要感謝的話,我倒想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

一九七二年,日本內閣總理大臣田中角榮訪華。毛澤東告訴他:「你們有功啊,為啥有功呢?因為要不是你們發動侵華戰爭,我們共產黨怎麼能夠強大?我們怎麼能夠奪權呢?我們如何感謝你們呢?我們不要你們的戰爭賠款!」在戰爭賠償問題上,周恩來曾指示:中央關於日本與台灣的關係,在賠償問題上採取寬容態度,有利於使日本靠近我們。如果要求日本對華賠償,其負擔最終將落在廣大日本人民頭上,這樣,為了支付對中國的賠償,他們將長期被迫過著艱難的生活。這就是中共的流氓邏輯!飽受戰爭蹂躪的中國人長期艱難不要緊,侵略者日本人不能艱難。天下竟有如此道理!日本侵華給中華民族造成了極其深重的災難,三千五百萬中華兒女死難,巨大的物質損失更是以天文數量計,但共產黨黨魁卻能感謝日本!而且不是一次說,是反覆表示,哪怕稍有一點良心和民族氣節的人,都不會原諒中共。只此一點,中國共產黨就是中華民族十惡不赦的罪人!

幾十年來,佔了「勝者王侯敗者寇」之利的中共為了掩蓋、淡化自己的非法,一再厚著臉皮向百姓灌輸「是中國人民選擇了中共,是歷史選擇了中共」的無恥論調,誤導百姓認為自己是合法的。其實,顯而易見的道理,只有不合法才需要嚷嚷自己合法,一個合法政權哪還用得著一再表白自己合甚麼法!古今中外,全世界除了中共政權之外,哪有一個政權成天多此一舉,喋喋不休的嚷嚷自己合法的?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又是甚麼?!

試想,如果真的合法,為甚麼直到建政20多年後的一九七一年才正式被國際社會承認?中共的被承認,並不是它自吹的甚麼外交上的勝利,而是國際社會的無奈。畢竟台灣不過是一隅之地,況且時間已經過去了20多年。實際上,國際社會承認的並不是中共這個非法政權,而是中共佔據大陸這個既成事實,實屬不得已而為之。很簡單的道理,如果中共是合法的,一個佔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大國,還用國際社會一等20年嗎?

從根本上說,作為國家政權,合法性是一個無需討論的問題,因為它是與生俱來的自然屬性。如同一個男人或女人,還需多此一舉一再證明自己是男人還是女人嗎?中共之所以一再鼓譟執政合法性,本質原因恰恰就是自己不合法,才一再嚷嚷合法。

另外,眾所周知,在任何一個主權國家憲法都具有至高無上的權威,一切政黨、團體均在憲法的規範之下,任何一個政黨、團體都要進行社團登記註冊,以示合法,這已是國際慣例。但在中共肆虐的中國,憲法不過是一紙空文。中共建政已60年了,一直拒不登記。「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中共一直凌駕於憲法之上,以中國的領導力量自居,獨立、超然於國家之外,把自己置於國家的太上皇位置。極權的中共也深知這種極端悖謬的體制太過荒唐,不能見容於國際社會,因此,時至今日,中共中央的辦公廳、組織部、宣傳部、統戰部等都一直沒有面向社會公開掛牌辦公,只是在黨內以文件、會議、活動形式運行。可見,中共是一個非法政權。

二、關於中宣部

一般中國人並不知道,英文裏的「宣傳」(propaganda)一詞,和洗腦、欺騙聯繫在一起,是個不折不扣的貶義詞。迄今為止,只有在法西斯和共產黨的詞典裏,「宣傳」才具有正面意義,也只有在當年法西斯納粹德國和中共政權體系當中,才有「宣傳部」的位置,世界上任何其它國家都沒有稱作「宣傳部」的機構。也正因為如此,改革開放後的中共,為了欺騙國際社會,才不得已把「宣傳部」的英文名改成了「公共信息部」(Publicity Department),但其性質沒有絲毫改變,仍然是中共對全國媒體和全民精神控制的專門機構。

中國的兩千多家報紙、近萬種期刊、上千家廣播電台和電視台,幾十萬個網站,均由中宣部和各級宣傳部門負責管理。二零零二年六月中宣部曾給新聞媒體下發了一道禁令,一口氣列出二十五個「不許」:不許對重大疫情、病情進行渲染報導轉載;不許對重大安全事故隨意報導;不許報導和轉載狀告各級黨委的政府事件;不許報導希望工程存在的問題;不許在媒體運用「封殺」一詞;不許提新聞輿論是第四種力量或權力;不許集中進行批評性和負面報導;不許對民族宗教等領域進行隨意報導……

中宣部的主要職責就是搖唇鼓舌,為中共搖旗吶喊。直接的結果就是滿嘴謊言。虛假宣傳何其多,簡直遍地都是。當年希特勒有句名言:「利用報紙宣傳,可使人民視地獄為天堂。」一九三六年納粹黨在紐倫堡開大會,會場就懸掛著「宣傳」的大幅標語:「宣傳幫助我們奪取政權,宣傳幫助我們鞏固政權,宣傳還將幫助我們統治世界!」當年納粹的宣傳理念,被今天的中共發揮到極致。「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要先造成輿論,總要先做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毛澤東語)。中共的宣傳手段和強度絕對是世界第一,兵馬未動,輿論先行,先營造出一種氣氛,造出一種聲勢,再推行它的邪惡意圖,無論是發動大躍進,還是「文化大革命」,還是迫害法輪功,都是如此。中共之所以能取代國民黨政權佔據中國大陸,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工於宣傳,迷惑人的宣傳迷惑了人心,達到了軍事上達不到的目的。資深媒體人士、原陝西電視台經濟信息欄目責任編輯馬曉明痛斥:「共產黨就是最大的邪教組織。中共媒體一直在撒謊,它對法輪功的報導是不可信的,它利用掌握的宣傳工具撒過多少謊,撒過彌天大謊。」

為了掌握輿論的控制權,中共宣傳部門不僅對所有的報紙、電台、電視台、網絡等實行嚴格的監督檢查,還嚴控海外媒體進入中國大陸,至今,市面上未有一家國外獨立報紙發放。民國時期,被中共一再抹黑的「舊社會」,民眾個人報刊還有幾百份,而今天吹噓「社會主義新社會」黨天下,哪有一份屬於個人的報刊?

多年的愚民欺騙宣傳,中共把自己偽造成了一個合法的執政黨,太多的中國人也錯把中共當作了自己的代言人,當作了自己利益的施予者,不知道自己實際是認賊作父,迷失了方向。在中共的愚民欺騙宣傳下,一些中國人對事物對時局的認識局囿於中共的洗腦欺騙所設定的框框中,迷在其中而不自知,許多人至死都不知道自己是上當受騙。一些中國人至死都不知道,自己一直所信賴的,寧願為其出力流汗甚至流血付出的,打著「執政為民」旗號的「黨和政府」,利用國家宣傳機器一再造假、撒謊,一直把百姓當傻子對待,自己的善良被卑鄙的中共可悲的、肆意的利用了一生!

無可奈何花落去。而今,一言堂的造謠誣陷也在失去民眾的信任,遭到民眾的唾棄。早在幾年前,中共喉舌央視自己也不得不承認,在上海、深圳等沿海發達城市,新聞聯播節目已退出收視前十名,甚至是前十二名。那個新聞聯播,有人以兩句話概括其內容:「中國新聞聯播頭二十五分鐘偉大光榮正確,後五分鐘世界各國災難。」新華社的稿件,只有朝鮮、古巴、伊朗、緬甸等極少數被國際社會視為流氓的國家媒體採信,絕大多數國家媒體都不予採用。

三、關於歷史造假

這個問題很大,限於篇幅只舉幾個主要歷史大事。有學者認為,中國歷史教科書中所涉絕大部份歷史事實都被篡改和歪曲,真實性低於百分之五。

如抗日戰爭。一直以來,為強化執政合法性,一再向民眾宣傳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了全民族抗戰,通過廣泛開展敵後游擊戰打敗了日本帝國主義。但近年來不斷有史實披露,是國民黨主導的中華民國政府在正面主戰場,通過22次大型會戰、1117次大型戰役,38000次大小戰鬥,犧牲了三百多萬國軍將士,其中包括二百多位將軍,損失了二千四百多架戰機,四千三百多名飛行員,所有海軍艦艇全部打光的代價,贏得了抗戰的勝利。

如果抗戰真是中共打的,為甚麼國共三年內戰期間(中共謂之解放戰爭)消滅國軍、骨肉相殘的大型戰役如遼沈、平津、淮海及渡江等都當作功績拍成了電影,而反映中共抗戰的大型戰役的影片卻一部都沒有,說明甚麼?是故意表示謙虛呢?還是根本就沒打過甚麼大仗?抗戰打了八年,民眾只知道一個「平型關大捷」和「百團大戰」。那所謂的「大捷」,毛澤東上報國民政府邀功說是傷亡日軍上萬,而實際不過幾百人,打的還不是戰鬥部隊而是運輸部隊,而且傷敵八百自損一千,明顯不是甚麼「大捷」而是「大吹」、「特吹」,實際是大騙;「百團大戰」被學者指為「百排小戰」,戰果十分有限,後來還成了彭德懷被打倒且不能平反的罪證。

長達八年的持久戰,像樣的仗你只拿出了個「平型關」和「百團大戰」,來證明你抗戰了,但兩次戰役用時最多也不過幾個月,那長達八年的漫長時間你都幹甚麼去了?!你為甚麼不拿出來顯擺顯擺,跟國民政府比一比啊?那個地雷戰,知情人士說一個鬼子都沒炸死,反倒是自己人傷了不少。自古以來,打仗從來都是到前線殺敵立功,這是常識,而幾十年來中共一直都提開展敵後游擊戰鬥,歌曲唱的也是「到敵人後方去,把鬼子消滅盡。」(《到敵人後方去》)敵人都在前方,你到後方去幹甚麼?打仗不到前方打,你到後方去,那不是逃避嗎?那不是不抵抗嗎?到底是誰在消極抗戰不抵抗?不僅不抵抗,而且按照毛澤東「一分抗日,二分應付,七分發展」的抗戰總方針,派出潘漢年(五十年代被卸磨殺驢關押滅口)與日偽勾結,從背後向國軍開槍,搶佔地盤。同時打著抗日的旗號,招兵買馬,壯大力量,為抗戰結束後消滅國軍非法奪取政權做準備。

而且,對於抗戰,國民黨一直是提十四年抗戰,從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日本侵入東三省就開始了,而中共只提八年抗戰,那六年你中共幹甚麼去了?一九三一年九月二十日晚,「九一八」事變發生後的第三天,中共作為共產國際遠東地區的一個支部根據斯大林的指示,對全黨發出命令,「必須繼續武裝起來保衛蘇聯,因為日本侵略了中國的東三省,實際上是拉開了侵略蘇聯的導火線,我們必須保衛蘇聯;當前中國政治中心的中心,是革命與反革命的殊死決戰,我們必須和南京國民政府這個日本帝國的走狗鬥爭到底,我們必須在中國的中心城市,大中小城市,發動工人罷工、學生遊行、武裝暴動。」當國民革命軍在前線浴血抗戰之時,中共不僅沒有相助反在後方武裝暴動反蔣。中共是真正的反華組織。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前蘇聯國慶日,中共在江西瑞金宣布創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且制訂了憲法,其中第十四條:「中國境內的所有少數民族和各地區的人民們都有獨立建國的自由,都能夠脫離中國」。國難當頭,中共不是為國紓難,為國分憂,而是為國添亂,搞獨立和武裝叛亂,幹著分裂國家的罪惡勾當。這就是中共不提十四年抗戰的原因。

關於反右。反右是一場主要針對知識份子的運動。一直以來都提打右派五十五萬,但據最近解密的有關檔案,當年被打成右派的遠遠不止五十五萬,實際是三百一十七萬八千四百七十人,還另有一百四十三萬七千五百六十二人被打為「中右」。對於反右,中共的結論是:反右是正確的,只是擴大化了。後來絕大部份右派份子都改正了,全國留了九十六個不予改正。為此民間質疑,既然是正確的,為甚麼絕大部份要改正呢?改正就說明當初是屬於錯劃,只有不予改正的才說明是打對了。可是這不予改正的所佔比例連百分之一都不到,百分之九十九都劃錯了,怎麼還能說運動是正確的呢?這是哪家的道理?

四、關於江澤民出賣國土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九日、十日,江澤民同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訂了喪權辱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該《議定書》徹底否定了清朝康熙年間中國官兵浴血奮戰、以血肉之軀換來的中俄邊界平等條約──《尼布楚條約》,承認了從中華民國到歷屆政府甚至連列寧都拒絕承認的清政府與俄國簽訂的所有不平等條約,包括《璦琿條約》、《北京條約》等。不僅如此,《議定書》還將大片未經簽約而被沙俄強佔的領土永久性地劃歸俄國,這其中包括一九五三年聯合國大會表決裁定為中國領土的唐努烏梁海地區(約17萬平方公里,相當於貴州省面積),還包括連不平等條約《璦琿條約》都承認是中國領土的江東六十四屯(3600平方公里,相當於香港面積的3倍多),以及自金代開始即歸中國管轄、在《中俄尼布楚條約》中明確劃歸中國的庫頁島(7.64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兩個台灣面積)。

江澤民總共出賣了東北地區一百四十多萬平方公里在歷史上有爭議的疆土給俄國,相當於40個台灣的面積。江澤民還將本屬吉林省的圖們江出海口劃給俄國,封死了中國東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江澤民還命令已經從中俄國境線後撤的中國邊防軍再後撤一百公里。為掩人耳目和對付邊防軍人的不滿,江澤民把北方的邊防軍全部調往福建,還讓手下在黑龍江的一家日報造謠,說俄國人對這次劃界「很不滿」!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江澤民還與來訪的塔吉克斯坦總統拉赫莫諾夫會談,雙方簽署了《中塔國界補充協定》。但中國所有的媒體都沒有報導協定的實質內容。實際江澤民又拱手割讓了存在爭議的27,000平方公里領土。所有這些,都沒有通過全國人大表決,而是江澤民獨自黑箱操作,一手包攬。

領土主權談判本是政府職能,然而,談判中,由不相干的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等不在其位、不具有合法外交談判資格的人參與談判。江澤民等擅自出讓大面積領土主權,不通知國務院相關負責人,全部條款也不提交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議、討論,並且至今不敢把中俄邊界協定的內容公布,對全民保密。這樣一件事關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最重大事件,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一日的《人民日報》第一版中,竟只有一個百字的輕描淡寫的簡短介紹。而且,在江澤民委託庫恩寫的《江澤民傳》中,甚至連提都未提。江澤民與葉利欽的這次「大國領袖」的北京會晤,本是一件值得大吹特吹的事情,但在其傳記中也找不到一絲蹤影!江澤民是一個真正的賣國賊。

五、關於「海外反華勢力」

中共在對外關係上,動不動就說到「海外反華勢力」如何如何,很多人也都不假思索地認同中共的欺騙。其實那哪是甚麼反華,是中共拿反華做幌子,利用人們的愛國情結卑鄙的愚弄中國人,故意把國際上的反對中共說成是反華,有意把國際上指責中共的「Rogue States」(「流氓政權」)翻譯成「流氓國家」,以此誤導憤青們的愛國情緒,讓無知的憤青們一次次的充當了中共反擊西方民主社會的急先鋒。

實際上,所有的所謂反華都是反共。所謂的反華是中共的擋箭牌、煙幕彈。針對中共把自己等同於中國的卑劣行徑,原北京大學著名法學教授袁紅冰先生予以痛斥:「在將源遠流長的中華文化之魂,出賣給以仇恨和暴力為原則的德國理論──馬克思主義之後;在中共暴政的愚蠢和暴虐使數千萬農民餓死之後;在殘害虐殺了幾百萬知識份子之後;在將數百萬堅守自己信仰的藏人摧殘致死之後;在指使波爾布特殺死數百萬柬埔寨人──其中包括大量華裔之後;在迫使數億農民半個多世紀裏一直處於三等公民的困境中之後;在製造了近億農民工和下崗工人的窮困無助之後;在導演了連綿不斷的社會悲劇和人性災難之後;在培養出一個從墮落和厚顏無恥雙重意義上,都堪稱空前絕後的貪官污吏群體之後;在把社會財富,出賣給腐敗的權力、骯髒的金錢,和墮落的知識結成的黑幫同盟之後──在做了所有這一切之後,在如此深刻地傷害了中華民族之後,共產黨還敢把自己等同於中華民族,這難道不是無恥至極嗎?」

一百年前,以孫中山先生為首的仁人志士發動了辛亥革命,創立了亞洲歷史上第一個民選政權──中華民國。而中共這個中國歷史上的另類,從一產生起就攪得中華民族不得安生,三十年代就在江西成立了非法的國中之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幹起了分裂國家和反華的勾當。一九四九年十月更是置中華民國於不顧,再次非法成立了國中之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形成了中華大地兩個國家並存的局面。這種極端悖謬的做法為國際社會所不容,所以中共政權長期以來一直不為國際社會所承認。這也是中共政權一直極力仇視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民主國家的一個重要原因。

長期以來,在中共的無恥宣傳濫調中一直在鼓吹「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是中共建立的所謂新中國使中國人民從此站立起來了。似乎謊言重複一千遍也成了真理,許多中國人也信以為真。其實,真正讓中國人民在全世界面前站立起來的是中華民國。對此,著名歷史學者辛灝年在其《偉大的衛國戰爭勝利萬歲》的演講中做了揭示:「正是由於國民黨軍隊在偉大衛國戰爭中的傑出表現,當大中華民國的偉大衛國戰爭,如蔣介石早就預料和準備的那樣,終於與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接軌’之後,西方列強終於在蔣介石和他領導的大中華民國抗日政府的要求之下,廢除了所有不平等條約,去除了我們的百年國恥,實現了孫文的一個最大願望,那就是:‘廢除不平等條約,是中國國民革命勝利的第一個標幟!’從此,大中華民國不僅成了聯合國的創始會員國,成了‘聯合國宣言’的三大起草國之一,而且成了世界反法西斯‘四強’之一。不僅掃盡了百年以來中華民族所遭受的一切欺凌和污辱,而且開始自立自強於世界。從而使得這一場偉大的衛國戰爭傲然矗立在我大中華民族五千年衛國衛族的戰爭史上。」

二零一零年四月,被中共查禁的《南方都市報》文章《愛國家不等於愛朝廷》這樣詮釋愛國:梁啟超指出,中國之所以積弱,根源之一就在於國人不能正確區分國家與朝廷的概念,以致愛國心沒有用在正確的地方。國家和朝廷不分的不良後果,最明顯的一點就是愛國變成愛朝廷,甚至變成愛領袖──君主。朝廷可換而國家永存,人們應該愛的是國家而不是朝廷。

六十年來,多少社會精英移居海外,多少海歸學子重又遠走異國他鄉。他們不愛國嗎?相同的血脈,相同的人文環境,是最適宜人留駐的,為甚麼還要選擇離開呢?是這個罪惡的共產體制容不得人!

對中共這個流氓政權,劇作家沙葉新先生曾含淚相問:「請問,你為何至今不敢公布官員們的財產,不敢曬曬衙內們的生財之道?再問,60週年的超豪華國慶,究竟花了多少鈔票?那是黨的錢嗎?不,都是民脂民膏!切莫給整齊劃一的方陣迷惑了,切莫給流光溢彩的煙花忽悠了,那只是為了揚威,只是為了炫耀,只是為了掩飾空前的虛弱和萬分的焦躁。那些龍吟虎嘯,那些男歡女笑,說穿了,只是緊閉門窗的卡拉OK,只是刺刀護衛的假面舞蹈。‘盛世’,為何還要緊張得對行人盤查搜包;‘和諧’,為何還要恐懼得要禁止商店賣刀。何不乾脆再下禁令一道:全國人民都不許笑,因為笑裏也會藏刀。你還要我為你驕傲,還說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不,我真的要含淚相告,60年過去了,你何時有過反省?何時下過罪己詔?最後,尊一聲我的國,60年來,為甚麼你總與良民為敵,總拿好人開刀?以往的李九蓮、林昭,眼前的許志勇、師濤……還有那胡佳呀,是那麼有愛心的好人一個呀,他們或被打或被壓,或被關或被抓,或被判刑或被屠殺,他們究竟觸犯了你王法的哪一條!」

要說「反華勢力」,中共才是真正的反華勢力!

(待續)

文章來源:《明慧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