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春晚小品透露了北京政局走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3日訊】我反覆收看了央視和地方電視台春晚節目,尤其關注收視率較高的搞笑小品,因為它以嘲諷的手法觸及了生活中的陰暗面,雖然經過嚴格的政治審查,已磨去了一些棱角,但依然有助於觀察家思考目前的社會現實和高層鬥爭的走向,我認為有代表性的有三個電視台:央視,遼台和京台,而三台選用的幾個小品,都相當不錯,很有代表性,也喻意深刻,妙趣橫生,比如,遼寧電視台的《買單》,北京電視台的《真的想回家》,中央電視台的《我就是這麼個人》等等,其中尤其是由「小瀋陽」領銜主演的小品《真的想回家》,是一個思想性很強,構思十分巧妙,指向性很大膽的力作,之所以未能上央視,可能與審查者已發現它的暗喻有關,但它在中共高層權鬥實力此消彼長的縫隙裡,還是問世了,只是觀眾一笑置之,而沒有領會創作者的良苦用心。

首先,隨著一些政治人物的倒台和退休,中國的春晚節目的主角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以前宋祖英和趙本山是臉熟的藝壇名人,如今都靜悄悄地隱居幕後,只有兩種人知道其中的秘密:政客和演員,實際上他們都是人生舞台上的戲子,只不過在不同的領域盡職而已,但政客是他們的操控者,當權鬥裂變,他們或坐牢或「軟著陸」,權力消失或淡化時,其偏愛的演員們也風流云散了,所以,薄熙來倒台,李長春退休,李雙江的兒子進去了,趙本山和宋祖英等人也在三十晚上第一次回家過年了,不過,由於國民的素質對接了趙大叔的逗樂笑料,既使他黯然轉身,但他強力打造的瀋陽「大舞台」還是紅火,他的高徒「小瀋陽」等人,還活躍在地方級的電視春晚上,政治傾向比較中立的馮鞏就成了今年央視小品的「土豪金」,其力作《我就是這麼個人》受到觀眾的捧場。

無疑地,這個小品的嘲諷對象,沒有選擇其它行業的人士,而惟獨指向電視劇作家,其原因是耐人尋味的,顯然作者寫自己熟悉的故事比較方便,但也顯得題材狹窄,我不認為這是主要原因,深層次的源由是江派勢力正在逐步走弱,李長春主持的文化電視領域,成了薄弱的突破口,所以,馮鞏的相聲小品,對一個電視劇作家極盡嘲諷,針砭之力,折射出了整個社會風氣:趨炎附勢,行賄受賄,實用主義,見風使舵,但主要的鋒芒指向性清晰,減少了審查通過的阻力,這也許是它能進入春晚的原因之一。實際上,在當下中國各個領域莫不如此,一個辛辛苦苦創作劇本的作家,如果不送禮,不拉關係,不搞「潛規則」,他的東西寫得再好,也別想發表,更沒法成名。

我們可以假設另一種方式,它嘲諷的是對象公檢法的公務員,不論用什麼人表演,不論多麼搞笑,也難以通過上級的層層審查,因為央視是國家的主流與論的大本營,是中共嚴厲操控的喉舌,儘管司法領域的不正之風相當嚴重,新華社《內參》可以揭短,但登上春晚的文藝小品公開嘲諷卻不行,而相反地,馮鞏耍耍貧嘴,侃侃文人,指責一些原李長春分管的廣播電視部問題不大,而且,既便如此,這裡也有一定的風險,也最後虛構了「光明的尾巴」:主管電視劇審查的「主任」不在家,不收禮,這與遼寧台的《買單》是一樣的歡樂結局,由此可見,春晚小品出籠前的政治審查是多麼艱難。不要以為馮鞏的工作輕易而舉,他當年與大連作家鄧剛合作電影《站直啦,別趴下》,曾經常在大連,那時,我就是深知帶刺的文藝作品創作之難,審查通過之難,如同十八盤,難於上青天。

當然,不論宣傳部門的審查多麼複雜,不論作者做了多少次違心的修改,相聲小品的取材畢竟來自生活,它總要留下喜怒哀樂的痕跡。現實中的矛盾是笑料的源泉,再粉飾也需保留一些,而且存留的越多,就越有聽眾,象遼台的「奶爸」,北京台的「農民工」,央視的「電視劇作家」,等等,都是現實生活中的悲劇角色,人們的笑是帶淚的,也是被憤怒與恐懼稀釋了的無奈和嘆息,因此《買單》就特別感人,它寫的是一個鄉下農民為了兒子的前途而向村長巧妙行賄的故事,但整個情節最後烘托的主題,卻是新舊官員交替後政局的走向:似乎習李接班之後的自上而下的反腐和「打老虎」,使中國各級官場的請客送禮,吃喝玩樂之風有所收斂,這的確是明顯的事實,不僅小品這樣描述,而且,我接觸過的許多企業家朋友也這樣印證,從這個意義上講,這個小品表現的故事是真實的,是積極向上的,但我認為,文藝作品的創作者,不要成為政治家的「傳聲筒」,既使有思想傾向,也應像恩克斯所言「從情節中自然而然地流露」,沒有必要拘於「八項規定」的細節,如果該小品寫的新鄉長依然是一個吃喝玩樂的貪官,也沒有什麼大了不起的,在審查的宣傳部官員眼裡,她僅僅是村官,未必審查不過關,除非上級規定嘲諷對象只能限於「村級」,而且,批評和調侃現任村官,可能有助於觀眾認識生活和增加改革的緊迫感。可惜審查小品的文藝官,太膽怯而霸道,手裡的刀斧太大又太鋒利,作者和表演者都不得不歌唱「主旋律」。

不過,岩石下的春芽還是硬撐著,巧妙而勇敢地鑽出了春晚,而且,觸目驚心,意味苦澀,這一電視搞笑小品的代表作,展示在北京電視台的春晚節目中,可能有些背後政治勢力的支持,它不僅活生生地出現在京城腳下,而且現場還有官員露臉,並由炙手可熱的「小瀋陽」主演,不是一兩個人,而是一個團隊,這真的令我震驚:作者尹棋是何人,我不知道,趙本山參與導演有點詭異,小品中有一個「植物」戰「殭屍」的細節,而且作為副題出現在回放的提示裡,這是再明顯不過的信號,它的意思是,現任職務的國家領導人,正在千方百計地戰勝江澤民及其餘黨,前者是指胡溫習李,後者是指已退休的江曾周李等人,因為一般情況下,中國人把過年看成吉祥祁福的日子,是絕對避諱談及死人的,但奇怪的是,作者偏偏在一個喜慶的日子裡,讓一個「農民工」扮成令人毛骨悚然的惡鬼,去大戰兩具「殭屍」,其中一具把「向日葵」套在頭上,暗喻江澤民(核心),另一個陰魂大概就是周永康了吧,這一情節透露出中共高層正在進行的政治鬥爭,聯繫自李春城之後的30多個高官的落馬,讀者就不會怨我海外奇談了。而且,整個小品主題是《真的想回家》,這表面看,表現的是打工在外的「農民工」的生活,反應的是底層民眾的呼聲,實際上暗喻的是,自八九「六四」之後,「政改」被冷凍,民主運動進入低谷,許多遭受江澤民,李鵬,周永康,薄熙來等政治人物迫害的人們的命運和希望,這些人和農民工一樣,《真的想回家》。問題是,有家回不了啊。此外,這個搞笑小品的表演者還講到了「高壓線」,已含蓄地點到了眼下社會的一些敏感事件,從而合盤托出了它的主題思想:中國的老百姓希望政改,追求民主與法制,願習近平能學習蔣經國,目光如炬地順應歷史潮流。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