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文:髒話都形容不了你們的卑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3日訊】(一篇聲稱是中國職業網球選手李娜所撰,題為「髒話都形容不了你們的卑鄙」的文章,近日再次在網上瘋傳,文中一句「TMD,不要以為我不會說髒話。我只是想 — 有時髒話都形容不了你們的卑鄙與無恥!!!」引起了廣大網民的共鳴。)

以下全文:

看到你談到的關於我的新聞,我很失望。我崩潰?什麼叫崩潰?如今大橋垮塌叫側滑,收入下降叫負增長,我的失敗叫崩潰?網路編輯就差點把標題取成李娜失敗源於缺調少教?

對我的非難,從奧運會開始一直到現在。 孫晉芳阿姨,我想問您:如果我的失敗叫崩潰,劉翔的那一幕叫什麼?國家體育總局提前知道嗎?您知道嗎?我想請你說句實話,您可以不說。說實話時要記住:如果你說了實話,你的官位會不會崩潰!你能不能承受崩潰?中國的記者也很無良。李永波的團隊至今不為讓球事件道歉,體育總局不見處理,我沒見幾個記者非議。 也許是上峰有令不得非議。這些無良的記者便把一切污水潑向我一個女人身上。

TMD。不要以為我不會說髒話,我只是想有時髒話都形容不了你們的卑鄙與無恥。

直到現在。中國的媒體有欺負女人的傳統,文革結束,把一切髒水潑向了江青。中國人也有欺負女人的習慣,只不過今天,這些人瞄向了我。我能承受的住,我必須承受的住,你們從來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我從來都是一個人在承受。

我從小失去了父親,遇到難事沒人能替我扛,遇到委屈我能向誰說?不到30歲的我經歷了全國媒體的口誅筆伐。那份心痛,誰能瞭解我?但我沒有崩潰。有全國網友的支持,有老公姜山的支持,我沒有崩潰,我很慶倖,今天的網路媒體,我能看到支持我的人,這些人在新華社的媒體從來找不到。正如,在政府的漲價聽證會,你找不到反對漲價的人。只有姜山才是我的依靠,我只有在姜山懷裏才能痛快地哭一場。

有人說我不懂得配合體委的領導,我不是不懂得配合,我在體育圈裏呆了這麼多年,我見了太多的醜惡與不堪。有人說奧動冠軍在香港親民,在內地不親民。到底是誰唯利是圖?是我嗎? 運動員為什麼不在內地親民,因為內地給不了他們錢。這些運動員,在教練和領導眼裏,只不過是賺錢,升官的工具而已。這些運動員也習慣了當工具,只有當他們傷痕累累退役的時候,才知道下場多麼慘。 說實在的,我希望每個中國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都拿一塊金牌,否則那些沒有拿到金牌的運動員退役後人生太慘,太慘,他們就是藥渣。有人批評我,在奧運會出工不出力,這是胡說八道,按你們說我愛錢的邏輯,我肯定要在奧運會拼命打,我勝利了,會有更多的廣告找我。

我是一個不到30歲的女子,我體會到了60歲的人生,我領教中國媒體那份無恥,什麼心情?打個比方,當年劉少奇看到人民日報批他是大工賊的心情。賀龍元帥被紅衛兵人毆打時的心情?其實,我不怪這些媒體記者,這些記者很悲哀。我知道,我離開圈養的中國運動員體制,變成散養運動員,我取得的成績微不足道,但讓主持圈養運動員的領導們,心裏不舒服,他們之前極力給運動員們灌輸:沒有我們的舉國體制,你們連飯都吃不上。讓我們聽他們的話,不能有半點不服從,廣告都得給他們提成,明明是我們運動員用自己的血養著他們,他們還要我們感謝他們。但我打破了他們的神話,我只是成功了養活了我自己,我的團隊,他們便把我視為怪物,明裏或暗裏,讓記者寫文章批判我。

TMD,不要以為我不會說髒話,我只是想有時髒話都形容不了你們的卑鄙與無恥。沒事,我能承受得住,不管我今天的運動生涯如何,我已向圈養的運動員證明:姐妹們,我們能,我們行。據說皮划艇的教練和官員們喝茅臺,卻沒有錢給運動員買好的裝備。孫晉芳阿姨,你應當管管這些,而不是我的崩潰。另外,還請孫晉芳阿姨,多看一看桑蘭,她活得太不容易了,因公負傷後,我們的媒體極盡冷嘲熱諷之事,尤其對跨洋官司。你想一想,一個小姑娘從16歲,就要開始在輪椅上的人生,這是多麼的殘酷!一個小姑娘為了後半生的生活費用,迫不得已打跨國官司,看看中國媒體記者那份無恥。也許只有這些記者被車撞成癱瘓的人,才能理解桑蘭的無助。我從此都不再信中國的媒體記者原因。TMD,不要以為我不會說髒話,我只是想有時髒話都形容不了你們的卑鄙與無恥!!!

(網絡轉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