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良勇:六四紀念十大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4日訊】1989年6月4日,大軍閥鄧小平調動20多萬正規軍,使用坦克機槍屠殺要求「反官倒、反腐敗」的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數千人被打死碾死,傷殘者無計其數。鄧小平還罷黜和軟禁了同情學運的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赤裸裸地用槍指揮黨。隨後,中國的政治改革大開倒車,中共專制政府對體制內外的民主體制追求者進行了大規模的清理,一些人被逮捕判刑,一些人流亡海外,在這樣的背景下,「民主中國陣線」在海外誕生了。

中國的八九民運因為「六四大屠殺」而失敗,民主化再次與中國人失之交臂。六四大屠殺激起全世界民主國家、有正義感人士的極大憤慨。各民主國家政府和媒體強烈譴責中共,許多國家與中共斷絕官方關係。六四大屠殺也激起了前蘇聯和東歐國家人民對共產專制的萬分痛恨。隨之而來的是「蘇東坡事件」,蘇聯解體東歐變色,冷戰結束,東西德統一。全球格局大變。六四大屠殺事件不是東歐變色蘇聯解體的根本原因,但它起了激勵和催化作用。

日本法西斯製造了南京大屠殺,中共法西斯製造了北京大屠殺。真正的愛國者,不會忘記南京大屠殺,更不應忘記北京大屠殺。南京大屠殺是戰爭期間異族對華人施暴,北京大屠殺是和平時代本國權貴對人民施暴。

六四紀念的最高宗旨是喚醒民眾推進民主化

六四大屠殺已經過去四分之一世紀。六四事件時出生的嬰兒,現在已經大學或碩士畢業。由於中共刻意封殺六四信息,許多年輕人已經不知道六四屠殺。專制集團幹了壞事,總是希望人們盡快遺忘。而我們則堅決反對遺忘。每年的六四紀念活動,首要宗旨就是提醒世人不要忘記六四。

六四紀念的意義可以簡單歸結為:反對專制、反對屠殺、反對遺忘,悼念六四先烈、繼承先烈遺志,公佈六四真相、正確評價六四、懲辦六四兇手、推動政治改革,追求自由民主,喚起國際社會關注中國人權,關注良心犯,打碎文字獄,撕破中共專制的遮羞布,防止民族主義成為一黨專制的保護傘,凝聚民主力量,保證民主事業薪火相傳,分化瓦解專制勢力,建立公民社會,改變中國國情,催生憲政民主新中國。

由於中共的嚴密控制,海內外紀念六四都困難重重。在國內禁止紀念六四,公開紀念六四者,被逮捕判刑或者關進精神病醫院。在海外紀念六四,也要冒著不能回國旅遊經商,甚至不能探親奔喪的威脅。所以,每年參加六四紀念者,越來越少。儘管如此,以中國民主化為己任的民運人士,一定要堅持紀念六四。六四也是中國民運的一個重要資源。紀念六四,能夠讓更多的人關注六四,關注中國的人權和政改,有利於中國的民主化進程。六四是中國民主化不能忽視的坎。

紀念六四,在海內外要有不同的做法。海外是安全的自由環境,國內是危險的專制境地。我們提出紀念六四的措施,要考慮可行性和國內人士的安全性。風險太大,參與者必然不多,形不成規模,影響也不會大。若參與者代價太大,也得不償失。我提出「六四紀念十大戰」的設想,供海內外有識之士參考。

所謂「戰」,指的是以戰鬥的姿態,積極向上的精神,投入六四紀念活動。也可以說,我們要把六四紀念作為一場不流血的「戰爭」或者「戰役」來「打」。紀念六四本身不是目的,我們不是為了紀念而紀念,而是為了公正評價六四,彌合歷史傷痕,推動和平變革,建成民主社會。

廣場戰

重回天安門廣場,這是八九民運參與者的期望。但每逢六四,中共如臨大敵,重兵包圍天安門。值此四分之一世紀大祭時刻,中共兵警有可能將天安門廣場圍得水洩不通,民眾根本不可能進入廣場。我提出的廣場戰,指的是在海內外的各個廣場上(包括中國駐外使領館前)舉行六四紀念活動,也就是採用傳統的街頭活動形式來紀念六四。這當然包含了重回天安門廣場。即使地理上的天安門廣場進不去,我們也要回到心靈上的天安門廣場。中國各大中小城市以及村鎮的廣場,各大學的廣場,都可以成為紀念六四的場所。中共不可能將這些地方全部封鎖,我們總是有機會的。讓中共草木皆兵,刺激民眾聯想六四,這就是我們的勝利。
六四這一天,歷年採用過的「黑衣行動」,「白衣行動」可以繼續進行,還可以採取「戴白花」的行動。在國內,如果直接打出「平反六四」、「重新評價六四」的標語風險太高,也可以打出「反對腐敗」、「要求官員公佈財產」,「反對強拆」,「反對贈送巨款給外國」,「拯救孩子」,「增加教育經費」等標語。如果當局連這樣做也不允許,更凸顯專制的野蠻和恐怖。廣場戰,說到底,也是心靈戰、對峙戰。

網絡戰

網絡是上帝送給人類反專制的利器。「經濟上垮於腐敗、技術上垮於網絡」,這將是專制政權的宿命。中共雖然重金打造「金盾工程」,也就是「網上長城」或「網上柏林牆」,採用封網、實名制上網、抓捕網絡活躍人士等多種措施,但也無法全面控制網絡。在歷史上,「一夫擋關,萬夫難開」,但在網絡上,「一夫攻關,萬夫難擋」。國內很多網頁可以自由跟貼,這個機會應當充分利用。據悉,在不久的將來,網絡技術有可能徹底破除專制封網。
我們可以廣泛發送電郵傳播六四紀念信息,廣泛傳播六四紀念網頁,並告訴國內民眾如何「翻牆」遊覽自由網站。我們可以建立六四網上紀念館、設立「網上恥辱柱」,將鄧小平、李鵬等六四兇手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手機戰

手機已經同網絡合為一體,但手機畢竟有其獨特性,所以,我們還是將手機戰單獨列出。新型的手機具有電話、電信、電腦、照相、攝像、錄音、傳真、掃瞄和導航等多種功能,發送和接收信息極為方便。隨便照一張像,講一句話,寫幾個字都可以馬上發到網上。我們可以使用手機向網絡傳送信息,也可以使用電腦借助網絡向手機群發信息。再通過多人轉發,手機和網絡互動可以迅速傳播大量信息。我們可以編寫大量紀念六四的短訊,在發送到網絡特別是微博上的同時,也發送到手機上。

媒體戰

國內媒體包括網站,都受到中共嚴格控制,直接發表六四紀念信息的可能性不大,但也有人士巧妙地打出了六四紀念的廣告。如果官方規定凡是「六四」和「64」都不得見報,也可以改換一些方式,例如,「五卅慘案後第五天發生的更大慘案」,「六一兒童節三天後的變故」,「五四運動一月祭」,「八八事件有玄機」等等。總之,要創造機會打破禁忌。

海外民運,要打好海外媒體攻關戰。我們要舉辦六四25週年新聞發佈會,向報社、雜志社、電台、網站等媒體寫信、寫文章、發圖片等,要求發表六四紀念文章、詩歌和圖片等,要求電視台重播六四紀錄片,邀請媒體採訪報導六四紀念活動,借助各種媒體提醒世人千萬不要忘記六四。

外交戰

我們要向民主國家政府、議會和人權組織、歐盟和聯合國的人權機構等發函,或者派人專訪,要求它們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公佈六四真相,停止政治迫害,釋放王炳章、劉曉波、楊天水和朱虞夫等一切良心犯。

展覽戰

我們要印製大量六四屠殺以及近年來中國人民反專制反腐敗、維權抗暴、追求自由民主的圖片,在廣場、街頭、展覽館等各種可利用的場所舉辦圖片展。

文藝戰

有創作能力的人士,要勇敢地進行文藝創作,寫出一批關於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的小說、詩歌、散文、笑話、相聲、小品、快板、戲劇等,也可以創作繪畫和雕塑等,還可以拍電影電視片。好的文學藝術作品,其影響力遠遠大於政論文章,可能流芳百世。

論壇戰

舉辦關於六四屠殺事件的研討會、紀念會、報告會、學術研討會和網絡會議等,至關重要。海外的會議可以在大學、研究所、旅館、華人社區、中餐館等多種場合召開。國內有條件的地方,也可以舉辦相關研討會。網絡會議,國內外都可以獨立或者聯合召開。可以將服務器和技術控制中心選在海外,國內的人士來參與,這樣風險小。

簽名戰

通過網絡和集會等發起公眾簽名活動,要求中共公佈六四真相,釋放政治犯,實施政治改革。我們可以專門建立簽名網站,還可以通過群發電郵徵集簽名。激勵人們紀念六四,關注中國的社會變革。

教育戰

由於中共的信息控制和封鎖,中國人常常發生信息斷層。八九民運的學生,不知道七九民運的人士。目前許多青年大學生,不知道八九民運是怎麼一回事。追求民主化、建立公民社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我們有義務和責任教育下一代,讓他們瞭解八九民運和六四真相。每一個民運人士,首先要給自己的孩子,親友的孩子,講述有關六四的故事。海外民運人士應去中文學校和中國留學生多的大學講述六四真相,分析現實政治。中共花費了人民大量血汗在全球各地辦孔子學院。孔子學院做了一些中外文化交流的事情。但中共辦孔子學院的根本目的是以文化交流為旗幟,向全球擴展專制軟實力。所以,孔子學院實際上成為中共的統戰工具。我們應當去孔子學院散發譴責六四屠殺、要求政治改革的資料。海外民運應當組織力量編寫一本關於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的歷史教科書,並通過網絡向海內外大量發送。

六四25週年大祭必將引起海內外高度關注!

初稿寫於2013年10月中旬飛行途中

2013年12月10日修改於紐倫堡

(首發於香港《揭露》月刊2014年1月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