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2月9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02月10日訊】【中國禁聞】2月9日完整版

提要
民企小心﹗上海鋼貿大王4.66億資產遭封
華爾街日報報導:中共經濟防火牆失靈
2014大學生史上最多 就業超「最難」

崔健:天安門還掛毛像 時代就沒變

被譽為「中國搖滾教父」的崔健,2月6號在紐約大學亮相,宣傳他編導的第一部電影作品「藍色骨頭(The Blue Bone)」,並應邀暢談音樂理念。同時談及曾獲邀並拒絕演出馬年的《央視》「春晚」節目等。

崔健表示,文革雖然過去了,但浪還打在同一個方向、呈現同一種趨勢,其實文革還沒有過去。

他說:「只要天安門上還掛著毛像,我們都還是同一代人,時代還是沒有改變,因此甚麽能上春晚,甚麼不能上春晚,這和過去都是一樣的。」

1986年,25歲的崔健以一首《一無所有》紅遍中國, 1989年天安門民運期間,他曾帶 樂隊到天安門廣場演唱,慰問絕食學生,這首《一無所有》也被示威學生廣為傳唱。「六四天安門屠殺」後,崔健被中共官方禁演封殺多年。去年,崔健收到中共《央視》「春晚」的邀請,但最終因不願改歌改詞而辭演。

德媒:中國超級富豪成群向外逃

中國超級富豪爭相投資移民的趨勢最近越演越烈,引起輿論關注。《德國之聲》中文網2月8號引述了其他德語媒體的相關報導。

德國《世界報》2月7號發表一篇題為《中國超級富豪成群向外逃 》的署名文章,說中國的超級富豪為鞏固資產,將家人安全送往國外。

文章說,中國富豪投資移民的數量之多,令加拿大政府不得不凍結投資移民項目,而等待美國、紐西蘭或澳洲的投資移民簽證的中國超級富豪也在大排長龍。

文章評論說:全球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中國一樣,私人能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快速且可疑的創造大筆財富。

《南德意志報》2月8號也對中國富豪移民問題作了相應報導,文章引述網絡評論說,富人離開中國,就如同老鼠逃離正在沉沒的船只。

民間要求中共公開維穩資金去向

在前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案件,被海外媒體抄得沸沸揚揚的時候,大陸民間開始追問,中共每年超過軍費的維穩資金去向。

據大陸《民生觀察》網站報導,2月8號,62位來自大陸各地的訪民,聚集在北京中共財政部,要求財政部按照中共的《政府信息公開條例》規定,公示2004年至2014年,十年間的各項專項救助資金去向,特別是維穩資金去向。

訪民被告知,15個工作日後將作出書面答復。

同一天,歸僑訪民何觀嬌、黑龍江訪民郝淑娥、湖南訪民劉有愛、重慶訪民張小琴等,也在北京街頭舉牌,要求「解密馬家樓截訪黑金鏈條」,質問每年超過軍費的維穩費養肥了誰?

編輯/周玉林

民企小心﹗滬鋼貿大王4.66億資產遭封

近年來,鋼貿商跑路、自殺等惡性事件頻頻出現。日前,國內媒體發佈消息,上海「鋼貿大王」肖家守4億6000多萬資產被查封。專家估計,全中國20萬家鋼貿商中,因資金鏈斷裂等連鎖危機,至少有三分之一將出局。

日前,大陸上市公司「新日恆力」發佈公告,因金融借款被起訴,公司實際控制人、上海「松江鋼材城」董事長——肖家守,4億6000多萬元的資產被查封。

據了解,有多家銀行起訴肖家守,其中主要為平安銀行、民生銀行及工商銀行。

而這次銀行申請執行查封肖家守資產,據報導,只是肖家守借貸糾紛大規模爆發的開端。起訴肖家守的金融借款糾紛案,已經多達11筆。

肖家守,現任上海松江鋼材市場、和蘇州長三角鋼材市場經營管理公司董事長,也是寧夏「新日恆力」、和上海「新日股權投資」等公司董事長。其中,上海松江鋼材市場是全國最大的鋼材市場之一,肖家守所代表的「鋼貿福建幫」,掌控了華東鋼材流通市場的半壁江山。

上世紀90年代中期,肖家守已進入鋼貿行業,除了在長三角地區擁有兩個鋼材交易市場外,他的資產還涉足金融、和地產開發。

有些鋼貿商透露,長三角地區,很多中小鋼貿商三五結群,通過交換鋼材貨存,向銀行連環擔保貸款,再把貸來的資金投到地產和股市裡套利,借款黑洞在鋼貿圈越滾越大。

2010年後,中共出臺地產調控政策,鋼價在2011年迎來暴跌,大部分鋼貿企業陷入巨大虧損和資金鏈斷裂的境地。2012年起,很多企業被銀行連帶追訴。進入2013年,鋼鐵等行業產能嚴重過剩,鋼材賣出「白菜價」,鋼貿商老闆破產、跑路、自殺的比比皆是。

據《上海證券報》報導,2011年至2013年,銀行對鋼貿商形成的不良貸款,陸續進入壞賬核銷階段。但銀行核銷不良貸款之後,可能在追債上不像以前逼得那麼緊。

《央視》財經評論員牛刀:「往哪兒核銷呢,沒人負責啊,荒唐的事嘛,它現在很多事情都摀住在那裏,最後出事要出大事,東城那個事情也是摀在那裏,最後由銀行來兜底,不是要命的事啊﹗壞賬核銷它怎麼銷啊﹖它這不是個小數字,它是個大數字,它無法銷。」

《新華社》報導,估計全國20萬家鋼貿商中,至少有三分之一將在危機中出局。

大陸企業觀察員何軍樵:「肖家守的企業的破產倒閉,實際上也是中國經濟面臨很大的危機的反映,還會有一批由於資金鏈的斷裂,投資回收收不回的情況下會倒閉。第二點,像肖家守這樣的商人,藉著改革開放這樣一個背景,他們都談不上成熟的企業家,一貫吃慣了政策飯,所以本身也不少不乾淨的行為。」

《新華社》分析說,鋼貿商如今的慘淡局面,根源於金融危機後的信貸大躍進。2008年後,隨著4萬億投資盛宴的開啟,鋼貿商開始大肆炒作鋼材。

牛刀:「本來它是沒有錢的,按道理,它要刺激經濟的話,它可以通過發債的手段,它沒有通過發債的手段,而是通過印鈔手段,手段本身是錯的,然後各級政府部門在銀行拿錢,甚麼抵押品都不要,當時。就是憑著條子,發改委的條子,就在銀行貸款,現在無法收拾了,影響了所有的工業。」

肖家守旗下的投資公司——上海「新日」,所持有的「新日恆力」8000萬股已被凍結。受此影響,「新日恆力」股價開盤日大跌8.13%。

何軍樵:「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到現在,太子黨的企業,很少有遭到如此悲慘的局面,遭到如此悲慘的幾乎都是民營企業家,這也是值得深思的,恐怕也有政府背後的深刻的一個意義。」

大陸企業觀察人士何軍樵表示,所謂的「鋼鐵大王」,在中共眼裡不算甚麼,因為中國的經濟命脈不在他們手上,是在中共政權或太子黨的手裡。因此,民營企業的死活,對於當局來說,也就無關痛癢了。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李智遠

鬆綁六四?中共為薛飛出自傳

今年是「六四」25週年,中共官方出版社日前出版了《央視》前主播薛飛的自傳—-《我在匈牙利的日子》。薛飛在書中記述了他在「六四」中的遭遇,以及被迫出國後的個人經歷。無獨有偶,中共最近還放開了因「六四」遭難的前總書記趙紫陽的部分訊息。這是中共有意為「六四」鬆綁的徵兆嗎?請看報導。

薛飛的自傳是由中共中央級專業出版機構《測繪出版社》出版,上個月中旬開始發售。

當年發生「六四事件」後,薛飛與黃金搭檔杜憲因為「黑衣出鏡」,被迫轉行當編輯。當局還對薛飛約法四條:不許配音、不許出圖像、不許外出採訪、和當編輯不能署原名等。他計劃隨隊去新疆拍攝風景片,也被新疆當局拒絕,因為怕他從邊境「潛逃」。

深受刺痛的薛飛,在1992年遠赴匈牙利定居。

薛飛在這部20萬言的自傳中,描述了他從「原本沒想離去」、到「似乎應該離去」、再到「此刻必須離去」的過程,以及他在匈牙利的奮鬥史。

而出版社稱讚這本書「是廣大青年讀者砥礪意志,陶冶情操的勵志佳作」,「具有很珍貴的閱讀收藏價值」。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表示,薛飛雖受眾人矚目,但他本身在「六四」中所受的迫害卻非常普遍。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 「真實的六四,我認為必須要談及對於天安門屠殺,對於那場血腥的用坦克、用開花彈、用中越戰場上前線下來的軍隊,來屠戮市民及學生們這樣一個事件。」

中共官方出版社出版薛飛自傳,胡佳懷疑,這是中共當局釋放煙幕來瓦解民間的意志、給自己爭取時間和空間的做法。

胡佳認為,如果中共真正想解決「六四」問題,就應該首先解禁與「六四」有關的政治犯,把「六四」的罪魁禍首找出來,但當局並沒有這樣做。

而目前中共多家門戶網站,悄悄解禁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部分訊息,包括他的夫人逝世新聞、和紀念趙紫陽逝世九週年短片,以及趙紫陽新聞實錄,包括他任內作報告和出訪等畫面。

另外,民間高調到趙紫陽出生地河南省滑縣,公祭趙紫陽,當局雖派出便衣監視公祭活動,並沒有加以干擾。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 「任何對中共的幻想都是不正確的。因為在六四的屠殺過程中,中共犯下了太多的罪行,包括反人類罪。它向自己的國民、向自己的學生、手無寸鐵的百姓去開槍、去用坦克碾過那些熱血青年的身軀的時候,中共已經被宣判,已經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現居美國的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指出,中共獨裁政權向來是說一套做一套,當前中共想用民主鬆動的做法來欺騙民眾,已經騙不了人了。

不久前,趙紫陽秘書鮑彤被中共當局警告,在「六四」前,不得接受媒體採訪和發表文章﹔而「天安門母親」成員之一的張先玲,依然被當局監控。

張健: 「如果中共真正能放下它過去的罪行,還政於民,讓人民自由的站出來去發聲,不應該是現在這樣一個局面。因為在中共這個體制,每個人都綁在一個邪惡的戰車上的時候,中共是無法來自我去贖罪的。」

當年,中共鎮壓「六四」的當事人,紛紛出書想撇清與「六四」的關係。

前總理李鵬,早年打算出版日記,講述自己在六四「關鍵時刻」的所作所為,但被當局否決,後來,有關李鵬六四日記被海外出版,在市面上流傳。而在「六四」當時擔任北京市長的陳希同,去年也在香港出版自傳,公開將「六四屠城」責任推給了鄧小平。

採訪/常春 編輯/宋風 後製/蕭宇

華爾街日報:中共經濟防火牆失靈

由於中共實行人民幣浮動和緊盯美元的匯率制度,並拒絕開放資本項目,外界普遍認為,這構築了抵擋資本外流的防火牆。但隨著利用人民幣進行套利交易的熱錢越來越多的湧入中國,證明中共這道經濟防火牆失靈,同時還暴露了中共經濟的其他弱點。下面請看報導。

美國《華爾街日報》2月6號發表文章認為,中共封閉的金融系統,目地是用來防範短期外國資本的,可實際上利用人民幣進行套利交易的熱錢,越來越多的湧入中國,中共嚴控貨幣的政策沒有起到有效作用。

香港銀行業根據對中國大陸銀行的求償權,估計出這些短期外國資本為2萬3000億港元(約合2,950億美元),比2012年年底增加53%。

大陸金融分析師任中道:「錢荒的原因導致有套利的機會,銀行之間的互相拆借很高,甚至達到5也好,6也好。美聯儲維持利率在0.2到0.25,這中間就產生了很大的利差。」

大陸金融分析師任中道表示,熱錢的湧入是因為有利可圖,但這加大了中國的金融泡沫,特別是把樓市的泡沫吹得更大。

最近的資料顯示,去年12月份,北京等一線中國城市的房價同比上漲了20%。

《華爾街日報》指出,隨著利用人民幣進行套利的熱錢越來越多的湧入中國,中共經濟的其他弱點也暴露出來:與充滿泡沫的房地產市場相連的外匯政策似乎也十分脆弱﹔中國的物價水準使百姓仍然買不起房,製造業缺乏競爭力,而且還使消費支出轉移到了海外。

去年12月份,中國出口增速已經降到4%,這是因為人民幣升值後生產成本也相應提高。如,近來的報告顯示,在天津生產空中客車(Airbus) A320飛機的成本,比在法國圖盧茲(Toulouse)的成本還要高出10%。

事實上,今年中國1月份的國內服務業,增幅也降到最近五年的最低點。

《華爾街日報》的文章還表示,由於中國多年來高通脹並且稅負名目繁多,中國人似乎樂意用海外消費取代國內消費。

統計資料顯示,早在2012年,中國遊客境外消費總額達1020億美元。在2013年聖誕和2014年新年,中國消費者在英國的平均單筆交易,不少於1400英鎊,為了搶到心儀的商品,許多消費者甚至要在寒風中等待將近10個小時。香港在中國新年期間,接待遊客800萬人次,澳門270萬人次,其中多是中國內地遊客。

《華爾街日報》指出,這其中會有多少人是因為人民幣高估而到香港「血拼」呢?所以,一旦人民幣匯率變動體現出中國國際收支狀況的惡化時,預計人民幣幣值就會驟然成為關注焦點。

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表示,中共通過「限制國際匯兌」、「操控匯率」、和「限制進出口」這三個辦法,造成人民幣對內和對外存在兩個價格體系。

任中道認為,中國產品出口賺取外匯後,中共「央行」就在國內發行相應數量人民幣,是造成人民幣兩個價格體系的根本原因。

任中道:「它多發了28萬億人民幣投入到市場當中,它注定會導致內貶貶的很厲害。」

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外升內貶的現象,使得中國的老百姓得不到人民幣升值帶來的好處,反而還要繼續承受國內人民幣貶值和通貨膨脹帶來的惡果。實際上就是老百姓的財富就是被政府劫持過去了。」

謝田指出,這也是中共既得利益集團、和特權階層的利益所在。

《華爾街日報》的結論是,中國的物價將不可避免的在某一階段經歷重大調整。但問題是,調整的形式究竟是人民幣匯率變動,還是國內出現嚴重通縮?

採訪/易如 編輯/宋風 後製/蕭宇

韓國水原首場爆滿 觀眾力薦必看

美國神韻國際藝術團2014年世界巡迴演出,所到之處皆掀起神韻熱潮。演出在韓國也大受歡迎。本月9日早已購票的觀衆雲集京畿道文化之殿堂。韓國的首場演出全席告罄。演出結束後觀衆們久久不願離去,意猶未盡。請看來自韓國水原的報導。

有評論說,美國神韻國際藝術團的演出,從劇情到每一個舞蹈動作,都完美體現了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其所到之處備受盛讚。本月9日韓國首場演出觀衆雲集,神韻在韓國的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

美容文化領導者協會名譽會長柳志承:「演出不但非常神奇美妙,而且色彩豐富、韻味十足。涵蓋了(中華)五千年歷史,並以舞蹈的形式進行了升華,不但特別而且優美。演員們彷彿是從舞臺上飛進畫面中,然後又重新回到舞臺,使用的特效技術很獨特,而舞蹈演員的舞姿和服裝還有色彩等,既有現代感,又非常漂亮。」

尤其當天的觀衆中有大批藝術界人士,他們對演出給予了高度的評價。水原市藝術文化總聯合會會長金勳東先生等藝術界人士也異口同聲盛讚神韻之美。

水原藝術文化總聯合會會長金勳東:「這場演出把我感動得熱淚盈眶。它完美詮釋了中華五千年的歷史,(演出)是一部能讓觀衆們都看得懂的『史詩』。而且演出節奏緊湊,表演活靈活現,讓人目不暇接。」

韓國散文文學振興會顧問孟蘭子:「演出不但精彩絕倫,而且場面宏大,非常令人感動。每個場景的變換速度都快得令人震驚,整臺演出就是一份精湛的藝術品。這臺演出要傳遞的真意究竟是甚麽,目的是甚麽,我很想知道演出核心意義,回去後我會詳細了解一下。」

詩人散文家金大圓:「演出渾然一體,卻非整齊劃一,彷彿是流水和清風劃過的柔美線條,令人賞心悅目。而影像更是無與倫比,既寫實又非常奇幻。」

觀衆們不約而同地說,神韻是一定要看的演出。

美容文化領導者協會名譽會長柳志承:「我要勸人們千萬不要錯過一生只有一次的機會,一定要來觀看,不看就是損失。」

新唐人記者海濤韓國水原報導

【微視頻】央視批東莞色情 網友揭央視「後宮」

2013年底,微博上流行了一句話叫「不作就不會死」。2014年一開春,中共央視就上演了一出「不作就不會死」的鬧劇。2月9日,央視的《新聞直播間》大規模批判了廣東東莞市的色情行業。緊接著微博上演「東莞保衛戰」。

廣東省官方開始上演大規模的掃黃,根據網友的說法,「8小時內某鎮局長和派出所長就地免職,12間酒店67人被抓」。「同時各鎮酒店娛樂場所的負責人、從業人員大遷徙」,「8小時內東莞蒸發了十幾萬人,又一場『春運』來了」。

中共在現實中雖然是勝利了,但是卻輸了微博上的「東莞保衛戰」。網友說了一句經典的話,「出賣靈魂的遠沒有出賣肉體的乾淨」。央視,你這麼招大家恨,你的家人知道嗎?

央視本身的色情問題也成為焦點。海外媒體說,多個女主持人涉入周永康案,央視被稱為中共高層的「後宮」,這與東莞的夜總會是一個工作性質。央視來批判東莞可以說是同行之間的仇恨。網友提醒央視還是交代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女主持人有問題吧。這就是「不作就不會死」。

從邏輯上講,掃黃也不應該針對平民百姓。在中國古代特別是明清,掃黃是沒有的。但是對於官員是嚴格禁止逛妓院的,如果被抓到,革職,終生不能被錄用。沒聽說,民間嫖娼是犯罪的。但是,中共的「掃黃」從來就沒有掃到官員,就拿百姓開刀。比如說,2013年,薛蠻子嫖娼上央視;上海法官集體嫖娼卻上不了,就很能說明問題。

在色情犯罪方面,中共官員卻是登峰造極的。中共大的官方賣淫團夥就有央視和各大文工團。「有事找大哥」、「校長開房」、雷政富、二奶、法官嫖律師、提拔賣淫女、強姦幼女案等等,這些惡性色情案件都是中共官員所為。掃黃還是應該掃黨委才能找出真嫖客。

中共「掃黃」還有一個十分不道德的目的,就是打劫妓女的「皮肉錢」,沒收錢財、勒索家人。

真正要說起來,中共把整個社會帶入色情,應該要從江澤民時代的「腐敗治國」開始的。官員們貪腐和色情交易才把色情行業給帶動起來了。面對社會道德的大滑坡,央視可否回答一下,這幾十年來是誰統治中國造成的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