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昏迷狀態還上銬子 大慶工程師嚇壞當局(組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10日訊】(新唐人記者唐音、汪成騫報導)原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郵政局機電一體化工程師李洪奎,因修煉法輪功被中共非法判刑7年。在被關押期間,監獄稱其「腦出血」,在手術後身體健康恢復迅速的情況下,突然死亡。李的妻子白群質疑其真正的死亡原因,遭到當局的恐嚇、跟蹤、圍困。

李洪奎離奇死亡 生前政法委找李洪奎密談

據《明慧網》報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后,李洪奎三次被非法抓捕,兩次遭非法判刑,累計在監獄被非法關押了十年的時間,遭到了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再次遭綁架,並被非法判刑七年,投入大慶監獄迫害。

二零一二年八月李洪奎的家屬被告知,李洪奎因「腦出血」在大慶第四醫院手術,八月二十八日,就在李洪奎身體快速恢復、主治醫生同意出院的時候,在其僅剩二十三天就能重獲自由的時候,遽然離世,其主治醫師仲玉民都驚呼:「搞不明白,自我行醫以來第一次遇到……」「我也畫魂兒啊……!」。

李洪奎離奇死亡后,李洪奎家屬聽大慶監獄的某隊長說:二零一二年七、八月間,李洪奎發病之前,黑龍江省政法委一個周姓的人找李洪奎談過話。由於消息封鎖,具體談話內容不詳。

《新唐人》記者采訪了李洪奎的妻子白群,了解關于李洪奎生前的一些情況。

白群說:「我已經5年多沒有見到他。因為他不轉化,所以監獄不讓見。在2012年8月13日,突然接到大慶監獄第四監區大隊長朱任山的電話說,李洪奎腦出血在做手術。」

14號,李洪奎的妻子白群和兒子李烜到達大慶第四醫院時,李洪奎已經做完手術,人處于昏迷狀態。


原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郵政局機電一體化
工程師李洪奎,因修煉法輪功被中共非法判刑7年。在被關押期間監獄稱其「腦出血」。在手術後身體健康恢復迅速情況下突然死亡。(知情者提供)

原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郵政局機電一體化工程師李洪奎,因修煉法輪功被中共非法判刑7年。在被關押期間監獄稱其「腦出血」。在手術後身體健康恢復迅速情況下突然死亡。(知情者提供)


原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郵政局機電一體化工程師李洪奎,因修煉法輪功被中共非法判刑7年。在被關押期間監獄稱其「腦出血」。在手術後身體健康恢復迅速情況下突然死亡。(知情者提供)

白群說:「我揭開左側被腳,看到李洪奎腿上有巴掌大的兩塊青紫淤血。」然後問監獄大隊長這是怎麼回事,他回答這是長的胎記,但是李洪奎以前根本沒有什麼胎記。

白群還說:「我又揭開右側的被,發現右側是癱瘓的,在腿踝骨有拷子纏著手指。」她說人都已經昏迷不醒,你們還用拷子拷著,你們太沒有人性了,你們打開。

他們說堅決不能打,說上面有文件規定,於是他們把白群和李烜趕出了病房。

李洪奎兒子李烜對《新唐人》記者說:「我父親是腦部的左側手術,但是我父親右耳約有3CM長豁裂傷。(死亡前仍未愈合)左耳後青紫瘀血、右手指關節處筋包,肛門有腌制的圓形疤痕。」

白群推斷李洪奎肛門上的傷是坐老虎凳,鐵椅子造成的。而且他牙齒上有黑乎乎的東西,有可能他被監禁蹲小號,所以不讓他刷牙。

白群還告訴記者:「我兒子在護理的時候,醫院給了一張假的病例。上面說,高血壓、冠心病有十余年病史,但是我愛人什麼病被沒有。」

家屬上告無門 遭到當局恐嚇、跟蹤、圍困

李洪奎離奇死亡后,妻子白群先後到大慶監獄、大慶法院、檢察院、司法局、人大等多個部門反映情況,又到黑龍江省高檢高法等相關部門上訪,反映李洪奎被迫害,要求大慶監獄給予澄清事實真相。但是,以上各部門均行政不作為,沒有任何答覆。

此外,李洪奎妻子白群居住的哈爾濱市紅旗小區單元樓被數輛黑車包圍。黑車裡晝夜坐著人死守樓口,電話恐嚇家屬:如果出門就拘捕你們……。

十一月二日至十四日,四輛轎車、麵包車公然擠在李洪奎居住樓的樓口,只剩一個人能進出的便道留給住戶居民。哈爾濱610、公安派出所、國安局、道外區信訪辦、道里區口腔病防治所、社區街道的人不斷的砸門、電話騷擾、誘騙白群去單位領錢、去火車站查票等手段,企圖剝奪家屬討還公道的權利。

白群是哈爾濱道里區口腔病防治所主治醫師,患有嚴重冠心病,多年的高血壓二級極高危險組病人,還有尿糖四個加號的糖尿病。需要隨時去醫院接受治療。

白群遭到近一個月的非法圍困,給她們母子精神帶來極大的壓力,白群整夜很少入眠,已經直接危及到了她的生命。


原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郵政局機電一體化工程師李洪奎,因修煉法輪功被中共非法判刑7年。在被關押期間監獄稱其「腦出血」。在手術後身體健康恢復迅速情況下突然死亡。(知情者提供)


原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郵政局機電一體化工程師李洪奎,因修煉法輪功被中共非法判刑7年。在被關押期間監獄稱其「腦出血」。在手術後身體健康恢復迅速情況下突然死亡。(知情者提供)


李洪奎病例複印件(知情者提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