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銘:「文革」時批鬥遊街的暴行何以再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11日訊】「文革」已經過去了四十多年,提起那場十年浩劫,至今還令人不寒而慄。可是事過三十多年之後,被站在台上批鬥及遊街示眾的凌辱,又發生在了法輪功學員的身上。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零二年一月三十日凌晨,遼寧省北票市七十二歲的法輪功女學員孫雪豔出去發真相資料,被當地派出所、「610」警察拖到大街上,正值冬季寒風刺骨,強迫她站在路口處,身旁放一個大牌子,寫著貼法輪功傳單者,讓過往行人觀看。又找來電視台錄像,在當地電視台播了很多次,當地報紙也刊登了抓捕她的消息。


中共迫害手段:掛牌遊街

青海省互助縣法輪功學員張有禎,男,四十七歲,原邊灘鄉水洞小學校長。二零零一年張有禎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互助縣「610」採用文革式手段迫害,在全縣萬人大會上和邊灘鄉萬人大會上批鬥:強迫站台子,戴手銬,胸前掛著一塊寫著破壞法律實施罪的三尺長的牌子,並被強制掛著牌子在大街小巷遊街,如此迫害長達九個多月。

倪友梅,女,湖北省公安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上午,公安縣槍斃死刑犯,縣「610」便將滿身是傷的倪友梅五花大綁後,加戴背銬,脖子上掛牌子,拖上大卡車隨死刑犯遊街示眾,然後一起押到刑場陪殺。當倪友梅高喊法輪大法好時,警察就用毛巾堵她的嘴,又用細繩子勒喉管不讓她發聲,致使她嘴角鮮血直流。倪友梅被當局遊街示眾陪殺後已全身冰涼,不省人事。

梁瑛,女,五十七歲,河北省赤城縣法輪功學員,縣煙草專賣局助理會計師。因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到天安門證實大法被抓。二零零一年八月三日,當地政府召開公判大會,強迫梁瑛參加槍決死刑犯的公判大會,她拒絕參加。衝上來的五個惡警和犯人,抓住手腳和頭髮把她強行抬到院內,上身的衣服全被拽起,背、胸、腹部裸露在外,褲子由於沒有腰帶往下耷拉著。惡警們強行往她的脖子上掛牌子,她竭力地拼命掙扎著,就這樣將她連拖帶拉地弄上了車,拉到了公判大會的現場。公判結束後又將她拖上了一輛大卡車,在縣城遊街示眾。當她被拉下車時,兩腿已不能站立,臉色蒼白、神情呆滯,如同小死一場,其情其景慘不忍睹。大街上圍觀的群眾議論紛紛:「這麼好的人被折磨成這樣,這世道也太可怕了。」「是啊!現在已經好壞不分了,貪官污吏逍遙法外,好人都受冤屈。」

在中共統治的社會裏,沒有民主和自由,更沒有人權可言。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只是這個社會裏的普通民眾,他們信仰「真善忍」大法,煉功強身健體,在這個社會裏時時處處要求自己做好人,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可是在中共和那些無惡不作的壞人的眼裏就是容不下好人,把他們當作所謂的「階級敵人」來對待,一味的打壓迫害。中共竊政幾十年來,正邪、善惡、好壞不分,是非顛倒,混淆黑白。好端端的一個有著五千年傳統文明的中華民族,被這群惡魔糟蹋成了人間地獄。歷次運動證明了這一點,因為中共產生和存在的目的就是滅絕人類,禍亂世間。

「文革」已經過去幾十年了,凡是五十年代前出生的人,都經歷過那場浩劫。為甚麼在幾十年後它會再現呢?這是中共的邪惡本質所決定的。中共從它產生以來,一直信守和堅持的就是所謂的「無產階級鬥爭哲學」。「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過七、八年再來一次」。這就是中共殺人、迫害人的嗜血本性。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迫害就會存在一天。

中共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方式和迫害手段上,可謂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動用了歷史上及中共歷次迫害人的運動中之迫害方式和迫害手段,採用了歷次運動整人之經驗,無所不及。加之中共動用一切能夠利用的資源、軍隊和公檢法等國家機器及宣傳輿論工具,豢養了一批甘心為中共賣命的流氓官員和打手。使得中共在實施迫害中特別邪惡,隨心所欲,為所欲為,肆無忌憚,不擇手段。

我們已經有了十年浩劫的歷史教訓,又親眼目睹了這場歷經十多年的對善良民眾的血腥迫害,我們不能再熟視無睹、麻木不仁,不能任由這場迫害再繼續存在下去了。今天迫害發生在法輪功學員的身上,而且正在向一些民主人士、維權人士、正義律師和抗議徵地、拆遷的農民身上蔓延。明天可能迫害就會降臨在其他人的身上。這不是聳人聽聞,知道中共邪惡本質的人都會深信這一點。

目前,中國大陸覺醒的民眾越來越多,「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大潮滾滾向前,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國際組織都站出來譴責中共,聲援和制止這場血腥的迫害,中共已經走到了解體滅亡的前夕。願有更多的中國民眾明白真相,認清形勢,加入到這個大局中來,加快迫害的結束和中共的解體滅亡,也同時為自己奠定一個美好的未來。

文章來源:《明慧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