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連載】《三俠五義》第六十六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0月9日訊】【導讀】《三俠五義》原名《忠烈俠義傳》,是中國清代咸豐年間著名的公案俠義小說。它是根據藝人石玉昆說唱的《龍圖公案》及其筆錄本《龍圖耳錄》編寫而成的,全書共一百二十回。清人俞樾加以增刪修訂,改寫成《七俠五義》,並首刊於光緒五年 (1879)。小說描寫的是宋朝包拯在俠客、義士的幫助下,審奇案、平冤獄、以及俠客義士幫助官府除暴安良、行俠仗義的故事。《三俠五義》的出現,開創了公案小說與俠義小說的合流。作為中國最早出現的具有真正意義的武俠作品,《三俠五義》稱得上是武俠小說的開山鼻祖,對中國近代評書曲藝、武俠小說乃至文學藝術影響深遠。

第六十六回 盜珠燈花蝶遭擒獲 救惡賊張華竊負逃

且說紫髯伯聽和尚之言,答道:「這卻無妨。他決不肯回來了,只管收起來吧。--我且問你,聞得此處有個小丹村,離此多遠?」慧海道:「不過三四里之遙。」北俠道:「那裡有鄉紳富戶以及庵觀娼妓無有呢?」和尚道:「有庵觀,並無娼妓。那裡不過是個莊村,並無鎮店。若論鄉紳,卻有個勾鄉宦,因告終養在家,極其孝母,家道殷實。因為老母吃齋念佛,他便蓋造了一座佛樓,畫棟雕樑,壯觀之甚。慢說別的,就只他那寶珠海燈,便是無價之寶。上面用珍珠攢成纓絡,排穗俱有寶石鑲嵌。不用說點起來照徹明亮,就是平空看去也是金碧交輝,耀人二目。那勾員外只要討老母的喜歡,自己好善樂施,連我們廟裡一年四季皆是有香資佈施的。」北俠聽了,便對龍濤道:「聽師傅之言卻有可疑。莫若馮七你到小丹村暗暗探聽一番,看是如何?」馮七領命,飛也似的去了。龍濤便到廚房收拾飯食。北俠與和尚閒談。

及至走更人巡邏至此,見更樓下面躺著一人,執燈一照,卻是汪明,被人殺死。這一驚非小,連忙報與主管,前來看視。便問:「吳升呢?」更夫說:「想是在更樓上面呢。」一疊連聲喚道:「吳升,吳升!」那裡有人答應。大家說:「且上去看看。」一看--罷咧!見吳升真是無生了,頭在一處,下在一處,炕上挑的繩索不少,賊已不知去向。主管看了這番光景,也著了慌,也顧不的夜深了,連忙報與員外去了。員外聞聽,急起來看,又細問了一番,方知道已先在佛樓上拿住一賊,因夜深未敢稟報。員外痛加申飭,言此事焉得不報。縱然不服,也該派人四下搜尋一回,更樓上多添人看守,不當如此粗心誤事。主管後悔無及,惟有伏首認罪而已。
  
勾鄉宦無奈,只得據實稟報:如何拿獲鬢邊有蝴蝶的大盜,如何派人看守,如何更夫被殺大盜逃脫的情節,一一寫明,報到縣內。此事一吵嚷,誰人不知,那個不曉。因此馮七來到小丹村,容容易易把此事打聽回來。
  
大家聽了,說:「等四爺蔣平來時,再做道理。」果然是日晚間,蔣爺趕到。大家彼此相見了,就把花蝶之事述說一番。蔣澤長道:「水從源流樹從根。這廝既然有投鄧車之說,還須上鄧家堡去找尋。誰叫小弟來遲,明日小弟就到鄧家堡探訪一番。可有一層,如若掌燈時小弟不回來,說不得眾位哥哥們辛苦辛苦,趕到鄧家堡方妥。」眾人俱各應允。飲酒敘話,吃畢晚飯,大家安息,一宿不提。
  
到了次日,蔣平仍是道家打扮,提了算命招子,拿上漁鼓簡板,竟奔鄧家堡而來。誰知這日正是鄧車生日。蔣爺來到門前,踱來踱去,恰好鄧車送出一人來,卻是病太歲張華,因昨夜救了花蝶,聽花蝶說,近來霸王莊馬強與襄陽王交好,極其親密,意欲邀同鄧車前去。鄧車聽了滿心歡喜,就叫花沖寫了一封書信,特差張華前去投遞。不想花蝶也送出來,一眼瞧見蔣平,兜的心內一動,便道:「鄧大哥,把那唱道情的叫進來,我有話說。」鄧車即吩咐家人,把那道者帶進來。蔣四爺便跟定家丁進了門,見廳上鄧車花沖二人上坐。花沖不等鄧車吩咐,便叫家人快把那老道帶來。鄧車不知何意。
  
少時,蔣四爺步上臺階,進入屋內,放下招子漁鼓板兒,從從容容的稽首,道:「小道有禮了。不知施主喚進小道,有何吩咐?」花沖說:「我且問你,你姓什麼?」蔣平道:「小道姓張。」花沖說:「你是自小兒出家,還是半路兒呢?還是故意兒假扮出道家的樣子,要訪什麼事呢?要實實說來。快講,快講!」鄧車在旁聽了,甚不明白,便道:「賢弟,你此問卻是為何?」花沖道:「大哥有所不知。只因在鐵嶺觀小弟被人暗算,險些兒喪了性命。後來在月光之下,雖然看不真切,見他身材瘦小,腳步靈便,與這道士頗頗相仿。故此小弟倒要盤問盤問他。」說畢,回頭對蔣平道:「你到底說呀,為何遲疑呢?」
  
蔣爺見花蝶說出真病,暗道:「小子真好眼力,果然不錯,倒要留神。」方說道:「二位施主攀說,小道如何敢插言說話呢。小道原因家寒,毫無養贍,實實半路出家,仗著算命弄幾個錢吃飯。」花蝶道:「你可認得我麼?」蔣爺假意笑道:「小道剛到寶莊,如何認得施主?」花沖冷笑道:「俺的性命險些兒被你暗算,你還說不認得呢。大約束手問你,你也不應。」站起身走進屋內,不多時手內提著一把枯藤鞭子來,湊到蔣平身邊,道:「你敢不說實話麼?」
  
蔣爺知他必要拷打,暗道:「小子,你這皮鞭,諒也打不動四大爺。瞧不的你四爺一身乾肉,你覿面來試,夠你小子啃個酒兒的。」這正是藝高人膽大。蔣爺竟不慌不忙的,答道:「實是半路出家的,何必施主追問呢?」花沖聽了,不由氣往上沖,將手一揚,「刷」「刷」「刷」「刷」就是幾下子。蔣四爺故意的「哎喲」道:「施主,這是為何?平空把小道叫進宅來,不分青紅皂白,就把小道亂打起來。我乃出家之人。這是什麼道理?哎喲!哎喲!這是從那裡說起?」鄧車在旁看不過眼,向前攔住道:「賢弟,不可,不可!」
  
不知鄧車說出什麼話來,下回分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