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黨校副教授:一群不怕坐牢的人送走一黨獨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15日訊】(新唐人記者李韻綜合報導)中共獨裁專政多年來通過殺人、迫害和宣講而形成的恐怖氛圍,讓中國人戰戰兢兢,不敢說、不敢動的生活著。不過,中共的恐怖氛圍越來難有成效,雖然中共不斷加重恐怖氛圍,但中國仍有一批正義之士,冒著坐牢的危險揭發黑幕、追求公正。福建省委黨校副教授王利平表示,一群不怕坐牢的人將送走一黨獨裁。

在獨裁專政政權下,你維權、你告狀、你上訪,你要人權、要民主、要言論自由、宗教自由,你不滿貪腐、揭發黑幕、追求公正,甚至你只是遭受官吏欺凌、劫掠而不服,它都可以讓你「合法地」身陷牢獄,失去人身自由,甚至讓你「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署名王利平的「一群不怕坐牢的人」文章中指出,然而,在通往結束野蠻專權的道路上,總有這樣一群不怕坐牢的人,俄羅斯的索爾仁尼琴,南非的曼德拉,捷克的哈維尼,中國台灣的雷震……

事實上,執政者在將他們關進監獄的同時,也關閉了自己通向未來的道路。

文中發布一張1980年代的台灣「美麗島事件」中的七位受刑人的圖片舉例說:張俊宏、黃信介、陳菊、姚嘉文、施明德、呂秀蓮、林弘宣時期,台灣正處在一黨獨裁向民主憲政轉型的關鍵期,社會民主力量正在崛起,但七人身後雖站滿警察,但毫無懼色,從容不迫。

站在中間的施明德更是雙手插在褲袋裡,面露微笑。因為他們深知也感受到了一股大潮正從四面八方澎湃而來。

「美麗島事件」開審期間,被告人在庭上陳訴其政治觀點,辯護律師亦詳述「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以致審理本身形同公開的政治大辯論,並且均刊登在報紙上。辯護律師們明確指出所謂的「戒嚴令」本身就是非法、軍事法庭也沒有資格審理此案,應該不受理。

文章認為,辯護律師們不僅僅為被告在辯護,而且也是在為整個黨外運動做歷史性的辯護。但是「軍事法庭」最終的還是判決7人8——12年有期徒刑。

美麗島案件的審理,進一步激發台灣民眾追求民主憲政的熱情,也讓美麗島案受刑人的家屬和辯護律師走到一起,成為80年代以後台外黨外力量的中堅。

後來以蔣經國為首的台灣當局,在黨外力量的巨大壓力之下,順應民主憲政世界大潮,解除戒嚴,解除報禁,開放黨禁,台灣地區終於送走了一黨獨裁的嚴冬,迎來了民主憲政的初春。

不怕坐牢的人送走一黨獨裁

中共為了維持其獨裁暴政,近年來更是肆無忌憚鎮壓、迫害異議人士、維權人士,特別是秘密抓捕、關押,數以萬計的法輪功成員、到國際社會數年如一日尋找、救援的陳光誠、高智晟等等維權人士,無數的人被中共秘密關押、長期失蹤。無論失蹤者的親屬或國際社會如何呼籲、援救,中共仍是讓親屬們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不過這些並沒有嚇倒那些那些走在前頭,爭自由的人,爭權利的人,他們願以犧牲自己的自由和權利為代價進行抗爭,如新年前,中共開庭審理的「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丁家喜等人,他們在身陷圇圄中,在執政者對其進行的庭審中,還在以自己的言行,將獨裁政權的不公不義昭告天下。

王利平認為,而此刻真正被送上了審判台是執政者,執政者正在被歷史所審判。他指出,歷史經驗揭示,當執政者以法律的名義,把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虛置,公民參与政治的渠道被全部堵塞時,社會必然會出現一批以身試法,不怕坐牢的人。

王利平指出,當社會出現越來越多不怕坐牢的人時,時代變革已然來到。在這樣的歷史關鍵期,對執政者而言,除了如蔣經國所為,順應時代大潮外,別無選擇。

學者陳偉說:「威權政體快崩潰時,總會出現自救式的抓人捕人。但抓一個,就站出來十個。越抓越多,然後威權的防線就被踏破了。轉型就是這樣的,沒有辦法。坐牢變得光榮時,政權危機就是真危機。那些人放出來后,就是未來政治家人選。」

近日大陸律師金光鴻發文抗議中共當局繼續關押和監禁良心、宗教和政治異議人士以及對這些人進行的「滅絕種族」和「危害人類」的迫害政策;他還呼籲民眾為了自由站起來抗爭,願把監獄填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