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純清:中共的主心骨碎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15日訊】「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這十二個詞二十四個字堆一塊兒,思維正常的人,誰能想到它是一種價值觀,而且還是中共的價值觀呢?中共不是信奉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叢林法則嗎?不是信奉鬥爭哲學、暴力革命、紅色專政、輿論一律、物質利益原則嗎?不是奉行「黨的需要決定一切」,「黨的利益高於一切」,「穩定壓倒一切」嗎?怎麼會有這樣的價值觀呢?

可是,它就是中共十八大所標榜與宣稱要「積極培育和踐行」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2014年2月12日,又赫然登載於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的頭版上,同時還配有一篇題為「人民有信仰,國家才有力量—— 一論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評論員文章。看來,垂死的中共是要把欺騙進行到底,又要拿價值觀來忽悠了。

從其「一評」的題目和內容來看,它的忽悠,還是老一套:如同混淆「中共」與「中國」、「愛黨」與「愛國」的概念一樣,首先偷換概念,就是把「價值觀」與「信仰」混為一談。應該說, 「人民有信仰,國家才有力量」,這個題目本身,並不錯。人們看到的事實就是如此:發達國家,都是「人民有信仰」的。反之,落後的,都是信仰嚴重缺失的國家。不過,加上那個副標題,就屬於「加塞兒」的贋品了。因為「社會主義」不是信仰,「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更不是信仰。

價值觀與信仰並非一碼事。信仰,是人對高於人的神佛的自覺「仰」信。共產黨推行無神論,用所謂建立人間天堂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冒充信仰,是先把人騙倒、打倒而後誘逼人「仰」信的。所以說,它是假信仰。信仰是神聖的、無價的,是不能用價值來衡量的,用價值衡量信仰是對神佛的褻瀆。而價值觀只是是對利害、利弊的權衡。粗俗的說法,就是掂量「多少錢一斤?」當然,世俗的信仰者是有價值觀的。從這個意義上(也僅僅是從這個意義上)說,價值觀與信仰是相關聯的。但相關只是意味著相通,而相通並不等於相同。這種關聯,表現為神佛對世間的掌控過程中所體現出來的因果關係,那就是善惡報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也就是說,善惡報應,其實是神佛針對人的這一特點,通過人的價值觀念促使人醒悟的一種教化方式。因為趨利避害是生命的本能,蟲蠅都能做到。人乃以道德為本的萬物之靈,有道德才成其為人,而信仰正是維繫人的道德的根本。所以,凡是真正有信仰的人,無不相信因果報應(這是佛家的說法,其它宗教只是說法不同。實質一樣),善惡必報。

馬克思主義魔教的邪惡,正在於它用「共產主義人間天堂」替代正信的「天堂」,教唆人用對現實物質利益的執著追求取代返本歸真、回歸天國的嚮往。其中,重要的一環,就是像根據黨的現實需要把那十二個詞二十四個字堆到一塊兒當作核心價值觀這樣,通過推行實用主義、機會主義,把崇高的信仰降低為低俗的短視價值判斷,使人放縱眼前物慾,墜入利益爭鬥漩渦,迷於發財暴富夢想,陷於道德下滑而失去自控,以便它繼續操控。就是說,中共強調其核心價值觀本身,用價值觀冒充信仰本身,就是邪惡的,就是其邪教本質的表現。它否定善惡報應,也就徹底顛覆了人類的價值觀,也就是要把人拖入物慾的泥潭使之難以自拔。

有明眼人看破了這一點,看到了其典型表現之一,就是中共在把紅朝當作了一個公司在「經營」。「特德•菲甚曼(Ted Fishman)寫過一本書,『中國公司』(China, Inc.),中國這個國家的運作,在中共的統治下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公司一樣。這是一個非常貼切的比喻,或者,根本就不是比喻,而是事實。如果把中國當作一個公司,而非一個國家來看待,很多讓人難以理解的問題都有了答案」。「就算地球上最大的『跨國公司』,他們也許可以在某個事件上操縱媒體,在某個時候影響法律,但是,比起『中國公司』的大老闆——中共來說,那簡直是小兒科。『中國公司』的老闆擁有媒體、公檢法司、勞教所、監獄、公安警察、數百萬軍隊,以及可以隨心所欲浪費的資源,還有不當人看的十幾億沒有人權保障的屁民。這樣的公司,誰人能敵?『中國公司』光是用『低人權優勢』開一家『世界工廠』,就足以打亂全球的經濟秩序。西方公司甚至西方政府一旦陷入與『中國公司』的利益交易中,就如同上了鉤的魚一樣,被利益套牢,被中共一步一步地拖入道德墮落的深淵。」《真實的江澤民》(131)「美國有高人四個字點穴中共內政外交黑幕」)事實上,中共之所以高舉所謂愛國主義旗幟,僅僅是為了欺裡騙外,中飽私囊,因為它能夠把這個國家當作自己的私營公司掌控,當作那個權貴利益集團的超級集團公司來運作。

在中共那裡,自己內心秉持的價值觀和對外宣揚的價值觀,也是兩碼事。中共秉持的價值觀,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價值觀,它與普世價值觀完全衝突,它的標準和尺度是獨有的,那就是它「(邪)黨的需要」。有沒有價值,完全看邪黨需要不需要,能不能滿足和在多大程度上滿足邪黨的現實需要,是不是對邪黨取得政權和鞏固政權有用、有利,有多少用、有多大利。因而,它對外宣揚的價值觀是隨機的、隨意的,是隨時隨地根據它的需要而不斷變換的。那麼,它今天的「核心價值觀」為什麼用那麼一大堆詞兒來表述呢?因為就像其「一評」所述,中共是把它作為「精神支撐」來宣傳的,而它卻實在是沒有任何「精神支柱」了,像「造反有理」、「消滅私有制」、「解放全人類」、「解放全中國」、「共同富裕」那種冒牌信仰理念,像「能把一切獻給黨是最大的榮耀」、「甘灑熱血獻祖國(中共)」那種扭曲的價值標準,均已徹底失靈,所以,就只好七拼八湊,弄出這麼一大堆時髦的詞藻來蒙人。這表明,中共的主心骨碎了,這個邪靈的不只是大腦分裂,連脊椎都已經是粉碎性骨折了,沒治了,沒救了。但是,其極端自私的邪惡本性並沒有絲毫改變,它只顧自己的需要,為了一黨私利不惜犧牲一切,總是不擇手段。五千年文明的毀棄,八千萬生命的被害,一百萬多平方公里國土的出賣,活摘器官極罪的發生、延續與掩蓋,都發端於此。

當前,以真善忍為敵的中共「(邪)黨的需要」,就是繼續維持對真善忍大法的打壓,延續和掩蓋罪惡,阻止人們揭露和接受真相,藉以儘量避免自己被清算,避免滅亡,或者延遲亡黨。或者說是,忽悠紅朝虛假繁榮的價值,淡化、模糊、貶低真相的價值。然而,那十二個詞二十四個字的一般意義,卻不乏中共十八大所宣佈的堅決不走的西方那條「邪路」上的東西,因而欺騙性已經沒有那麼大了,說不定還會有相反的作用。可是,中共已經顧不上這些了,因為它也需要欺騙自己。現在出來的是「一評」,它還要胡說八道下去。然而,天要滅中共,誰又擋得了?九評和真相的廣傳,三退大潮的高漲,讓已經被連根拔起的中共苟延殘喘都難以為繼了。最近,東莞掃黃一事中出現的全民追尋真相、惜娼棄黨的現象,所顯露出來的人心所向、價值取向,有力的證實了這一點。

沒三退的好人,別再聽中共這個異類瞎忽悠了,找本九評好好看看,抓緊三退保命吧!——因為在黨媽眼裡,現在的人的價值,就剩下來兩個字:陪葬。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