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淮河衛士霍岱珊艱難挽救癌症村 籲支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17日訊】(新唐人記者劉惠 採訪報導)淮河衛士發起人霍岱珊本來是一名記者,發現淮河污染嚴重造成諸多癌症村後,霍岱珊毅然辭去記者職務,開始揭露淮河污染的嚴峻現實以及當地官員治理淮河的假象,20年來,霍岱珊不畏冷眼、譏諷和打壓,用自己的積蓄和發動家人參與的方式,開始了他的民間環保歷程,終於得到日本的技術支持,給淮河兩岸的部分村莊帶來了乾淨的飲用水,現在希望得到社會的支持,和國際社會的投資。下面是採訪實錄。

記者:世衛組織今年發布的報告又稱,中國大陸的癌症發病率仍居世界首位。您研究和觀察淮河多年,請您談談中國的癌症發病率和污染有什麼關係?請您談談淮河岸邊的癌症村情況?

霍岱珊:我們在1998年就開始注意到淮河污染之後引起了生態惡化,由於農村的飲用水也被污染了,所以淮河的兩岸農村的村民吃到污染的水之後就出現了一些癌症高發,有些村莊的發病率特別的高,所以村民就說自己的村莊是癌症村。在淮河流域的沿河這一帶距離河越是近的村莊,河裏的水又黑又臭又泡沫,這個村的癌症發病率就很高,我們說有兩個方式可以確定癌症高發的村莊方位,一個凡是河岸邊的村莊,凡是這類水長期滯留的地方,那裏一定是癌症高發,就是我們所說的癌症村。

具體說多少已經沒有沒有太大的意義,我們進行研究的時候,就是取一些樣本、跟蹤,每年去研究了一些村莊,另外一些村莊因為人力所限,資源所限,凡是符合我說的這兩個的這樣的村莊還很多,我們研究的20多個癌症村,在我們週邊,在安徽也很多,現在在淮河的上游也有些村莊發現癌症高發,我說的那兩個方式就是先決條件,在這種狀況下就會出現癌症高發,即便說出多少個也是不確切的,我們能說出來的就是冰山一角。

所以說衛生部、監控中心的研究報告癌症村地圖是很重要,貼近實際,對於我們今後的應對、預防、救助等作用會很大,也代表了我們中國政府的一個態度,承認了確認了存在這樣的問題。

記者:這些污染引起的癌症主要有哪些?

霍岱珊:主要是消化道,因為是飲用水引起的,在這個地方主要是食道癌、胃癌、肝癌、腸癌,和飲用水是密切相關,我們的觀點是污染造成癌症村,這個污染主要是水污染,只要是有清潔的水,這些癌症發病率就會降低。

我們推行清潔飲水救助和醫學醫療救助,由於這些研究推動,媒體報導等等我們在2005年中國政府就啟動了農村安全飲水工程,通過打深水井,讓農民吃到乾淨的水之後我們確實看到癌症發病率正在降低,我們淮河衛士也研究出一種更好的方法,叫生物淨水裝置,不需要打深水井,在農村把30米左右的地下水提上來,通過生物進行淨化,把污染物質消納掉,通過光合作用和生物膜的過濾作用,達到淨化軟化活化的目的,這個水非常符合人的飲用水的習慣,我們現在已經做了28部淨水裝置,1萬8千人吃到乾淨水,在這些村莊最近5、6年期間很少出現癌症患者,這讓我們非常欣慰,也是個驚喜。我們正在努力擴大尋找資源擴大這個專案的實施,讓更多人吃到乾淨水,吃到生物淨化水,也希望通過這個專案使癌症發病率大大降低,甚至出現斷檔,沒有發生。

我們開始的時候只是做簡單的一些過濾,效果不是很好,在2003年就開始做了,中央電視臺河流與村莊新聞調查節目做了以後,從日本大阪打過來一個電話,他說他是工程技術人員,有個想法可以使水淨化,說想幫助我們,我們採納這種方法做個試驗,我們通過試驗確實得到很清潔的飲用水,我們把它做成了一裝置,經過2004年一年就試驗成功了,從2004年開始到2008年經過4年的時間進一步的完善,2008年開始在沿河的村莊做這個專案,結果這個效果非常好,村民非常歡迎,他們對水質非常滿意,我們把淨化的水送去水質監測中心進行權威的檢測,結果完全符合中國2006年的飲用水標準,這就非常好了。

記者:這麼好的工程,中國政府有支持嗎?

霍岱珊:還沒到普遍認知的情況,還沒有得到政府的經濟支持。我們在2008年獲得了世界銀行第一筆的資助,2009年獲得康師傅的創意金獎,一年也用完了,現在我們用機構獲得的獎金在做這個專案,力度就很小,可喜的消息是2013年12月27日的一天河南省水務廳來了一個副廳長看了我們的專案給了肯定,往後怎麼發展,我們還在探索,我們希望把它變成一個社會救助專案。

我們這個專案獲得過2012年的世界能源獎,無論是認知和媒體的報導,另外農村現在村民排隊讓我們做這個專案,我們正在等待資源,等待更多人的投入。

記者:當時您是在什麼情況下辭去記者職務,去做淮河衛士的?遇到了哪些難題和阻力?

霍岱珊:阻力不方便說,你也知道這裡的情況。我走這條路還是非常值得,當時因為水污染很多人不認知,在政策層面上也有待於完善,我就放棄了工作,去做這個淮河水污染的調查,拍了很多照片,讓事實說話,讓真相說話,告訴決策者,告訴社會淮河水污染的程度,經過一段時間努力也獲得了高層政府的支持,我拍的照片也獲得了中國環境好新聞的一等獎,引起了中央電視臺的關注、新華社的關注和其他的媒體的關注,對高層決策也起到了推動作用,這個結果算比較好。

我們在實際工作中,又創造出蓮花模式,讓企業認真的進行環境治理,進行環境資訊公開,接受公眾監督,我們現在建立了8個工作站,由當地的志願者去排汙所看起來,有問題就說事,沒問題就相安無事,我們還是發現了一些問題,和環保部開通環保直通車,進一步與環保部的官員與省裏的官員做了更多的會商,採取了很多措施, 2012年、2013年淮河水質變的比較好了,2013年的時候我們這段還能下河游泳。

我們希望用生物淨化方案替代打深水井的方案,但是這個過程可能是緩慢的,說起來是邏輯關係好像很明白,但是這件事情做起來會很複雜,我們正在努力推動,讓更多事例證明這樣做是有效的。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