閔良臣:用霧霾防禦鐳射武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24日訊】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先別問真假,我們的張將軍確實就是這麼說的,互聯網上央視節目截屏「圖文並茂」。而張將軍在央視上說話往往也是「擲地有聲」,想他不會抵賴。

既然這樣,又不是小事,我們就該認真思考這麼幾個問題:第一個,霧霾到底能不能防禦像鐳射這樣的尖端武器?第二個,用霧霾防禦鐳射武器值不值?第三個,能不能防禦和值不值由誰說了算?

先說第一個問題:霧霾到底能不能防禦像鐳射這樣的尖端武器?

這當然要去請教中國真正的軍事專家,而不能只聽像張召忠這樣的文職將軍的一「將」之言。紙上談兵,誰都會說,到時候若是防禦不了,那可是要出大事,而且將會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當然嘍,即使請教自己的軍事專家,本人也還是有點擔心。

理由就是,這個中國軍事專家就算是專門研究鐳射武器,也未必就確切地知道美國鐳射武器的效能。我們都知道,中國近些年幾乎一直是貿易順差,而美國往往是貿易逆差,對此,在中國民間看來,中國外交發言人不時有點簡直像說笑似的要求或希望美國政府能賣點高科技給我們,並說這樣就可減少美國的貿易逆差了。可是,中國外交發言人哪裏明白,美國政府傻呀!他們就是寧肯幾乎年年逆差,也不肯出賣高科技。

由此也就不難得出一個不是結論的結論,即使中國貨真價實的軍事專家對美國的尖端武器,特別像是鐳射這樣的尖端武器,再怎麼研究,充其量,也只能是「略知一二」,不可能搞得一清二楚。不然,美國的軍事還有什麼機密可言?再說,如果中國對這種尖端武器的效能真是那麼清楚,還需要像張召忠將軍提出而被廣大線民普遍認為是「昏招」的霧霾來防禦嗎?
第二個問題:中國用霧霾來防禦美國的鐳射武器值不值?

我們知道,一般輕微的霧霾,對像有「特殊抵抗」能力而又身體健康的中國人而言,似乎不會有太大傷害,就是有,也只是「隱憂」,慢性的,一般不會察覺。可像這種輕微的霧霾,要想防禦敵人的鐳射武器,我估計也只是一廂情願,說得難聽點,就是中國百姓喜歡說的「意淫」。

那麼,我們也就只能寄希望於嚴重霧霾了,而且是全國大範圍的嚴重霧霾。如果發生這種霧霾,不需要張將軍這樣的「軍事評論專家」來說,就是普通中國人也想得出這時不用害怕敵人使用什麼尖端武器了。這個時候別說什麼鐳射武器,就是再先進、再科學、再尖端的武器,也不可能衝破「重重霧霾」,準確無誤地找到要打擊的目標。

可防禦是防禦了,這種防禦的代價就不是什麼「很可能有點高」的問題,而是即使我們大家都像魯迅,一如當年被美籍德國醫生把他稱讚為「最能抵抗疾病的典型的中國人」,估計也受不了。換句話說,在敵人的尖端武器還未打過來,我們就被自己「製造」的所謂「防禦」性霧霾先打倒了,而且是真的打倒了。你想啊,一個個生活在嚴重霧霾下的中國人,最後難道不都要「倒」在霧霾中嗎?如此看來,即使嚴重霧霾對防禦美國的鐳射武器真的有效,也還是不能使用,因為那首先就代替了敵人的武器向自己人「開炮」了,並且「殺傷力」絕對有效。

這樣,就剩下了第三個問題:即能不能防禦和值不值由誰說了算?

在論述前兩個問題時,都是就極端而言。現在的問題是到底能不能防禦和防禦得值不值由誰說了算?比如張召忠說行和值,可還沒等貨真價實的中國軍事專家出來說話,廣大線民就開始罵了,也就是表達他們對這種「防禦法」的反感。那麼中國的軍事專家又會怎麼看呢?就算軍事專家與張將軍的意見一致,就可以不顧眾多線民的意見,甚至拿中國百姓的生命於不顧嗎?本人不得而知。但倒是真想聽聽中國那些貨真價實的軍事專家們的意見。這樣,一邊可以起到「以正視聽」,二來也可以讓張將軍少挨幾句罵。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