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死人的超熱網帖:中國人來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28日訊】(轉自大陸論壇)不知從何時起,歐美各地湧進來一群人,他們個子不高,眼睛小小的,但是特別發亮,據說從來不進沙子;無論任何生意,只要被那雙小眼睛瞄上,其它國家的人就別想再乾了。可惜,當外國人發現這一真理時,已經晚了。

一位老實巴交的墨西哥移民說:

我裝地板乾了三十年,每間房收費三千,比白人少一千;中國人一來,連工帶料收兩千,幹得又快又好,還請客戶吃中餐。

我們南美人哪里斗得過懂孫子兵法的中國人!得了,認倒霉,還是給中國人打工去算了。

一位吃苦耐勞的日本移民說:

我經營亞洲快餐將近十年了,每份午飯賣六到八美元,生意還可以。中國人來了,就在我對門兒開了一家,打出招牌「一美元中餐店。」沒錯,是一美元,一勺一美元。身高馬大的老美要想吃個半飽,少說也得在盤子上來十一勺菜(就說這勺有多小了),再加個春捲,吃一頓飯20美元。數學不好的美國人逢人就說,「去過那家一美元中餐店嗎,便宜極了!」我想起這事死的心都有。

一位感覺良好的印度移民說:

在亞洲移民裡,我們印度人聰明、勤奮、英文好,應該算是二等白人吧。中國人一來,比我們還聰明,還勤奮,還能吃苦。往我們身邊一站,比我們誰都白,知道悲催和悲憤交加是什麼滋味嗎?我反正是懂了。得,啥也別說了,中國人來了。

2012年,對於各國移民來說是徹底的世界末日,他們幾十年積累的在美國的貓膩,捷徑和旁門左道,隨著中國人的插手全都一個個崩塌了。

首先,假結婚。

別國的移民比較低調,移民局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中國人一來,一年整出五千例假結婚。夫妻們先假離婚,再各自找別的人假結婚,每結一次婚收費兩萬美元。見沒人管,馬上明目張膽在報紙上打廣告,國內找上家,國外找下家,產業鏈很快就形成了,不少公司還開始全球連鎖。移民局實在忍無可忍,嚴打,搜捕,驅逐,很快就把漏洞堵上了,就此宣判了假結婚的「末日」。各國移民淚眼相望,得,啥也別說了,中國人來了。

第二,到美國生孩子。

既拿國籍,又吃救濟,還可以全家移民。這條道本來是墨西哥人踩出來的,每年成千上萬的孕婦就指著這個機會呢。得,中國人來了。

先是在豪華住宅區買下三層高的公寓樓,讓老墨一頓裝修,隔出一百多個套間,每個套間裡住一個高價來美的中國孕婦。等到某一天太陽出來了,本縣城的美國人突然發現,大街上徜徉著上百名挺著大肚子的中國孕婦,不少人腦門上蒙著白手巾,看上去既像本拉登那邊的人,又像敵後武工隊。一到開飯的時候,「月子樓」飄出折磨人的香味;一到深夜,幾百個嬰兒的哭聲聽起來像中國大喇叭裡的廣播體操。

美國人民憤怒了,紛紛舉報給移民局、衛生局、防火局、稅務局,經過一通嚴打整頓,月子樓查封。今天,孕婦們即便有了來美簽證,在口岸也可能被拒絕入關。中國人把「生孩子」這條路也堵上了。得,啥也別說了,中國人來了。

最後就是政治庇護。

在過去十年裡,只要中國人說自己信天主教或者生二胎,就立馬可以得到美國的政治庇護。撒這點謊對於中國人來說太不算什麼了,於是十年之內幾十萬人就這麼稀里糊塗地拿到了庇護綠卡。

美國移民局如此關照中國大陸來的人,目的很簡單:幾十萬政治庇護的案例,這就是數據和證據。但是大家知道,我們中國人的美德是「有便宜不佔王八蛋。」政治庇護得綠卡的消息一傳出,中國人就山呼海嘯地湧來了。於是,報紙上開始出現頭版廣告:庇護綠卡,不成功不收費,全程培訓,買二送一。

洛杉磯機場開始出現律師舉牌子:申請庇護的跟我走!

美國移民局開始忍無可忍了,在2012年聖誕前夕,紐約上百名警察出動,搜捕查封幾十家涉嫌造假的庇護律師樓,抓捕多人。

一位羅馬尼亞移民問我:

為什麼你們中國人幹什麼事情都那麼邪乎?不把這件事幹死不罷休?我讓他舉幾個例子,他眉飛色舞地說:「你看,所有國家都在食品裡放添加劑,包括美國。可是你們中國人一開始放,就在所有食品裡面放,放添加劑不解氣,後來直接放化學藥物。讓人吃死才罷休。聽說你們國內的食品一吃裡面全有毒藥,就直接吃人還安全點。」

一位埃及移民說:

「你們中國人幹什麼都追求世界之最,蓋樓要蓋世界最高的,生人要生世界最多的,下雨要能下淹死人的雨,建高鐵要世界最快的而且得是能追尾的。你們打兵乓球,要囊括所有獎牌,不給別的國家留一塊,直到讓奧運會不得不取消這一項;你們出國要佔最多的留學生,出口要佔世界頭位,你們怎麼就不能中庸點呢?」

一位加拿大移民說:

中國其實用不著和美國打仗就能征服美國。你們只要把新建成的航母裝滿了人,往美國運幾船人來,美國就徹底完了。黃河般的中國人奔騰到哪裡,哪裡就會出現「世界末日」的美景。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