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連載】《三俠五義》第八十三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0月9日訊】【導讀】《三俠五義》原名《忠烈俠義傳》,是中國清代咸豐年間著名的公案俠義小說。它是根據藝人石玉昆說唱的《龍圖公案》及其筆錄本《龍圖耳錄》編寫而成的,全書共一百二十回。清人俞樾加以增刪修訂,改寫成《七俠五義》,並首刊於光緒五年 (1879)。小說描寫的是宋朝包拯在俠客、義士的幫助下,審奇案、平冤獄、以及俠客義士幫助官府除暴安良、行俠仗義的故事。《三俠五義》的出現,開創了公案小說與俠義小說的合流。作為中國最早出現的具有真正意義的武俠作品,《三俠五義》稱得上是武俠小說的開山鼻祖,對中國近代評書曲藝、武俠小說乃至文學藝術影響深遠。

第八十三回 矢口不移心靈性巧 真贓實犯理短情屈

且說艾虎聽范大人問他可認得他家太老爺這一句話,艾虎暗暗道:「這可罷了我咧!當初雖見過馬朝賢,我並未曾留心。何況又別了三年呢。然而又說不得我不認得。但這位大人如何單問我認得不認得,必有什麼緣故吧?」想罷,答道:「小人的太老爺,小人是認得的。」范大人聽了,便吩咐:「帶馬朝賢。」左右答應一聲,朝外就走。

顏大人道:「下官方才說請刑者,不過威嚇而已。他有了年紀之人,如何禁得起大刑呢?」杜大人道:「方才見馬總管不認得艾虎,下官有些疑心,焉知艾虎不是被人主使出來的呢?」顏大人聽了暗道:「此言利害。但是白五弟托我照應艾虎,我豈可坐視呢?」連忙說道:「大人慮的雖是。但艾虎是個小孩子,如何擔的起這樣大事呢?且包太師已然測到此處,因此要用御刑鍘他的四肢。他若果真被人主使,焉有捨去性命,不肯實說的道理呢?」杜大人道:「言雖如此,下官又有一個計較,莫若將馬強帶上堂來,如此如此追問一番,如何?」眾人齊聲說「是」。吩咐:「帶馬強,不許與馬朝賢對面。」左右答應。
  
不多時,將馬強帶到。杜大人道:「馬強,如今有人替你鳴冤,你認得他麼?」馬強道:「但不知是何人。」杜大人道:「帶那鳴冤的當面認來。」只見艾虎上前跪倒。馬強一看,暗道:「原來是艾虎這孩子,倒有為主之心,真是好!」連忙稟道:「他是小人的家奴,名叫艾虎。」杜大人道:「他有多大歲數了?」馬強道:「他十五歲了。」杜大人道:「他是你家世僕麼?」馬強道:「他自幼就在小人家裡。」惡賊只顧說出此話,堂上眾位大人無不點頭,疑心盡釋。杜大人道:「既是你家世僕,你且聽他替你嗚的冤。艾虎快將口供訴上來。」艾虎便將口供訴完,道:「員外休怪,小人實實擔不起罪名。」馬強喝道:「我罵你這狗才!滿嘴裡胡說!太老爺何嘗交給我什麼冠來!」陳公公喝道:「此乃公堂之上,豈是你喝呼家奴的所在,好不懂好歹。就該掌嘴。」馬強跪爬了半步,道:「回大人,三年前小人的叔父回家,並未交付小人九龍冠。這都是艾虎的謊言。」顏大人道:「你說你叔父並未交付於你,如今艾虎說你把此冠供在佛樓之上。倘若搜出來時,你還抵賴麼?」馬強道:「如果從小人家中搜出此冠,小人情甘認罪,再也不敢抵賴。」顏大人道:「既如此,具結上來。馬強以為斷無此事,欣然具結。眾位大人傳遞看了,叫把馬強仍然帶下去。又把馬朝賢帶上堂來,將結念與他聽,問道:「如今你姪兒已然供明,你還不實說麼?」馬朝賢道:「犯人實無此事。如果從犯人姪兒家中搜出此冠,犯人情甘認罪,再無抵賴。」也具了一張結。將他帶下去,分別寄監。
  
文大人又問艾虎道:「你家主人被劫一事,你可知道麼?」艾虎道:「小人在招賢館服侍我們主人的朋友。」文大人道:「什麼招賢館?」艾虎道:「小人的員外家大廳就叫招賢館,有好些人在那裡住著,每日裡耍槍弄棒,對刀比武,都是好本事。那日因我們員外誆了個儒流秀士帶著一個老僕人,後來說是新太守,就把他主僕鎖在空房之內。不知什麼工夫,他們主僕跑了。小人的員外知道了,立刻騎馬趕去,又把那秀士一人拿回來,就下在地牢裡了。」文大人道:「什麼地牢?」艾虎道:「是個地窖子,凡有緊要事情,都在地牢。回大人,這個地牢之中,不知害了多少人命。」陳公公冷笑道:「他家竟敢有地牢,這還了得麼!這秀士必被你家員外害了。」艾虎道:「原要害來著。不知什麼工夫,那秀士又被人救了去了。小人的員外就害起怕來。那些人勸我們員外說沒事,如有事時,大伙兒一同上襄陽去。就是那天晚上有二更多天,忽然來了個大漢,帶領官兵,把我們員外合安人在臥室內就捆了。招賢館眾人聽見,一齊趕到儀門前救小人的主人。誰知那些人全不是大漢的對手,俱各跑回招賢館藏了。小人害怕,也就躲避了。不知如何被劫。」文大人道:「你可知道什麼時候,將你家員外起解到府?」艾虎道:「小人聽姚成說有五更多天。」文大人聽了,對眾人道:「如此看來,這打劫之事與歐陽春不相干了。」眾大人問道:「何以見得?」文大人道:「他原失單上報的是黎明被劫。五更天大漢隨著官役押解馬強赴府,如何黎明又打劫了呢?」眾位大人道:「大人高見不差。」陳公公道:「大人且別問此事,先將馬朝賢之事復旨要緊。」文大人道:「此案與御冠相連,必須問明一並復旨,明日方好搜查提人。」說罷,吩咐帶原告姚成。誰知姚成聽見有九龍冠之事,知道此案大了,他卻逃之夭夭了。差役去了多時,回來稟道:「姚成懼罪,業已脫逃,不知去向。」文大人道:「原告脫逃,顯有情弊。這九龍冠之事益發真了。只好將大概情形復奏聖上便了。」大家共同擬了摺底,交付陳公公,先行陳奏。
  
到了次日,奉旨立刻行文到杭州捉拿招賢館的眾寇,並搜查九龍冠,即刻赴京歸案備質。過了數日,署事太守用黃亭子抬走龍冠,派役護送進京,連郭氏一並解到。你道郭氏如何解來?只因文書到了杭州,立刻知會巡檢守備帶領兵牟,以為捉拿招賢館的眾寇必要廝殺,誰知到了那裡,連個人影兒也不見了,只得追問郭氏。郭氏道:「就於那夜俱各逃走了。」署事官先查了招賢館,搜出許多書信,俱是與襄陽王謀為不軌的話頭。又叫郭氏隨同來到佛樓之上,果在中間龕的左邊格扇後面,搜出御冠帽盒來。署事官連忙打開驗明,依然封好妥當,立刻備了黃亭子請了御冠,因郭氏是個要犯硬證,故此將他一同解京。
  
眾位大人來到大理寺,先將御冠請出,大家驗明,供在上面。把郭氏帶上堂來,問他:「御冠因何在你家中?」郭氏道:「小婦人實在不知。」范大人道:「此冠從何處搜出來的?」郭氏道:「從佛樓中間龕內搜出。」杜大人道:「是你親眼見的麼?」郭氏道:「是小婦人親眼見的。」杜大人叫他畫招畫供。吩咐帶馬強。
  
馬強剛至堂上,一眼瞧見郭氏,吃了一驚,暗說:「不好!他如何來到這裡?」只得向上跪倒。范大人道:「馬強,你妻子已然供出九龍冠來,你還敢抵賴麼?快與郭氏當面對來。」馬強聽了,戰戰兢兢問郭氏道:「此冠從何處搜出?」郭氏道:「佛樓之上中間龕內。」馬強道:「果是那裡搜出來的?」郭氏道:「你如何反來問我?你不放在那裡,他們就能從那裡搜出來麼?」文大人不容他再辯,大喝一聲道:「好過賊!連你妻子都如此說,你還不快招麼?」馬強只嚇的目瞪癡呆,叩頭碰地,道:「冤孽罷了!小人情願畫招。」左右叫他畫了招。顏大人吩咐將馬強夫妻帶在一旁,立刻帶馬朝賢上堂,叫他認明此冠並郭氏口供,連馬強畫的招俱備與他看了,只嚇得他魂飛魄散,又當面問了郭氏一番,說道:「罷了,罷了!事已如此,叫我有口難分。犯人畫招就是了。」左右叫他畫了招。眾位大人相傳看了,把他叔姪分別帶下去。文大人又問郭氏被劫一事。
  
忽聽外面嘈雜,有人喊冤,只見街役跪倒稟道:「外面有一老頭子手持冤狀,前來申訴。眾人將他攔住,他那裡喊聲不止,小人不敢不回。」顏大人道:「我們是奉旨審問要犯,何人膽大,擅敢在此喊冤?」差役稟道:「那老頭子口口聲聲說是替倪太守嗚冤的。」陳公公道:「巧極了。既是替倪太守鳴冤的,何妨將老頭兒帶上來,眾位大人問問呢。」吩咐:「帶老頭兒。」不多時,見一老者上堂跪倒,手舉呈同,淚流滿面,日呼「冤枉」。頗大人吩咐將呈子接上來,從頭至尾,看了一遍,道:「原來果是為倪太守一案。」將此呈傳遞眾位大人看了,齊道:「此狀正是奉旨應訊案件。如今雖將馬朝賢監守自盜訊明,尚有倪太守與馬強一案未能質訊。今既有倪忠補呈申訴,理應將全案人證提到當堂審問明白。明日一並復旨。」陳公公道:「正當如此。」便往下問道:「你就叫倪忠麼?」倪忠道:「是。小人叫倪忠,特為小人主人倪繼祖前來伸冤。」陳公公道:「你不必啼哭,慢慢的訴上來。」
  
未知說些什麼,下回分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