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5名「臨時工」城管暴力打人 引民反擊圍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4月21日訊】(自由亞洲電臺報導)浙江溫州市蒼南靈溪鎮的5名城管「臨時工」因暴力執法被人拍攝,遂毆打拍攝者致其倒地吐血,引發周圍群眾憤怒。打人城管遭百姓圍攻,2人受重傷。當地民眾告訴本台,地方政府為建設「文明城市」,聘請了許多外地「臨時工」,他們在執法過程中經常對百姓大打出手,民眾頗有怨言。

溫州蒼南靈溪鎮周六發生因城管人員暴力執法而導致的流血事件。

全程目睹了衝突經過的陳先生周日告訴本台,事件發生在上午8點多,路人黃祥拔因看見幾名城管與攤販爭執,於是掏出手機準備拍攝,卻遭到幾名自稱「城管」卻沒穿制服的人員暴力毆打,吐血倒地,。傷者隨即被送院並一度傳出人已死亡的消息,引發當地百姓不滿,幾名躲上中巴車的城管反遭圍攻受傷。

「這個人送孩子去學校回來,看到城管跟一個老太婆爭執起來,他用手機拍的時候,不讓拍。這幾個人說是城管,但是穿便服,他是城管(局)聘用過來的外地人。這些人就打了。,到最後打這個人吐血躺下去了,。有個年輕人過去(質問)你怎麼把人打成這樣?當時幾個人反過來又要打另外那個(年輕)人,圍觀的人氣憤不過。那個時候這個人血吐出來,手腳都抽搐,我那個時候看了這個人好像呼吸都沒有的樣子,另外眼睛很不正常,閉不像閉,睜開不像睜開,沒什麼動靜。這樣就是很多人不讓這個車開走了。那個時候以為他(被)打死了,圍觀的人都比較氣憤,反過來把這些外地人這樣(打)了。當時把玻璃砸了,因為他們躲在車裡面。砸了玻璃以後,有些磚頭丟進去。」

陳先生表示,事件一直持續到傍晚6點左右。圍觀者多達數萬人,當局兩次出動武警向群眾投擲催淚彈,才成功把受傷的城管救出送院。

「昨天當時圍觀最多達到六、七萬人,當時武警進來,第一批用催淚瓦斯把這些人趕走,。有個救護車過來,想把那五個人拉走,到最後人又圍攏,把救護車都掀掉了,警車也砸了,。那三四十個武警被民眾用磚頭、雞蛋丟,全部被打跑了。到最後溫州市武警下來,又用催淚瓦斯,把這幾個人(受傷城管)拉走。」

根據大陸官方中央電視台周六晚在新浪微博上的報導,被打市民黃先生傷情穩定,無生命危險,;而5名受傷城管中2人創傷性失血性休克,病情危重,正組織搶救,其餘3人多處軟組織受傷,正接受治療。

有媒體引述蒼南縣城管局法制科何科長表示,這5名城管工作人員並不是正式城管員工,而是城管臨時叫來協助搬運佔道石塊等物品的。

陳先生告訴記者,當地正在進行文明城市建設,臨時聘請了許多外地人,他們在執法過程中經常打人,引發當地民眾強烈反感。此次再發生「臨時工」打人,民眾反感升級,才導致衝突一發不可收拾。

「我們政府不管什麼行政執法也好,僱人,叫外地人,這些人過來就亂打。我們這裏違章建房,拆啊,派出所這些也經常請一些外地人,當打手一樣。我們這些當地民眾對這種情況很反感。我們這裏要搞什麼文明城市了,政府的面子工程,、政績工程惹的禍,因為這段時間你搞文明城市,就聘請這些人過來。這叫做什麼執法?流氓執法,暴力執法,恐怖執法。這樣的事只有流氓政府才幹得出來的。」

陳先生說,雖然當地百姓將幾名執法人員打成重傷有些過分,但這些人確實需要「教訓教訓」。

另一目擊者鄭先生也對這些「臨時工」的暴力行徑感到不滿。

他說:「他這個城管也不是城管,也不穿(城管)衣服的。到底是恐怖分子還是城管?下來亂打人。」

記者隨即致電靈犀鎮政府及靈犀鎮城管局,但電話均無人接聽。

事件在網上曝光後迅速引髮網民熱議,有人對城管表示同情,網民「公民練習冊」表示:如果你家門口被小商販佔滿,如果早晚嘈雜不堪,你會不會抱怨?其實誰都不容易,那些城管也有妻兒在家!但也有民眾持相反意見,網民「我本楚狂人他娘」說:城管的素質太低了!是誰給他們這種優越感?因為他們面對的是無權無勢的小販,所以他們可以肆無忌憚使用暴力。網民「梅虔」則說:許多地方城管已經演變成為穿制服的公開黑社會組織了,是現在建設和諧社會主要的障礙。政府如果想要一個公平正義,民意順暢的社會環境,首先應該把維穩矛頭對準這些無法無天的城管人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