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早就泄露的中共內部機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5月2日訊】(新唐人記者鍾離述綜合報導)中共十八大後,以反腐的形式打落馬下的中共官員,涉及性醜聞者比比皆是。外界指出,不足為奇,這屬於中共黨內的一大特色,中共前黨魁毛澤東早就洩露了這一機密。

盧弘是中共已故外交部副部長伍修權的女婿,2012在《前哨》雜誌撰文披露,一位受中共黨魁毛澤東寵幸小名喚作三妹的李姓女人,由於炫耀洩露了毛的性醜聞秘密。

文章記述,1965年李三妹由於懷上「毛種」,爲了不使事件露陷,作者的鐵哥們一位畫家,被「最高指示」命令火速從西藏召回,不由分說與李三妹結了婚,成了毛的「替罪羊」。

婚後,這位可憐的畫家漸漸明白,李三妹不但與毛有染,還與毛的衛戍區司令也有一腿。最後二人離了婚。

由於這些秘聞醜事不僅關係到李三妹的名節,還涉及了作者朋友的隱私,同時會影響到毛的形象,並且屬中共黨內的「絕對機密」,所以作者和他的「鐵哥們」,一直嚴格保密著。

李三妹險遭江青收拾

1976年9月9日毛去世,停靈於人民大會堂,李三妹趕去,撲在毛的水晶棺上,放聲痛哭道:你不在了,叫我怎麼活啊……

據說毛的第4任妻子江青當時聞訊大發雷霆,罵:這個李××,膽大包天,居然大鬧人民大會堂,看我怎麼收拾她!

幸運的是,當年10月6日,「四人幫」一舉被粉碎,江青首當其衝成為階下囚,才使李三妹逃過了一劫。

不過,令作者意想不到的是,李三妹總是憋不住地向人透露她和毛的特殊關係。

李三妹和毛的私密

中共中央決定建立「毛紀念堂」後,在全國徵集關於毛的文物,凡收藏有毛的文稿、詩詞、書信等等,都必須上交入檔,不得流散在民間和個人手中。

見此中共中央通令後,李三妹讓作者看了她藏著的一批毛文物,其中不少是毛特地題贈給她的「親筆墨跡」。

作者舉例,毛給李三妹的一幀《蝶戀花‧答李淑一》,是毛在大幅宣紙上精心題寫的,前有關於此詞的「小引」,後有特意「御筆」親書的跋和「題贈李霞同志」一行大字。

作者說,「李霞」是毛為李三妹起的「御名」,將懷念「霞姑」(即楊開慧)的詞,書贈給「李霞」,其意義自然深遠。

最使作者震驚的是毛給李三妹的一批親筆私人信件,有的是在八開白紙上用鉛筆寫的,這紙是中共中央領導人起草和批示文件時專用的,有一信竟長達五六頁。

1983年,李三妹又悄悄讓作者看了她珍藏的毛1963年的不同題詞。據悉,當年為了紀念被中共宣揚的雷鋒活動,軍報讓李三妹去採訪毛,準備在《解放軍報》發表。可是,文稿未及發表,李三妹的第二任老公,一位中共軍中首長,就通過軍報領導,將那記者寫好的訪問記連原稿帶清樣,統統收走並且藏在他的保險柜中,嚴令一字也不準外泄。

後來作者為這問了李三妹,才猛然驚覺爲什麽。如果訪問記發表,就等於將李三妹與毛的特殊關係從此大白于天下,她那「寵妃」身份也從此公之於眾,並且從此給那位首長在將軍帽之外再補戴上一頂「綠帽子」,以後還怎麼當官和做人?所以才氣急敗壞地嚴禁此文發表,並且堅決堵住包括作者在內的可能泄露這一「機密」的各種渠道。

由此看來,毛澤東由於疏忽大意,早就洩露了中共的高層機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