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爆炸案眾多懸念未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5月5日訊】正值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考察新疆敏感時機,4月30日的傍晚,烏魯木齊火車站驚傳爆炸。值得注意,中共當局消息最早由新華社和人民網而且都以英文報導,聲稱當地警方不到24小時迅速宣布「破案」。但由於爆炸案先是由持刀殺人和引爆炸藥兩個不同行動組成,此案很快宣布告破,外界質疑案件仍有不少懸念沒有破解。

《法廣》發表署名作者小山文章指,關於烏魯木齊爆炸案的見報內容,均來自中共當局的公布,一些網路補充或不同說法均沒有得到證實或澄清,一些消息甚至被官方刪除,比如有消息傳說兩名警員被炸喪生。這些都可能導致這一爆炸案的懸念反而加重。

文章稱,警方的報告確定襲擊者是39歲的維族男子色地爾丁沙吾提和另一名嫌疑人,但沒有第二人的姓名公布。警方確定3人死亡,其中兩人是爆炸案肇事者。警方沒有報告死傷者中,被刀傷者是多少,被炸藥炸傷者是多少。

與前次多起恐襲案處理不同的是,警方沒有出示這次爆炸案肇事者使用的兇器,是匕首還是砍刀。這對確定罪犯持刀殺傷力以及炸藥殺傷威力確定構成懸念。

警方報告,罪犯在4秒鐘內引爆炸藥,但沒有確指是一枚炸藥裝置,還是兩名肇事者都有隨身炸藥裝置。如果兩名罪犯首先持刀在人群中殺戮,然後迅速引爆炸藥裝置,那麼炸藥裝置被綁縛還是放置於口袋或包袱中,這對作案方式構成懸念.

警方確定還有兩名嫌疑犯在逃,併發出懸賞通緝。警方通緝擴大到搜尋一名死亡肇事罪犯的家人多達10人。這裏引出的懸念是,新疆有沒有基因指紋檔案庫,如果有,身份不明的第二名死者是否可能來自境外;如果沒有,已經確定死者來自於阿克蘇地區沙雅縣古勒巴格鄉薩依巴格村。這個懸念還包括被通緝搜尋的人是否直接參与了烏魯木齊火車站的爆炸案,或是間接提供兇器與炸藥?

文章分析指,烏魯木齊火車站爆炸案,發生在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突然走訪新疆的最後一天。懸念是,習近平前往新疆官方報導行止都有一天的時間差,但安全級別應當是最高級別。習近平指示軍隊與武警和公安要長期有效打擊新疆的恐怖主義,烏魯木齊怎麼會成為一個嚴重的恐襲案舞台?

文章稱,即使習近平已經離開烏魯木齊和新疆,當地的安全措施就毫無布置痕迹?爆炸案發生在習近平視察烏魯木齊市工作點僅4公里的地方,而且是在火車站,在3月1日昆明火車站發生恐怖濫殺造死傷事件後,全國各地的火車站,特別是廣東,北京,上海,昆明等地的火車站都已經嚴密保安,派遣大量的武警軍人真槍實彈常態巡邏,反而在新疆的烏魯木齊火車站成為真空?

而這個安全真空是在習近平訪問新疆烏魯木齊,第二天是5.1勞動節小長假,當局的報導說,警方在爆炸案發生一分鐘後就抵達現場,而發生殺人及爆炸事件時,車站前,車站進出口大廳是否都沒有警方防範?恐襲案選擇敏感時間尤其是習近平訪問烏魯木齊之際發動恐襲案有政治宣示,中共當局反恐如何會在更是敏感的時間反而出現反恐維安的真空,這又是另一個懸念。

文章認為,從烏魯木齊恐襲案現狀看,警方事前沒有防範,事後沒有有效反制,顯示新疆反恐國內國際情報漏缺的懸念。

文章指出,現在,面臨人肉炸彈式的爆炸案,又有了這些恐襲者來自哪裡,流動在什麼地方,他們的網路是家族式的還是組織性質的懸念,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懸念,還有他們的炸彈來自何方,是何種性質的,是土造自製還是有組織引進的。

烏魯木齊爆炸案不尋常

此次烏魯木齊爆炸,據官方的報導已造成3死79傷,其中4人重傷。但民間對中共曝出的數據存有質疑。

5月1日,中共當局宣稱「案件告破」引發各界質疑。有民眾認為,這個結論明顯就是在栽贓嫁禍新疆維人,因兩個「暴徒」已經死亡,顯然是死無對證。

有民眾稱,「昨天發生恐怖襲擊,今天宣布告破——無外乎有個交代而已。因襲擊者引爆炸彈,也一同灰飛煙滅了。」

烏魯木齊維權人士張海濤表示,中共當局對於此類事件一貫是封鎖消息,「這樣做可能就是所謂的暴恐事件和民族宗教對於當局是個很敏感的問題,他不敢直接面對,不敢對外界公布真相。」

《大紀元》發表署名作者陳思敏文章稱,時下的中國,因中共暴政而天怒人怨,因社會不公、道德下滑而充滿暴戾之氣,各種矛盾一觸即發。中共高層的廝殺也超出外界想像。江派不會停止邪惡表演,因為同歸於儘是末路狂徒唯一生存之道。中南海與其頭埋沙堆,不如全面公布真相,公開周永康案及其背後主謀曾慶紅、江澤民的罪惡,否則中國不會有寧日,不知又有多少中國老百姓要跟著陪命。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