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連嘆可惜 但無魄力去修正的遺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5月13日訊】(新唐人記者凱欣綜合報導)三峽大壩腰斬長江,給長江帶來的後患難以估量。日前,中共總理李克強考察長江黃金水道建設,連嘆「可惜」。外界認為,三峽大壩扼殺了長江航運未來發展的潛力,讓李克強根本無魄力去修正的遺禍。

最近六十多年來,在長江的幹流和支流上修建了五萬多座大壩水庫,根本地改變了長江的自然河流生態。特別是三峽大壩的建設,腰斬長江,危害甚大。

眾所周知,中國的GDP高速發展靠的是對基礎設施的大量投資。李克強上任後,關注城鎮化的同時,也把注意力放在長江的水路運輸上。2014年4月27日至29日,李克強在三峽庫區考察長江黃金水道建設,感概頗多,連嘆「可惜」。

英國BBC中文網引述德國工程博士王維洛的評論文章,文章指出,由於長江大壩的阻擋,長江通航水路的總長度萎縮;大壩後成庫,水流變緩,河流自凈能力大減,河流兩岸大量高污染工廠向河流排放的幾百萬噸工業污水以及兩岸農田使用的化肥和殺蟲劑,長江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排污溝;

長江的水流受人為調控,與自然氣節相違背,又要南水北調,又要引江濟滇,引江濟黔,引江濟漢,長江流域缺水問題日益嚴重;泥沙被水庫大壩攔截,長江清水下泄,沖刷下遊河堤,增加洪水風險;長江入海口外缺乏泥沙補充,海塗被侵蝕,海水倒灌上沿,對三角洲的重要城鎮如上海、無錫、南京極為不利;「既能防澇又能抗旱」的水庫並未能減少災害損失,相反水庫大壩的安全卻成為心頭之患。

文章說,長江流域是中國貧富差別最大的地區,也是社會矛盾最嚴重的地區之一。這裡有富甲中華、能和歐美比奢侈的城市,也有「三無」(無土地、無工作、無出路)和「三低」(低於過去,低於平均水平,低於貧困線)地區。

對長江,中共追求的是百分之一百以上的開發和控制,而在歐洲則認為河流的開發程度應控制在百分之五之內,最大不能超過百分之十五。

文章指出,長江的問題在於過度開發,而不是開發不足。歷史上黃河也曾經是黃金水道,黃河的水運支撐了西安、洛陽和開封這些政治經濟中心的飛黃騰達。但是由於開發和治理過度,特別是三門峽大壩的失敗,黃河水運已經成為被忘卻的歷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