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昌海:瑞士銀行裏有多少中國貪官的存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14年5月6日歐洲財長會議上,瑞士同意簽署一項有關自動交換資訊的全球新標準即「資訊透明協定」。根據這項新標準,延續幾百年的保護銀行客戶隱私傳統就此終結,瑞士帳戶再也不那麼「保密」了。據外媒報導:瑞士最大銀行瑞銀集團是最早因協助美國籍客戶隱瞞帳戶而遭美國起訴。2009年,瑞銀UBS承認協助美國富人藏匿資產避稅,為免遭刑事起訴,瑞銀與美國政府達成協定,支付7.8億美元罰款,並披露逾4700名客戶身份。

這個新聞傳播之後,在中國媒體界引起了很大關注。原因在於,瑞士一直是世界各國貪官的「避稅天堂」,而中國有許多貪官在瑞士銀行存有大量的金錢,而今瑞士銀行公佈了「資訊透明協定」,對中國來說,是提供了反腐的很大幫助。因為對痛恨腐敗官員的中國人來說,都在看瑞士這個協議之後,中國到底有多少貪官會現出原形。在中國大陸民間,對於貪官把錢存在瑞士銀行的傳聞有很多,而今瑞士銀行公佈了這樣一條新標準備,無疑給中央反腐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瑞士承諾將自動向其他國家交出外國人帳戶的詳細資料,這對各國政府而言是巨大的進步,在全球金融危機和一連串稅務醜聞後,它們發起了一場聯合打擊逃稅的行動。如果要「撬開」納稅人的隱秘帳戶,瑞士的配合至關重要。

20世紀30年代,納粹德國系統地、大規模地迫害猶太人,使得歐洲的猶太人紛紛將財產向中立國瑞士轉移。1934年,瑞士議會通過了《銀行法》,其中特別加入了銀行資訊保密及洩密處罰等條款,如規定任何儲戶都可選擇自己認為妥當安全的方式在瑞士的銀行開戶存儲款項。儲戶被允許使用化名或數位來代替真姓實名,甚至用虛擬的辦事處、公司、代理機構等形式開戶。不但開戶存款時可以由代理人委託辦理,而且取款或轉賬時銀行也會完全按照與客戶事先約定的章程辦理,財產的真正擁有者可做到永不露面。自此,保密制度成為瑞士銀行的代名詞,亦成為瑞士國家形象的重要組成部分。

瑞士各銀行為加強保密,普遍採用了密碼帳戶、化名代號等管理方式,即儲戶只在第一次存款時寫真實姓名,之後便把戶頭編上代碼。為了替儲戶嚴格保密,在蘇黎世和日內瓦有116家專門辦理秘密存儲業務的銀行——這還不算各大銀行內設的私人儲存視窗。在這些銀行裏,不准拍照,不講姓名,有些甚至不設招牌,只標有經營者的名字。而且,辦理個人秘密戶頭的職員要絕對可靠,大都是子承父業,世代相傳,經過學徒制度的良好職業教育。

二戰以後,瑞士銀行保密法遭遇兩大危機,一是由於與猶太人和納粹德國之間的糾葛,瑞士人陷入「猶太人黃金」一案,並被冠以「納粹的金庫」的頭銜,二是被扣上「避稅天堂」的帽子。美國和部分歐洲國家因瑞士等「避稅天堂」國家吸納本國避稅客戶對其積怨已久。2008年開始的金融危機讓瑞士銀行遮掩富人逃稅之事更加公開化。美國和歐洲為保證稅收收入,開始向瑞士施加壓力。在歐盟看來,歐盟各成員國每年因公民逃稅而損失1萬億歐元的稅收。

美國先以瑞銀集團幫助美國富人逃稅為由,把這個瑞士最大的銀行告上法庭。2009年8月12日,雙方就涉及瑞士銀行秘密帳戶一案達成協定。瑞銀不但交了巨額罰金,還破天荒地提供了250餘名客戶的名單,無疑給了保密制度致命一擊。2013年1月3日,在紐約一家法院舉行的聽證會上,瑞士最古老的私人銀行韋格林銀行承認曾協助100多位美國客戶逃避稅收,並將為此向美國支付5780萬美元的賠償,這家有著270多年歷史的銀行完成賠償手續後將永遠關閉。這一事件不僅給瑞士銀行業帶來巨大衝擊,也使保密制度風雨飄搖。

面對外界的壓力,瑞士銀行保密法逐步走上妥協之路。放棄銀行業保密法就相當於放棄了瑞士的金融地位。然而,瑞士政府也逐漸感覺到,如果不願放棄銀行保密法,瑞士將成為貿易夥伴國的頭號敵人。德國、美國和其他國家都不願容忍他們的國民將逃稅黑款存入瑞士銀行。只有提高銀行業資產的透明度、吸收乾淨的金錢,才可以鞏固瑞士金融中心的地位。2011年9月至2012年4月,瑞士分別與德國、英國和奧地利簽訂「魔方協定」,就如何對藏匿在瑞士銀行保密制度下的未納稅資產徵稅問題向各國提供了一套切實可行的雙邊合作方案。歐盟自2005年引入銀行資訊自動交換機制,2014年5月7日,瑞士政府同意簽署新的《全球自動資訊交換標準》,意味著瑞士結束了數百年來保護銀行私人帳戶隱私的傳統,同時也意味著瑞士2.2萬億美元私人帳戶將完全曝光。對全球範圍來說,這將是爆發金融危機之後打擊跨國公司逃稅行為的關鍵一步。

瑞士銀行不「保密」有著深遠影響。其一,全球喊打逃稅和洗錢以及隱匿巨額不明資產。雖然瑞士告別保密制度後,全球黑金將現大挪移,但熱土難覓,且不確定性增加。除了瑞士,列支敦士登、開曼群島、英國海外屬地澤西島和根西島等離岸金融中心也簽署了《全球自動資訊交換標準》。全世界除了巴拿馬以及幾個群島國家還有為銀行客戶保密的規定之外,幾乎達到了世界上所有發達國家都實現了銀行客戶資料與司法調查的雙軌同行。在這一背景下,其他未簽署協定的世界知名離岸金融中心將備受壓力。G20集團已經著手對拒絕公開信息的國家採取制裁,OECD也將在今年晚些時候公佈拒絕銀行帳戶透明化國家的黑名單。上述將對全球離岸金融業造成深遠影響。其二,打擊洗錢逃稅成為中國資產跨境追回新的切入點。腐敗犯罪作為權錢交易的極端表現形式,由來已久。隨著經濟全球化日益發展,腐敗犯罪呈全球化、國際化趨勢,跨國性、涉外性特徵明顯,與此相對應的是腐敗官員外逃及腐敗資產跨境轉移。腐敗官員潛逃境外或人在境內,通過洗錢、現金走私等方式將腐敗資產轉移至境外,則成為一些腐敗官員的慣用手法。路透社2012年12月17日報導,非法資金讓發展中國家損失6萬億美元,其中中國居首。瑞士終結保密制度,從周邊為中國治理非法資金外流創造了條件。中國可以利用瑞士銀行稅收資訊自動交換等機制,調查、打擊國內一些貪官、富人的偷漏稅乃至貪腐犯罪行為,追回或返還部分被跨境轉移的腐敗資產。

自中共十八大以來,逃貪官如何緝拿歸案成為熱點話題。近日,媒體報導稱,中國向美方開出的「貪官外逃名單」已超過千人,輿論普遍認為,鑒於中美司法體制不同,又沒有引渡條約,捉拿逃到美國的中國大陸貪官只是說說而已。不過,透明國際的專家認為,反貪聲勢的威懾力量不容忽視,中國當局此次可能有備而來。據《美國之音》報導,中美司法部門之間的合作開始於2007年,中美司法部門一直在尋找途徑,遣返逃到美國的貪官,追索公共資產。

廖燃是位於德國柏林的「透明國際」東亞區高級主任,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簽署聯合國反腐公約的國家有義務聯合反腐。他說:「全球反腐敗各個國家都要按照聯合國反腐敗公約框架進行努力。這個框架下的一個重要板塊,就是返還被盜資產,當然也就包括遣返貪官。」廖燃說,中美司法制度各自屬於不同法系,在緝拿貪官的法律程式上確實存在體制各異,導致貪官遣返在程式還是偵察定案手段上都存在很大差異。報導說,美國地方警力無權偵辦中國貪官問題,除非美國聯邦政府涉入案件。但美國掌握千名中國貪官線索的威懾力量並非無足輕重。他以德國為例,德國貪腐官員將錢存在瑞士銀行,以為瑞士銀行永久保險,後來瑞士銀行有人將德國貪腐帳戶資訊製成光碟賣到德國,導致德國貪官惶恐不安。廖燃說:「誰的名字在那個光碟上,大家都不知道,然後德國號召大赦,說誰要是自首,誰就可以得到赦免,所以德國這些年去自首的人蠻可觀的,也有好幾萬人。」這位透明國際亞太區負責人說,中國在美國的貪官好像從此不能按老皇曆過日子了。不過,他同時強調,導致中國貪官大行其道的制度性問題必須根本解決,才能有效打擊貪汙腐敗,營造健康社會和經濟環境。

中美司法制度各自屬於不同法系,在緝拿貪官的法律程式上確實存在體制各異,導致貪官遣返在程式還是偵察定案手段上都存在很大差異。不過,中國在美國的貪官好像從此不能按老皇曆過日子了。

但導致中國貪官大行其道的制度性問題必須根本解決,才能有效打擊貪汙腐敗,營造健康社會和經濟環境。因為官員每天都在面臨腐敗誘惑,國家的政治制度和政權體制,則成為產生官員腐敗的溫床。誘發人性私欲,佔有欲膨脹的,正是他們為之供職的國家機器的結構性弊端。

美國看似嚴格實為「寬鬆」的移民制度也有問題,因此美國才能成為中國貪官的「第一外逃地」,例如,美國的投資移民制度就成為中國貪官有機可乘的通道。評論說,美國對投資資金來源的查證並非那麼嚴格。

事實上,早在去年,《老年日報》就曾報導,2008年有媒體報導,美國加州警方稱,中國大陸曾向美方列出了「中國貪官外逃名單」,1000多人榜上有名,絕大多數集中在洛杉磯和紐約。這些外逃或「准外逃」的貪官們,到底捲走了多少納稅人的血汗錢呢?報導指,2003年1月至2004年,中國共10位上市公司高管外逃,捲走的資金或造成資金黑洞近百億。其中,僅海南省橡膠中心批發市場總裁鐘武劍1人就捲走5億元。2005年,中國銀行哈爾濱河松街支行原行長高山潛逃加拿大,捲走10億。2001年10月,原中國銀行廣東開平支行行長餘振東,夥同他人貪汙數十億外逃。這還不算最高,創紀錄的是原上海大東江公司董事長蕭洪彬,他捲走了62.27億。

由於中國外逃貪官在美國購買百萬美元以上的豪宅,而且很多人常常用現金一次付清。這讓洛杉磯、紐約、加利福尼亞地區高檔住宅的價格漲了一倍。這使得美國雖然跟中國沒有引渡協定,也被迫通過多種方式協助中國治貪,美國甚至還懸賞鼓勵民眾踴躍揭發中國貪官。

而被稱為「貪官天堂」的加拿大如今也因為同樣原因開始對中國外逃的貪官進行懲治。現如今,貪官們已經大面積地把外逃目的地投向了歐洲。

一些西方國家甚至已經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貪官一條街」、「貪官二奶村」和「貪官子女村」。在美國大城市如洛杉磯、紐約等,經常可以看到不少開豪華轎車、穿昂貴衣服的中國男女。這些人有自己的交往圈子,不參加當地華人社區的活動,不在人多的場合露面,行蹤詭秘,他們中就不乏外逃貪官和他們的親屬們。此外,中國大陸官場「裸官」現象嚴重也是不爭事實,但是究竟有多少「裸官」外界不得而知。據去年的資料顯示,中國大陸體制內「裸官」數量可能已經不下百萬。全國人大代表、中央黨校教授林喆表示,從1995年至2005年,中國大陸出現了118萬「裸官」〞。

除了外逃貪官外,一家追蹤記錄中國企業家群體變化機構的「胡潤研究院」,最近半年時間裏,以一對一的調查方式,訪問了393名個人資產超過1000萬元的大陸富豪。今年1月16日中國「胡潤研究院」公佈的調查資料顯示,中國富豪移民比例高達64%,而身價過億元的富豪,已有1/3移民到國外。去年,央行首次公佈報告:外逃官員18000多人,捲走了8000億元人民幣,平均每個人捲走了5000萬!中國大陸的官員如同吸血鬼一樣,不斷的吸取中國老百姓的血汗。

現在延續幾百年的保護銀行客戶隱私傳統就此終結了,但要清楚的知道,瑞士銀行只是積極主動配合,並不是完全公佈客戶的資訊,所以並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簡單的。相對美國來說,中國對瑞士的影響還不是很大,可能瑞士銀行會找出很多理由來應付中國政府,所以我們不要高興太早,如果有一天瑞士銀行也能像幫助美國那樣,將美國政府的富人貪官藏匿資產披露出來,那中國到瑞士藏錢貪官的末日就真到了。

再者,雖瑞士銀行公佈這條協議,但他們也可能不會完全那樣做,因為他們也考慮到很多問題。對在瑞士銀行存款的客戶,大多數是看中他幾百年對保護客戶隱私的條例,很多國外的官員富人到瑞士存款,大多數是屁股不乾淨的,如果這條條例被瑞士銀行赤裸裸的打破,誰還會在他們的銀行存錢呢?所以這一新條例對瑞士銀行也是一大考驗,到時他們會有選擇地做出一些決定,如像卡紮菲、薩達姆等這樣的獨裁者,他們會公佈;而像一些富人偷稅,還有些腐敗官員個人的問題,他們可能會選擇回避,或是拒絕公佈!

現階段中央反腐力度在加大,而一些財產來源不正當的貪官和富豪也開始紛紛用各種各樣的手段來為自己的洗白,當然,財產外移一直以來是他們的首選,因為他們知道如果有一天,在中國呆不下了,聽到風吹草動,自己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到國外照樣可以活的很精彩!而瑞士銀行一直以來都是他們的首選。而今瑞士銀行公佈這條消息,他們中間可能會有很多人開始考慮轉移目標,尋找另一個國家的銀行了。所以,在瑞士銀行變通的時候,中國腐敗分子也會學會變通的,他們不會等著中央反腐到瑞士銀行查存款而坐以待斃。可能他們也將這筆存款換了一個人的身份,可能讓你無處可查,查無實據,總之不要低估腐敗分子的能力。

中央反腐要是從多方面出手,將這些腐敗分子清理出局,還中國一片純淨天空的話,民眾會舉雙手贊成的!還有一個問題,也是值得人們關注的,那就是在瑞士銀行裏,到底有多少中國貪官的帳戶呢?前幾年,有維琪解密披露,中國大陸高官在瑞士銀行大約有五千個帳戶,有很多是「大老虎」級別的人物。一時間讓很多民眾感到很氣憤。當然,這個數字是否精確,普通老百姓聽聽看看也就算了,而若真想把問題弄清楚,還需要中國政府自己來回答!

(編者註:全文並非所有都是作者原創,不少資料來自網絡,經作者篩選、加工、綜述後獨立成篇。)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