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越反越恐」說明了什麼?(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去年10月28日,在北京發生了一起維族人一家三口開汽車撞向天安門金水橋事件。中共將之定性為「恐怖襲擊」。我隨即寫了篇文章分析這一事件。當時我就擔心,像中共這樣的反恐,只怕會越反越恐。

這話不幸而言中。

今年3月1日,昆明火車站發生了恐怖襲擊案,當局把本來就已經高強度的反恐防恐安保工作升到更高。4月下旬,習近平親臨新疆反恐第一線,以黨國首腦的身份,對強化反恐防恐工作發出最強硬指示;然而,習近平話音未落,4月30日,烏魯木齊火車站就發生了一起爆炸案。

緊接著,習近平再發指示,因為幾天前的指示已經把話說滿了,現在沒法再加重了,只好重複。接下來的日子,新疆,尤其是烏魯木齊市的戒備無疑達於極點。然而還不到一個月,5月22日,烏魯木齊文化宮早市就發生了一場被官方稱為幾十年來最嚴重的恐怖襲擊案。

事實證明,這些年來,中共反恐的力度越來越大、防範越來越嚴,但是恐怖活動非但沒有越來越少、越來越小,反而越來越多、越來越大。事實證明,中共的反恐,是越反越恐。

「越反越恐」這一現象表明,在中國,恐怖活動的頻繁發生,決不是政府反恐不力,打擊不嚴。正相反,在中國,政府反恐防恐早已是無微不至,無所不用其極。這從在中國發生的恐怖活動的幾大特點就可以清楚地看出。

中國國家安全藍皮書稱,中國的恐怖活動一大特點是:「恐怖勢力使用冷兵器等簡陋工具作案」。中國的反恐專家說,「斧頭汽油成恐怖份子首選」。有些恐怖活動,作案者使用了某種爆燃裝置。是什麼爆燃裝置呢?

根據官媒報導,在這次烏魯木齊文化宮早市恐怖襲擊事件中,引發汽車爆炸的是煤氣罐。按照紐約時報報導,作案者從車內往外投擲的爆燃物「像個油漆罐」。

看來,新疆的恐怖分子,大約是全世界最寒酸的恐怖份子。那麼,為什麼他們不去使用厲害點的工具呢?原因很簡單,因為政府管制得太嚴太緊,他們根本得不到殺傷力大的作案工具。自己在家裡偷偷製作土炸藥也很難,因為警察和社工人員可以隨意進入家中搜查,發現可疑物品就沒收,連刀具多了幾把都不行。只有斧頭、汽油、煤氣罐、油漆罐一類家居生活的必需品才不會被沒收,因此也才有可能成為作案工具。網上讀到一條新聞,4月1日,烏魯木齊市政府下令,嚴禁非法收購煤氣罐。凡此種種,你能說政府的防範工作還不夠嚴密麼?

中國的反恐專家指出,新疆恐怖活動還有兩個特點,那就是本土化和非組織化。

本土化是指它與國外恐怖勢力沒什麼聯繫。儘管每逢發生恐怖襲擊事件,政府總要宣佈是和境外恐怖組織相勾結,但隨後就沒了下文,沒拿出什麼真憑實據,可見只是官樣文章,當不得真的。國家安全藍皮書的措辭就比較謹慎。它只說部分恐怖襲擊事件的背後有深刻的國際背景。現在的中國既非閉關鎖國,又趕上信息全球化,境內的人要獲得境外的信息並不難,也很可能受到某種影響,但是這和與「境外敵對勢力」,尤其是和「境外恐怖組織」有勾結不是一回事。

新疆恐怖活動的另一個特點是非組織化。非組織化是指恐怖份子並沒有形成恐怖組織,而是單獨的個體,或者是一個家庭、家族或朋友之類的關係。昆明火車站事件的作案者有七、八個,但按照官媒報導可知,他們的作案帶有某種隨機性,也就是說,他們並不是為了一塊兒策動恐怖襲擊而聚到一起的。你可以把他們叫做團夥,但不能說他們是恐怖組織。

不消說,新疆恐怖活動的本土化和非組織化這兩個特點,正說明了政府的監管十分嚴密和打擊相當嚴厲。

以上三個特點:作案工具簡陋,本土化以及非組織化,充分說明,中國政府在防範恐怖活動方面幾乎已經用盡了手段,其中很多手段在尊重人權的文明國家根本不可能採用。因此,對於頻繁發生的惡性恐怖事件,無論如何不能歸咎於政府防範不力。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